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男女哭错坟(2)《后宫》连载63]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5
·艾鸽长篇小说《死亡地带》入选为新浪第五届原创文学大赛优秀作品
·艾鸽获第三届“中青社区十大网络写手”称号
·转载:网友热评艾鸽的诡谲派系列作品
·总有一天
·诗歌:心宫
·油画:飘悠
·人鸣
·再见吧,秋天
·梦中依然
·摘取一片雪花
·落魄的秋菊
·打不开的情结
·三角地之恋
·冻土
·何时何地
·致冬雪
·读你
·谁知谁心
·活页
·等待春天
·心衣
·钓鱼岛之恋
·我的心别离开我
·冰人
·苏幕遮------为义和团运动而题
·春天的手臂
·浪淘沙
·长亭怨慢------为中国青年报《冰点》名主编李大同而题
·天香--为中国青年报名记者卢跃刚而题。
·高阳台--为因暴力拆迁而无家可归者而题
·忆秦娥--为高耀洁而题
·惜分飞-----为中国记者而题
·长篇散文诗《活灵》331-361
·满江红-----为南宋军事家岳飞而题。
·拥抱春天
·油画 幻云
·沁园春《雪》
·短篇小说《名妓》
·短篇小说《转让协议》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的评论集(1)
·《山高皇帝远》(短篇小说)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二《后宫》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1上流一情妇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2上流一情妇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3上流一情妇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4扫黄大队长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5扫黄大队长0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6秘书闹自杀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7秘书闹自杀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8秘书闹自杀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9查澳门赌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查澳门赌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神秘的女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神秘的女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神秘的女人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花海一夜游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花海一夜游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花海一夜游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老E出水面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8老E出水面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9海面女尸迷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0海面女尸迷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男女哭错坟(2)《后宫》连载63

   
   第26章:男女哭错坟(2)
   那渺茫的浓雾,一层层一圈圈地罩在海岸线上。
   被抛弃的坟地,虽然说是象征性收费,但其实是基本免费的,除非你主动交钱。这优惠政策是海滨市的独创。为留住人材啊!即便生前留不住,死后也应该留住。而小毛头他们算人材吗?不算。顶多是个打工崽。可人毕竟死在这片土地上了,管理部门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打工崽死了也可免费安葬。传了出去,人们欣喜若狂:到海滨市打工去,没有后顾之忧。
   可如今一个是没有骨灰,一个是被人哭坟。

   悲悲凄凄。天空是那样灰蒙蒙的,空气是那样混浊浊的。荒芜的土地需要荒芜的心灵。太阳光是软软的,洒在山岗上,白色的温馨到了坟地上,成了碎片的可怖。
   笼罩着的迷漫无奈地在山林间散步。
   那失去妻子的男人没想到人家哭是哭对了,自己哭是哭错了!
   白在别人的坟头上洒了一把把眼泪。
   而那眼泪已经渗透到黄土地上了是捞不回来的。
   
   可他们也找到了共同之处:均被法官冤枉了!
   一个是眼睁睁地看着法官把老婆的骨灰判给了别人。
   一个是莫名其妙地看着法官把无辜者被宣判为杀人凶手。
   一个不知道老婆怀着孩子为什么会溺水而死?
   一个只知道在街上走着因没有暂住证被捕后有一天突然被判死罪。
   一个是因为与婵娟长得太象而导致不幸。
   一个是因为长着办案人员需要的黑胡子。
   后两条当事人还不知道呢!现实就是这样残酷。人们具体到太阳,可以歌唱太阳的温煦;具体到月亮,可以低吟月亮的光洁;具体到梦寐,可以沉迷梦寐的幻感;而具体到夜晚,就只能咀咒阴暗。
   上坟的人在继续痛哭。
   
   良久,两帮人成了朋友。
   他们打算联合控告法官,可又觉得没把握。
   人都死了,法官如果推翻前判,这不是自打耳光吗?他肯自打耳光吗?即便不是他处理,可官官相护,谁会为你们大头百姓得罪官人呢?那闪亮的乌纱。
   人们的流行思维是:人被溺水淹死,应该幸庆未被烧死;人被夺走骨灰,应该幸庆未被抛灰;人被莫名抓走,应该幸庆未遇歹徒;人被冤枉定罪,应该幸庆缓期执行;人被执行枪决,应该幸庆未上绞架。
   这也许是弱者的思维模式。
   大脑已经被掏空,里面不知装满了什么。也许,不是思维的过错。不是活人的过错。人的生欲也是天赐的,可老天还赐与人类其它什么呢?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