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民运不是小人运动!]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真谛,台湾,上书,击蒙)
·马族劣根性
·今日微言(同性恋,持枪权,悲教育)
·胡适反儒有主见
·学易偶得:伟大的乾元啊
·文化、道德和制度
·】《中国必须再儒化——“大陆新儒家”新主张》
·今日微言(西瓜,儒理,真谛)
·今日微言(统一答复旧雨新朋)
·今日微言(历史眼,盐铁论,新礼制)
·今日微言(有史以来最坏的制度和文化)
·今日微言(误会总是难免的)
·今日微言(怎样学儒,怎样孝慈,怎样的无耻)
·为姜太公一辩
·今日微言(传播此提醒,就是在救人)
·慎言
·文化性腐败
·新书《中道的医学
·中华特色的医学:抓纲治病,身心双疗
·《论语点睛》:礼让为国
·辛庄杂记
·几个洋概念略析
·今日微言(中道医学和仁道英雄)
·男女有别论
·男女有别论
·今日微言(击蒙,答客,君子,历史眼)
·今日微言(信仰,概念,历史眼)
·今日微言(微调查,防民术,护法神)
·今日微言(启蒙,护法,本性,刘邦)
·中道论
·今日微言(本性,正命,福星,真谛)
·(日本,中国,世界,历史)
·(逢民之恶与逢君之恶一样可耻)
·主义的资格
·大秦帝国》批判
·不堪承受的爱
·今日微言(呼吁,中道,辟法,暴秦)
·今日微言(赶超西方的唯一法门)
·《论语点睛》:做好你自己
·今日微言(圣母情结和思想乡愿)
·改革原来是革命
·让蠢人生活幸福是聪明人的责任
·今日微言(仁是人和万物的尺度)
·驳“大仁不仁”
·今日微言(正君心和正民心)
·今日微言(美剧美国美人美味)
·今日微言(中道,王道,友道,后福)
·司马谈和班固对儒家的评价之比较
·儒家的超脱
·与黑恶保持距离
·今日微言(八华八夷,民主民粹)
·萨德微论
·丛林法则和因果铁律
·今日微言(曾公大开杀戒,实乃大仁大义)
·革命微论
·中美差距微论
·《论语点睛》:义利之辨
·事君小议
·为恶必苦,明心自乐
·今日微言(答客,劣根,建议,铁律)
·启蒙小议
·z从江湖“老枭”到《春秋》解人
·汉惠帝娶外甥女和同姓不婚
·今日微言(两原则,王天下,王宝强)
·纠正“莫洛夫”
·今日微言(无耻是最大的国耻)
·哈耶克支持我,我支持哈耶克
·贾谊微论(君主也要妥协呀,鬼神之义大矣哉)
·毛粉王宝强微论
·逢民之恶微论
·历史的因果(微论)
·辟毛微论(请习王明察)
·强烈抗议
·强烈抗议
·意识形态安全微论
·今日微言(反儒实力还很猖獗)
·煌煌大义为君陈---《论语大义浅说》荐读
·z中霖:中国出版的黄金时代正在到来
·学历和学力微论
·百年误会至今深(马学微论)
·读经断想
·假如你有十个亿
·读经断想(二)
·人生断想
·让儒家言论先自由起来
·给马英九和国民党提点建议
·最需要启蒙的是启蒙派(微集)
·读经断想(三)兼驳《人民日报》
·《论语点睛》之:贤不贤都是我师
·女子毙子女和读经反读经(微论)
·辟毛微言小集
·儒道微论
·抹黑习近平和流行软抵抗(微集)
·三纲论
·呼吁:将反儒分子驱离教师队伍
·从杨改兰讲起(微论)
·不是孟子真迂远,而是诸侯近视眼
·孔府微论
·荀子性恶论批判
·不可逢民之恶,不可徇民之私
·Zt推荐课程:《儒家真精神》十五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运不是小人运动!

   民运不是小人运动!

   有人说,人无完人,民运不是完人运动。东海曰:

   民运不是完人运动,也不是小人运动!

   人无完人,对,但人应该努力争取当好人、正人、大人,至少不能满足于当个痞子小人、甚至以之为荣。不能以圣贤完人的标准苛求民运人士,但在追求民主的过程中,民运人士的自我要求理当比一般人士、特别是痞子小人及极端利已主义者高一点。作为时代先锋人物,世人对民运人士的品格寄望高一点,希望他们相对君子大人一点,也是正常的。

   人无完人,对,但不能以此语为某些小人行径辩护。完人与小人之间不是非此即彼的,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利他主义与毫不利人专门利己的利已主义之间,还有自他兼顾的中庸之道。我想,大多数成年人还不至于苛求民运人士都成为圣贤完人吧。

   黎星萍说:“人无完人可以说是民主制度的一个公理。人性是不可信赖的,为官者的权力欲是永无止境的,民主制度正是这种欲望的一个樊笼,从而使其与公益达成某种平衡。这里面的逻辑关系,难道不是显而易见的吗?所以说,民运不仅不是完人运动,它改变制度的诉求反而从根本上否定了完人的存在。”

   这些话也没大问题,只是极不全面。民主就是要剥夺领导阶级的特权,把他们“关”进笼子里。但如果领导阶级不甘被“关”,需要有人去动手去“抓”。这一工作却不是痞子小人及极端利已主义者能够胜任的----即使他们由于种种主客观原因做出了“抓”的样子,也必因缺乏内在力量而“抓”不成功。

   我说民运不是小人运动,并非无的放矢。至于具体“的”在哪里,是哪些人,这里就不指明了。我说过:

   “本来,自由事业是一项特殊的公益事业,需要相当的奉献利他精神,一般情况下,小人、阴人、痞子、骗子以及投机分子、极端利己主义者不会投身其中。但是,由于形势判断的失误、一时潮流的裹挟以及各种偶然、客观的因素,一些人也会“误入白虎堂”。鱼龙混杂,在所难免。”(《无相大光明论下篇》)

   在一定的阶段和层面上,民运大侠、名家、领袖人物的品质,无疑是会影响、导引乃至决定民运的品质的。假设范跑跑成了民运中的领袖人物,民运会被导向哪里,不卜可知。

   在民运阵营中,范跑跑这种自命自由主义实为极端利己主义者的人物大有人在,非假设也。近二十年来,民运(狭义而言)“与时俱退”的低潮和极不正常的边缘化乃呈失败,原因错综复杂,与某些民运大侠、名家、领袖人物的道德品质有相当的关系,这是不必讳言的。

   更可悲的是,小人、痞子、极端利己主义的言行在任何正常社会都会遭到厌弃和批评,唯独在中国社会甚至自由民主队伍中常常如鱼得水,倍受“鼓励和保护”。2008-6-7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