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秘书疑他杀(2)《后宫》连载56]
艾鸽文集
·《倒塌的天堂》纪念汶川大地震一周年
·纪念“六四”二十周年我们呼吁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春催枝头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黄莺儿
·中国改革开放的奠基人胡耀邦
·历史的回音壁—纪念胡耀邦逝世20周年
·六四时抵制戒严的军中豪杰英名流芳
·诗歌《宣言》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
·艾鸽诗歌 《跪着与站着》
·艾鸽诗歌《流淌的玫瑰》
·艾鸽诗歌《开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澈夏露
·艾鸽诗歌:起来吧太阳
·艾鸽诗歌《自由的钟声》
·诗歌《今夜腥光灿烂》
·读者来信:被推入黑暗的无辜女孩
·艾鸽诗歌:心在荒芜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疆美女
·诗歌《冰点》贺冰点论坛
·艾鸽诗歌:莫名思念你(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孙文婷
·艾鸽诗歌《人祭》
·艾鸽诗歌《我质疑》
·《踏莎行》挽林希翎
·艾鸽诗歌:感觉秋天
·艾鸽诗歌:我郁闷
·网友对艾鸽作品评论集(3)
·艾鸽诗歌《我奢望》
·短篇小说《重建现场》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42---449
·艾鸽诗歌:致冰川
·艾鸽诗歌《致自由之神》
·艾鸽诗歌:致巴士底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曹曦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红潮女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一:权力的悲哀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二:权力的由来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三:权力的变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四:百年迷惘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五:权力的梦魇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六:思想的贫瘠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七:世袭族的皇道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八:选择的权力
·长篇七言古体诗《自由祭》题记1989年6月4日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五十九回
·致读者
·诗歌《那夕那人那影》
·感谢帮助恢复《艾鸽文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四回
·艾鸽诗歌《涓埃》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隽秀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八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九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二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四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五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六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七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九回 (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二回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集(4)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四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西贡清澈(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五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夏季清幽(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八回
·艾鸽 七律 中秋感怀
·《水调歌头·中秋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鲍菲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一回
·艾鸽诗歌《自由 一个传说》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二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山寨版“范冰冰”(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青玉案•花扫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晓凤(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三回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忆秦娥•纵身咽》)(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菩萨蛮:自焚案》(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四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鹭》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五回(图)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水仙子•桂林山水(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六回(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七回
·强烈抗议天涯"紊枫""忌燎"盗版艾鸽的长篇小说《后宫》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俄罗斯族少女(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八回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四块玉•九寨沟(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小重山》(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踏莎行》
·艾鸽油画:巴黎圣母院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蝶恋花》(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印度第一美女达尔维(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八声甘州(祭刘宾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秘书疑他杀(2)《后宫》连载56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连载56
   
    第23章:秘书疑他杀(2)
   
   阴影重重。

   死者死得蹊跷。
   在破案专家的建议下,重建了秘书孙浩的死亡现场。通过重建死亡现场,发现一些疑点:
   有些时间监守人上厕所或其它原因离开,只是保持锁门状态。而这种锁用万能钥匙可以打开。
   似带手套作案,没留指纹。
   似带脚套作案,没留脚纹。但床前仍有灰尘被压过的痕迹。
   孙浩因被极大恐吓,不敢出声,怀疑来人持枪。
   作案时间一两分种即够。
   来人应对孙浩的家庭成员状况十分了解,可能用此威胁。
   分析是有人取出大量安眠药粉末,要求孙浩吞服。之后,迅速离开。
   孙浩在昏迷中抓到一只笔,只写了几个字就昏死过去,笔掉到床底。
   因笔是宾馆配的笔,没作为孙浩的私人物品取走。
   来人应是被雇用的黑社会成员。
   该黑社会与副书记的人脉网络有联系。
    可能用贪污款支付钱给黑社会。
   黑社会熟悉当地情况。可能是海滨市本地区的黑社会作案。
   
   专家建议:严打本地黑社会,并放风出去,若不交代出此案的作案人,将除恶务尽。可能会导致黑社会内斗,爆出真像。
   中纪委老李是赞同的,可他也知道掌管海滨市司法的是尹副书记的下属或死党,如果委托他去查,他要么查不到,要么找替罪羊。
   “先看看是什么样的人做替罪羊吧?”他想。
   接着他给上层人物写了个报告。
   这个报告被转到了“大哥大”手中。大哥大对老A一伙靠贪污受贿聚财本来就不满,也想靠打虎树立自己的形象,就批了很严厉的词句:“务必破案。限期破案。”看到大哥大的批字,老A也批了一个:“严惩凶手!”其潜台词可能只有老C才能读懂,那就是:杀人灭口。
   案件风声逆转。
   几天后,海滨市到处警笛呼鸣。凡挂上号的黑社会成员,均被传讯。
   色情业也被一道查封数日。到处鸡飞狗跳,一片惊恐。
   监狱和看守所人满为患。
   尤其查暂住证的很严,街头巷尾凡看你不顺眼,就要查,若没有,就罚款。罚款金额从100百到数千不等。“路上抓出一个亿,床上抓出一个亿。”老百姓如是说。
   
   有人高兴有人愁。这对老C来说无所谓。首先,要做出样子来,接下来要考虑是找替罪羊呢还是杀人灭口。
   老C找老D老F们研究对策。
   老F提出可借机把海滨市另一伙黑社会成员一网打尽。老F可趁机扩大地盘。
   老D忧虑地:“可这证据?”
   老C眼睛中火焰在燃烧:“证据到好办!屈打成招嘛!”
   老D:“可他们怎么交代幕后指使人呢?”
   老F:“这到是个问题。”
   老C把手中刚点燃的香烟灭了:“明白吗?”
   老F:“你的意思是:查出来后,就灭了他。使之再成悬案!”
   老C:“我们手中的悬案一大堆,再添一个又如何!”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