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副书记点火(1)《后宫》连载59]
艾鸽文集
·我的心 你要去哪里流浪
·诗:等待金栗兰
·诗:风衣
·觅你
·巴黎画展
·巴黎画展照片之二
·巴黎画展照片之三
·挑战者1号
·以人的名义活着
·地球村公民
·诗歌:深秋浅黄
·习惯生存
·走向未来
·心灵角落
·月光再回首
·秋天的咏叹
·《再见吧 秋兰》
·屋檐
·我的翅膀
·远方在落雪
·图形的天空
·踪影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一《死亡地带》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副书记点火(1)《后宫》连载59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连载59
   
    第25章:副书记点火(1)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虽然几个小混混摸到宾馆里图财害命,过程有点荒唐,可看了审讯记录,你还不得不服。犯罪分子把动机、目的和作案手段都交代得清清楚楚,而审讯者绝无逼供,所有使用的的都是标准语言。“你不许说谎!”“你必须老实交代!”“你必须对历史负责!”杀人属于大案要案,必须从重从快判处。没多久,小毛头和黑胡子的死刑就判下来了。小毛头早就不想活了,连上述都懒得上。而黑胡子是有家庭的,判决书下来后就翻供,坚称根本不认识小毛头。可他的上述书寄出去后,就“泥牛入海无消息”了。直到上刑场的那一天,才知道早就“驳回上述,维持原判”了。他泪如泉涌:“为什么不早通知我呢?”

   执刑人员:“现在通知你也不晚呀!你还想翻案?门都没有!”
   黑胡子:“我根本没见过什么小毛头。”
   执刑人员:“人家怎么从照片上一眼就认出你来了?怎么不认别人?偏偏就认你呢。”
   黑胡子:“我是被屈打成招的,到了天堂里,也是冤死鬼阿!”
   执刑人员:“打你,没证据吧。招了,就完了!”
   黑胡子:“我根本就不认识小毛头。”
   执刑人员:“行了,行了。准备上路吧!你到了天堂里,再跟小毛头好好叙旧吧。真有冤枉,到了地狱里或日天堂里再去申述也不迟!”
   
   孙浩一案顺利地迅速地侦破。功劳自然是老C最大。
   老C终于做圆了副书记的美梦。尽管很多人蚩之以鼻,甚至在网络上发《官场铭》讥讽:
   
   德不在高,会拍则名。才不在真,有鬼则灵。斯是醉馨,惟汝佳选。血痕登阶红,酒色入廉清。谈笑有马列,往来皆近亲。可以搞宗派,加世袭。无非议之乱耳,无选举之劳形。南阳诸葛妒,西蜀子云服。祖宗云:“何丑之有?”
   
   可老A们哪里在乎什么《官场铭》。
   老A一句话,论坛就把不满的舆论删得干干净净。然后老D组织一帮吹鼓手,把老C的升迁视为上面重视人才。
   新言论有:
   本地法制社会的领军人物XXX再上一层楼。
   人才难得:喜闻XXX荣升省委副书记。
   打黑扫黄施铁腕,苍天有眼识良驹。
   省委新副书记表示:鞠躬尽瘁为人民,死而后已作代表。
   …….
   
   新官上任三把火。老C当然不能无所作为。
   先查一下阶级队伍,看看哪些干部是“异己分子”。包括:对老A老B老C们不满的,把他们排个对,然后研究一下“罪名”。自然,要和反腐败联系起来,人们群众才会拥护,才会三呼万岁。
   据报告:有一个厅极干部,称老C的提拔,是亡党之举。再查一下,发现他一惯对党不满,有不少右派言论。老C以此人属于政治上的腐败分子为理由,给免职了。
   有一个县长,称省里的市里的和县里的经济完成统计指标,全掺了水份。是假的,由此可见,全国的经济完成指标也不可靠。调查发现,有一次他老婆发急病,司机竟然用公车把他老婆送到医院里。事后,县长作了自我检查,还补了车钱。本来没人知道,是他自己交代出来的。可人民的公车,县长岂能私用?老C一句话:从严治党,从我做起。该县长也就给撤职了。据说消息传到当地,一开始老百姓根本不信:用个公车算什么?后得知是省里出了“铁包公”,“铁包公”的名言是:腐败分子不除,我睡不着觉啊!于是人们欣喜若狂:这下终于有救了!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