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后宫》连载50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
艾鸽文集
·散曲:新好了歌
·公民悼词
·回复读者来信
·转发读者于佃荣来信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孙俪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月光时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葬并蒂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章子怡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晓旭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张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间女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红衣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李佳璘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玫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绿茵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李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志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朱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巩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枉凝眸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葬瓮安15岁女生李树芬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合成人体艺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丁贝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百雪公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街头无臂乞丐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凝眸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季模特周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名媛闺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辣妹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小龙女彤彤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月貌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面若桃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春醇明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洪小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凤凰卫视美女主播谢亚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戴菲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绿叶露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龙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地铁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成都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悠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自拍女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拉琴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天之骄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亦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秀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纯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水果节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双胞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女人是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蓝茵流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天荷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海滩纱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90后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绝色女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马梓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纯情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凌波仙子蒋氏姐妹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娇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凉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体操妙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果冻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蓝浮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树丛妩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中国体操队女团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情窦初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北京大学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跳水皇后郭晶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夜月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名女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非主流女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北京电影学院校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上海大学校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大连之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巧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逸仙时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艺术体操女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超女林爽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原野夕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舒畅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蒋勤勤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魔鬼身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复旦天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流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呢喃梦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瓷器女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唐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惠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涛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欲系青春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花季少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青春永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落英缤纷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心旷神怡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袁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玉女张檬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影后李冰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绝色佳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疆第一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北影美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后宫》连载50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

   
   
   第20章:开庭赛演戏(2)
   
   

   
   法庭里弥漫着谎言编织的空气,但却十分庄重。
   窗外透进的阳光,一本正经地灿烂着,墙壁上到处是洁白无暇的辉煌。
   老B发现自己忘记背台词的时候,瞥了律师一眼,见他急得脸成猪肝色,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搞不好,会影响宣判,和会影响社会稳定的。”这句话律师早已经提醒过他无数次。可没有讲话稿拿着念,这可是官员的大忌。离开讲话稿,他只觉得眼前一片昏暗。想从嘴中钻出来的文字太多了,那些文字其实也不是文字,只是一些未经过滤的官话。
   律师郭锋用手指指地下,意思可能是说:低调一点。
   老B却理解为:承认地毯下藏过许多钱。他突然用一种比较坦白的口气说话:“……不过,我承认地毯下藏过许多钱。”
   法官眼睛一亮: “你终于承认贪污了!”
   老B: “我是不小心把自己的钱和国家的钱混在一起了。”
   法官:“国家的钱怎么来得呢?”
   老B: “那还用问吗。”
   法官:“一共有多少?”
   老B: “三千多……”突然间律师猛咳嗽! 老B紧急刹车,差点没把“三千多万……”的国家机密透露出来。
   
   法官惊讶地:““三千多……多多少?”
   老B: “三千多……是零头。”
   法官:“整数呢?”
   老B随口地: “哎,整数其实也是个零头。”
   法官:“什么?你敢再说一便。”
   “唉!……”律师郭锋突然长叹一声。
   老B慌张起来,醒悟到自己又失言了:|“其实呢,具体数字我也说不准。你手中不是已经打好判决书吗?念一下不就行了。”
   举座鸦然。
   谁也搞不明白这老家伙是吃错什么药了,还是离开讲话搞就必然胡说八道?好在没有外国记者在场。
   法官十分尴尬:“请你看清楚了!这里是法庭。不是你的办法室。我是法官,不是你的小秘。”
   
   老B如大梦初醒,他呆呆地望着法官,拼命地在回忆台词: “罪过。有些话我本不该说的。”
   法官的嘴巴也疲惫了:“你只要承认贪污就行了!”
   老B环视了一眼:“大家其实也都不是外人。我就一句话:保证不判我死刑的前提下,我就愿意配合。你想要我承认什么我就承认什么。”
   法官:“恐怕不能说我们是你的内人。”
   老B似乎总想不通,这些人在我当副书记讲话的时候,他们敢放个屁吗?如今一个个神气的样子,越想越气:“你们都给我听着:我是谁?堂堂的省委副书记,老子今天不过拿国库的小钱来玩一玩,你们就敢来审判我,尽管落到今日这个田地,可我当年打江山的时候,你们一个个都还穿着开档裤!甚至连开档裤都还轮不到穿呢!”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08年06月14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