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八九“六四”与“五一二”大地震]
陈维健文集
·一个思想超越者的悲情和佛心
·境外媒体自由采访背后的故事
·“物权法”还是“掠夺法”
·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
·阿扁的一个呼吁二个作法
·诛连九族卷土重来
·专制指挥民主的中西关系
·陈维健: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
·陈维健:“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的补充
·泯灭英雄的时代
·“国际歌”的声音又在中国大地响起
·熔化血躯的钢水背后的国企改制
·不许调戏妇女到不许包养情人
·渔阳鼙鼓动地来
·封殺沉默偷渡不了「六四」屠殺的罪責
·陳維健:太湖美美在太湖水
·陳維健:「不要奧運要人權」農民的心聲
·陳維健:中原「黑窯」誰之罪
·陳維健:黑窯事件將成為中國人性復甦的起點
·陳維健:中國一個討薪被打被殺的黑社會
·五十年血淚澆心史不能忘記
·迷倒眾生的達賴喇嘛---記達賴喇嘛2007年6月訪問紐西蘭
·陈维健:佛罗伦萨永不殒落的人性光辉
·
·冲破黑暗人权圣火在雅典燃燃升起
·法国媒体追踪“不要奥运要人权”
·携万人签名潘晴前往国际大赦总部
· 东京日本人权活动家将全力支持"人权圣火"
·亚太人权基金会07年度颁奖典礼在悉尼纽省议会大厦举行
·悉尼海德公园呈现中国民众的苦难呈现中共暴政的罪恶
·中国海外民运人士与国际大赦澳洲分部成员座谈交流
·澳洲绿党党魁布朗与中国海外异见人士座谈
·人权圣火到达第一站柏林在奥林匹克广场升起
·“柏林墙”在澳洲悉尼筑起
·陈维健:为感觉而杀人的罪犯
·雅典的冬雪
·为腐败引咎辞职的日相安倍
·高智晟的泣血呼吁
·担负民众苦难的缅甸僧侣
·十月里的无法无天
·天使云来满江红
·中共指定接班人还要延续多久
·政治青春永驻的陈方安生
·布里斯班之夜与邱教授话说两岸
·继承奥运神圣休战传统停止一切镇压
·人权圣火传递到布里斯本潘晴接受主流媒体采访
·人权圣火抵达澳洲首站悉尼
·墨尔本人权圣火天降奇兵 球星陈凯闪亮登场
·在自由道路上奔跑的勇士-记球星陈凯的历史性起点
·继承奥运神圣休战传统停止一切镇压
·澳洲新总理陆克文的中国情结
·巴东山崩地裂中共不寒而栗
·温家宝总理被骗还是温总理骗世界
·一个学者之死与一个社会的死亡
·说真话溶解中共谎言政权
·为了明天的坚持
·岁未新年的绯闻和凶残
·人权圣火传抵纽西兰总理海伦 克拉克致信祝愿
·面对中共 高举火炬 宣誓正义 呼唤良知
·新年曙光中手球名将闵跃高举圣火呼唤良知
·2008年文章
·台湾老百姓说了算
·雅典橄榄树下
·北京奥运与访民的对决
·冰雪逼年关 血煤重开采
·雪灾不是战争 民工不是敌人
·我是你们这个制度的掘墓人
·布什閉眼說瞎話
·潘晴、陈维健:在中央台接受采访说奥运谈民主(图)
·从马谢辩论会看台湾的民主
·莫道绿岛无英儿 要使神兽返人间(图)
·中共囊括罗马教廷颁布的七项新罪
·拉萨血案中共还世界的一个惊奇
·马英九胜选改变了中国的政治生态
·西藏一个民族的生存与死亡
·就西藏问题给中国留学生的一封信
·种族主义的反手掌
·中共对西藏的屠杀唤醒了西方社会的良知
·达赖喇嘛是汉藏和平的庇护神
·西方重遭义和团 四海翻起五星旗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与社区散记(一) (图)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和社区散记(二) (图)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和社区散记(三)(图)
·中藏会谈历史经验和机会
·蓝天绿地泛红潮,豪车尽插五星旗
·从中藏会谈看奥运临近的中国形势
·从缅甸风灾看人权与主权的关系
·天灾加人祸 天变道亦变
·主权阴影笼罩下的救灾
·马英九宣誓就任中华民国总统感怀
·中共当局必须向人民讲清四川地震真相
·八九“六四”与“五一二”大地震
·震灾之丑莫过于余秋雨含泪阻灾民
·只盼冤魂化厉鬼 看奥运万鬼齐哭
·揪住范跑跑放走了党跑跑
·胡锦涛为奥运卖国求荣
·人间天堂纽西兰成为犯罪天堂
·瓮县官逼民反 奥运年中国已处火山口
·警为刀俎民为鱼肉 杨佳杀警成英雄
·中共为奥运已疯狂
·穆加贝的暴政和中共的国际政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八九“六四”与“五一二”大地震

   
   八九“六四”震惊中外的天安门血腥大屠杀过去十九周年了。随着中国的经济发展,随着以中国崛起为标志的北京奥运狂欢到来,天安门前的血迹已经被擦去,在中国这块土地上,记住六四这个日子的人,除那些倒在血泊中的孩子的家属还在哭泣以外,已没有多少人再去重拾那一段血腥的往事。
   
   十九年来,“六四”虽然在这块土地上淡去,但是这块土地的屠杀依然每天都在发生,被剥夺了生存权的失地农民,下岗工人,那些生命朝不保夕的矿工,黑砖窑的童工,那些拿不到工钱以死相逼的民工,还有遍及城乡那些被生活所则了断生命的无助者,更有被血海冤仇逼得走投无路的上访部落,他们的生命在任人宰割。但是这样的屠杀却被中共媒体营造的莺歌燕舞所掩盖了。十九年来人们像猪一样地生活,人们可以淫乐,也可以不择手段地去发财,但对人间不平,却不能置一个“不”字。对于公共安全的事务也不能顾问。河流被污染了,一个一个癌症村在扩大,人们不能顾问,艾兹病,传染病流传了,人们不能顾问;食品有毒了,人们也不能顾问;地震的信息人们也不能顾问;虽然已经进入到信息化时代,但是这些有关公共安全的问题,依然掌握在集权者手中。四川大地震就在这样的人权环境下悄然发生了。
   

   32年前唐山大地震因制度原因,因独裁者毛泽东病危,而瞒报预测,造成了二十五万人的死亡。毛泽东去世以后,中国共产党的有识之士和中国民众,痛定思痛这场中国历史上惨绝人寰的灾难,决意要改变这个制度,还民众参政议政的权利,还民众了解公共安全信息的权利,使这样的惨案从此不要发生。为此,有关唐山大震的情况也一度解密,凤凰卫视采访了当时的有关人士,道出了被尘封了三十年之久的唐山大震的真相,这是一次既有长期预测,又有短期预测和中期预测,更有临震预测的大地震。然而唐山大地震的真相,并没有挽救三十二年后的今天四川大震惨案。为什么以25万条生命这样沉重的代价,都没惊醒我们的国家呢?因为从唐山大地震到现在的三十几年,中国社会虽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中国的整个制度依然是和毛时代一样,是相同的专制政治制度。是同一帮共产党人,特别是胡锦涛上台后,整个政治体制已经完全返回到毛泽东时代。因此当大震来临时他们所作同一的抉择。
   
   一九八九年中国发生了一场壮阔的“六四”民主运动,这一场运动是有可能防止天灾阻止人祸在中国大上再次发生的运动,这场运动是对毛时代祸国殃民专制政治反思的结果。人们意识到中国灾难的根本原因是专制政治,因此,一场争民主要自由的运动因中共开明派胡耀邦的去逝而爆发了。但不幸的是因中国专制势力依然在党内占有强大的势力,而导致这场民主运动以屠杀告终。党内开明派首领赵紫阳则遭受终生监禁。中国政治又逐渐回到毛的时代。“六四”以后,中共以经济开放来收买人心,以图赢得政权的合法性。由着经济带来的成果,“六四”的镇压,竟然成为中共的政绩,以为没有“六四”的镇压,就没有“六四”后的稳定,没有“六四”的镇压就没有现在的经济成果。但是“六四”镇压的恶果,并不因为经济的成果就能消除。
   
   2008年,“六四”十九周年的这一年,也是北京奥运举办的一年,中国的形势突然变得十分地凶险。年初一场大雪压迫着半个中国交通几乎瘫痪,三月份发生西藏血案,受到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紧接着奥运火炬海外传递遭受巨大的冲击,火炬几次被迫熄灭中断。继之中共在海外发起五星红旗舞遍天的疯狂民主族主义运动,引起国际社会巨大的反感,一些愤青将遭所在地的司法裁判,火炬回到中国后在狂热的欢迎中却几近骚乱。正当惊魂未定之时,一场巨大的灾难几乎遍及半个中国的四川大震已经在逼近中国。从种种临震前的信息和已透出的证据来看,中共当局在事前已经接到预报,但为奥运成败焦躁不安的中共领导所否决。 对于中共当局来说,如果对地震作出预报,必将对奥运的举行产生巨大的负面影响,甚至奥运火炬传递都将被迫中断,奥运也面临迫取消的危险。而奥运对于中共如同命根一样,一如当年唐山大震前,毛泽东是中共的命根子一样。于是当临震前的种种迹象,被反映到地方政府时,都被政府以权威的口气予以否定,对于流传的地震消息更是被斥之为造谣惑众加以追查,最终酿成惊天惨剧。
   
   如果我们假设“六四”民主运动成功了,在这二十年的时间,中国走上了民主的道路,有了新闻自由,有了组党自由,党和国家的领导人都通过选举产生,那么中国社会所产生的种种弊瑞就会得到有效的制约。特别是像地震这样公共性的大灾难来临时,信息若是公开透明的,地震预测不会是国家的最高机密,没有一级领导可以去瞒报预测,当他们接到地震预测时,报还是不报领导不能独断,需要通过议会辩论才能作出,而作为民选的议员,他们所需要负责的上级,不是别人而是为他投票的选民。四川政府也不需要向中央政府负责,中央不报,地方政府也可以报。作为地方政府他也只向四川人民负责,四川政府就有权向四川人民作出地震预报,根本不需要考虑什么全国的稳定,奥运的影响等中央政府考虑的东西。在这样的制度下,四川这场大震大量的民众的死亡是完全可以防止的。就像汶川那所在地震前一小时接到通知的学校一样,全校师生迅速撤离无一人丧亡。那些在地震中倒塌的学校,如果处在民主制度下也不可能产生豆腐渣工程,它施工的每一阶段都会得到认真的监督,就像香港援建在四川的64座希望小学一样没有一座在地震中倒塌。当我们看到在废墟中被埋的孩子,看着那瓦砾中挖掘出来,堆得如山的书包,看着那捧着孩子照片哭干了眼泪的母亲,我们想想如果十九年前那场六四民主运动成功的话,这样的灾祸会降临到他们身上吗?然而那一场运动被坦克和机枪所扼杀了。天安门的屠杀,屠杀的不仅仅是广场上争取民主自由的学生,而且也屠杀了今天在地震中死去的孩子。
   
   在专制政治之下,每一次屠杀都会说成这个政权对国家和人民的拯救。每一次天灾人祸都会成为这个政权歌功颂德的机会,他们会以铺天盖地的宣传来掩盖他的失误和罪恶。“六四”的屠杀,被称为对党和国家的挽救。西藏的屠杀被称为阻止了对国家的分裂。四川大震的救灾抢险被标榜为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又一次赢得了人民大救星的称号。而那些为民请民,揭露他们罪恶的人,那些良知未泯透出地震信息,救同胞于危难之中的勇士则被指为颠覆国家的罪犯,人民的公敌。在一个新闻和一切宣传被垄断的国家,一个是非被颠倒的社会,一个真正的爱国者只能是不怕被打成颠覆国家的人,一个真正热爱人民的人也同样只能是不怕被打成人民公敌的人。
   
   2008年“六四”十九周年之际,我们为“六四”烈士哭泣的同时,我们也为倒在地震废墟下的同胞哭泣,更为那些压倒在豆腐渣工程中的孩子哭泣。“六四”学生的在天之魂,将拥抱着这些孩子的天灵,他们的痛哭将声震中国的大地。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