[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儒者待人的冷与热]
东海一枭(余樟法)
·内圣外王的关系---与蒋庆先生商榷
·纠正老子
·提醒杜維明先生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论批判鲁迅、捍卫常识的重要性
·尊孔尊鲁两重天---尊鲁必然反孔,尊孔必然反鲁
·饮鸩止渴说学鲁---兼向鲁粉们请教
·孔鲁优劣,一言可判
·当代儒门谁杰出?推心我拜蒋和陈
·孔鲁优劣,两点铁判(修正稿)
·批评董仲舒,尊重董仲舒----复启明人网友
·感谢国务院新闻办
·子能覆儒,我必复之!
·没有民主是不行的,仅有民主是不够的---兼论认理服输
·反儒与反常
·请教和求助
·当局蛮夷温相贤,千秋大计正名先----我的一点政治思考
·薄熙来先生何以释疑?
·大家都来想想办法
·某些反动的自由派
·春秋枉存大义理,政府爱做小流氓
·寻找两种人
·身为蠢人不知蠢的朋霍费尔
·岂有儒家不反马
·如此尊孔不敢当
·关于异端外道与邪说邪教----略释网友之疑
·儒家圆无媲,东海难不倒----儒学不存在任何偏差和疑难
·徐友渔们真讨厌
·为祭孔喝彩,憾级别不高
·安身立命大学问
·拥护家宝总理,支持政治改良---兼呼吁儒家群体
·唯我独高,唯我最正----中庸略论
·儒家为什么不受尊重?
·遥贺
·天爵与人爵
·我有一个梦想
·政府发展经济,纯属不务正业
·公有制还是私有制?
·欢迎向我靠拢,谢绝乱扯强攀
·我没有敌人
·从尊孔读经开始
·防老或可不必,孝道不可不讲
·圣人会妥协吗?
·东海定律: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再论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从鲁迅周迅雷锋霆锋说到孔子
·儒家道统和民族灵魂
·不想当圣贤的不是好儒者
·“为儒家而活”与“依赖儒家而活”
·附庸风雅也难得
·给我一个讲台,我将改变中国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东海三不答
·离他们远些再远些
·徐友渔的文化贫困和资中筠的自相矛盾
·反儒就是反人道,反儒就是反中华—与反儒势力斗争到底
·道德歧视症,健康文明的象征---兼论德与才关系
·盲了心的鲁迅,瞎了眼的郁达夫
·欢迎附庸孔孟,警惕假冒儒家---马克思主义批判
·主题演讲:听从良知命令,维护师道尊严
·儒家的革命精神—与黄鐘先生商榷
·范围天地圣贤心
·谁有资格掌帅旗?
·红卫兵纳粹多兽行,马列毛主义是祸根
·我们的社会往哪里跑?---老话重提范跑跑
·马克思主义:假的比真的好,终究不是真好
·良知严重不明者---剥去马克思主义者的外衣
·错在了根本,错放了地方----关于马克思主义
·马家把人变成鬼,儒家把鬼变成人
·对各种“主义”保持警惕
·扎紧嘴巴沉住气----干大事者必读之二
·zt一对养母女的慈爱和孝心(报告文学)
·东海诗联近作一束
·唯物“唯神”皆戏论,唯我仁本理最真
·关于设立孔子和平奖之我见
·南楼谁弄梅花笛----儒生格筠小记
·彭罗斯的“永恆宇宙循环”理论与儒家观点一致
·学问的高明与良知的光明
·没有学问将不了军----一段小故事
·关于修宪的呼吁
·为薄熙来先生惋惜
·享受生命,享受一切
·宋代的基层选举
·答友人----有关儒家的几个问题
·真理至上、良知至上----回洪君
·关于彻底去马列毛化的呼吁
·兴我儒家,还我中华---关于彻底去马列化的呼吁(修正版)
·良知超越主客观---兼论唯物主义
·儒者可以入党吗?
·国民党的文化基础和道德素养
·亏陈凯歌出手
·中国缺的就是好主义
·比尚武更重要的---为罗援将军作点补充
·中国应该再次出兵朝鲜
·配合白岩松先生一呼
·孝园赋
·中华大宪章(草案)
·关于曲阜将被建教堂一事之我见---兼警告当局
·既讲逻辑又超逻辑的儒家
·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东海三定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儒者待人的冷与热

   儒者待人的冷与热

   一曾有人含蓄批评我过于清高狂狷,不利团结、不利儒学宣传及个人发展。我在《不许德残智弱近身,谨向豪杰圣贤顶礼》中已有所说明:

   作为文化人,对民众也好、官员也好、“向往民主的人”及民主人士也好,在思想文化上不仅不能迎合他们,而且负有引导的责任----至于他们接不接受引导,另一回事----不能因彼辈一时不理解或者永远不认同而不尽心尽责。此外我没有义务非见什么人不可,既使对“向往民主的人”及民运人士也一样---我不是民运领袖政治人物,亲不亲近他们,不至于影响到他们对民主的向往及追求。

   其实,“个人的发展”不是我关注的重心(全面地表述应为:我关注的重心不在个人外部的发展而在内部,而内部的圆满必须借助并通过外部的发展而达至),民运也不是我的全部追求,“团结”民主人士不是我的主要工作和责任(又,并非一挂民主人士的头衔者,就是民主人士,就值得团结。)另外,老枭纵有“清高狂狷”之嫌,也未必“不利于儒学宣传”,儒学的弘扬与一般思想宣传是不同的。

   而且。我的“清高狂狷”并未“过于”----仍控制在儒家义理许可的范畴内。儒家朋友交往以德为目的,对交往行为有许多否定性规定,如“毋友不如己者”,不要滥交“损友”等等,都体现了这一特色。对孔子“主忠信,毋友不如己者”的教导,后儒解释不一,后人褒贬纷纭,程颐所解最为中肯:“毋友不忠信之人”。陆九渊明确指出:“友者,所以相与切磋琢磨以进乎善,而为君子之归者也。其所向苟不如是,恶可与之为友哉?”(《陆九渊集》卷三十二)

   二蔡元培出任北大校长后,邀请马一浮来任教,马以“古闻来学,未闻往教”为由,坚辞不就。能说马一浮“过于清高狂狷不利儒学的宣传”吗?(相比老马,老枭谋一讲席不得,不免惭愧,然非老枭之耻,乃时代之耻也)

   五省联帅孙传芳拜谒马一浮,马不见。马的家人提议:可以推说不在家。马说:告诉他,人在家,就是不见!能因此说马一浮“过于清高狂狷不利团结”或不够儒家吗?

   马一浮拒见孙传芳,与孔子拒见孺悲异曲同工:“孺悲欲见孔子,孔子辞以疾。将命者出户,取瑟而歌,使之闻之。”

   孔子何以不见孺悲,史籍中并未有明确记载。有说是因为孺悲“不由介绍”的。《仪礼-士相见礼》疏:“孺悲欲见孔子,不由介绍,故孔子辞以疾”;有说是孔子为了“发其蒙”的。李充说:“今不见孺悲者何?明非崇道归圣,发其蒙矣”; 有说是孺悲得罪了孔子的。朱熹《集注》说:孺悲“当是时,必有以得罪者”。有说是孔子予以“声教”的。张岱《四书遇》中说:“‘取瑟而歌’,是以声教也。既已耳提,何必面命?风霆流行,庶物露生,无非教也。天何言哉!”。有说是孔子“疾恶”的。正义曰:此章盖言孔子疾恶也。有说是孔子“不屑之教诲”的。程颐认为孔子的做法正是孟子所谓“不屑之教诲,所以深教之也。”(见朱嘉《论语集注》卷九)

   统统都是臆测之词,不足为凭。我想,孔子拒见孺悲,与马一浮拒见孙传芳一样,不一定有什么深意,不喜欢见这个人罢了。不想太失礼,故“辞以疾”,又不愿撒谎,故“取瑟而歌,使之闻之”。

   三儒家待人接物,以仁义礼智信为基本原则,但具体态度则因人而异:不同儒者有不同的特点和表现,同一儒者对待不同的人,态度也各不相同。见了珍宝双手抱,见了垃圾一脚踢。见英雄竖拇指,岂拍马哉?遇狗熊挥大棒,非无礼也。

   不许德残智弱近身,谨向豪杰圣贤顶礼,正是儒者本分。如马一浮,对五省联帅孙传芳很“冷酷”,对文化同道熊十力却极热情(熊师本人也是很能“冷”的,他说过:人谓我孤冷,吾以为人不孤冷到极度,不堪与世和)。据谭特立《理学大师马一浮的佛学情》载:

   1929年,正在杭州的熊十力慕马一浮之名,请当时浙江省图书馆长单不庵介绍欲结识马一浮。单不庵知道马一浮不轻易见客,便把这种情况告诉熊十力。熊十力遂将自己改定的《新唯识论》先寄给马一浮。正当焦虑地等待回音之际,忽一天,马一浮居然亲自上门来看望他了。马一浮对熊十力说,之所以这么长时间未来,是因为在拜读他的大作。马一浮是在读了《新唯识论》才决定与熊十力相交的。此后两人书信频频,相交甚笃(十力师不修边幅,马一浮却庄重典雅,二人性格差异极大,后因在创办书院问题上的分歧而失和,兹不详)

   当今中国,别说熊十力那样的风流人豪了,论个人品德,朝野间包括自由阵营中,连孙传芳式的人物都希有之至(孙传芳不仅知道尊重文化人,其拒不降日与虔心皈佛二事,亦足见一定水平的德与智)。老枭待人的态度,比起马一浮诸位前辈,已是更加平易圆融热情中庸了。然我再平易一百倍、情热一千度,又向何人去表现呀? 2008-6-1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