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别了,毛贼]
余杰文集
·童年的老师
·托尔斯泰:最后的出走
·眼泪
·医生的眼光
·真实的冬尼娅
·恢复我们的尊严
·眼睛与勇气
·假如他是一个老百姓
·《爱与痛的边缘》跋:为了痛,更为了爱
*
*
7、《老鼠爱大米》(大象出版社)
·谭嗣同三题
·斯堪的纳维亚的海风
·一街一巷总关情
·坐看云起的从容
·从令狐冲与傅红雪两个小说人物看金庸与古龙之自由观
·牛虻的忠诚
·锯木皇帝
·福克纳:一个羞怯的乡下人
·暧昧的日本,锐利的大江
·“我家”即是千万家
·“巩俐第四”
·“真实”的谎言
·拜寿与拜年
·被遗忘的角落
·唱歌的警察
·独裁者的末日
·对自由的恐惧
·遏制腐败的灵丹妙药
·过河卒子
·汉阳陵的秘密
·恢复体育的真谛
·奖项与版税
·杰出青年黄飞鸿
·警察不是万能的
·冷漠是一种罪恶
·刘璇的自由
·麻将王国
·美丽的灵魂
·摩尔的“母与子”
·莫把生活当相声
·傻子的自由
·未还的孽债
·物业管政府
·新的总是锐利的
·咫尺天涯
·最后的腐败
*
*
8、《香草山》(长江文艺出版社)
·目录
·《香草山》(修订版)代序
·第一章 百合花
·第二章 鸽子
·第三章 葡萄园
·第四章 荆棘
·第五章 活水井
·第六章 苹果树
·第七章 风茄
·第八章 泉水
·第九章 蜂蜜
·后记:让我们在香草山上相聚
*
*
9、《压伤的芦苇》(长江文艺出版社)
·走不完的“五四”路——在北京广播学院的演讲
·皇帝的心思
·《压伤的芦苇》目录
·沉重的石头——读史景迁《天安门》
·赤子其人——读林语堂《苏东坡传》
·鼓浪屿访舒婷
·夹缝里的童心
·君•吏•士——解读《史记•酷吏列传》
·李鸿章:被丑化的先驱
·刘亮程:乡村里丰盛的平安
·流动在网络上的文字
·人类群星闪耀时
·沈葆桢:不情愿的失败之旅
·王安忆:白头宫女的闲话
·王朔:“流氓”也是一种伪装
·我生命中的三个女性
·尹珊珊:城市森林中的精灵
·月亮上的蝴蝶
·曾经有过这样一个人——读郑勇《蔡元培影集》
·暗夜中的萤火虫
·白发的芬芳
·大厦是怎样倒塌的?
·领袖与艺术家
·梦想里的“庄园”
·那些被毁灭的美丽
·谁是《静静的顿河》的作者?
·特务的最后自白
·读《午夜日记——叶利钦自传》
·北大的“准官僚社群”
·北大校庆:一个斑斓的肥皂泡
·北大与周星驰
·风暴中的燕园
*
*
10、《铁磨铁》(上海三联出版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别了,毛贼

来源:观察
   
    韶山的“毛厕”与张戎的“毛传”
   据新华网长沙二零零六年九月六日电,在毛泽东逝世三十周年纪念日前夕,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一号工程”主要建设项目之一的“毛泽东文物馆”土建工程正式动工。

   这篇新华社的报道介绍说,这座占地六十多亩、建筑面积一万两千平方米的建筑,按照“可持续发展”和“生态优先”、“以人为本”的原则设计修建。它东西南三面环山,与韶山冲自然生态浑然一体。二零零四年年,党中央、国务院把韶山与井冈山、延安一起确立为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一号工程”。韶山“一号工程”定位为突出“毛泽东领导中国人民站起来”的主题,总投资达两亿九千万人民币。
   中共党内开明派元老、曾担任上海市宣传部长的文艺理论家王元化,曾经一针见血地指出:胡锦涛是一名“毛主义的原教旨主义者”。胡锦涛果然不负此名,亲自主导了这座“毛(茅)厕”的修建,将杀人如麻的暴君毛泽东推上神坛更高的一层。胡锦涛的此一决策充分表明,他所有的知识背景、文化素养和思维方式,均在毛泽东时代定型,堪称“毛主席的好学生”。胡的心目中毫无民主、自由、人权的理念,故而能在一大堆候选人当中,被邓小平等元老一眼相中,隔代指定为“无产阶级事业的接班人”。在此意义上,胡锦涛比江泽民更加合适、更加称职:江在上海滩耳熏目染,早已“资产阶级自由化”了,居然还会背诵英文版本的《人权宣言》,根本就是一个“走资派”;而胡长期在内地穷乡僻壤任职,不曾受到资本主义的侵蚀,保持着无产阶级的革命本色,对毛主席亦更有朴素的“阶级感情”。
   这样一座耗资巨大的“茅厕”的修建,是继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雄踞北京市中心的毛主席纪念堂之后,又一个为独裁者涂脂抹粉的重大举动。对杀人魔王顶礼膜拜,居然还号称“以人为本”,简直可以说是无耻之尤。这样一座臭不可闻的“毛厕”,玷污了中国的土地,侮辱了无数被毛泽东残害的死者,扭曲了中国当代的历史。这才是最大的环境污染,这才是最大的人心污染。中共在胡锦涛同志的英明领导下,可以骄傲地改名为“毛厕党”矣。
   就在湖南湘潭这座臭气熏天的“毛厕”破土动工的同一天,一本在西方社会引起轰动、登上多个国家畅销书排行榜的杰出著作——张戎夫妇撰写的《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的中文版,在香港、纽约和台北三地同步发行。旅英华人张戎及其丈夫乔•哈利戴,先后耗费了十二年时间,呕心沥血完成了这本在毛泽东研究领域最具冲击力的著作。该书在二零零五年六月出版后,已翻译成近三十种语言。《纽约时报》赞扬该书系统地摧毁了毛泽东的神话赖以存在的全部支柱、是一本“全世界的人都爱读的书”;《时代周刊》评价说“这本书的威力像原子弹”;末代港督、现任牛津大学校长彭定康形容该书为“改写中国现代史的爆炸性著作”。美国总统布什将其当作枕边的重要读物,通过这本书对共产党中国有了更加深切的了解。当德国总理默克尔访美的时候,布什总统热情地向其推荐此书,他认为此书能让西方读者深刻地认识毛、中共及共产主义的邪恶本质。
   这本书的瑰宝般的价值是当之无愧的。在毛泽东众叛亲离、一命呜呼之后三十年,毛一手策动的“反右”、“大跃进”和“文革”等惨烈的政治运动,仍然是中国的新闻报道和学术研究的禁区,中国仍未迎来真正的“非毛化”时期。在天安门广场一侧的毛主席纪念堂的外面,每天仍有数以千计的来自全国各地的百姓,恭恭敬敬地排队瞻仰毛那臭不可闻的干尸。一个崇拜干尸民族还有什么资格奢谈“文明”呢?一个拥抱暴君的国家还有什么脸面说“现代化”呢?我真不知道那些以爱国者自诩的中国人,有什么资格去谴责参拜靖国神社的日本人,因为“毛厕”不知比靖国神社要邪恶多少倍。
   让我感到欣慰的是,张戎夫妇的这本惩恶扬善的“毛传”终于问世了。这是一本华人世界当中理应人手一册的“黑皮书”,它的印量应当超过当年的以政权的力量推广的“红宝书”。不认识老毛恶魔面目,便不能找到中国重生的路径;不彻底告别毛和毛锻造的政治体系及暴力文化,便不能让十三亿中国人过上“人”的生活。
   毛厕必将被铲平,毛像必将被取下,毛尸必将被抛弃。让所有的中国人都牢牢地记住这本书开篇的第一句话:毛泽东是主宰了全世界四份之一人口的统治者,在他统治之下的和平时期,有七千万以上的人非正常死亡。
   人文奥运,去毛为先
   早在五年多之前,我与刘晓波、王光泽等人便发起一封公开信,呼吁北京当局在奥运会开幕之前清除天安门城楼上的毛像,迁移毛主席纪念堂中的毛尸,将该纪念堂改为文革纪念馆。我们在这封公开信中指出,毛泽东遗体的迁移工作,既尊重毛本人生前签字承诺的火葬方式,也符合中国人“入土为安”的丧葬传统,更将提升首都北京的文明程度,使之成为一个配得上举办“人文奥运”的城市。
   毛崇拜与奥运精神不能兼容。在这封信里,我们这样呼吁:“我们不愿看到,五年之后,一个飘扬着五环旗的城市同时还上演着‘干尸崇拜’的闹剧。迁移毛泽东遗体,既有利于让国民的灵魂从毛泽东思想的毒素中解脱出来,也是一次普遍意义上的破除个人崇拜、树立公民意识的教育。我们还希望以此为契机,达成朝野之间的互动,并制定政治改革的时间表,开放党禁报禁,逐步实施普选,实现名副其实的民主共和。”让人遗憾的是,这封信不能在中国大陆的任何一个媒体上发表,而只能在少数海外的中文网络上传播。更让人遗憾的是,当局以鸵鸟政策回应之,假装对此一无所知。
   如今,五年的时间过去了,奥运开幕迫在眉睫,官方仍然不愿对我们的呼吁作出任何的回应。在二零零八年的“两会”上,毛泽东的孙子、无知且无谓的毛新宇居然“当选”政协委员。据媒体报道,“初上两会的毛新宇,特意准备了三份提案,分别是毛泽东经济思想与中国企业发展、毛泽东教育思想与中国教育事业发展、毛泽东三线思想与中国工业化。”毛新宇对记者说:“在荣任政协委员前,我正好在研究毛泽东经济思想。整个春节除了逛逛庙会,几乎全在看相关的书,所以才能提出与经济有关的提案。”毛新宇甚至以“天意”、“鬼使神差”来形容他的研究和当选政协委员后写提案间的关系。我们无法想象,在德国的国会中,议员们会津津有味地讨论“希特勒思想如何振兴德国”的话题;或者在意大利的国会中,议员们会热情澎湃地讨论“墨索里尼带领我们走向富强”的话题。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思想解放运动戛然而止,非毛化被当局紧急刹车,导致了毛之毒素仍然残存在国人的血脉之中,随时可能再次夺取国人的生命。
   毛新宇大谈奥运会给中国带来的骄傲,他却不知道,毛泽东的僵尸乃是奥运会最大的障碍。北京当局标榜二零零八年的奥运会是“人文奥运”和“绿色奥运”。然而,毛像和毛尸的存在,对这两个口号构成了最大的嘲讽和颠覆。一个现代文明国家的首都的中心,居然停放着人类有史以来最残暴的独裁者的尸体,居然倡导古埃及奴隶时代的“木乃伊文化”,并且让全世界的运动员们被迫在腐尸的臭味与病菌中参加各项比赛,这难道不是对奥运精神的莫大亵渎吗?
   我们不能想象,如果在德国召开奥运会,希特勒的头像被堂而皇之地悬挂在勃兰登堡门之上,希特勒的尸骨被高举在科隆大教堂的祭坛里,那将是对人类普遍尊奉的民主和自由价值的多么严重的挑战!我相信,没有一个德国人会接受和纵容之,全世界一切有良知的人们都会抵制这样的奥运会。
   然而,中国人对中共仍然鼓励毛泽东崇拜见怪不怪。只有奴才才会热爱奴隶主,热爱奴隶主的奴才永远也不能变成公民。由于信息的封锁,毛的暴行没有经过一个长期曝光的过程,所以即便在西方世界仍然有不少人对毛或心存想象,或一无所知。实际上,毛泽东杀人之多、虐民之深、祸国之烈、统治之长,均远远超过希特勒。日前,美国国务院解密一份档案,记载了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毛泽东与来访的美国国务卿基辛格之间的一段秘密谈话:毛泽东在谈到当时美中之间缺乏经贸交流的时候,曾经大言不惭地表示:“中国的女人太多了。我们可以先白送给美国几万中国女人。”其后,毛泽东又说,其实可以送给美国人一千万中国女人。他还开玩笑说:“这些女人到了美国,美国人的麻烦就多了。”
   见多识广的基辛格听到这样的高谈阔论,不禁目瞪口呆,不敢接话。在这个亘古未有的暴君眼里,芸芸众生何尝有过作为人的尊严和价值?一千万中国女性居然可以被当作货物一样潇洒大方地送给美国,由此可见:毛本人才是中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最大的卖国贼!
   人文奥运,去毛为先。
   毛贼尚未去除,同志仍需努力。
   紫禁城的星巴克与天安门的毛头像
   继中央电视台某“名嘴”在博客上发表攻击紫禁城的星巴克咖啡厅的文章,在网络上引起若干“爱国贼”们热血沸腾之后,黑龙江人大代表姜鸿斌又在两会上提交了“关于星巴克立即搬离故宫”的提案。
   二零零七年的“两会”上,垃圾代表和垃圾委员们提交了不少垃圾议案。有人建议设立“惩治汉奸言论法案”,有人建议将“妇女节”改为“女性节”,有人建议奥运会门票留一些买给农民工,有人建议奥运金牌得主接受记者采访要谦虚一些……“两会”变得比周星驰的喜剧还要搞笑。这些根本不是民选的代表和委员们,何曾关注人民大会堂外被警察驱赶的、饥寒交迫的访民们?他们自得其乐地表演着,这才是一部最辉煌的“大片”呢。我倒是有一个建议:香港的喜剧明星们不妨申请去列席“两会”,将其中的笑料作为创作喜剧的素材,定能更上一层楼。
   姜代表在提案中说:“星巴克在故宫中停留一天,就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挑战,伤害在民族品格和民族尊严。媒体报道说,星巴克的租金可以算做经营收入,可我们不能利用老祖宗留下的财富为自己牟利。即使在市场经济大潮下,有些东西也是不能用货币兑换的,故宫就是这样无法用金钱衡量、兑换的‘产品’。”
   我从来不觉得星巴克咖啡馆设在故宫之中就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挑战,我也没有感到自己的“民族品格和民族尊严”被伤害了。一种文化倘若轻易就被一个咖啡馆掀翻了,那就表明这种文化本身便失去了生命力,便没有了存在的价值。就实际情况来看,故宫管理方的服务极其恶劣,在庞大的景区内居然没有一处向游客提供饮水的地方。游客参观累了,到星巴克里喝一杯咖啡,休息休息,有什么不好呢?这一细节正体现出中西文化的和谐与对话,也体现出中国文化本身的包容性。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