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新闻发布会(2)《后宫》连载52]
艾鸽文集
·组画天使的挽歌之三
·组画天使的挽歌之四
·诗歌艺术的殿堂
·合氏壁
·艾鸽在巴黎凯旋门
·诗歌我的心我爱你
·大海 我的柔怀
·照片艾鸽拥抱大海
·你与我
·漂浮的冰块
·诗歌《春痕》
·300名中学生之死
·我的心 你要去哪里流浪
·诗:等待金栗兰
·诗:风衣
·觅你
·巴黎画展
·巴黎画展照片之二
·巴黎画展照片之三
·挑战者1号
·以人的名义活着
·地球村公民
·诗歌:深秋浅黄
·习惯生存
·走向未来
·心灵角落
·月光再回首
·秋天的咏叹
·《再见吧 秋兰》
·屋檐
·我的翅膀
·远方在落雪
·图形的天空
·踪影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一《死亡地带》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闻发布会(2)《后宫》连载52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连载52
   
    第21章:新闻发布会(2)
   
   有太多的脂肪被压抑在老C的肉层中,但它们试图突破郁闷,最靠近阳光的地方就是脸上了。可脂肪被肉皮抵制着,它们只好加速膨胀。在外表看来,老C的脸色因肌肉不成比例而显得难堪。不过,他的镇定是惊人的。他慢吞吞地却坚定地回答着法国《费加罗报》女记者的提问:“如果法官是党员,个人服从组织;如果法官非党员,下级服从上级。” 女记者:“如何确保法官有独立思考独立审判的权力?”老C:“你所说的那种独立,我们不需要。”

   美国有线广播公司的记者问:“美国发生水门事件时,美国任何公众和媒体均可质疑任何领导人。如果中国的民众对此案的审理不满意,可否在媒体上提出质疑?” 老C微笑道:“你如果在媒体上看不到中国的民众对此案的审理不满意,就证明他们是满意的。”
   
   刀来枪挡,水来土掩。老C自鸣得意。还有谁要提出问题呢?
   那个中国女记者又举手想发言。一般来说,一个记者只有一次发言机会,可既然她不一般,就破个例吧!老C示意她可以再发言。女记者:“如此公正的审判,是否充分证明了我国司法制度的管理水平和执业水平,已经走在了世界的前列?”老C不胜满意:“可以这样理解。”这时,日本《读卖新闻》记者提问:“我们从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口中得知:该副书记的秘书孙浩在宾馆里死得不明不白,你能确定孙浩是自杀吗?” 老C有点烦:“自杀也好,他杀也好。他是死有余辜。” 《读卖新闻》记者又问:“为什么会死有余辜?死者把钱都带到坟墓里去了吗?而如果是他杀,那又是哪一伙人作的案?!”老C的眼睛有些发红,肺部也好象不舒服,气喘吁吁。脸色超级难看:“此人是本案最大的贪污犯,如果是他杀,也可能是人民群众出于义愤。”
   
   美国之音的记者问:“据我们调查了解到:中纪委曾经派人到澳门赌场调查过,还取走了数卷录象。澳门赌场交易人透露说,有神秘男子在此赢走数亿元人民币,似洗钱,此案为什么不一追到底呢?”老C的头很痛,有点快支撑不住了!半响,才懒懒地回答道:“都是资本主义制度惹的祸。如果澳门不开赌场,我们就不会有那么多的腐败!”该记者又问:“是不是还可以理解为:都是美元惹的祸,都是欧元惹的祸,都是人民币惹的祸,如果世界上没有钞票,你们也就不会有那么多腐败?!”
   老C低头看看表:“时间到,散会!”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08年06月16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