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岁暮邕城闲居偶成》唱和及点评]
东海一枭(余樟法)
·[论语点睛]君子之言,信而有征
·今日微博(习王两位先生为国珍重)
·儒家的土地所有制
·今日微博(主权在民等)
·今日微博(现电力一姐和原马帮老大等)
·今日微博(必须诛杀一批)
·今日微博(关于朱元璋反腐和三武灭佛等)
·今日微博(追求东亚共荣和中西共荣等等)
·今日微言(关于反课纲和反儒派等等)
·今日微言(支持常万全先生)
·今日微言(继续声援常万全)
·今日微言(关于民粹、台湾、少林寺等等)
·今日微言(关于民粹、台湾、少林寺等等)
·今日微言(关于仁政、日本、毛氏等等)
·今日微言(继续割毛)
·今日微言(割毛、重评和儒门)
·今日微言(请先拿这两派官员开刀)
·今日微言(请先拿这两派官员开刀)
·毛家王朝与中华人民共和国
·今日微言(我看习近平)
·今日微言(文革、商鞅和天津等)
·今日微言(奥巴马、迂儒和铁律等)
·今日微言(马族劣根性)
·今日微言(劣根劣人领导人唐国强等等)
·今日微言(道统、人性、心之力等等)
·[论语点睛]礼制的典范
·今日微言(天快变了)
·今日微言(邓小平、江泽民和中国化)
·今日微言(拜恳习近平等等)
·今日微言(2015-8-26)
·今日微言(习近平上当了)
·今日微言(习近平、王岐山先生保重)
·今日微言(郝柏村、鲁迅、习近平)
·有话好好说(微集)
·光绪的演讲
·今日微言(爱狗主义和爱国主义等)
·二论儒文化和马主义
·正能量和正教育---并自荐一书
·西儒卢梭
·今日微言(奚晓明、余英时、女权主义等)
·今日微言(嘿嘿嘿)
·今日微言(琅琊榜、周期律、国民党等)
·今日微言(抗美援朝是大罪)
·今日微言(中华宪政救中国)
·zt【罗辉】要盟,神不听!
·【罗辉】略论《仁本主义辩证法》之尊和卑的统一
·【罗辉】阅读《仁本主义世界观》也谈物质和意识关系问题
·今日微言(只要反儒,就是邪派)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药方、朱学勤的眼光等)
·今日微言(给国民党的改革建议等)
·今日微博(八字真言三自信)
·启蒙西方(微集)
·今日微言(习马会、孔子像、白毛女等)
·今日微言(中华文明绝于何时等)
·今日微言(彻底去毛的呼吁等)
·习王革命
·关注巴黎
·今日微博(习近平已超越胡耀邦等等)
·今日微言(丧家犬、胡耀邦等)
·今日微言(圈子、庄子、孔圣堂)
·今日微言(桑兰、牟宗三等)
·今日微言(郭沫若、冯友兰、杨大妈等)
·这种人就应该被打死!
·今日微言(敬告反儒派,警告罪恶者)
·社会主义必是邪路(今日微言)
·三本论
·反废死微论
·反废死微论
·今日微言(看中国)
·伪自由派
·关于习王连任的呼吁
·胡适批判(微集)
·李世民实在话,魏征想当然
·讨伐中国教育
· 主权在民论
·今日微言(弟子规诸葛亮教育部等)
·儒家的人道主义
·主权问题答客难(一)
·哀毛粉
·主权问题答客难(二)
·主权问题答客难(三)
·激辩:主权在民?(2015-12-23)
·主权问题答客难(四、一锤定音)
·主权问题答客难(五、期待共识)
·新浪焉能封东海
·两大愚蠢:反对自由主义和反对儒家
·今日微言(通儒、真谛、帝王师)
·胡兰成,精致的小人儿
·今日微言(拜毛即贼,崇毛必败)
·批判精神和态度
·今日微博(儒家最佳,毛氏至恶)
·今日微言(子婴是否能救秦)
·商鞅主义批判
·商鞅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去毛化)
·嬴政统一天下也是大罪
·对江泽民先生道一声感谢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之二)
·不怕你利用,怕你不利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岁暮邕城闲居偶成》唱和及点评

   《岁暮邕城闲居偶成》唱和及点评

   东海附言:九狮山民网友赏和枭诗,渐成“系列”,其中有和《岁暮邕城闲居偶成》二首,思深意长,尤契枭心。附上东海原作、众友和作及点评志念并共赏。东海老人2008-6-16

   九狮山民:敬和枭兄原玉悬羊卖狗意如何?恩怨皇家弹指过。古道昏鸦枯木老,東风殘照血痕多。横磨十万除妖剑,酬唱三千猛士歌。独立苍茫舒望眼,倩君赤手挽天河!

   失马亡羊更若何,尸山血海屡经过。济时唯有仁風振,救苦全凭众策多。掀屋方惊太上怒,忧时休唱伯鸾歌。纵撗心事连台海,灵鹊东来可渡河!

   附东海诗:《岁暮邕城闲居偶成》其三吁天拍案欲如何,忍看堂堂岁月过。路远常愁同道少,忧深每恨见闻多。 诗无处写横磨剑,泪不能流怒放歌。昨夜群英齐梦醒,满天风雨度黄河。其四:心雄无奈运乖何,岁岁新年客里过。唱和徒夸交友广,牢骚只为读书多。难弹古调成时调,惯听颂歌为楚歌。黑雾弥天尘满地,凭谁健臂挽银河。

   附二:诗友和诗诗与刀:厮声怒吼又如何?日日浮生别样过。祖国沉沦谁感兴?江山忧患恨嫌多。一天风雨人无泪,满座乌纱鬼唱歌。酒肉朱门随处是,文章粉墨饰云河。

   诗与刀:再叠前韵和枭兄:百感江山一痛何,年华如血又经过。蓬篙霸道前途黯,魑魅横行小鬼多。 我自仓皇迷失路,君应慷慨放声歌。乾坤只手今安在?倒蘸天河为洗河!

   净心斋主人:闲居偶成 和枭君邕城原韵,戏作谁怜韩信叹萧何,独慕张良拾履过。 摆酒平明嫌醉少,闲云无故怨风多。 枭雄又起忧天调,净主偏吟避世歌。 东海掀涛波浪涌,可曾涤荡旧山河。

   镜风:伤情 昏灯摇曳竟如何?多少光阴醉里过。 玉镜每怜双靥浅,红笺已损半生多。 霏霏玉雪击肿脸,凛凛天风作浩歌。 欲问谁人同夜咏,年年只影对星河。

   骂世 世事逐波曾几何,惯将"智略"等闲过: 杀鸡不见效尤少, 除莠时闻抗体多。 国有蠹虫遗秽迹, 剑无磨处哭长歌。 今夕犹梦擎天手, 滚滚风烟照史河。

   参禅 虚空七尺恋而何?励志更从当下过。 卷底沉思魂梦浅,枕边对镜话头多。 锥心猛进圆通义,见性时闻天籁歌。 究境原非生死意,坐拥风雪下禅河。

   岁暮邕城闲居其四:心雄无奈运乖何,岁岁新年客里过。唱和徒夸交友广,牢骚只为读书多。难弹古调成时调,惯听颂歌为楚歌。黑雾弥天尘满地,凭谁健臂挽银河。

   附三:网友点评江婴:人皆嫌见闻少,君独恨见闻多。此见闻非彼此闻也,多则悲愤亦多矣。莼鲈归客:尾联几可传世。

   象皮:最后一联的确好。

   落花风雨:比照颈联看,颔联略弱。老枭诗自有一番况味,尾联当可传世。

   辽东散人:恨无恨处,舞剑为诗;悔无悔处,杭育狂歌!真性情语啊!

   音信:诗无处写横磨剑,泪不能流怒放歌。这句我喜欢,简单但很有感染力。

   森贺:诗人悲愤快语,诗泪交迸,恨不能按剑而起,既豪且壮矣!

   穿墙屁:好一句“满天风雨度黄河”! 既有“暮雨撒江天”的氛围,又有“雄师过大江”的雄浑,更有“易水勇士“的气魄。我喜欢这一句。

   LittleFish:就诗而言,我认为这首诗还是不错。有几个好处:一是篇章上的,尾联异军突起,但又合乎前文的情理,读起来的确有一种壮气,不然就还是牢骚牢骚不停地牢骚了。二是颈联的确生色。而且能细看——细看:“诗无处写”对于老枭来说的确不是虚言;“泪不能流”也符合老枭身份。若是换个人,“诗无处写”很可能只是矫情。当然也有些不够好的地方。比如颔联就比较一般,不能说差,但也不能说好,至少我没看出好在哪里。另外“吁天拍案”也比较抢镜。老枭若肯稍多用些“兴”法,诗的层次感会好很多。这首则是个反面例子。另外还有些不便褒贬的东西,比如尾联。我欣赏尾联,是从章法角度,但从文意、诗意来看有些不明白——“昨夜群英齐梦醒”,这情况我不太相信呢 。梅花院落:由于后两联的弓张弩拔,我想这诗是志士如秋瑾、闻一多、方志敏类人的慷慨高歌,对黑暗现实的奋争。因此非写境,是上佳造境。当然也可以由写史而鉴今,英雄百年同慨。吁天拍案欲如何,忍看堂堂岁月过。——这是在当时黑暗的现实情况下,革命志士常会产生愤慨。着笔已见人物之形象。路远常愁同道少,忧深每恨见闻多。——本来这一句句式太过常见,但要在此描摹志士的真实所见(官吏横行,社会黑暗、人民处于水深火热)和真情实感,也自忧情昭昭,沉痛无尽。诗无处写横磨剑,泪不能流怒放歌。——这一句句意、表达与气势实为上好,表达在黑暗社会现实下,英雄无可作为的愤懑。读来沉痛、压抑、隐忍、渴望,终于在尾联爆发。昨夜群英齐梦醒,满天风雨度黄河。——这一联直读得我血脉喷张。我解是:忧国忧民的群英,不得报国之郁闷使他们常常难以安然入眠。夜来大风雨,懼然惊起。他们齐梦醒,夜不成寐,是为了同一个燃烧的理想啊!满天风雨,预示将要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这联应该这样解:群英被风雨惊醒,振身而坐,看到大风雷雨已经震撼了抑压、腐败的旧社会!何等振奋!何等令人豪气勃发!何等令人回味!要是我在那个年代,定已拔枪狂啸了!老枭把这联解为英雄一窝蜂半夜挤着度河,毫无余味,简直是化神奇为腐朽,点赤金成烂铁。总之,从章法上,起句之后,承而不转,逐渐推高,到末句爆发,是一上佳之作。

   山居读易生:众网友对此诗好评如潮,老道却以为这是一首烂诗,呵呵。说其烂,并不在文辞工夫,而是立意。老道以为立意乃诗之关键,立意高,词稍逊亦无妨。起首“吁天拍案”,凸显拔剑张弩;次接“堂堂岁月”,诗味荡然无存。二三两联,因见闻而生愤怒,由牢骚竟期乱世,如此立意,真下下也。“满天风雨度黄河”,亦是化“满城风雨近重阳”而来,手段太过明显。莼鲈归客谓“尾联几可传世”,象皮谓“最后一联的确好”,不由使老道对他们“另眼相看”了。不过依老枭个性,拍马未必领情,呵呵。

   一家村主:枭诗“路远常愁同道少,忧深每恨见闻多”一联,“同道”“见闻”失对。且“见闻”是中性词,“见闻多”不见得使人忧深,不如改为“异闻多”。“同道少”对“异闻多”,“同”对“异”对得更工整。一点浅见,枭兄见笑。

   牛钝:此首的可做枭诗压卷。唯“忍看堂堂岁月过”一句中,并无作者自己解释的“堂堂岁月等闲过”之意,然此微暇,不足深究。尾联“昨夜”二字已点明是梦境,“群”“英”“齐”“梦”“醒”五“毒”俱全,恐怕永远都是梦境罢“忧深每恨见闻多”,为人所不能道。“诗无处写横磨剑”,我等并不曾磨过剑,但总算磨过菜刀,倘若格一下物,则剑也一定是横磨的,然此处下一“横”字,已将作者满腔悲愤,已不是写诗所能排遣者,表达的淋漓尽致。结句造语雄奇,可颉颃古人。

   东海一枭:此诗是《岁暮邕城闲居抒怀》系列组诗之三,出贴之后,网友们对之评价颇高,我亦颇以优秀自许。唯阿夏有意无意地曲解其意、死解其句,冷嘲热讽了一番,倒也好玩。首二句写作者岁月蹉跎、壮志成空的惋惜忧愤之情。前句既有动感,又有悬念,起得灵动;后句堂堂二字,阿夏以为是凑数,其实少它不得。堂堂有庄严、阵容壮大、有志气有气魄等含意,以堂堂形容岁月,有韶华壮丽、气概堂皇之意。猥琐、苍白的日子,白白过了也就算了。堂堂岁月等闲过,岂不痛煞人也么哥?颔联承上,接着写愁之大、忧之深。想行“道”吗,不但道远难达,而且同道之人太少;想好好闲居独善其身吗,偏偏知道太多丑恶的内幕、惊人的真相,身闲心难静。颈联是此诗着力重点。上句暗用了鲁老爷子“好句吟成无写处”的诗意。阿夏笑道:诗你写就是,不是写了吗?这就问得太浅薄了。我的意思是,世界虽大,媒体虽多,却容不下我吐真言抒真情探真知的一支笔!于是只好寻出古剑来磨啦。别问我有没有这么一支剑,剑在我心里;别问我磨剑干什么,丑恶的东西有时需要武器的批判!下句,为什么泪不能流,男儿有泪不轻弹吗,怕妻子儿女笑话吗,或者,只许假笑着歌功颂德不许流泪给当局抹黑?为什么放歌,长歌当哭吗,以歌抒怀吗?读者自己去领会好啦。结尾写我梦情景:沉睡的国人终于醒来了,满天风雨声、黄河波涛声中,一群群英雄人物飞度而去…,这是一个多么壮观的镜头啊。不必问作者是否其中一员,更不必问群雄冲风冒雨深夜度河要干什么,只要想象一下这个镜头足矣。可惜,这一切只不过是一幅作者梦中的幻境罢了,从而倍加衬出了国人的醉梦昏昏、现实的死气沉沉,衬出了作者落寞、哀忧而又无奈的心情,可谓以乐景写哀,倍增其哀,以壮景写郁,倍增其郁。略解拙诗,想到不但思想上少同道,感情上乏知己,艺术上也少赏音,不禁长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