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民运不是小人运动!]
东海一枭(余樟法)
·物本主义的俘虏
·关于两极一恐
·物奴微论
·向美国致敬
·谁的核心利益?
·关于2025
·大放光明正其时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六十三---六十六
·关于利益追求
·所谓君子(一)
·海外爱国贼
·内功幸有成,苦难亦可乐
·盈礼和过礼
·正学危言士之常
·辟邪弘儒,孝之大者
·马邦最多双重奴
·勇德和义争
·极权主义和经济发展
·三观认同最重要
·判断儒之真伪的一个标准
·不宜过誉梁漱溟
·正邪难分必须分
·无可无不可
·这两种人你得罪不起
·旧文重发:呼吁美国
·建立正确的荣耻观
·答客一则
·借拥马之名行反马之实
·仁性仁学不可超越
·提交给新中华三法司的一个建议
·关于幸福
·正邪敌友要分明
·马毛分子皆非正人
·三句话
·邪恶势力的一大共性
·针锋相对
·亲美正常,反美可耻
·关于八条目
·先醒者的责任
·关于杂家和佛道
·微言小集(鼓吹爱国主义就是耍流氓)
·期待一个没有它的中国
·恶的四大果实
·打倒极权主义,重建中华文明
·儒家的标准
·伟大事业从兹始
·中国未来预测和儒家政治态度
·毁人不倦的马帮教育
·儒家群即君子党
·抓住根本看文化,立足仁本看天下
·时间将重新开始,历史在这里转弯---新绝句一束
·何谓好人
·正中华之本,清历史之源---《中国故事》先秦卷自序
·辟马是责任,原则戒行权
·今日微言(防吾之口即吾仇,防民如贼即民贼)
·共鸣异议皆欢迎
·没有马家帮,才有新中国
·今日微言(信奉马学、支持马路的文化人不配为人)
·敬告特殊职业群体
·反美攻台高级黑
·儒家才是大救星
·给中美政府的两个建议
·国之重器是什么
·自救救人,唯此为重-----从标准说起
·沉默是可耻的
·恶最怕积
·关于言论自由
·三千万人头
·关于民意和香港
·关于量变质变
·反马辟邪,匹夫有责
·今日微言(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尊我者生,挡我者死)
·一点提醒
·关于文化决定论
·关于说真话(微集)
·现中国最大的邪恶
·两极主义让人蜕化
·从美国的强大和文明说起
·毛氏十大罪
·武力攻台高级杀
·关于疾恶从善和如何对待邪恶
·辟邪英雄榜
·鬼蜮三伎
·誉毁不苟古之道
·马帮的反常
·天还没亮,我们先亮
·爱党爱民不相容
·古今中西我最优
·今日微言(批判马主义,弘扬儒文化,建设好制度)
·今日微言(写自己的字,让别人去说吧)
·什么决定历史发展的方向?
·两大高端腐败揭秘
·邪恶势力的最爱
·邪说之祸
·邪说之祸(二)
·自由从哪里来
·儒者的天职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达摩的半吊子安心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运不是小人运动!

   民运不是小人运动!

   有人说,人无完人,民运不是完人运动。东海曰:

   民运不是完人运动,也不是小人运动!

   人无完人,对,但人应该努力争取当好人、正人、大人,至少不能满足于当个痞子小人、甚至以之为荣。不能以圣贤完人的标准苛求民运人士,但在追求民主的过程中,民运人士的自我要求理当比一般人士、特别是痞子小人及极端利已主义者高一点。作为时代先锋人物,世人对民运人士的品格寄望高一点,希望他们相对君子大人一点,也是正常的。

   人无完人,对,但不能以此语为某些小人行径辩护。完人与小人之间不是非此即彼的,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利他主义与毫不利人专门利己的利已主义之间,还有自他兼顾的中庸之道。我想,大多数成年人还不至于苛求民运人士都成为圣贤完人吧。

   黎星萍说:“人无完人可以说是民主制度的一个公理。人性是不可信赖的,为官者的权力欲是永无止境的,民主制度正是这种欲望的一个樊笼,从而使其与公益达成某种平衡。这里面的逻辑关系,难道不是显而易见的吗?所以说,民运不仅不是完人运动,它改变制度的诉求反而从根本上否定了完人的存在。”

   这些话也没大问题,只是极不全面。民主就是要剥夺领导阶级的特权,把他们“关”进笼子里。但如果领导阶级不甘被“关”,需要有人去动手去“抓”。这一工作却不是痞子小人及极端利已主义者能够胜任的----即使他们由于种种主客观原因做出了“抓”的样子,也必因缺乏内在力量而“抓”不成功。

   我说民运不是小人运动,并非无的放矢。至于具体“的”在哪里,是哪些人,这里就不指明了。我说过:

   “本来,自由事业是一项特殊的公益事业,需要相当的奉献利他精神,一般情况下,小人、阴人、痞子、骗子以及投机分子、极端利己主义者不会投身其中。但是,由于形势判断的失误、一时潮流的裹挟以及各种偶然、客观的因素,一些人也会“误入白虎堂”。鱼龙混杂,在所难免。”(《无相大光明论下篇》)

   在一定的阶段和层面上,民运大侠、名家、领袖人物的品质,无疑是会影响、导引乃至决定民运的品质的。假设范跑跑成了民运中的领袖人物,民运会被导向哪里,不卜可知。

   在民运阵营中,范跑跑这种自命自由主义实为极端利己主义者的人物大有人在,非假设也。近二十年来,民运(狭义而言)“与时俱退”的低潮和极不正常的边缘化乃呈失败,原因错综复杂,与某些民运大侠、名家、领袖人物的道德品质有相当的关系,这是不必讳言的。

   更可悲的是,小人、痞子、极端利己主义的言行在任何正常社会都会遭到厌弃和批评,唯独在中国社会甚至自由民主队伍中常常如鱼得水,倍受“鼓励和保护”。2008-6-7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