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东海警告:不要挡我的道!]
东海一枭(余樟法)
·批评诗人群体兼复刘晓波的批评
·观点偏颇,导向错误-----对不锈钢老鼠的反批评
·九曲澄:读东海一枭“力虹入狱,鸦雀有声,何似无声!--批评诗人群体兼复刘晓波的批评”口占以寄
·东海草堂大联示警
·为力虹,也为你们自己!----呼吁知识分子兼吁中共当局
· “东海之道”入门书(第二辑)
·苗人凤呼唤胡一刀
·冯楚:力虹,我要向您开炮!----赠东海一枭和吾同树
·与力虹站在一起---我的自由已气息奄奄!
· “统治者的心胸”是靠不住的!----关于言论自由复“订正”网友
·一代人豪自有真!----敬答张鹤慈老前辈
·有儒有民主,犹如插翅虎!
·代转芦笛一函,拜托“各位大侠”
·家宝君,我们为你造“温床”!
·见了魏老大,谁敢不低头!
·天下居然有芦笛这种垃圾!
·凡是美眉及上来娱乐的网友,请离我远点
·东海草堂答客难(毕时圆、凌楚风、Shenshyh、秦关段玖等)
·吾家自有大神通!
·《钉子》(外二首)
·zt司南指北:可怜的老枭啊!
·居下不居上,做尾不做头!
·无弦琴:评东海之儒家三法印
·zt无弦琴:述评“东海之道”入门书(一)
·刘晓波有进步
·毕时圆刘晓波张国堂芦笛们狂者乎妄人乎?
·东海一厢情愿,晓波一如既往!----替老刘澄清一下
·旧诗一束忆故人
·东海制联小萃三(投赠联)
·剥黄景仁诗赠某坛某些所谓的自由人士
·真反儒者,畜生也!
·芦笛问俩问题,要出一万元咨询费
·他(老枭)就既是小人,又是畜生!
·芦老谣子又乱造!
·欢迎参观:“我爹的雕塑作品: 东海一枭! ”
·本体初论
·雪峰可以在枭门称尊!
·应邀转发芦笛《东海之道要诀——在东海之道国际研讨上的发言》
·高人托梦大骂,老枭冷汗直流!
·慰勉高智晟(七律二首)
·稿费恐断流,老枭发了愁
·不拜老魏我拜谁?
·水古:力虹,我要宰你
·老枭落水演习全版(同题诗大展)
·结束疗芦工作启事(旧文新发并附言)
·芦笛为老枭所作之序及一枭附言
·不亦快哉(八则)
·不认识人民日报不要紧但要认识民主论坛(诗三首)
·过去错认为朋友的人翻脸后露出的狰狞面目
·在专制面前自我缴械!
·倡利己说,赞高智晟,非伪即愚!
·《为北岛改诗》
·《本体不许十论》
·垃圾文字,垃圾人物!----芦笛、张国堂现象略析
·与秦晖先生商榷
·在博讯赚了两百万!
·真想看我,总找得到的!
·致人性大知,发宇宙大秘:《本体二论》
·寂寂千秋终炽盛,区区一己任浮沉
·本体二论
·戒笔小诗
·黄喝楼主:理直气壮旗帜鲜明地主张自私自利(一枭附言)
·《刑天舞干戚,其奈无头何!-----妄人刘晓波》
·妄人刘晓波
·刑天舞干戚,其奈无头何!-----妄人刘晓波(修正稿)
·赠刘晓波君
·枭文点击率为何不高?
·乔眼花花真绝代,看将枭体作梨花!
·《我的眼里没有仇敌》
·可怜季羡林,九十尚空茫!
·切莫源头混清浊,宜将枭眼察秋毫!----再训秦晖诸君
·薛振标、东海一枭:探望杨在新
·《仁之二:你要对这一切负责》
·般若无尽藏真言,增长大智慧咒语
·受垢为王!
·外王学与民主路及民国纲要----略答Dck先生
·《十八个》
·《送“闲”下乡》
·“黄喝”黄喝楼主:为学不诚,不知其可!
·黄喝楼主严重警告老枭:我“绝不是善男信女”!
·告别词
·自题枭文《为学不诚,不知其可》调黄喝楼主
·《我正在最陡峭的悬崖上》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五)
· 日出云俱静,风消水自平-----附寻师启事
·《自由之歌》(歌词初稿)
·《上网真好玩》
·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证道诗(七绝六首)
·“先灭中共,后灭法轮。唯我东海,中华称尊”
·《自由之歌》(歌词,东方人版)
·《自由之歌》(东海众枭综合版)
·东海之道入门书(第三辑)
·怀李圣地师
·大开悟
·湖湘先生:佛儒二学之本体论辨异(一枭附言)
·枭爷高大绝古今!
·《见鬼》
·摩诃罚阇耶帝(七绝六首)
· 寻找李圣地恩师
·敢劝济群大法师,休将戏论误愚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警告:不要挡我的道!

   东海警告:不要挡我的道!

   一、必尊律令前几年曾有人问我上网以来最厌恶什么?当时的回答是专制主义。现在仍然是,唯未免笼统了。具体地说,我最厌恶的“网络行为”,一是撒谎造谣,二是防口禁言。

   比较而言,对防口禁言尤其厌恶。撒谎造谣者固然可恶,但也可悯,因为谎谣伤人也伤己,而在我这样的绝顶真人面前祭出这一招,纯属自残而已----看看那些以反枭为荣的文痞、文鸭、装逼犯、谎谣制造者,哪个不是武功渐废、大花满脸? 而防文人之口、禁学者之言,则废去了他们的大半条命,“谋才害命”。近十年来,不说传统媒体绝缘,便是网江湖上也饱受删封之苦----这是我生平特别厌恶、鄙弃中共的主要原因之一。

   坚决维护言论自由,严厉禁止封杀异议,这是现代普适性的文明,也是东海儒家必尊的律令。反对邪知邪见但必须维护邪知邪见者的发言权,对于邪知邪见,只要未发为具体罪行,应以正知正见说服之,而不许采取言论之外的任何手段。此乃东海厉禁,请东海儒家世世代代恪遵,谁若违反,可以聚集全派共逐之,号召全民共讨之。

   防口禁言表现在网江湖上,就是删文锁帖,进一步则封名禁号。在国内,枭文被删被锁,枭名被封被禁,早已习以为常,帐,当然主要要记在中共头上。但我不得不隆重提出的是,一些网站封我禁我,并非“政治原因”迫不得已,仅仅是观点不同、认识有异,或者是主动向有关部门示好。

   二、太监人格日前一篇枭文要求中央严查地震中校舍倒塌的“人为因素”,可以说完全符合当前主旋律的“健康之声”-----有关部门已下令地方当局调查校舍在地震中倒塌的原因。可琴台论坛管理员admin竟因此永久性地禁我发言,理由是:哗众取宠之人、惟恐天下不乱云。

   就算某篇枭文犯了什么个人或“公家”的忌,删去就是了,何必连累原先所发大量枭文,更何必封名禁号?何况说的是哗众取宠,这能成为永久禁言的理由吗?而且,老枭当初大多是应这些网站包括“琴台”之邀而驾临捧场的,一文不合,即灭“九族”,下手太狠了吧。

   至今为止,中共对东海政治性的迫害仅限于限制发言、而且是“直接反共”之言。可有些人却积极主动地将迫害“加码”、升级为全面禁言。想前不久某儒坛对东海决定“永久性封杀”,不禁失笑而生悲。这个臭坛子非政治原因封人,已被我批评过多次了,至今依然一付贼眉鼠眼鬼头小脑的样子,真孺子不可教也!(近年在儒坛所发,大多属于谈儒论道文章。)

   《大智度论卷第二十二》曰:“又有四种人。如菴罗果。生而似熟熟而似生。生而似生熟而似熟。佛弟子亦如是。有圣功德成就。而威仪语言不似善人。有威仪语言似善人。而圣功德不成就。有威仪语言不似善人。圣功德未成就。有威仪语言似善人。而圣功德成就。”

   如果借来形容儒者,当今大陆儒门中人绝大多数都是生而似生,即:威仪语言不似儒者、内圣功夫也未成就;少数则是生而似熟,即:有威仪语言似儒者而内圣功夫不成就。大陆儒家岂但没有“熟而似生、熟而似熟”的,中共有限崇儒之后纷纷涌现的所谓的儒家,大多不过狗奴才耳。

   连中共都对自己有所反思、对东海有所放松了,言与行都有所进步了,这些所谓的儒家却在大踏步地向后退。这叫:皇帝不无仁恕之心,太监却极冷酷之恶。正如鲁迅所说,奴才之于造反奴隶,比主子要凶狠得多。中国很多大好事情,往往就坏在这些恶奴才、精神太监的手里。,近日,九方社区等多家网站的枭文都全体失踪,有的是“上命”难违,有的则是恶奴才、小太监主动而为。

   三、无敌内力东海奉儒家之天、承时代之运,所开展的是一场道德的真理性启蒙、政治的先进性教育和制度的文明化运动。所以,东海之道首先是针对中共的。请共赏《大智度论》中一段经文:

   “问曰。云何名精进相。答曰。于事必能起发无难。志意坚强心无疲惓所作究竟。以此五事为精进相。复次如佛所说。精进相者。身心不息故。譬如释迦牟尼佛。先世曾作贾客主。将诸贾人入崄难处。是中有罗刹鬼。以手遮之言。汝住莫动不听汝去。贾客主即以右拳击之。拳即着鬼挽不可离。复以左拳击之亦不可离。以右足蹴之足复粘着。复以左足蹴之亦复如是。以头冲之头即复着。鬼问言。汝今如是欲作何等心休息未。答言。虽复五事被系。我心终不为汝息也。当以精进力。与汝相击要不懈退。鬼时欢喜心念。此人胆力极大。即语人言。汝精进力大。必不休息。放汝令去。行者如是。于善法中初夜中夜后夜诵经坐禅求诸法实相。不为诸结使所覆身心不懈。是名精进相”。

   很多人有怕鬼心理,殊不知鬼更怕人,尤其是正人,身上有阳刚之气,鬼根本不接近。在佛经中,鬼有“多畏”的特征。人看不到鬼,鬼却能看见人,一看到人就会吓得赶紧躲藏。在这个故事中,罗刹鬼敢招惹作为释迦牟尼佛先世的贾客主(相当于总经理),非常勇敢、非常了不起,乃鬼雄也。由于贾客主精进力大,胆力极大,鬼不敢欺,又把他放了。

   不仅比起一般胆力、精进力,甚至比起佛性真如来,儒家良知的力量都大得多。而中共在思想上、人性上、道德上、文化上都是无根的,“形体”虽仍庞大,精神已趋虚弱,气势也早衰微。所以,面对中共,东海之儒不仅要促其放手,而且要促它最后实现制度转型。套用一句俗话:马列主义把中国人变成罗刹鬼,东海之道把罗刹鬼变回中国人。

   良知力量在人世间的体现是渐进的,有一段相当长的过程----但这个过程不可挡、更不可逆!我相信,最后的胜利一定属于我,属于儒家大良知学。

   一个普通人如果豁得出去,也能产生相当惊人的力量,何况彻见本性的儒者?曾对友人戏言:东海无权有势、无财有力。友人问我的势大到什么程度?戏答之:三界之内,没有什么生灵可与我比肩(哈哈哈),因为东海势力源于至高无上的良知本心。枭诗云:气养浩然天地塞,相成精进鬼神钦,非虚言也。某种意义上说,我已深入了所有生命包括中共人的最深处,比潜意识更深的深处,我才是他们的根----只是他们没有意识到罢了。

   东海之道包罗万有而直指至高无上的真理,只要发出来就是胜利。且不说具有正常德智者,任何弱智恶意的反对者,只要目见耳闻一二,终会受到一定影响或者结下一点后缘。

   不仅要对中共转而化之,东海所开展的更是一场全中国乃至世界性的救灾抢险工作:救心性之灾、抢灵魂之险。在以良知为本的新生命观的照耀下,大量破烂陈旧、荒芜狼藉的内在世界,将会逐步焕然更新。拙文《无相大光明论》深阐生命的本质和真相,并结合当前社会、政治问题特别是民主事业而论述一种以良知为本的新生命观,预示着时代万象更新的开始。

   令人遗憾的是,近年来,枭不仅被中共封堵,而且受到部分包括民运、儒家在内的一些媒体的明里暗里的排斥和封禁。老枭在《东海客约》中谢绝“俗士”的打扰,不是逃禅避世,而是为了更好地、更加集中时间精力开展高层次、大范围的教化工作,以障百川而东之、挽狂澜于既倒。现在看来,对某些人物,仅仅谢绝是不够的。

   四、严厉警告谨此奉劝江湖各大小门派、码头、人士,如不认同东海所论之道,欢迎辩,可以骂,也不妨撒我的谎、造我的谣,但是,请不要封禁,不要耽误我针对社会制度以及无量生命“内在世界”的救灾抢险工作,不要轻率地“断佛慧命”-----在佛教中,佛教以智慧为法身的寿命,智慧夭,则法身亡,影响他人开般若智、发菩提心,是被视为断佛慧命的。封禁东海论道文章,阻障众人识自本心,与断佛慧命无异也。

   国内有关网站及管理人员如果发现某篇枭文犯了忌讳,有什么“政治问题”,删去或锁住就是了,我能理解,但请不要铢连其它东海论道文章,更不要动辄封名禁号(其实我是相当“自觉”的,此前,为了不让国内网站为难,一些尖锐凶猛、直涉时政的枭文,多不上帖)。

   凡是非政治原因封杀东海或借故排斥者,都是在阻挡东海抢险救灾,都是在充当专制之帮闲、自由之敌人,是在主动与体制内健康力量为敌,与东海为敌----其实,蚂蚁挡大车,可笑不自量,大江拦不住,毕竟东流去,包括中共在内的所有反枭势力及诸多鬼域技俩,纵一时有效,终归无用耳。东海一枭2008-6-9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