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与刘大生教授商榷:格雅何妨文字俗,心污徒炫语言纯]
东海一枭(余樟法)
·戊子杂诗(七绝)
·栽赃儒家何时休
·今日微言(体制内可分为五股势力)
·伊朗的政体
·差等和平等
·圣贤君子不敢那样解脱
·今日微言(反孔崇马,双重恶双重不幸)
·马帮教育的两大特色
·关于私有财产,儒马观点迥异
·王船山对杂家的严厉批判
·存在的就是合理的
·信步而行都在道上(组诗)
·检验真理的三大标准
·《论语点睛》:有功不居真厚德
·绝无反圣的君子,绝无批儒的儒家
·两个不明历史真相的伪问题
·净土就在我所在的地方(组诗)
·大圣人的德用和神通
·今日微言(改邪归正、弃马归儒是马党唯一的出路!)
·今日微言(尽人事而听天命,致良知以爱中华)
·中华赤子,民族忠臣
·陈寅恪的浅陋
·关于杂家
·《论语点睛》:祝鮀之佞和宋朝之美
·今日微言(第一等文字,绝对性真诚)
·今日微言(第一等文字,绝对性真诚)
·文天祥当然是中华民族英雄
·以盲导盲,何以觉人?--霍韬晦先生致韦政通先生书函点评
·今日微言(正议是爱国的最高形式)
·马门杂家张申府
·今日微言(若是王道政府,必将大开义战)
·一个儒家眼里的特朗普(微言集)
·鲁迅批判(微言集)
·《论语点睛》:走路就要走大路
·进化论的不足和对它的误解
·今日微言(顺儒者兴,尊儒者昌,反儒者亡)
·新十恶不赦
·今日微言(感谢特朗普总统为中国人民狠狠地出了一口恶气)
·预测:金朝灭亡为期不远
·今日微言(儒化是中国最好的出路,中共唯一的出路)
·今日微言(希望金氏改恶从善,深愿自己判断失误)
·大一统与通三统简析
·《论语点睛》之:罔之生也幸而免
·进化论的不足和对它的误解
·进化论、进步论与历史螺旋上升论
·请勿苟誉梁漱溟
·陶扬鸿上书请罢马列,尊孔孟(附东海荐语)
·儒学不是人文主义
·事师之原则
·儒家天本位就是仁本位
·该批就批,该赞就赞
·一元与多元
·马师非师
·今日微言(厉,害了我的国)
·萧瑶诗词选
·今日微言(天下第一大恶帮)
·逢君之恶、辟君之恶和逢君之善
·今日微言(反华祸汉三大机构,古往今来最劣一族)
·今日微言(拜魔最容易被魔鬼欺辱,帮凶最容易被凶手危害)
·正确对待美国
·树立正确的美国观
·《论语点睛》之:为学的三个层次
·“乐行忧违”释
·今日微言(邪恶之徒的三大共同点)
·莫元明:《药神》(东海附言)
·野蛮焉能胜文明
·今日微言(谁是中国的朋友,谁是人民的敌人)
·报告公安部,提醒党中央
·只有改旗易帜,才能救民救国
·今日微言(我方如石,一切恶人恶势力仿佛鸡蛋)
·仁心经
·今日微言(大变在即,即在眼前一两年)
·禁恶贵在絶源
·张务农先生一言四错
·今日微言(要将个人崇拜与圣贤崇拜、圣王崇拜区别开来)
·再驳张务农先生
·给萧三匝先生记两大过
·君子知几如有神
·关于《当江湖术士纷纷成为“乡贤”》微言七则
·关于君子和君子群(微言集)
·给旧雨新朋和儒学爱好者的一封公开信
·最好和唯一,不是一回事---儒家的一元化和多元化之一
·今日微言(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
·关于假疫苗(微言七则)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
·今日微言(不仅要一查到底,更应该一查到顶)
·今日微言(建议第一条:请为民众言论自由提供制度保障)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二)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三)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三)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四)
·穷理尽性无止境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批判
·今日微言(事无不可对人言,言无不可让人看)
·关于自由
·神道佛道天道人道
·关于汉唐宋元明清和民国的品质和性质
·两种极权两种暴政
·从假疫苗说起:手援和道援
·罔民之术何高明
·今日微言(不敢说,不敢说,非常不敢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与刘大生教授商榷:格雅何妨文字俗,心污徒炫语言纯

   与刘大生教授商榷:格雅何妨文字俗,心污徒炫语言纯一人品有俗雅,心灵有脏净,文字本身却是没有俗雅脏净之分的。然古今不少作家学者见不及见,往往患有文字洁癖,见不得俗字、脏字。连堂堂大诗人刘梦得都未能“免俗”,在用字方面未免小家子气。据《邵氏闻见后录》载:

   “刘梦得作《九日》诗,欲用‘糕’字,以《五经》中无之,辍不复为。”宋祁有诗笑之:“刘郎不敢题糕字,虚负诗中一代豪。”

   因为《五经》中无糕字,写诗时就要避忌,这才是真的俗。感情须避粗鄙、思想须避空疏、境界须避卑陋,俗气俗意俗趣,固不可不避;但于大诗人而言,俗字俗词俗事,却不必避忌。

   不但不必避,而且完全可以化俗为雅。俗事俗韵俗趣,也都能化而为雅。就象一个大火炉,无论什么破铜烂铁臭袜子扔进去,都会化作光明一片。如明陆明雍诗镜总论曰:

   “诗有灵襟,斯无俗趣矣;有慧口,斯无俗韵矣。乃知天下无俗事,无俗情,但有俗肠与俗口耳。古歌《子夜》等诗,俚情亵语,村童之所赧言,而诗人道之,极韵极趣。--------大抵率真以布之,称情以出之,审意以道之,和气以行之,合则以轨之,去迹以神之,则无数者之病矣”。

   结论:格雅无俗字,心净无脏言。

   二古有刘梦得大诗人望“糕”而逃,今有刘大生大教授闻“滚”而怒。

   枭文结尾《极端自私的“袖珍动物”》引用保罗之言“女人从教堂中滚出去”并学舌曰:“小人从儒家及自由派中滚出去!”这个“滚”字被刘大生教授死死盯上了,在《莫当伪道德的牺牲品——就范跑跑事件谈谈余樟法》中批道:

   “伪道学调门越高,也就越容易唱错了音符。因此,余樟法先生骂到最后就在无意中玷污了孔子,玷污了保罗,还玷污了自由。一声“滚出去”导致前功尽弃,道貌全无。”

   又在《关于“庇护一切人”及“有教无类”小“启”刘大生教授》跟帖“再解释几句”道:“这不是什么翻译学的问题,这是文明程度的问题。滚这个词无法翻译成基督语言,也无法翻译成佛教语言,甚至也无法翻译成英语。因为,这是一个产生于中国的极其低级的世俗语言。”又问:“如果小人必须‘滚出去’,那么那些满口脏话的人又该如何呢?”

   全是混扯。历代大儒讲理也重礼,但并非绝对不骂人---有时不骂反而是不合礼的。上到孔孟、下到熊牟等大儒骂起人来都够凶呢(详见枭文《孔夫子与牟宗三之骂》)依刘教授的标准,孔夫子岂非成连小人都不如的“满口脏话的人”了?

   佛教特别恶口粗语但也不绝对化。佛陀弟子阿那律陀尊者,因听世尊说法而打盹,被世尊骂作畜牲种。他即发愤修行而证果,可见“骂人”也是渡生的一种方便。禅宗更有喝佛骂祖、非经毁教的传统,发挥到极致时,居然说佛是“干屎橛”…,低级乎世俗乎?

   据说刘大生是党校教授,不懂上述道理,情有可原。

   至于保罗原话是什么意思,他叫“女人从教堂中滚出去”,是否“因为这里有危险”,“滚”是否翻译错误,甚至保罗说过这话没有,我说了:不敢妄断,交给专家去研究吧。但我尽管不懂英语,却也可以断定,英语中是不乏脏话及“极其低级的世俗语言”的,岂有“滚”字容不得?

   三文字洁癖与道德洁癖不一样。

   道德洁癖者,固嫌狭隘,却也清高;没有一定的道德作后盾的文字洁癖患者,只会在“文字”表面做文章,往往只是一种伪高雅、伪礼貌,矫揉造作装腔作势,严重者流于三无牌角色。如果碰上不平事,高尚勇敢者会上前打抱不平,道德洁癖患者也有可能上前干涉,三无牌的文字洁癖者则往往会去指责打抱不平态度不好、语言不雅等。俗话对这类人物有个专称,叫装逼犯。

   特权分子及党用文奴阵营里,自私主义与本能主义队伍中,这类装逼犯特别多。因为此辈往往思想道德品行皆卑卑不足道,除了在文字礼貌等表面功夫上装装逼,还能装什么呢?例如范跑跑,弃学生而跑是其动物本能(绝非人之本性)使然,偏要号称为自由正义而跑,这就是装逼了。,有一段网言,不知作者是谁,录下共赏:敬重牛比、厌恶装比、怜悯傻比、鄙视贱比!刘大生教授辈见了,难免鼻歪眉皱,为之跳脚,老枭读罢,却是深有同感,为之击节。牛比难逢难遇,傻比、贱比及装比犯则遍地都是,令人凄凉四顾慷慨生哀啊。

   值得一提的是,心净无脏言,心脏则无净言。内心如果低俗下流或龌龊阴暗,最干净高雅的语言文字,听读起来也会给人低俗下流龌龊阴暗之感。我曾严厉指出,某些儒者在严肃的义理批判与争鸣中,不仅喜欢毫无实据地臆测对方动机、心态、生活处境乃至家庭生活,还喜欢歪曲伪造对方的观点,与御用文奴、党用儒奴如出一辙。尽管此辈都很强调谦虚与尊重,都喜欢用先生、您等尊称及在下、敝人等谦词,所作文字的语气也都很柔软,可是,那种内在的低俗阴暗,那一股伪腥腥脏兮兮的味道,却令人作三日呕!

   五最后还要说明,关于骂人和用脏字,我有三原则:

   一是有节制,可偶一为之,“不可旦旦而伐之”(伐原意为砍伐,兹转为伐善之伐);二是要骂得有理有节有水平。对讲不成理、恼羞而怒的胡骂乱骂瞎骂一气,我是特别反感的,如郭松民之骂,把自已弄得象市井泼妇似的,就太蠢笨太失败了。在那种场合,完全可以温柔敦厚地将范跑跑驳得哑口无言的。

   三是倡导“雅骂”,骂得有典故,有来历,俗字脏字有所本,让对方无把柄可抓。例如“小人从自由派中滚出去!”是化用保罗之言“女人从教堂中滚出去”的。刘大教授傻乎乎地乱抓一气,以为可以让老枭“道貌全无”了,反而自暴其内在之浅陋、面目之不雅,哈哈哈。2008-6-17东海一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