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东海答客难(511---517):未必上山皆好汉,何曾下笔不精华]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诗联近作一束
·唯物“唯神”皆戏论,唯我仁本理最真
·关于设立孔子和平奖之我见
·南楼谁弄梅花笛----儒生格筠小记
·彭罗斯的“永恆宇宙循环”理论与儒家观点一致
·学问的高明与良知的光明
·没有学问将不了军----一段小故事
·关于修宪的呼吁
·为薄熙来先生惋惜
·享受生命,享受一切
·宋代的基层选举
·答友人----有关儒家的几个问题
·真理至上、良知至上----回洪君
·关于彻底去马列毛化的呼吁
·兴我儒家,还我中华---关于彻底去马列化的呼吁(修正版)
·良知超越主客观---兼论唯物主义
·儒者可以入党吗?
·国民党的文化基础和道德素养
·亏陈凯歌出手
·中国缺的就是好主义
·比尚武更重要的---为罗援将军作点补充
·中国应该再次出兵朝鲜
·配合白岩松先生一呼
·孝园赋
·中华大宪章(草案)
·关于曲阜将被建教堂一事之我见---兼警告当局
·既讲逻辑又超逻辑的儒家
·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东海三定律
·境界至高的极端,永远不逾的坚持
·道理最大,道德最大
·过门不入真遗憾
·给自己算了一卦
·定义一下反儒派
·先行者的命运及法西斯的软弱
·
·从返本开新说起---初论儒家的宗教性
·该斗就得斗!
·民主大腕的混乱
·言论自由是儒家的生命线
·一反道德,便无足观---反儒派特征举例
·穷困固可怜,富贵更可悲
·改造丛林、“摆平”中国的关键----有感于钱文忠的一句话
·儒家需要有组织
·我们的天和神----提醒有关基督徒
·给马英九及国民党几个小指标
·儒家:宗教性当弘扬,宗教化宜慎重
·普世价值与普适价值--儒家文化高在哪里?
·悼力虹(外四联)
·《大良知学》邮购处
·尊孔与反孔---兼论中国为什么落后
·真理未必掌握在多数人手里----答网民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
·关于心物一元简答
·人世至尊唯孔子,生平最怕是浑人
·儒家道德人人可以实践
·纳粹、民粹与国粹
·良知的神圣性和上帝的虚幻性---答客难
·中国为何落后,怎样赶超西方---答客难
·敬告新道家群体
·最好的尊重----兼代孔子对当局说
·不要以拟人观念测天----答客难(外一篇)
·后马时代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续)
·大人的风范
·法家:有法无礼,有术无道
·横渠四句略解
·为俞可平先生纠偏
·不认同是你的自由,不苟同是我的原则---答客难
·要说真话,更要说真理---兼提醒汤一介先生
·儒家应该意识形态化-----质疑汤一介先生
·儒家的隐(外一篇)
·孝道论
·只有仁本主义才能救中国
·回首生平堪自笑,轻浮炫耀杂粗豪
·国学大师的标准
·我看陈光标---兼论爱有差等与德有阴阳
·提醒基督徒:撒谎可耻,知错要改
·文化共识的重要性
·最不可造的业,最不可恕的罪
·禽兽是怎样炼成的?---国家虽在,天下已亡!
·儒门罪人冯友兰
·破除我执与择善固执
·儒家特色的爱和“中国特色”的外援
·圣贤与盗贼
·微言二首
·底线不可突破,是非必须澄清—关于冯友兰
·千古罪人,实至名归
·简答洪哲胜先生(东海随笔二则)
·虎变、豹变与革面(随笔六则)
·欢迎“你”靠拢,不可“我”动摇
·不信狂澜挽不回
·毛泽东:从有限尊孔到全面反孔
·不识“性”的王国维
·感恩孔孟,报恩孔孟
·尊孔尊马两重天----尊马群体的特征
·如果孔孟成了领导人(外三篇)
·踏遍天涯返故乡----简答网民问(外四篇)
·东海微言集
·惟游言之务去,惟真言之必发
·打倒孔家店,迎来马家帮---兼论任繼愈
·谁适应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答客难(511---517):未必上山皆好汉,何曾下笔不精华

   东海答客难(511---517):未必上山皆好汉,何曾下笔不精华

   511鑄劍:东海先生:请教专制之毒与伪道德之毒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很多反专制者反道德约束?东海老人答:

   在现代民主制度出现之后,专制的合法性、合理性、合道德性便一去不返了。所以,一、专制作为最不道德的政治,所倡导的道德必然趋于伪;二、真正的道德乃专制之敌,或者说,道德达到一定的高度,在政治上必然反专制。

   至于很多反专制者反道德约束,有多种情况,例如,错将伪道德当作了道德,或者恨乌及屋,认为所有道德都是伪的,泼脏水将孩子一块泼掉了。还有一种情况,“反专制者”本身道德低劣,其“反专制”是伪、是别有用心或“误入白虎堂”。2008-6-15

   512论语1972.8 :儒生应该是基督徒最好的朋友,就像当年他们和利玛窦的关系一样。东海老人答:

   能不能成为朋友,取决于双方道德水准是否相当。东海交友,只问人品修养,其余一概不论。利玛窦是什么修养,当代一些基徒、准基徒又是什么修养?仅仅“心胸偏狭”也罢了,近几年来,大量事件和表现充分暴露了此辈内心的黑暗。别说交友,同为中国人都令我蒙羞!当然,基徒、准基徒中不乏修养甚高者,如张星水律师,就是东海最好的朋友。2008-6-15

   513jiang898:从本质上、本性上说:性本善,人的七情六欲承天而来、是善;后天过度追求,则成恶。于是,需要道德时时节制。道德内力不足时,需要法律外力加以惩戒。东海老人答:

   于理,jang898得矣。外力除了法律外,还有其它。“礼”包括法律但比法律范畴广大得多,是一切文物典章制度的总称。礼以仁为本,仁偏于内,礼重于外,是最重要的外力。另外,父母师长的训戒、善友的劝告等也是外力之一,虽较法律为软,于内力不足者,亦不可缺也。2008-6-12

   514论语1972.8儒者信条,归根到底,不是忠孝节义,而是基于真实历史的,对于至善和良知的坚信。东海老人答:

   不要把忠孝节义仅视为外在的规范,它们根植于本心,本来就是至善的开显、良知的体现。忠孝节义四德,作为历史上一些具体的外在道德规范,或已落后悖时,但作为普遍的内在道德原则,则是永永长新的。2008-6-12

   515云飞扬:你说的“无相大光明”,我理解为“性净明体”。但你说“儒佛道三家的体,虽皆无相光明,佛教亦爱以大光明来言说佛性,但究其实,毕竟欠“大”。唯我儒家良知,通天人合内外(通天地万物和人的身心于一体)、阴阳中和刚柔相济、生生不息新新不已,才是真正的无相大光明。”佛教不是也有菩萨道、菩萨行吗?虚空有尽,而我愿无穷。地狱不空,誓不成佛。这都是积极地入世,而非消极地避世呀。不入世怎么完成菩萨道,实践菩萨行呢?这虽与儒家并不完全相同,但绝不会比儒家欠‘大’啊。菩萨可以示现为王者、学者、富翁、屠夫、妓女,乞丐、总之可以显现为各行各业的人,做各种不同的事情,这样才能称为“无碍”,将圣境和凡俗打为一片,入不二法门,“村歌社舞那伽定,疥狗泥猪清净身”。

   东海老人答:这个问题我谈得够多够深了,本问答系列也曾谈及,兹不多谈,仅说一句:佛教对世俗政治的疏离、对制度建设、科学研究及物质世界的冷漠,足以说明它“比儒家欠大”了。菩萨纵然参与政治及示现为王者,毕竟与儒家的方式不同----儒家(特别是东海儒家)才是真正的“将圣境和凡俗打为一片”,儒家外王学是致力于从制度层面建设政治文明、道援社会苦难的。关于儒家之大,可参阅枭文《大良知学纲要》及《新礼学概论》等。2008-6-9

   516东瓜氏:儒者佛徒,都很谦卑。你一味老鼠上秤砣自称自赞,没的让人笑话。还居然说自己最有道德!东海老人答:

   关于“说自己最有道德”,请提供原文。道德,如果从“得之于天道”这一层面解释,即对天道本体、生命本性的认证程度,我确自信是空前而绝世的。

   真儒真佛,都有谦的一面,但绝不卑。在儒门佛教中,谦也不是最高道德。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不知而装知,当然不对,知之却装不知,也非真谦。这种种道理,我多篇旧文论之已透,不想再啰嗦了。

   在《大智度论卷第二十四》中,有外道责问佛曰:“世间好人,一事智慧,尚不应自赞,何况无我、无所著人而自赞十力?”兹将佛的回答录此供学习。或者请先去笑话释尊吧。佛曰:

   “佛虽无我,无所著,有无量力,大悲为度众生故,但说十力,不为自赞.譬如好贾客导师,见诸恶贼诳诸贾客,示以非道.导师愍念故,语诸贾客;我是实语人,汝莫随诳惑者!又如诸弊医等诳诸病人,良医愍之,语众病者:我有良药能除汝病,莫信欺诳以自苦困! 复次,佛功德深远,若佛(241b)不自说,无有知者;为众生少说,所益甚多.以是故,佛自说是十力。复次,有可度者必应为说,所应说中次第应说十力,若不说,彼不得度,是故自说.譬如日月出时,不作是念:我照天下当有名称!日月既出必自有名.佛亦如是,不自念为有名称故,自说功德.佛清净语言说法,光明破众生愚暗,自然有大名称.以是故,佛自说十力等诸功德无有失”。2008-6-7

   517光荣与梦想:这枭真能干,我都替他担心,每天几贴每天几贴的深词奥论,会不会哪天耗尽了精华就再也发不出来了呀。他怎么做到的源源不绝呢。东海老人答:

   识自本心、见自本性者,一通百通。老兄可放一百个心,我的精华永远耗不尽,而且随着人越来越老,文字外功与道德内功都会越来越老到,文更深入浅出,人更精光闪烁。

   不过语言文字有很大的局限性。意在言外,道在言外。枭文主要是写给中下人士及后世看的。如果是与我一样高大的人,就不一定非使用语言文字不可了,比如目光、肢体的接触,都可以交流到高处。释迦拈花,迦叶微笑,就完成了“道”的传递,多么简单。2008-6-6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