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中共内部的健康力量——从冉广岐说开去]
张成觉文集
·七 天昏海暗
·八 “鷹揚大海”
·九 《落日》光華
·十 花旗歲月
·十一 天翻地覆
·十二 韓戰烽煙
·十三 麗日寒流
·十四 “引蛇出洞”
·十五 完達山麓
·十六 塞上陽春
·十七 神州噩夢
·十八 重返香江
·十九 魂繫故園
·尾 聲
·《药王传奇》
·诗集:歐遊有感 等
·《西域恩仇記》
·《飛將軍之戀》
《六十餘年家國------我的右派心路歷程》
·前言
·卷一 ‘天堂’ 篇
·地府篇(1)
·地府篇(2)
·地府篇(3)
·地府篇(4)
·地府篇(5)
·地府篇(6)
·地府篇(7)
·地府篇(8)
·地府篇(9)
·地府篇(10)
·地府篇(11)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一)地利天時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二)八代懸壺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三 )下渡歲月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四)大學時光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五)疾風勁草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六)移斗轉星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七)勇往直前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八)傳薪後輩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九)雛鳳新聲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十)大洋彼岸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十一)光華處處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十二)再創新猷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十三)縱論人生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附錄)
***
·反右要害是违宪及非法
·毛岂曾真抗日---纪念七七事变七十周年
·“六四”“邓大人”一国两制——读邓林讲话有感
·偉大的平凡 -------科龍貝行遐思/朱启平
·游美六首
·歷史豈容任意歪曲---评司鹏程、高瑜谈‘反右’文
·反共未必可嘉 無言豈必懦夫
·反思必要 懺悔無需---三评司鹏程、高瑜谈‘反右’文
·研究中共切忌以訛傳訛---從港報簡介毛思想談起
·中國能樹立好榜樣?——也談‘和平演變’
·時勢與國情——57年右派自由主義者的盲點
·痛哉新記《大公報》諸賢---有感于《大公報名記者叢書》
·皖南事变祸根在毛
·项英与毛有私怨
·记名作家翻译家巫宁坤教授
·‘傲笑公卿’无奈君无道--记著名女记者子冈
·狂飙起 杏林大树倾——记中研院院士李宗恩教授
·飞沙走石 岂将红柳折--记著名美学家高尔泰
·中共缘何封十‘帅’
·邓小平为何未‘挂’帅
·折戟沉沙话战神
·包容岂能无限度?---也谈‘蔡元培悖论’
·天涯何处觅孤魂--致亡父
·‘你爱祖国,“祖国”爱你吗?’---怀念大哥/张成觉
·羲皇台上泪成行——一位中央大学高材生的际遇
·面北下跪请罪两天半——记母亲的血泪后半生
·40多岁脑萎缩的才女--哀大姐兼忆姐夫
·历史将宣判右派无罪!
·57右派群体的纪念碑
·57左营八金刚
·是人治而非法治!——谈港台及海外大陆研究的一个误区
·泥土与灰尘——海峡两岸人权状况漫议
·访台散记
·反右先锋卢郁文
·吴晗的无情、无奈与无辜——57干将剪影之二
·‘南霸天’陶铸的升沉——反右干将剪影之三
·邓拓的‘书生累’——‘大风浪’中三君子之一
·‘大写’的人-胡耀邦——‘大风浪’中三君子之二
·文宣恶狗姚文元——反右干将剪影之五
·无情即属真豪杰?——记史良(反右干将剪影之四)
·文苑班头心窍迷——记郭沫若(反右干将剪影之六)
·文宣总管胡乔木——反右干将剪影之七
·周扬胡乔木合议
·敢向毛说‘不’的伟大女性——记宋庆龄(大风浪里三君子之三)
·一瞬而成刀下鬼——从汉阳一中冤案说到王任重
·请勿苛责‘知识人’——与刘晓波商榷
·民意岂可轻侮?——携孙参加香港争取普选游行记略
·岑泽波父女勇闯美国游泳锦标赛追记
·为了忘却的记述
·‘自相残杀’始于毛——富田事变及其他
·同是天涯沦落人——香港幸存右派一瞥
·罗孚何处见帮闲——与武宜三商榷
·念念不忘真与善——再与武宜三商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内部的健康力量——从冉广岐说开去

   冉广岐,前中共青龙县委书记兼县长,在1976年的唐山大地震中创造奇迹,确保全县47万人安然无恙。他的名字,正被越来越多的人知道。虽然太晚了,但总还是社会进步的表现,可喜可贺。

   据网上资料,冉广岐1938年10月入伍,属于所谓“38式干部”,但过了三十六年,即1974年才担任青龙县委书记,显然并非官场得志一族。

   但就是这位“七品芝麻官”不怕担风险,毅然拍板将临震预报公之于众。这里面令人佩服的不仅是其非凡的胆识,更重要的是此举所闪现出的人性的光辉。

   根据《唐山警示录》作者张庆洲的介绍,青龙县地震办王春青参加在唐山举行的群测群防交流会后,马上赶回县里作了汇报。冉广岐当即于7月25日召开县委常委会,决定全县上下进入临震状态,要求26日前将预警通知到每一个人。当时他是这样考虑的:

   这个板就得咱们拍。“狼来了”,谁们家的孩子谁抱着。47万人的生命啊,是不是?大不了丢个官什么的,无所谓!这是一。

   二是“批邓”,这大方向咱们不敢转,是上头的号召。咱对老百姓这么讲:在屋子里批跟在院子里批,没什么区别。为了防震,走到外头来。上面追查的话,咱就说我们在外头批邓。

   三是真报了大震,如果没震,大不了老百姓给蚊子咬几个疙瘩,再回去,老百姓骂几句;再不行,咱鞠躬下台。但如果不发地震预报,真震了,咱们愧对一方乡亲父老。嘴上可能不认账,心里你过不去。

   就这样,冉广岐没向省里打招呼,也不备案。他的态度是:不震拉倒,大不了官丢了,“别人把这乌纱帽当乌纱帽,我把这乌纱帽当尿憋子。”

   他不在乎官位,可他坚守岗位。在帐篷里指挥,“三天没敢合眼。”

   尽忠职守,敢于负责,在当时的政治气候下已属难能可贵。更值得称道的是这位县委书记从走马上任起,就关注当地的地震灾害历史,同时努力学习地震知识,以便因应情况,作出正确的决策。

   可见,当王春青传达了唐山交流会上汪成民通报的有关资讯,以及唐山二中田金武等负责的监测点所发出的预警,冉广岐之所以能够当机立断,拍板公布,是立足于科学的基础上的。那绝非出于长官意志,“瞎猫碰到死老鼠”的侥幸。

   公道自在人心。唐山地震后三个星期,河北省科委在8月20日发出简报,披露了青龙县成功预报大地震的事实。同年11月8日,国家地震局的简报再次予以披露。白纸黑字,冉广岐功不可没。不过,他并没有获得应有的表彰。

   1978年,也就是“四人帮”倒台后,他终于晋升为保定市委副书记。尽管此后再无升迁,但在1996年,即他离休8年后,由于一位女地震专家科尔博士的推荐,青龙县以其20年前创造的防震减灾的奇迹,被联合国树立为科学研究与行政管理相结合的典范。可谓实至名归。

   令人遗憾的是,虽然冉广岐和青龙县早就扬名海外,在神州大地却仍是鲜为人知。

   2005年出版的张庆洲的《唐山警示录》,首次对此作了详细介绍,可是这本好不容易才获准面世的书,由于种种原因,并未引起公众广泛的注意。

   显然,当局不希望唐山地震“漏报”的真相,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因此,身为资深党员又是副厅级老干部的冉广岐,纵使建立了造福一方、惠及47万人的罕有奇勋,却被刻意掩盖与淡化。

   试想,如果中共确属其宣传的“三个代表”,真的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最大利益的话,怎能这样封杀前青龙县委书记兼县长冉广岐呢?难道他的崇高形象不值得一向号称“伟光正”的执政党引以为傲么?

   张庆洲在接受凤凰卫视记者采访时,还提到32年前唐山地震中另外一些令人敬佩的优秀分子。那就是开滦矿务局吕家坨矿副矿长贾邦友为首的一批中共党员。

   地震发生时,贾邦友及其手下千名矿工正在井下。他临危不乱,立在巷道出口,按照既定程序庄重地命令道:“让女同志先走,新工人接着,老工人随后,共产党员最后走!”

   在他指挥下,男女老少上千人井然有序地迅速撤回地面。但工人们全部脱险后并没有马上各奔东西,而是留在井口附近,直到贾邦友最后一个上来了,大家才松了一口气,然后依贾所言各自回家处理善后。

   由此可见,拥有数千万党员的中共内部,不乏正直善良品格高尚者。他们形成了一股健康力量。只是目前仍处于非主流地位。

   我们寄希望于这股健康力量的成长和壮大。

   (08-5-3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