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大良知学纲要(修正稿)]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老人:杀气尽消真气盛,习心渐灭本心明》
·造恶人的谣也不行
·《不仅是戏言》
·我知道坏人有多坏
·《自惭东海多福,虔祝吾民万福!》
·做一个负责任的大人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及有关人士致歉
·《民意与天意---答儒友》(外二篇)
·《李白何足学,孔子最可尊》
·丧心病狂”的涂博士们
·自警:有话好好说
·《学绝道丧、斯文扫地》
·《钓鱼执法罪滔天》
·《毕竟是“从前”》
·天下第一大忙人
·《东海老人:“洋玩艺儿”作祟》
·《剥离儒家,谈何中华?----略驳李洪涛先生》
·华夏复兴论坛:名为华夏实蛮夷!
·《栽赃政府亦时髦》
·维护文明原则,顾全儒家大局
·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维护错误言论的表达权----答客难三则
·请云尘子先生负起责任来
·莫道儒家靠不住,成仁取义古来多----答客难二则
·《儒友不染说得好》
·《封杀:背离儒学大道,背离自由之本》
·汪精卫案翻不得!(旧作重发并附言)
·儒家的等级制度
·《东海老人示警:爱财有道莫妄贪》
·华夏蛮夷云尘子汪精卫贝当等等
·闲话:看好这样的“伪”基督徒(东海附言)
·《为小泽一郎鼓个掌》
·尽心就是忠(东海随笔九则)
·《我今为薪,君当为釜;君为其易,我为其难!》
·寻求傅路江先生的事迹
·东海老人:毁人不倦的中国大学
·《向“真实的汪精卫”接近----答网友》
·《傅路江先生大函浅赏》
·《不想得罪傅路江先生》
·《旧事重提话“网选”》
·《逃离了政治,谈什么外王?》
·反儒分子反华势力
·《儒家不是世俗的家》
·东海老人:让良知放光明
·到底谁是满清遗孽?
·《反儒就是反华》
·《儒家正理和华夏精神----答心岳网友》
·关于易经和儒道略网友
·《关于“汉民族主义”答南山石儒友》
·要学会尊重他人人格和言论权
·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楹联鉴赏
·《东海老人:吕布小丑何足道》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东海老人:儒家的“是与不是”》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zt汪精卫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举行的孔子诞辰纪念会上提倡尊孔的讲演词
·要道德,不要大棒和高调---与儒家共勉兼为某些“反清志士”画像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
·《不要造毛泽东的谣》
·《毛泽东的“感谢”》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
·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
·《防火防盗防皇汉》
·为阎崇年一辩
·《这个耳光打得好----为老作家张扬喝彩》
·《对薄希来先生的拥护和责备》
·奉和钟老《八十初度》
·《关于成立中华武术大学的建议》
·《孔子不是这么维护的----孔家后人声明之我见》
·儒家立场小论----兼议陈独秀先生
·《拥护改良派,勉励薄希来》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特殊的唯心主义----兼论新时代的文盲》
·《薄熙来,请与法治俱,带着光明来》
·《治官要严、待民从宽----请薄熙来及时纠偏》
·《宁违宪法不违仁----答儒友问》
·打黑反贪凭铁腕,忧民爱国致良知(有关薄熙希随笔五篇)
·关于“立即释放刘晓波、切实保障言论权”事致中共中央书
·《自由派的致命缺点》
·关于李庄案
·《东海老人:律师的正义》
·浅析自由主义的不足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重发旧作勉励薄熙来先生
·《儒家的自由》
·儒家与自由主义的互补
·防火防盗防老贼
·良知散论,李泽厚,一切的前提等(东海随笔三则)
·让东海大悦的发言
·《宽容:政治家的应然,儒家的必然》
·薄熙来“如其仁,如其仁”
·知识小论
·《“呱呱叫”“叫”得不错但不确》
·《德与智---韩寒可以为我作证》
·《大智慧》
·中国式的政教合一(东海随笔)
·《明善复初儒友说得好》
·陈明批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良知学纲要(修正稿)

大良知学纲要(修正稿)

   妙悟心物,彻照人天,藏发光明真幸运;横贯中西,纵通今古,道成东海大丰收! ----自题联

    一、王阳明的误解说良知,首先不能不提到王阳明,其良知学是对儒家的一次发展性继承和继承性发展,是对内圣学说的一次提升光大。但良知学的偏颇也是极明显的。

   大学八条目:格物致知正心诚意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本来,格物的格是衡量、研究、推敲之意,物是指自然、社会、人生一切事物。格物致知,意谓观察研究各种事物,通过各种科学、社会实践,总结成知识,上升到理论。

   王阳明却错解了“致知”这一概念,将“物”理解为内在之物:心性,将“格物”理解为“格心”,将“格物致知正心诚意修身”全都局限于心性修养,致使良知狭隘化、儒学单调化、世界虚拟化、生命枯燥化了。

   二、竹子的“格”法今年八月返浙时,参观了安吉竹博园,在这个占地1200亩的“竹类大观园”内,饱览了世界各国的奇篁异筠,了解了千年来竹子加工利用史。

   其中栽培利用厅以实物的形式来说明当前竹子栽培利用的科学技术水平,一一展现了竹子在各个领域的加工生产和人们日常生活中的各种竹制品。工艺集萃厅收集有全国各地的竹编,竹雕、竹扇等工艺精品,历史资源厅追溯6000多年的竹历史,记载繁衍数千年竹文化传统,从客观和微观的不同角度介绍了我国以及世界竹林资源情况,国际交流厅展出美洲、非洲、东南亚二十多个国家赠送的竹制品…

   总之,这里汇聚古今中外的人们“格竹子”格出来大量有关竹子的学问。而王阳明是怎么“格”竹子的呢?据他自称,曾静坐在竹子面前冥想,一连七昼夜,终于病倒而一无所获。遂得出结论说知识不能从研究客观事物中得来,“格物之功只能在身心上做”。

   不是通过解剖竹子去认识竹子的内部结构和生长规律、了解竹子的组织和器官的构造,不是通过种植竹子观察竹子的四季变化去研究竹子生命活动的规律, 而是面对竹子苦思冥想或进行消极、静止、僵化地观察,那怎么可能掌握竹子的生长规律以及竹子的性能、用途等科学知识?别说七昼夜,便是坐一辈子,也“格”不出个所以然也。王阳明格竹子,因缺乏正确的“格”法,遂成了一个历史笑话。

   对格物致知的曲解,导致了良知学的先天后天的各种局限。

   三、有此存此莫限于此王阳明传习录曰:“善念发而知之、而充之,恶念发而知之、而遏之。知与充与遏者,志也,天聪明也。圣人只有此,学者当存此。”

   翻译成白话:一旦动了纯良的念头,就立刻察觉它,开展它;一旦动了邪妄的念头,就立刻察觉它,遏止它。这个对意念的觉察,还有开展与遏止,才是人真正要立定和实践的“志”,就是“士人的心”,也是真正的天赋聪明。圣人能够成为圣人,只是做到这一点而已,而学做圣人的人,则要时时刻刻,把这放在心上。(林道英译)

   确实,这样做是智慧和道德的表现。但说“圣人只有此,学者当存此”,学者和圣人只在念头上用功夫,未免狭隘和空洞。“士人之心”不应局限于此,更应该去努力改造社会,改造自然,并在改造社会和自然的实践中更好遏止恶念、扩充善念。

   王阳明曾强调要“在事上磨练”,但他所说的“事”的范围较为狭窄。在阳明后学那里,致良知这一至高道德要求因脱离了科学实践和制度建设等“大事”,逐步拘谨于为人处世的生活小节,甚至越来越抽象化、虚拟化,成为“纯粹”空洞的心灵活动,成为琐儒腐儒们一种自我安慰的精神游戏和谨小慎微的心灵束缚。

   宋明以后,制度建设、科技创造及生产力发展的严重滞后,与作为政治意识形态和“指导思想”的儒学受到越来越严重的扭曲乃至摧残大有关系,也与阳明心学对致知概念的偏颇理解不无关系。良知学需要进行一番拨斜反正、回小向大的工作。

   四、为朱熹鼓掌程朱理学重内圣而轻外王,偏离了儒学的广大中正,但朱熹对“格物致知”的认识是正确的。

   朱熹说:上而无极、太极,下而至于一草、一木、一昆虫之微,亦各有理。一书不读,则阎了一书道理;一事不穷,则阙了一事道理;一物不格,则阕了一物道理。须著逐一件与他理会过。”又说:“圣人只说格物二字,便是要人就事物上理会。且自一念着急微,以至事事物物,若静若动,凡居出饮食言语,无不是事。”(《朱子语类》)。

   可见,朱熹“物”是指一切事物,格物的内涵是非常广泛的,读书、应事、格自然之物等等均属格物之列。朱熹的格物包含的格自然之物,而且并非仅仅从整体上探讨自然界一般的理,作自然哲学的研究,还具有对自然之物进行分门别类研究,把握具体自然事物之理的含义,包括自然科学的研究。他认为,只有“众物之表里精粗无不到”,才能“吾心之全体大用无不明”。

   朱熹还曾身体力行研究自然,在天文观测、历法、地理学研究方面颇有成就,还考察过高山上有牡颇壳化石的自然现象;亲自观察潮汐现象,观察风、云、雨、雾、露、霜、雪、雷、虹等自然现象的形成等等。据《宋史•天文志》记载,朱嘉家中有过浑天仪…。故有学者认为,朱熹格物致知包括科学活动在内的思想对后世的科学发展具有重要的影响,本人则是历史上一位有相当成就的自然科学家。

   有学者说得很对:《大学》主要表述了孔子及其弟子曾子之意,而孔子在当时即以博物著称,知道很多别人不知道的事情,这自然与其治学方式有关。在另一儒家经典《中庸》中,孔子的孙子子思指出了儒家所主张的获取知识的方式,叫做“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

   孔子之所以博学,其治学方式不异于此。《中庸》的强调可以看做是对格物致知的注解,即通过广泛学习,细致研究某事某物,并身体力行脚踏实地去实践体会,就可获得真知。所以,格物致知强调的是通过对事物的考察、检验或穷究,来获取正确认识。

   五、格物格心不可分割东海之道倡导的是一种包括物质文明、社会自由在内的道德大自由,与阳明学局限于“心”的良知相比,可称为天人合一的大良知:在天,它是宇宙生命系统本体;在人,它是本心本性、生命的本来面目。同时,它还是心物一元、内外圆融的。

   大学八条目“格物致知正心诚意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格物致知是针时物质世界的科学研究,正心诚意是针时内心世界的道德修养,齐家治国平天下是针时社会的制度建设和政治实践,三种活动统一于“修身”这一大本之中。东海之道的良知学,包括致知识(格物致知)、致良知(正心诚意)、致良制(齐家治国平天下)三大活动。

   宇宙生命系统本体非心非物、心物一元,故就宇宙万物而言,不仅人类、动物,一切都是心物难分的:没有离开“物”而独立存在的绝对的“心”,也没有离开“心”而独立存在的绝对的“物”。所以,格物有助于格心,即:任何宏观微观的科学探索,任何物质(包括肉体在内的宇宙万物)奥秘的发现,都有助于对心性、对生命的深入认识,有助于生命本来面目的体悟。

   例如,小到原子中子质子中微子基本粒子染色体,大到银河系大阳系太阳风暴,包括社会、世界、宇宙、历史的一切一切,随着对它们研究、观察的深入,生命的奥秘不也暴露得越多吗?可见,格物与格心,格到某种深度,殊途是可以同归的。从本体的高度而言,科学实践归根结柢也可归纳于道德实践之中,可归纳于致良知的范畴。

   我曾向儒家提出了一个口号:内致良知,外致良制,内外双修,儒者本分。此言忽略物质世界的改造,不完整。儒者可以成为致良制的公共知识分子或政治家,也可以成为专业知识分子或科学家及其各种“家”。不论政治活动、科学活动还是各种别的活动,都是在展示着生命自身的光辉,都属于大良知的妙用。

   季羡林在《人生的意义与价值》中说“对人生的种种相、众生的种种相,看得透透彻彻”。我告诉他,仅此是不够的,还要进一步破相显性,透过宇宙人生纷繁万象,认证“本体”良知的光明!

   反过来说,未能认证良知,不可能“对人生的种种相、众生的种种相,看得透透彻彻”。枭眼一看,就知季老在吹牛呢----应非故意,季老未意识到罢了。另外,除了对“人生的种种相” ,人类还应该对“物质的种种相”进行不断深入的研究,这也有助于对生命本来面目的认识。

   大良知是全机大用活泼泼的:物质与精神,共建大文明,社会与道德,共求大自由,格心也格物,彰明大良知。科学重格致,道德重正诚、政治重治平,各方面均衡发展最好,这也是衡量一个社会文明程度的重要尺度。

   要注意的是:强调道德,但不能唯道德;重视制度,但并非制度万能;肯定科学的作用,要当心科学主义。哪一方面畸慢畸轻,都会影响全局,别的方面或者想快也快不起来,万一快起来,也会出问题。例如,制度的落后,科学、道德必定大受影响;科技发展孤军独进,道德不跟上,也很危险。

   六、良知之大用真正的道德是有力量的。这种力量体现于内在意志的勇毅、坚定和自由,也表现于外在“勇敢强有力”的某种“无敌”境界。请看《礼记-聘义》这段话:

   “此众人之所难,而君子行之,故谓之有行;有行之谓有义,有义之谓勇敢。故所贵於勇敢者,贵其能以立义也;所贵於立义者,贵其有行也;所贵於有行者,贵其行礼也。故所贵於勇敢者,贵其敢行礼义也。故勇敢强有力者,天下无事,则用之於礼义;天下有事,则用之於战胜。用之於战胜则无敌,用之於礼义则顺治;外无敌,内顺治,此之谓盛德。”

   《周易-系辞下》云:“穷神知化,德之盛也。” 谓德到盛处,穷究事物之神妙,了解事物之变化。《大畜-彖传》云:“刚健笃实,辉光日新其德”;《系辞上传》亦云:“日新之谓盛德”。这是说,生生不息、日新月异都是“盛德”的表现。德的本意就是“得”,得于道谓之德,儒家之道就是“明明德、亲民、止于至善”的“大学之道”。《大学》曰:

   “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

   意谓懂得至善之境界然后才有坚定的志向,然后才能够心不妄动,然后才能够所处而安,然后才能够处事精详,然后才能够得到高的境界。得,得其所止,止于至善,得到高境界,德也。

   统摄科学精神、道德精神和王道精神的大良知,当然更是有力量的。大良知的力量体现为道德的力量,也体现为制度的力量、科学的力量(顺便指出,法律作为一种“子制度”,也应是道德良知在社会层面的一种规则化。法律如果悖离仁义原则,就有违良知而成为恶法)。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