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知识分子与“知道分子”]
东海一枭(余樟法)
·愚诈邪恶和真智正善
·两种事业
·恒产和恒心
·社会主义反社会
·儒家的突围和中华的曙光
·社会主义必然贫穷
·君子斗不过小人?---与龚鹏程先生商榷
·民族主义害民族
·中华文明长盛的根本因
·社会主义救美西
·关于五四
·政治制度和经济发展
·利己主义不利己
·民主颇有限,希望在儒家
·千古作圣妙诀
·极权主义阵营
·百年来罪孽最大的群体
·见识比知识重要
·关于张扣扣案
·反儒的善人与尊儒的恶人
·关于张扣扣案(二)
·关于张扣扣案(四)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三十六---四十五
·敲骨榨髓何时休
·信仰耶教可耻
·绝不可伤害无辜,绝不可饶恕邪恶
·如何立德立言和自保平安
·孔府大劫难
·关于陈全国和巴黎圣母院
·汉族智商最高,儒学品质最优
·乐和模式:儒式城乡的探索
·关于规则和特权
·如何救民救国,中共如何自救----答洪哲胜先生
·迷则不信,信则不迷
·与群友们共勉
·儒家文化特区构想(征求意见稿)
·我没有敌人
·关于耳顺
·耳顺与好辩
·关于辟邪说答客问三则
·根本问题在教育
·关于说话的权利
·关于说话的权利
·关于文化与文明
·关于杂时代
·何以灾星如此多
·圣贤和盗贼
·关于三从四德
·谈天
·天理不是义理(谈天之三)
·反儒奇文又一篇
·关于自由和“自由人联合体”
·关于大复仇
·关于“自己人”
·坚持中道文化,学习西方文明
·恶政恶母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四十六---五十一)
·西方问题严重,倍显儒家重要
·孤往精神和精神不孤
·大恶之家的宿命
·启蒙祛邪仗儒家
·言不可不慎
·当心祸从口出
·何谓理论自信
·关于弑父弑母
·張三一言批儒
·元士随笔,东海附言
·逻辑的必然
·关于民国派
·《大学》之大
·邪恶是生命的自戕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西化派的错误
·三不配
·当务之急是返经
·关于台湾
·地狱里的光明
·对狼弹琴
·支持儒家宪政,就不能反对自由主义
·可与守经可与权
·关于五四
·《“第二次新文化運動”宣言》点评
·五四导致五死
·办好教育只要办好一件事
·推行王道要工具
·学生厌学第一因
·避开豺狼问狐狸
·美国的强大靠什么
·国本位、民本位和仁本位---代改习近平一段话
·请把言论权还给我
·关于武统台湾
·关于社会保障制度
·吴元士对《儒学七宗罪》一文的批判
·《春秋》精神和君子责任
·乐为人类泄天机
·儒家与五四正邪对立
·蠢到反孔反儒的程度
·能帮则帮,不能帮绝不帮
·中美关系预判
·反儒救国与弑父救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知识分子与“知道分子”

   知识分子与“知道分子”

   友情提醒:本文采用了不少儒学特别是理学的特定概念和词汇,因大多在旧文中有过解释,这里就不一一说明了。缺乏儒学基本修养的普通网民不易读懂,请不必点开或读下去吧。

   一知识分子是一个历史的文化的范畴,在不同历史时期和文化背景下,其界域和定义有所不同,一般泛指受过专门训练,掌握专门知识,以知识为谋生手段,以脑力劳动为职业的脑力劳动者和专业技术劳动者。

   相对于知识分子,我提出“知道分子”的概念。

   这里的道,指的是生命本性与宇宙本体,即《论语》“朝闻道夕死可矣”的道,即子贡所说“不可得而闻也”的“性与天道”。其实“夫子之文章”、之生平言行,何尝不是“性与天道”的宣说?子贡听不懂罢了。《周易》认为天之道是阴与阳,地之道是柔与刚,人之道是仁与义。天地人之道其实是一而三、三而一、“一以贯之”的。

   所谓“知道”,就是要知人、知地、知天、知“一”、知宇宙生命大系统的最高秘奥。尽管在国外,知识分子还应具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带有相当的“公共性”,而古代知识分子(士)往往多有以天下为己任的抱负,一般而言,仍属知识分子而非“知道分子”。

   二孔子曰下学上达。知识是“下学”的事,“道”是“上达”的事。“上达”者必能“下学”,“下学”不一定能“上达”;理学言理一分殊。分殊是“下学”的事,理一是“上达”的事。知“理一”者必知“分殊”,知“分殊”不一定知“理一”。如果说知识分子是专才的话,“知道分子”就是通才。知识分子不一定是“知道分子”,“知道分子”则大多是知识分子(象慧能那样不识字的“知道分子”,古今中外毕竟寡见)。

   程朱理学有居敬穷理之说。朱熹说:“学者工夫,唯在居敬穷理二事,此二事互相发。能穷理,则居敬工夫日益进;能居敬,则穷理工夫日益密。”(《朱子语类》卷九)“居敬”原出于《论语-雍也》:“居敬而行简”。其意“言自处以敬”(朱熹注)。“穷理”见《易-说卦》:“穷理尽性以至于命”意谓“穷极万物深妙之理”(孔颖达疏)。

   “居敬”是向内反己,“穷理”是向外逐物;“居敬”属于道德修养,“穷理”属于认识方法和学识智慧问题。两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居敬则穷理功夫益密,穷理则居敬功夫益进。知识分子注重穷理而缺乏居敬,重用轻体或有用无体,只有“知道分子”才能既居敬以立我大本,又穷理而达其大用。

   知识分子中有真人善人君子也有伪人恶人小人,“知道分子”一定是真人善人大人(大人,比君子更君子)。如不知“道”,不论具有多么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带有多么丰富的“公共性”,都不属于“知道分子”------只能说是知识分子群体中的真人善人君子。

   黄宗羲曰:“大丈夫行事,论是非,不论利害;论顺逆,不论成败;论万世,不论一生。”(《宋元学案》)说得好,仅论利害论成败论一生,一般知识分子;论是非、论顺逆、论万世的大丈夫,堪称知识分子之大者,是否“知道分子”,尚有可议。“知道分子”有经有权、经权结合。论是非顺逆万世,是经;同时适当考虑和兼顾利害成败一生,是权。

   三枭文《李敖三流,鲁迅不入流》将龚自珍列入二三流之间人物,引起趁活打劫网友不满,为之辩曰:

   龚自珍的学问,源出于常州今文学派,家学渊源,自有所本,因此很难藐视。清代的今文学,属于跪着造反的考据家,虽然跪着,但毕竟造反,其见识比之俞曲园、章太炎,总要高几个段位。至于鲁迅和李敖之流,学近章太炎和胡适之,但人品、学识明显低下,不说也罢。

   “趁活打劫”大有学识,但在这里所言有误。《李敖三流,鲁迅不入流》主旨是谈论“性与天道”,在这个层面,龚自珍虽于外王学有所研究,与“性与天道”尚隔了不止一层,如断以二流,未免褒奖过度。二三流之间,是恰恰好。

   荀子虽是外王学大师,在儒门中仍属二流人物,他对人性的认识偏而浅,把人性定义为人的自然属性,只知习性而不识本性,一言性恶真成谬啊,其后学流而为法家,其弊无穷。

   龚自珍、荀子都属于大知识分子,属于知识分子中的真人善人大人,但与孔孟程朱阳明等“知道分子”相比,其真、善、大的程度仍大有不足。2008-6-11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