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少不丁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少不丁文集]->[卖国总有理由]
少不丁文集
·人血馒头和六 四红利
·孔孟之道是众皇帝推销的东东
·铁腕保护和谐
·为何打黑能上位
·南海风云
·紧要的是不能让外界知道
·不智不化广东人
·虎妈的孩子们
·挟洋自重的祖宗是中共
·紅衛兵懺悔,中共從不懺悔
·近平非王莽
·魔鬼辭典補遺
·五毛黨人心惶惶了
·马宴前的印象 (写于1989, 30年回望)
·江核心选既无德又无才的小学生做太子
·答 "大多数中国人对中国民主化为何麻木、沉默"
·对香港的左派和土共的呼吁
·为何香港人对“送中”的“寿终正寝”不收货,把矛头直指党中央
·跪着抗议就不暴力了吗?
·若你是国泰航空CEO你会怎样做?
·再見十一
·井水不犯河水,河水必犯井水
·中华赵家屁民进行曲
·勇敢的中國人,源自香港的爱华歌曲精选
·香港人何德何能抗中共?
·香港死城 VS 北京死城
·中华人民共和国五星红旗考
·不買美國糧, 卻買美國豬
·香港人抗爭中共有成效的機會
·香港好,美國好;香港衰,美國更好
·不是习大大强势,而是中共弱到爆
·《新时代的中国与世界》虽语焉不详但信息量大
·从粤语,古汉语讲到禅宗和香港局势
·题申纪兰
·新加坡 vs 香港 -- 金融中心
·张志新获奖与杀鸡儆猴
·吃中国这口饭(林夕)
·張志新獲獎與陳彥霖死於非命
·"按宪法严格对香港实行管治"意味着什么?
·為何粵人特愛自由?
·回忆北京烤鸭
·海霞与台湾
·虎妈的孩子们 + 后记
·弘扬中华文化,须从理解中共和反共开始
·笑谈解放军在香港搬砖
·《与妻书》与"写给我的蓝丝母亲"
·爱党爱国爱港人士请按YES
·香港的愛國黑社會,忘記了黃金榮和杜月笙結局了嗎?
·点评爱党爱国爱人民的评论员
·为何是中国粗暴干涉美国内政?
·不好全怪习大大
·CY與五毛的特別共通之處
·保衛自由,學講粵語
·孔子学院由中国共产党直接领导
·中共不能與香港共存,將與香港共亡
·香港人贏得了雙輸
·2019岁末游星加坡
·规模空前的中东海外战争可能性甚微
·当年我曾勇武
·伊朗,中东局势与China, China, China
·五大訴求是否奪權?
·当年我曾勇武 2, 巴士抗暴徒
·皇朝為體,西方主權概念為用
·回顧“是現在站著投降,還是遲嘀跪著投降”
·2019岁末游香港
·欣赏“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
·“没有最衰,只会更衰”,十几年我来如是说
·人民解放军能在武汉干什么?
·民难当头,天怜屁民
·如何禁止野生动物交易?
·谣言满天飞与有组织有预谋地生存
·都是这班科技专家乱臣贼子惹的祸!
·武汉市民唱爱国歌曲与 World War Z
·本大少关心五毛的身体健康
·题一尊贵族习帝帝
·如何分辨伪装反华(共)的中共大外宣?
·王沪宁副小组长与五毛
·如何应付中文论坛的五毛?
·Forward: 劝退书
·Forward: 是多难兴邦还是多难穿帮?
·Forward: 谷歌、网评会和sina不得不说的事情
·忠誠的中共黨員李文亮醫生之死
·Forward: 冲击共产党底线的效应
·为党尽忠的武汉警察和官员要为党挡子弹了
·祖国考
·逃得过初一,避不过十五
·阻别人自求多福实自裁也
·网传3M N95 工业口罩不防病毒,Really?
·在彭嫲嫲的“希望的田野上”
·风月同天与武汉加油: 党媒缩沙了
·川普总统救草民
·朵朵花儿向太阳,颗颗红心向着党
·谣言和阴谋论漫天飞,如何自处?
·如何花 US$2,000,000,000,000 ?
·多难兴邦是模范
·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武汉瘟疫评论回顾之一
·(大陆)华人会面对二战时日裔美国人的窘困吗?
·答远方博的“去中国化”文
·武汉瘟疫评论回顾之二,逃得过初一,避不过十五
·武汉瘟疫评论回顾之二: 盛宴过后是噩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卖国总有理由

在盛产余秋雨的国度,无论是中共政府如何处理国际争端(如中俄边界,中越边界和钓鱼岛),总有御用文人,编内的或编外的,调制各式理由。
   以下是一篇。
   中俄划界,为何以不平等条约为基础

   新华网 ( 2005-10-18 10:16:26 )
   来源: 《环球》杂志
   目前,中俄完成了两国绝大部分国界的勘分工作,两国都对发展边境地区的区域经济合作充满憧憬。不过,对于划界这样的敏感问题,双方有关人士中存在一些不满情绪也十分正常。比如,如何看待沙俄与清政府之间签订的不平等条约,就成为中方部分人士不满的主要原因。也许,只有在真正了解历史后,人们才会更加的理智。
   也许,中俄国界全线划定的成果和经验,能为中印寻找公平合理的边界解决方案提供一些参考。
   ■姜长斌
   令人遗憾的不满
   2005年夏天,在已经完成勘分两国东西两段98%国界的基础上,中俄两国政府、立法机构对剩余部分——主要是黑龙江和乌苏里江交汇处的黑瞎子岛、银龙岛——的勘分,也相继完成了全部立法程序,两国外长互换了相关的法律文书。
   据悉,中俄两国在当地的划界工作已经启动,我边防部队明年夏季可能登岛并建立哨所,2007年中国居民即可从中方抚远一侧自由登岛,从事开发经营活动。
   中俄国界全线划定是中俄关系史上最重大、最具积极意义的关键事件,不仅为两国的国家环境和经济建设提供了安全保障,而且是造福子孙后代的伟大事业,理应得到两国各界的珍视。
   但令人遗憾的是,至今中俄两国都有一些人士对划界表示不满。
   中国部分人士的不满主要表现在两点上:
   一是对19世纪中俄签订的《瑷珲条约》、《北京条约》等一系列不平等条约怀有积怨,想不通,一提起那些条约就心气不顺,愤懑不平,认为既然是不平等条约,为什么还要“以这些条约为基础”解决两国边界问题;
   二是对中俄“平分”黑瞎子岛(俄称“大乌苏里岛”)想不通,认为该岛位于黑龙江主航道中方一侧,理应划归中方才是。
   而在俄罗斯,相当多的人对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中俄勘界也是异议多多:
   一是担心中国正在崛起,未来会否凭借实力“收复失地”——这是“中国威胁论”在俄罗斯一直喧闹不止的主要根源;
   二是担心中国会否利用“和平边界”大搞“非法移民”,即进行“无硝烟的收复失地”;
   三是认为,按照1991年《中苏国界东段协定》和2004年《中俄国界东段补充协定》划界,俄方让步太多,“有损俄罗斯国家利益”。
   俄罗斯有关人士对俄方放弃实际控制的土地怀有不满,对中俄“平分”黑瞎子岛尤其反对。黑瞎子岛位于黑龙江主航道中方一侧,面积约为350平方公里,属未开发土地,但在军事上一直被沙俄——苏联——俄罗斯所严格控制,中国军民无权涉足。
   尽管历史条约是不平等的……
   目前看来,在兼顾中俄两国人士的想法基础上理顺民众心态,是十分必要的。
   首先需要明确的是,19世纪中俄签订的一系列领土边界条约,确实是不平等的,是沙俄强加于清朝政府的。但是,按照国际法公约,那是中俄两个主权国家的政府行为。
   以1860年《北京条约》为例,当时国力强盛的沙俄抓紧中国国难临头之机,以“调停有功”为借口,以“兵端不难屡兴”相威胁,强迫清廷就范。但是从国际条约公法看,所订条约都经过了双方“谈判”、“最高权力机构批准”、“换文”、“履行条约管理职能”等程序。
   清朝被推翻后,中华民国历届政府对19世纪中俄条约没有提出异议。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制订的《共同纲领》则宣布:“对于国民党政府与外国政府所订立的各项条约和协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应加以审查,按其内容,分别予以承认,或废除、或修改、或重订。”
   这里没有提及两国历史上的不平等条约。当时,中苏处于友好时期,不可能提及。再说斯大林也决不会允许中国提及的。只是到了1960年代中苏关系破裂、两国开始边界谈判时,才不得不正视、尊重历史事实问题。是中苏边界的不合理,才导致冲突的,因此历史问题无法回避。
   1964年2月23日开始第一次谈判前和谈判过程中,中国一再明确宣布,中国不会要求归还根据不平等条约割占去的土地;尽管历史条约是不平等的,但是中方还是愿意本着“实事求是,解决问题”的方针,以条约为基础,对现有边界线进行合理调整。
   边界问题谈判内幕
   为什么要“本着‘实事求是,解决问题’的方针‘进行合理调整’”?
   第一,当时苏方根本不承认那些条约是不平等的,坚持“目前苏联‘实际守卫’的边界线”就是“以平等条约为基础的”,是“历史形成的”,因而是合理的;两国之间没有“边界问题”可谈,存在的问题只是双方看法不同,双方不是进行“边界谈判”,而只是就“个别地段”进行“协商”。
   第二,苏方之所以这样做,是有原因的:在苏联斯大林-勃列日涅夫时期,苏军全面越过“条约线”,占据有利地势,把边界向“条约线”中方一侧推进了1000 余公里,这样中苏之间就存在着两条“边界线”,一条是“条约线”,另一条则是超越不平等条约的“苏方实际控制线”。
   第三,苏方不仅坚持说19世纪的条约是合理的,而且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掀起一股大肆篡改历史的运动,这股浪潮直至近期在俄罗斯知识界仍未平息,这在俄民众中造成了恶劣的影响。
   1989 年5月16日,邓小平再次明确宣布:“后来中苏进行边界谈判,我们总是要求苏联承认沙俄同清王朝签订的是不平等条约,承认沙俄通过不平等条约侵害中国的历史事实。尽管如此,鉴于清代被沙俄侵占的150多万平方公里是通过条约规定的,同时考虑到历史的和现实的情况,我们仍然愿意以这些条约为基础,合理解决边界问题。”
   1986年7月28日戈尔巴乔夫在海参崴讲话中,一改苏联当局以往立场,承认两国存在边界问题,表态愿意按照国际公法,合理解决边界问题,建设一条和平边界。同年9月2日,我国领导人邓小平做出了积极的回应。此后,中苏(俄)边界谈判才走上正轨,组建了中俄联合勘界委员会。
   参加委员会的俄方无任所特命全权大使、首席代表、团长吉列耶夫撰文委婉地说明了历史真相,承认了《尼布楚条约》之后俄中《瑷珲条约》、《北京条约》以及斯大林时期两国领土边界变动的事实。也可以说,1991年的《中苏国界东段协定》和随之而来的8年勘界,以及2004年10月 14日签订《中俄国界东段补充协定》,都是俄方接受中方一贯立场的结果。
   我国有人认为,中俄现在全面划定国界为时过早,应该把领土问题作为悬案搁置起来,等待将来伺机解决。如果问他们将来怎么解决,他们却又回答不出。
   等中国强大起来用武力夺回吗?或者使用其他办法逼迫俄罗斯交出那些领土吗?须知,“和平发展”、同周边国家永做“好邻居、好伙伴、好朋友”,是我国长远的基本国策,不是权宜之计,更不是不得已而采取的“谋略”。它反映的是我国外交方针的本质,是我国社会性质的必然延伸。因此,中俄边界问题越早解决越对我国的和平建设有利,而不是相反。
   对列宁的一种误读
   有些读过中国近现代外交史的人中,由于没有从事专门研究,还存在另外一种意见,即认为,十月革命后列宁曾经主张废除沙俄时期与中国签订的一切不平等条约。这些同志认为,既然连列宁都主张废除一切不平等条约,那我们为什么还要以“不平等条约为基础,解决边界问题”呢。
   其实,这是对列宁的一个误解。列宁对旧俄与中国“不平等条约”的主张,首次见诸于1919年7月25日《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政府对中国人民和中国南北政府的宣言》(通称《加拉罕第一次对华宣言》)。
   《宣言》中写道:“苏维埃政府把沙皇政府从中国人民那里掠夺的或与日本人、协约国共同掠夺的一切交还给中国人民以后,立即建议中国政府就废除1896年条约、1901年北京协议及1907年至1916年与日本签订的一切协定进行谈判。”
   请注意,以列宁为首的苏俄政府在《宣言》中所指要“废除”的条约只是1896年以后的各项条约,并不包括1896年以前的一系列不平等条约。
   列宁所指的条约是:1896年6月3日有关俄日争夺中国东北利益的《中俄密约》、1901年9月7日“八国联军”政府迫使清廷签订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 1907年3月30日签订的重新瓜分在中国东北、外蒙及朝鲜势力范围的《第一次日俄协定及密约》、1910年7月4日,日俄确认第一次密约之各自在华特权的《第二次协定及密约》、1912年7 月8日俄日的《第三次密约》、1916年7月3 日俄日签订的《第三次协定及第四次密约》。
   1920 年9月27日苏俄《加拉罕第二次规划宣言》第一条写道:“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政府宣布,以前俄国历届政府同中国定立的一切条约全部无效,放弃以前夺取中国的一切领土和中国境内的一切俄国租界,并将沙俄政府和俄国资本家阶级从中国夺得的一切,都无偿地永久归还中国。”
   这里可能产生误解是,“一切条约”包括了《瑷珲条约》、《北京条约》等割占领土的条约。但是,1924年5月30 日《中俄解决悬案大纲协定》第三条规定:“两缔约国政府……本平等、相互、公平之原则,暨1919年与1920两年苏联政府各宣言之精神,重订条约、协约、协定等项。”第四条规定:“苏联政府根据其政策及1919与1920年两年宣言,声明前俄帝国政府与第三者(按,主要指日本)所订立指一切条约,协定等项,有碍中国主权及利益者,概为无效。”
   这里指明的是“1919与1920年两年宣言”,当然,有效范围仅为1896年及1896年后所签的各项条约,并不包括1858年至1896年之前的那些不平等条约。
   《中苏解决悬案大纲协定》签订后的第二天,即1924年5月31日,中苏正式建交。
   至于黑瞎子岛、银龙岛,即使按照不平等条约也理应属于中国,但是19世纪那些条约签订之后,一直处于俄方控制之下,中苏关系恶化之后,苏方在岛上加强了岛上的军事设施。
   此外,黑龙江主航道紧临俄远东第一大城市哈巴罗夫斯克城下,近年,俄罗斯边防军和地方当局更在“哈巴”与黑瞎子岛之间架设了人工操纵的开合浮桥。
   据俄方报道,根据2004年10月《补充协定》,俄方已经在拆除设施,计划搬迁岛上居民了。
   俄方人士的新担忧
   从历史上看,现在这样划界对于中、俄两国来说,都是最佳、最合乎理性的选择。中俄复杂的边界形成史已经结束了。当前和今后最重要、最迫切的任务,是如何共同致力于建设友好、和平、合作、繁荣的边界地区。
   随着中俄国界问题全线解决,俄国内的“中国威胁论”有所减弱。但是“威胁论”仍有市场,还在重复宣传。俄罗斯某些人担心中国有朝一日“收复失地”或者通过“非法移民”占领历史上失掉的领土,固属“杞人忧天”,但是我们也应给予“理解”。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