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光明正大地“自我吹捧”]
东海一枭(余樟法)
·《宁违宪法不违仁----答儒友问》
·打黑反贪凭铁腕,忧民爱国致良知(有关薄熙希随笔五篇)
·关于“立即释放刘晓波、切实保障言论权”事致中共中央书
·《自由派的致命缺点》
·关于李庄案
·《东海老人:律师的正义》
·浅析自由主义的不足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重发旧作勉励薄熙来先生
·《儒家的自由》
·儒家与自由主义的互补
·防火防盗防老贼
·良知散论,李泽厚,一切的前提等(东海随笔三则)
·让东海大悦的发言
·《宽容:政治家的应然,儒家的必然》
·薄熙来“如其仁,如其仁”
·知识小论
·《“呱呱叫”“叫”得不错但不确》
·《德与智---韩寒可以为我作证》
·《大智慧》
·中国式的政教合一(东海随笔)
·《明善复初儒友说得好》
·陈明批判
·憾李白误我,请江泽民恕我
·《仁者无敌与“我没有敌人”》
·z再世关羽:“中国人起来,杀光你们身边的儒教徒!”(东海附言)
·为《孟子译注》指瑕
·《鲁迅的伪深刻》
·《如何对待恶少(恶老)的骚扰》
·《来自台湾的官腔》
·《大盗不死,圣人不止》
·《够了!曲解刘晓波的人们》
·《录洪哲胜真言,供刘晓波参考》
·儒家不可以身殉物,颜回不会“以身殉书”
·《儒佛道好在骨子里,基督教病在根子上》
·《略复徐水良》
·奇文共赏:杀死余樟法是天经地义的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东海随笔:《东邪不如北丐南帝》等
·《为徐水良等“一封信”签署者哀》
· 《上帝信仰: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基教难改正,儒家真大圆》
·东海随笔:《当今儒门两大异端》
·东海拜年二绝
·东海辞牛迎虎第一文:儒家三统以及回家的路
·从赵本山的小品想起
·仁爱有序,本心无限
·三寸铁笔,一片苦心---面对异端怎么办
·神州何处觅尊严?儒指小示温总理(东海随笔)
·知识的重要性和局限性(东海随笔)
·真实最重要,真诚最明哲
·三种社会型态,一个政治规律
·何妨不己知?唯患不知人
·马克思说,陈光标说(东海随笔)
·重翻旧作有感,自警三绝
·《东海碎语一束》
·快餐何足入琼筵----重翻旧作有感
·讲道理
·《对当局唯一的请求》
·提醒温家宝总理
·异端论----兼给“马克思主义儒家”一个建议
·向奥斯特洛夫斯基学习
·良知大法(新稿)
·齐家浅论
·一个公民关于财产公示制度的思考和建议
·请注意规则文明等
·《坚定自家立场,广汲诸家精华》
·与随意网友商榷
·就差那么一点点-----儒佛辨异
·戏改旧作一首自勉
·略答高等华人port先生
·用前韵答范一統诗友
·“不容”然后见君子-----与刘东超先生商榷
·警惕“西方中心主义”的错误导向
·东海随笔:恢复传统的格局(外三篇)
·儒家关于“十四无记”的标准答案
·把反儒派的嚣张气焰打下来!
·驳刘绪贻教授
·忽然想到-----给中央的几个小建议
·沿着温家宝总理的思路……
·《“洋卫兵”及“神卫兵”!》
·特别欢迎有实力的“思想攻伐”----小答刘东超先生
·《当仁不让于师》
·狭隘道德癖
·孔子圆融无间,刘军宁认识有误
·关于儒家思想与人权标准
·个体最好的家,人类最佳的选择---兼驳邵建《新儒家做不了救世主》
·怕只怕委曲了手中这支英雄笔
·提醒:多交有益之友,莫与下流者谋
·冒充东海何时休
·要自由,不要自由主义
·思想之旅,儒学之旅--粤游散记
·京德:真理的追求者----参观“京德的博客”的留言
·神游大别山桃花源
·道本难言絮絮言
·仅有牺牲精神是不够的---汪精卫一生三大误
·写怀示友人
·驳刘军宁先生
·从李春长案说起
·黄福荣先生的幸福和光荣
·良知主义十八定律
·儒家的“寸土不让”与“王道坦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光明正大地“自我吹捧”

   光明正大地“自我吹捧”

   一近有“臣本布衣”在九狮山民《答东海老人赠诗》诗后发笑:

   见证“文人无行”之说。自我吹捧之恶俗,缘何愈演愈烈?再这样下去,就是“天不生东海一枭,万古如长夜”了。

   蜀犬吠日,臣眼看王,少见多怪。自我评价高不等于自我吹捧,同道与我转贴九狮山民和诗更谈不上“自我吹捧”。对于外来的“吹捧”或“恶攻”,我一向笑骂任之、“等闲视之”。赞也好骂也好,有理也好无理也好,只要略有文采,有空时常会代为一转。众所周知,我转发过大量反枭、贬枭、骂枭甚至谎谣相加的诗文,用“臣本布衣”的眼光看,岂非自我贬低、自我丑化啦?

   就算自我吹捧,俗则俗矣,非“恶”也,见证不了“文人无行”之说。文人的品行应更多地体现于大处,自轻自贱,对特权阶级以“臣”自称,才真是无行呢。叔孙通所谓鄙儒,汉宣帝所谓俗儒,还算是好的。当代多数诗人文人的表现,岂仅鄙俗而已?

   “天不生东海一枭万古如长夜”,当然不至于,但随着大良知学的开传、生命本来面目的揭示与先进文明制度的建设,“天”会越来越亮则是必然的。

   二如果说自我肯定、自我评价高就是自我吹捧,我的“自我吹捧”确实是很厉害的,而且从来是光明正大的。略举二例可见一斑:

   一、某诗友说我的诗歌天赋远远超过海子,如果在新诗上达到其古诗歌的水准,将来很可能获诺奖。他是真誉,我却嫌“不够”,以诗代言告诉他:大到东海的程度,高到一枭的境界,超过海子是自然的,超过世间诗人是自然的。并且告诉他:至于诺奖,一只西方的井蛙,哪能梦到东海呢。意谓西方文化的标准,焉能衡量中华文化和枭诗枭文的思想智慧高度?

   余杰躲在笔会内坛嘲评:“某君居然贴出别人吹捧他有能力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文字,真是感到羞耻!”这是哪跟哪呀?我对自家作品自重自尊实话实说,何耻之有?作为一个文化人,就这种阅读能力和思想水平;作为笔会同仁,对我这个老会员说出这种无知又无礼的话来,才真该感到羞耻!(详见《枭诗有深意,欲评要精思》)至于言行分裂、不断抄袭、以上帝的名义拒郭等等,诸如此类,更该感到羞耻!

   二、在《移居杭州寄友人》组诗中,我有句曰“不宜仕路不宜商,倦客归来作素王”。有名家以为我弄错了,来函谆谆指教:素王,指有其道为天下所归而无其爵者,所谓素王自贵也,后儒家专以称孔子。

   其实我恰恰是早就“狂妄”地立下了为王之志呢。作为诗人、诗词家,我的自我期许是诗王;作为民间思想家和中华文化继扬光大者,我的抱负是素王、新王。我所从事的,就是一种开天辟地创世纪的当代新王事业。(《当代新王的抱负和境界》)

   关于“吹捧”,我在《燃灯祈破千秋暗,煮字思疗一代饥》中表过态:人不知而不愠,但也不必刻意避名,特别是在目前这种严封密锁、真言莫发的情况下,扩大自己的影响,可以让更多的国人接受自由和文化的启蒙,有何不好?故欢迎批评也欢迎“吹捧”。吹过头了,就视为对自己的鼓励吧------其实,对老枭这样的人物,任何吹捧都是微风习习,离大鹏远着呢,哈哈哈。批评和质疑则更欢迎,那是对先进制度和优秀文化的最好的反向宣传呀?岂有真人怕批评,岂有真理怕质疑?

   二有东瓜氏问:儒者佛徒,都很谦卑。你一味老鼠上秤砣自称自赞,没的让人笑话。还居然说自己最有道德!

   答曰:道德,如果从“得之于天道”这一层面解释,即对天道本体、生命本性的认证程度,我确自信是空前而绝世的。从这个意义上说,我是当今天下“最有道德”者。

   真儒真佛,都有谦的一面,但绝不卑。在儒门佛教中,谦也不是最高道德。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不知而装知,当然不对,知之却装不知,也非真谦。这种种道理,我多篇旧文论之已透,不想再啰嗦了。要笑我骄傲,请先去笑话释尊不谦卑吧。

   在《大智度论卷第二十四》中,有外道责问佛曰:“世间好人,一事智慧,尚不应自赞,何况无我、无所著人而自赞十力?”兹将佛的回答录此供学习。佛曰:

   “佛虽无我,无所著,有无量力,大悲为度众生故,但说十力,不为自赞.譬如好贾客导师,见诸恶贼诳诸贾客,示以非道.导师愍念故,语诸贾客;我是实语人,汝莫随诳惑者!又如诸弊医等诳诸病人,良医愍之,语众病者:我有良药能除汝病,莫信欺诳以自苦困! 复次,佛功德深远,若佛(241b)不自说,无有知者;为众生少说,所益甚多.以是故,佛自说是十力。复次,有可度者必应为说,所应说中次第应说十力,若不说,彼不得度,是故自说.譬如日月出时,不作是念:我照天下当有名称!日月既出必自有名.佛亦如是,不自念为有名称故,自说功德.佛清净语言说法,光明破众生愚暗,自然有大名称.以是故,佛自说十力等诸功德无有失”。2008-6-21东海老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