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摒弃“阴谋论” 人命大于天——有感于对四川地震的评论]
张成觉文集
·管窥中国特色
·肚脐之下无政治?
·反右派--大躍進--大
·“皇儲”老戈說異同
·访家祺伉俪记事(七绝)
·真假是非岂可含糊?---也来说韩寒
·学雷锋内有玄机
·欢迎征引 但请注明--与“独往独来”先生商榷
·CY “CY”“CP”
·“三一八”与“六四”
·CY未必是CP
·善哉!沈祖尧校长
·弃梁挺唐乃明智之举
·迎“狼”三招
·谢票、“订票”、箍票与唱K
·雷锋韩寒话异同
·痛悼方励之教授(七律)
·同志耶?先生耶?
·方励之与韩寒
·CY与“CY”
·另类CY辩护士
·让陈光诚免虞恐惧乃重中之重
·李鹏墓木已拱/行将就木?---与何清涟女士商榷
·韩寒的真/人话说得好
·六四两题
·“六六六”仍属禁忌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反右運動探因果--兼談禍首毛獨夫
·平反六四需时一百年?
·向国民教育大声说“不”
·“红五类”岂是“工农兵学商”?--致长平的公开信
·今天“中国”走的是资本主义道路吗?--与严家祺兄商榷
·“中国模式”=“毛邓主义”--与家祺兄再商榷
·“我们不再受骗了”?
·“雷锋叔叔不在了”,邓大人也不在了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一)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三)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四)
·钱理群撰:歷史在繼續——張成覺主編《1957’中國文學》序
·《1957’中国文学》後記
·隨感兩則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微博两则
·《文学和出汗》与莫言膺诺奖
·《文学和出汗》与莫言膺诺奖
·十一月七日有感
·别树一帜的十八大评论--读杨恒均《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谷景生和“一二.九”运动
·毛鄧江胡可曾流淚?
·北京宰相的眼泪
·美国总统与小学师生
·為毛卸责只會越抹越黑--點評劉源評毛的說辭
·從《柳堡的故事》說開去(之一)
·從《柳堡的故事》說開去(之二)
·“勞動教養就是勞動、教育和培養”?---閱報有感(兩則)
·也談民主群星的隕落--與高越農教授商榷
·“鞋子合腳輪”與“中國夢”
·新中國人民演員巡禮-影星追懷(之一)
·《1957’中國電影》序(作者罗艺军)
·保存歷史真相 切勿苛求前人--《1957’中國電影》後記
·劫后余生话《归来》
·传奇人生 圆满句号
·当之无愧的中国人民老朋友-林培瑞教授
·礼失求诸野
·礼失求诸野
·奇文共欣赏--点评楚汉《国共胜负原因分析》
·田北俊,好樣的!
·何物毛新宇?!
·令家計劃未完成
·大饑荒何時紀念?
·南京大屠殺與道縣大屠殺
·又是毛誕
·王蒙的悲與喜
·左派作家真面孔
·大陸的穩定
·蘭桂坊與上海灘
·大陸穩定的羅生門
·讀高華《歷史筆記》II有感
·讀高華《歷史筆記》II有感
·毛不食嗟來之食?
·出人頭地的右二代
·達摩克利斯的劍?
·俞振飛作何感想?
·僑生右派的造化
·網開一面出生天
·言論自由價最高
·“拾紙救夫”撼人心
·懷耀邦,念紫陽
·林彪就是個大壞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摒弃“阴谋论” 人命大于天——有感于对四川地震的评论

   
   作为一个年近七十受难20年的“改正”右派,笔者与中共可谓“两股道上跑的车--走的不是一条路”。然而,读毕近日若干有关四川地震的评论,深感“阴谋论”渗入某些论者骨髓,使之丧失理性。为此,如骨鲠在喉,不吐不快。
   
   要而言之,希望基于“人命大于天”的考虑,对大陆当局的救灾抱公正持平的态度。其不周之处可以建言,不妥之处也可以批评,但不宜无根据地指责,更不应别有用心地“恶搞”。气可鼓,不可泄。力戒“站着说话不腰疼”,指手划脚地挑剔救援人员的不是。一句话,千方百计最大限度地减少大陆同胞的伤亡,才是头等大事。
   

   先说“恶搞”。最明显的一例是所谓武汉某“地质专家”,于5月7日在网上发布预警,称12日将在四川和湖北中部发生大地震。笔者对电脑技术一窍不通,阅后半信半疑。但昨日已有电脑行家揭露,该帖子虽于7日贴上,内容却是其后修改过的。至此恍然大悟。原来属“地质专家”蛊惑人心的花招,看来旨在炫耀自己有先见之明。这种“高级玩笑”,在此刻同胞死伤累累之际,极为不合时宜。肇事者可谓全无心肝也。
   
   不过,相比之下,那则以四川地震局某干部的电话为消息来源的电邮,对中共的杀伤力无疑就大得多了。它很容易煽动民众的不满甚至仇恨情绪,因为其内容指当局出于维护奥运前的安定局面,不许发布地震预警,以致造成此次特大惨剧。
   
   老实说,笔者也曾受该电邮资讯影响。那是由于2003年沙士疫情曾遭封锁,兼以1976年唐山大地震,有报道称事前科技人员已察觉先兆并迅即上报,但因四人帮忙于篡党夺权,置之不理,遂成死24万人,重伤16万人之罕见大劫难。联想到过往中共资讯封锁的恶习,这次很自然有所怀疑。
   
   可是,此刻重新审视上述电邮/电话信息,就不难发现破绽。根据地质专家的说法,地震预报需要包括时、地、强(度)三要素。而目前全世界包括科学最发达的美国都无法就此提供清晰明确的预报。所以,即使四川地震局掌握若干先兆,也不可能如气象预报一般提前公布于众。既然如此,也就不能指责其出于政治原因知情不报了。
   
   其实,就算民主国家如欧美、日本等,对于发布重大自然灾害及恐怖袭击的预警,也都极为审慎,力求避免人心恐慌。如何在保障公众知情权与维护社会安定两者之间取得平衡,实在属於极高的管治艺术。毛时代一直牺牲前者以求达至后者,为其皇权专制长治久安,实行愚民政策。改革开放30年以来,这方面虽有所改变,但不可能迅速“与国际接轨”。一味苛求也于事无补,只能争取其逐步改善。
   
   除此而外,有论者抨击军方救援人员行动缓慢,并以《假救灾真虐民共党共军》为题。这显然失于情绪化,欠缺理性。
   
   诚然,军方抵达震中汶川县城,是在地震发生30个小时之后。但交通中断,道路阻塞,直升机又因天气恶劣无法着陆,则此乃无可奈何之事。有人就此大做文章,将中共及军方以往残民虐民的劣迹搬出来,试问,这除了泄愤之外,对于展开救援有何好处?
   
   无论军方及武警曾经有过什么不是,此次作为主力参加救灾有目共睹。哪怕其中个别人犯有十恶不赦之罪,现在冒着高达六级的余震的危险,顶着大雨爬山涉水,远道赶去拯民于水火,最低限度也应给予立功赎罪的机会吧?
   
   何况绝大多数年轻的军人、武警,与“六四”事件毫无关联。冤有头,债有主,那是邓小平欠的帐,干他们什么事?
   
   说千道万,救灾只能由现在的大陆当局主持,军队、武警以及公安干警具体实施。温家宝说已出动十万军警,多达数十万的受困灾民等待着他们施以援手。我们身在港澳台或海外的中国人,只能寄希望于他们。时间分秒必争,空谈实在无益。支持与鼓励他们努力完成任务,这才是唯一有效与可行的做法。
   
   至于此次地震,与大修水库,包括三峡工程有何关系,留待将来再议不迟。但有一种“天谴说”,恐怕也过于荒诞,不能不略作辨析。
   
   此种说法解释此次地震成因,带有某种“天人感应”的味道。论者谓中共多行不义,人神共怒,遂降天灾以示惩戒云。可是,汶川地震,受害者多属农民与城镇普通居民,包括数以千计的中小学生。平民百姓罹此大祸,高层官员稳居巍峨大楼平安无恙。如此“天谴”,老天岂不太不长眼,全无公道?
   
   同样,粤语所云对某些作恶多端的坏人,好人可能束手无策,但“天会收(降伏并惩治)他”。这也仅属愿望,未必可以实现。
   
   写此文时,汶川县至少仍有六万人生死未卜。还望炎黄子孙共同关注其安危,一切政治岐见悉应暂时搁置,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点有建设性的实事为佳。须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功德无量也。
   
   (08-5-1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