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地震诗集
[主页]->[诗歌]->[地震诗集]->[网友作词反击王兆山摘选]
地震诗集
·艾鸽:死者不会上诉
·艾鸽:寄往远方
·艾鸽:妈妈 我不去天堂
·爱情在5.12的留言
·和平岛: 《哭泣的汶川》
·艾鸽:爱你永不再见
·艾鸽:《还要等多久》
·艾鸽:还我那双眼睛
·汪湖:殇
·艾鸽:汶川摇篮曲
·辛昭:天堂里没有坍塌的校园
·李伯庠:大地啊,你怎么啦?
·杯中冲浪:上帝摔坏了他的城市
·艾鸽:你有奶但你不是母亲
·孩子伸出死亡废墟的一只手
·老天卸去了汶川的妆
·艾鸽:地心我跪求你
·艾鸽:我想养只蛤蟆
·兵书战策:轩辕啸
·艾鸽:有只鹭鸶飞到了天堂
·白昼:征集地震诗歌
·魏真:亲爱的,地震来时你躲哪里?
·王兆山:《江城子》,
·网友作词反击王兆山摘选
·征尘:江城子赠余王
·马屁为什么这样响?南有余秋雨,北有王兆山
欢迎在此做广告
网友作词反击王兆山摘选


   
    只盼奴才撞豆腐
    危楼难避死何速,
    阎王唤,判官呼,
    牛头马面,无常入废墟。
    十三亿人共一呼,
    争做鬼,求幸福。
   
    黄金时间拒援入,
    左耽搁,右推托,
    学习高丽,草芥死何足。
    只盼奴才撞豆腐,
    入地狱,万人吐。
   江城子·和王兆山
   天灾临世万民苦,
   孤儿啼,寡妇哭,
   中华儿女,含泪共祈福。
   十三亿人相扶助,
   此天劫,吾共渡。
   兆山拍马悦官府,
   丧汝心,忘汝祖,
   尸海死寂,亡灵怎欢呼!
   显示器前网友怒,
   恨不能,碎汝骨!
   戊子年五月初一 长安浪子 于邕城
   读王兆山《江城子》有感:
   “死去原知万事空”,
   谁言幸福在黄泉?
   阿谀谄媚求高位,
   也莫良心丧完全;
   自古悲悯生死别,
   而今嬉笑阴阳前;
   汶川十万新鬼哭,
   成就文豪王大仙。
   江城子·地震死难者答王兆山副主席
   大震难料天地覆,
   家安在,儿何处 ?
   阴阳两隔,
   阻断家国路 ,
   军民亿万齐救助。
   建家园 慰吾庐
   忽闻吠声狺狺出。
   有鲁地,兆山呼,
   踏吾尸骨,
   媚言甘无度,
   快来墓前安屏幕。
   带汝游 黄泉路
   江城子·和王兆山
   奇诗拜读恨难书。
   语同谀,狡如狐。
   昧尽良知,
   是否惧天诛?
   做鬼如言享幸福,
   凭尔去,莫踟蹰。
   哀云未散便欢呼。
   体匍匐,学家奴。
   耻寡才疏,
   也敢颂童孺?
   傲步文坛生捷径,
   收骸骨,做氍毹。
   江城子 ·和王兆山
   万里天府亿人哭,
   蜀山崩,同胞荼,
   举国上下,
   悲悼万骨枯。
   家破国殇待后振,
   问责急,新辞赋。
   忽传“幸福”才出炉,
   左秋雨,右兆山
   装神弄鬼,
   感恩天堂路?
   黄泉同胞去未远,
   携上他,再上路
   江城子. 和余王两贼
   天灾人祸竟无几?
   前雪灾,今地震。
   呼天抢地,
   声声碎人心。
   可慰举世争相助。
   纵如此,悲何禁?
   愤恨走狗颂未了。
   先是余,后亦王,
   人面兽心,蘸血献谀辞。
   自古天朝多文狗,
   数卑劣,山与秋。
   江城子·和王兆山
   最是无耻王兆山。
   狗娘养,混人间。
   汶川地震,
   苟活齐鲁边。
   名为作协副主席,
   辱斯文,羞祖宗。
   胡言乱语发心疯,
   贪立功,表愚忠。
   天良丧尽,
   冷指岂万千。
   举头三尺有神明,
   祭汝头,定寰中。
   巴渝痴人 柴文化 2008年6月12日
   江城子:王兆山的自述
   献媚争宠死亦甘,
   书记乐,领导甜,
   党国疼爱,
   丝丝入心肝。
   十三亿人休讨伐,
   纵做鸡,也开颜。
   红袍披身奇文刊,
   左官位,右金钱,
   跌拜跪爬,
   将你死里骗。
   只盼坟前有屁眼,
   时不时,舔一舔。
   江城子,没有猫眼的猫
   一位废墟中的地震遇难者,冥冥之中感知了地震之后余秋雨、王兆山两位先生的大作,遂发出如是感慨——
   幽魂梦绕汶川路,
   翁妪唤,稚子哭,
   鸡鸣狗吠,
   亦争君前诉。
   十三亿人共一吐,
   跳梁丑,岂可恕。
   白骨万里坟不孤,
   淫雨荡,荒山妩,
   千年一叹,
   败类本无骨。
   抖擞且待天公怒,
   降惊雷,劈孽畜。
   拟兆山死后作江城子
   死后方知太难堪,
   爹不哭,娘不唤,
   四邻八舍,
   争将喜讯传。
   十三亿人齐声喊,
   死得好,王八蛋
   失魂落魄到阴间,
   左牛头,右马面,
   油锅红烧,
   炸个稀巴烂。
   若有来世唯一盼,
   再不做,王兆山
   江城子。
   ——闻鲁地官员妖词,怒而作。
   齐鲁自古唱英豪,
   岱宗霄,子渊瓢,
   铁马金戈,
   霹雳幼安骁,
   把酒漫吟亲鬼雄,
   金钗意,霸王桥。
   忽闻邸报弄纤毫,
   首轻搔,意可娇,
   暗淡离魂,
   却把霓裳娆。
   拍案无声何处问,
   天地厄,竞谄妖?
   山东作协副主席的歪诗,丢尽我们山东人的脸
   江城子 .何处孤魂无夜哭
   齐鲁风韵多媚骨,
   圣人出,小人舞,
   三百亿元,
   誓为华夏祖
   千般文人一色相,
   含泪哭,莫添堵。
   坐看亡灵千万数
   人犹在,执笔书
   逝者无忧,
   生者亦不苦。
   恨不适逢地公怒
   做新鬼,汝之福
   江城子·和王兆山
   张泊庸
   蹇驴欲驾策今无。
   一夕间,参野殊。
   万井灾黎,
   絮落痛何如!
   沧海今宵倾泪雨,
   悲笃老,叹遗孤。
   厥辞又见作家出。
   乐逢迎,拜谄夫。
   拍马庸奴,
   口业罪难赎。
   文丐蝇虻风骨尽,
   肠断处,罔余辜!
   江城子.读王兆山歪诗
   世间难觅狗孽畜,
   沐猴冠,滥竽数,
   拍马溜须,
   廉耻全不顾,
   混充文士无其骨,
   纵百死,也难赎。
   孔圣故乡鲁曲阜,
   出恶徒,蒙羞辱,
   宵小之辈,
   窃国青云步,
   恨无倚天三尺剑,
   诛恶犬,冲冠怒。
   江城子.王兆山
   傻*兆山半壶醋,
   诗若屎,人如畜。
   党疼鬼爱,
   续走秋雨路。
   十三亿人共一哭,
   纵做鬼,也不恕。
   豆渣危房困雏犊,
   衙仍固,校成墓,
   民族败类,
   千次死不足。
   只怕罹者难瞑目,
   看宵小,群魔舞。
   江城子.王兆山
   ——欣闻山东老乡<王兆山>为川震赋词二首,余心动不已,故此同韵和词二首,聊表心迹! 
   天灾虽恨尤未诉。
   主编混,,露此呼,
   知识份子,
   鲁人齐声嘘!
   自古山东多好汉,
   纵贫困, 未失骨!
   滔滔黄河向舔犊,
   古孔仲, 今公时,
   文人气节,此僚皆丢足!
   只盼天公重抖擞,
   收兆山, 民欢呼.
   钗头凤, 鲁之怒
   泰山雄, 东海透,
   鲁人祖德毁此骤!
   报拍马,纸溜须,
   沂南灵气,丧失殆破!
   祸!祸!祸!
   国殇忧,人怒吼!
   令发京城动济州。
   昧心话, 信口说,
   早晚你家,剩你一个!
   怒!怒!怒!
   《江城子·劝王兆山》
   天灾人祸避何处?
   爷娘哭,儿女呼!
   房倒屋塌,生灵成废墟。
   幸灾乐祸古今无,
   王兆山,天下殊!
   竟拿死人做歌赋,
   死无妨,有幸福;
   妄言说爱,
   你当去地狱!
   唱阳光下的自述,
   让九泉,无鬼哭!
   江城子·和王兆山
   千里蜀川万灵哭,
   山河碎,万般无,
   白发垂髫,声声入心处。
   家破山河重新铸,
   告亡者,勿酸楚。
   人民同心抚遗孤,
   未亡人,王兆山,
   不知冥间,作协缺人无?
   黄泉路上尚孤独,
   带兆山,去陪汝。
   赠兆山:
   人生自古谁无死
   留取污名照汗青
   齐鲁山川人心怒
   万绿丛中一垃圾
   无题
   汶川坟前一堆土,
   兆山诗文臭千古!
   是人就敢写两行?
   鲁班门前掉大斧!
   无题
   谄媚功赛郭沫若,
   冥顽劲比张春桥。
   假如秦桧罪可恕,
   唯有这厮不能饶。
   无题
   秋雨先登上天堂,
   兆山后来下坟场;
   装神弄鬼盗世名,
   二奶书生也轻狂。
   无题
   江城子扮鬼,
   缺的是人味。
   钗头凤乱吠,
   多的是献媚。
   无题
   喊叔呼姑笑乱攀,坟前观奥鬼帮闲。
   画皮残破犹招啐,人味全无兀拔山。
   戏剧雌黄归绝代,壮葱粗鲁入冥顽。
   后来居上尸余气,犯贱堪怜又犯奸!
   2008.6.18
   天堂泪与幸福鬼
   丰都盛会欲相求,出类阴遴上下搜。
   代鬼套瓷怜自荐,卧鱼含泪早通幽。
   名声显赫非无耻,嘴脸纵横实欠抽。
   割净卖乖双搞定,行尸忙活晚来秋。
   2008.6.18
   无题
   人祸天灾难未几,
   天若有情天亦悲。
   岂知文狗争邀宠,
   无题
   鳄泪鬼辞粉太平。
   文劫之后无脊梁,
   哪知心肺尽朽烂。
   可怜我辈强国梦,
   一朝粉碎谀歌里。
   “幸福诗人”王兆山列传
   宕子
   山东王兆山者,不知何人之后也。或曰,以其诗作之渊源观之,当为“三家村”著名诗人“张打油”之苗裔。遥想当年,“张打油”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傍晚,带着自家豢养多年的一黄一白两只土狗出去散步,有感于国家人才凋零,万马齐喑之现状,忽然诗兴大发,咄咄书空,吟出了其以孤篇而横绝千古的诗作:“江山一笼统,井上黑窟窿。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自此诗问世,历代模仿者不计其数。然而,所谓“尔曹身与名俱裂,不废江河万古流”,迄今为止,仍未有“打油派”诗人能凌驾于其老祖宗之上者。惜乎“张打油”平时作诗虽多,而硕果仅存者却仅此一首,于我天朝帝国之文学史与文化史,不能不说乃一极大之遗憾呀!
   孔子曰:五百年必有圣人出。话说自“打油诗派”的开创者“张打油”殁后,虽粉丝与门徒众多,但具超人之悟性与天赋如“张打油”者却几近乎零。毕竟,诗歌是一门艺术,百分之一的天赋往往远胜于百分之九十九之汗水。既如此,“打油派”的衰落和边缘化也就成了必然,就像被如来佛压在五指山下的孙猴子,这一“必然”一下子就五百年过去了——直至2008年“做鬼诗人”王兆山横空出世。
   有网友问:彼姓张,此姓王,苗裔之说何来?据“百度派”学者考证,“张打油”祖籍山东曲阜,乃圣人故里。孔圣人曾经说过,“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作为圣人的同乡与铁杆粉丝,“张打油”自然也“畏圣人之言”。然而,作为“打油派”的开创者,他对圣人之言却深深地感到忧虑。列位看官,你道这忧虑是从何而来?原来,圣人说,“始作俑者,其无后乎。”创始人呀!不是“始作俑者”是什么?孟圣人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为了将自己的基因流传下去,于是,他下令,凡他之子孙,以后一律改为“王”姓,一来以规避圣人的金口玉言,二来暗喻“诗人之王”的意思,希望其后代能将家学渊源发扬光大。
   “张打油”本为富贵闲人,但俗云,“富不过三代”,何况已过了将近五百年呢?因此,到王兆山出生的时候,王家已经败落了,这位五百年后将继承其先祖衣钵的大诗人从小就在“三家村”放牛为生——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说这是天命所归。列位不妨想想,“张打油”遛狗,“王幸福”放牛,冥冥之中难道没有什么关联?自古以来,中国的诗歌与其说与“狗”有缘,倒不如说更与“牛”有缘。君不闻,“借问酒家何处是?牧童遥指杏花村”、“牧童骑黄牛,歌声振林樾”诸诗多有诗意呀!如果牧童牧的是“狗”或骑的是“黄狗”,那么,呈现给大家的又将是多么滑稽的场景呀!因此,在“牛”与“三家村”冬烘先生的共同熏陶下,放牛娃王兆山的诗才长得就像敕勒川止的草一样子快,不几年就混上了山东省作协的副主席,其地位远胜于其先祖 “张打油”——沉寂了五百年的“打油派”总算后继有人了呀!
   然而,虽然做了省作协的副主席,风光归风光,王兆山仍然还是籍籍无名——若不是四川汶川发生了五百年难得一遇的地震,他可能永远也无法与 “张打油”一样名垂千古。老子云,“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为了成就一个人的英名,居然不惜牺牲数万人的身家性命——这个天实在是太残忍了呀!
   话说当日,王兆山正高坐在省作协副主席的宝座上,一边盯着宽大的液晶屏幕,一边踌躇满志地从云端俯瞰芸芸众生。忽然,屏幕传来了汶川地震的消息,数万同胞丧生于废墟之下。共和国的总理和主席都先后亲临现场,指挥救灾,全国十三亿人都在同一时间全部肃立,为死难的同胞默哀三分钟。享受着省作协副主席的幸福生活的王兆山不禁大为感慨:“想我王兆山乃放牛娃出生,幸有‘党疼国爱’,这些年来吃香的,喝辣的,还谋了个‘作家’的头衔,可以说得上要名有名,要利有利,真是幸福呀!若是在旧社会,我这个放牛娃能有什么出息。同样,在旧社会,老百姓不过是‘蚩蚩小民’,就像没妈的孩子,蚁命一条又算得了什么——即使遭了天大的灾,皇帝老儿照样只是坐在金銮殿上动动嘴巴子,至多不过拨些钱粮下去救灾就已经够‘皇恩浩荡’了。对比一下我们这些新时代的死难同胞和他们的家属,虽然人是死了,但上至主席总理,下至十三亿平民百姓,哪一个不是对他们的不幸感同身受,众志成城地与他们一起共渡难关。正如文化大师余秋雨所说,‘有十几亿人护持,这些往生者全都成了菩萨’,真可谓死得其所呀——纵然在地下做了鬼,也算得上是幸福呀!”于是,因生活在这个新时代而受宠若惊幸福无比的王副主席像他的祖先“张打油”一样诗兴勃发,大笔一挥,假托一地震遇难者鬼魂的名义,填词两首,其一为《江城子》,其词曰: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