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夜狼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夜狼文集]->[我想把中国的“普京”们塞进地震废墟下面……]
夜狼文集
·原告审判被告的荒诞剧
·辱人者,必将自辱
·法院的即兴“立法权”——我的申诉之二
·南辕北辙抓胡佳
·法院的即兴“立法权”——我的申诉之二
·不打自招:社会主义制度就是独裁专制 ——我的申诉之三
·重念国民党反革命罪邪咒——我的申诉之四
·硕鼠当春又新年
·你可以强迫我上床……
·无钱六十逞英雄——贵州毕节老年苦力大背箩写真(上)
·无钱六十逞英雄——贵州毕节老年苦力大背箩写真(上)
·中国,岂只这样一位人大代表
·监狱好胜敬老院——反丁玲笔法,书狱中奇事
· 我的“蜕化变质”——兼作退团声明
·因为,我是一只弹簧
·若为爱情故……——我的狱中日记之一
·清明时节泪纷纷
·究竟谁在造谣、诽谤——我的申诉之五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前期病兆——我的狱中日记之二
·“无论怎样,我都等你回来” ——我的狱中日记之四
·祈祷声中,中秋节晴转阴雨 ——我的狱中日记之三
·令人费解的释放和监视居住——我的狱中日记之五
· 判我为敌的九大悖论——我的申诉之六
·“买身契”成了卖身契——我的狱中日记之六
·写在5.12大地震的第五天
·我想把中国的“普金”们塞进地震废墟下面……
·为三赢的降半旗叫声好
·《灾难铸就伟大的中国》的九大悖论
·悲情小麻雀
·永不熄灭的烛光
·落荒成都城
·将奥运会办成无国旗奥运会,如何?
·将2008年奥运会办成首届无国旗奥运会,如何?
·求其友声
·螳螂之死
·“男女人”与民主集中制
·“神圣”的使命,何以只能做贼般地干? ——我的申诉之七
·不要再玷污蒋晓娟的母爱了
·不仅仅是写给国安某某的公开信
·党报如此"人咬狗"
·悲戚的“探监”——我的狱中日记之七
·我在狱中当“管教”
·伟大领袖打倒马寅初,是冤假错案吗?
·幸好我不喜欢奥运会
·我不是冲北京那鸟巢去的
·时钟可以倒拨,时间却永远前进——我的申诉之八
·冷眼看奥运
·汶川地震幸存学生应该如此感恩吗?
·如此“国嘴”韩乔生
·911发生的第二天
·沾胡总书记的光
·毒奶事件,还有谁该“下柜”
·我为什么要为杨佳能够保住性命祈祷
·蹉跎岁月的老房东
·为富不仁的发生、发展和登峰造极
·好意思“法定”11月8日为记者节
·万古知音只有天?——罗德远其人其诗
·从成年公象不“猥亵”未成年母象说开去
·从日攘一鸡到月攘一鸡的“进步”——我读新华网世界人权日网评
·没有平等,只有“更平等”的国度
·弃善从恶,重新做人?——一个文字狱受害者的狱中诗歌
·含泪泣问:到哪里起诉离弃子女的国母亲、党妈妈?
·飞出牢笼的"反动梦"
·一个刑满释放人员看“躲猫猫”事件
·囚徒党员如此“效忠”党
·6月4日,泣问苍天
·纪念六四,何用“乱串”
·贵州毕节纪念六四20周年剪影
·朝圣石门坎
·假如我们面对的是一个有底线的政权……
·围上“爱心颈巾”,我将招摇过市
·“跪谢警察年”折射出的警察特权思想
·“暴力袭警”获得巨额赔偿的特色启示
·美国的月亮,它为什么比中国的圆?
·特务政治:催生反动思想的沃土
·与曹长青商榷:《零八宪章》是“谏言”吗?
·假如主人不想吃王八
·且看看守所如何以书为敌
·我这个政治犯“享受”的特殊待遇
·假如“侮辱国歌罪”的议案被采纳……
·新华社,不说“情绪稳定”你会死人吗?
·六四的校园静悄悄
·那坟前,开满鲜花……
·党报如此“人咬狗”
·野火烧不尽的老苗文
·共产党被“枪毙” 与如此“口交”
·死刑犯在看守所遭受的活罪
·我所见识的离休老干部
·绝食,也考量着遂宁政府的文明程度
·温家宝提政改:叶公好龙而已
·荒谬绝伦的党报职称论文
·打开窗户欢呼:庆祝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坏树不能结好果子
·坏树不能结好果子
·勇夺“N连冠”的无线电管制规定
·一位麻风病致残者的辛酸劳作
·我不写刘晓波,我只写昂山素季
·公安部又在脱裤子放屁
·关于我的手机信号半身瘫痪和宽带彻底断气七天的投诉
·看吧:贵州电信竟然如此践行承诺
·感谢美国,救了我儿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想把中国的“普京”们塞进地震废墟下面……

   
   
   
   我想把中国的“普京”们塞进地震废墟下面……
   

    李元龙
    5月12日,在陪护友人的女儿去四川成都做唇腭裂手术的半道上,我们就听路人说,成都发生了地震。当天傍晚7时许,在成都市区,我听到一出租车司机,同时听到车上收音机里说,地震震级达到了7,8级,地震中心是四川汶川,已经有45人在地震中死亡。
    当天晚上和第二天,在电视屏幕上,在当地报纸上,我才知道,这次地震,远远地比我想象的严重得多,死亡人数已经超过千人,不仅中国的大多数省份,连泰国,也受到了影响。
    我对当地电视、报纸上“众志成城,抗击地震”,“灾区人民情绪稳定”,“四川省委、省政府对地震高度关注”,“地震再一次使得我们的民族凝聚力得到了加强”等化腐朽为“神奇”、坏事变“好事”的报道十分反感、痛恨。我最想知道的,地震现场人员死伤情况,财产受损情况,以及为什么,一点预见也没有地,就如当年唐山那样,也发生了七点八级大地震等等情况,我却无从得知。
    当天晚上,与成都所有市民一样,我和友人一家男女老少是在华西眼科医院的旷野草地上过夜的。我得把这一特殊的经历记录下来,为此,当天深夜和第二天白天,我还拍下了不少成都市民夜宿野外,躲避地震的照片。并且,文章标题已经想好,叫做《在成都当地震难民》,我想把自己地震当天在成都的所见、所闻、所想写下来。等到14日上午,逃亡回到安全的贵州毕节家中,并上网知道四川的地震原来远远地比我此前知道的要惨重得太多太多,尤其是知道那个视臣民如蝼蚁,视“稳定”如泰山的政府照样还是如32年前那样,拒绝外国政府,包括“台湾当局”的援助,甚至知道“奥运圣火在四川的传递将不受影响”时,我停止了那篇已经让我的良心感到不安的文章的写作,我更应该做的,是为那些还埋在地震废墟底下,已经因为地震而失去了亲人,失去了家园的我的同胞们呐喊,呼吁,否则,我也是应该被塞进地震废墟下面的无心无肝者之一。
    今天上午打开电脑,看到的有关内容,仍然是两个极端。即官方声音的装腔作势和无心无肝,以及民间声音的有情有义和无可奈何。
    随便看了一下中央电视台,新华网,人民网,令人恶心,应该受到诅咒的报道比比皆是:《奥运圣火瑞金传递 95岁老红军传圣火》,不惜自食便液地将奥运政化;《邢台、汶川两次大地震中两位总理惊人的相似一幕 》,不仅利用地震拍现任总理马屁,甚至还往死了多年的前总理脸上贴金;《15勇士4999米高空伞降茂县》,《中国军队震灾后救援全记录:改写多项军事纪录》,利用地震耀武扬威,满足自己的吉尼斯世界记录情节;《地震不相信眼泪》,《 凝聚沉着力量 彰显民族精神:今天我们都是汶川人 》,《强震抗灾中,谁是最可爱的人》,不忘见缝插针,丧事当作喜事办地进行愚民宣传;《刘淇郭金龙等北京市领导带头捐款》,灾难,都是成了官僚抛头露面,表现自己爱心无限的绝佳时机;《灾情就是命令 时间就是生命》 ,雷声大,雨点小;《党和政府是灾区人民的主心骨》,灾难,总成了党施恩的最好舞台。
    在新华网看到《记者哭泣中拍照》的标题,我的第一个反应是:还有灾情照片,看来新华社某个记者还算有一点良心。谁知打开来一看,呸呸呸,标题变成了《新华社记者“5.12”地震大救援目击记》,这位党的粪门记者“哭泣”的,竟然是自己的同事如何在地震现场受苦难的“英勇事迹”。
    与此相反,民间的声音,远比官方媒体富有人性化,更接近灾难现场,更能知道灾民需要什么,也更知道民众最想知道什么。《1.5万死 8乡镇夷平》,将现场实况展现在你的面前;《火炬手假捐款是为了拍摄效果?》,置疑名人可能在利用灾难做秀;《就算汶川不救了,都江堰不该死啊!》,对天灾演变的人祸进行谴责;《奄奄一息的母亲护住3岁幼子苦等救援》,对命悬一线的幼儿表现了悲悯之心。
    最出乎我的预料的是,近来被官方利用家乐福等煽动起来的排外等所谓爱国主义情绪,这时也被人们抛到了脑后,人们大声质疑,谴责:《我们为什么要拒绝国外的救援队》,《日媒:四川地震中国没有请求,派遣停止救援队》。《第一支海外搜救队到达四川灾区》,未曾细想,急切的我刚看到这个标题,就以为外国救援队终于来了,打开一看,原来是准自己人:香港特区政府派出一队二十人搜救队伍,今日(五月十五日)凌晨前往四川地震灾区协助搜救工作 。《请全国政府机关停止公款吃喝三个月 》,不仅表达了对公款吃喝的不满,还表达渴望灾区得到救助的心情。对无心无肝的政府官员,也有冷嘲热讽:《请官员们至少不要公开的笑了!》
    更没有想到的是,原先让官方得意非凡的所谓圣火热情,现在也已经大大降温:《国殇下的圣火传递应当缓行》。不仅降温,还进行谴责:《奥运火炬手很兴奋》,《那个该死的火把传递,该停止了》。国人情绪的激烈,愤怒的程度,已经远远地超过了“六四”,超过了非典等时期,几乎达到了人们能够忍耐的临界点。今日13时3时分,在“猫眼看人”看到一篇《下半旗了》的贴子,我心里为之一振:虽然是在网民的呐喊、抗议声中,但毕竟还是第一次为普通死难者下半旗了。谁知打开来一看,内容是令人万分失望:“哀悼2007年4月16日在弗吉尼亚工学院被杀的32人,我所在的旧金山几乎所有看得到的星条旗都下半旗了,特此贴出。”一个回帖表达了帖子主人是借此彰显中共政府的冷酷无情:至少1,5条的生命,都不下半旗,这个政府的心有多硬,可想而知了!
    良知尚存而又深感无可奈何的许多网民甚至如此为灾民呐喊:跪求天朝网开一面,特许国外的救援队来救救我废墟下的同胞!我的一个朋友流着泪水对我说,如果下跪能够让中共放外国救援队进来,哪怕违背了我的基督信仰,但为了废墟下的灾民,我也愿意给中共跪下了。
    与32年前一样唐山地震时的阴暗心理一样,也与32年前的做法没有本质的区别,他们还是在隐瞒真相,还是在拒绝外援。与他们的传统作风一样,他们的“专家”在铁的事实面前,还是死活不承认三峡工程可能对四川地震的影响,以及汶川地震对三峡水库可能的影响。他们完全是在刻意地,病态地,歇斯底里地隐瞒、回避、拒绝一切对他们的形象,稳定等等不利的东西。他们不是不能,他们完全是不为啊。试想,假如四川地震被他们认为已经威胁到了他们的稳定的程度,那么,只要他们发个话:“要将抢救地震废墟下面的难民作为政治事件来重视”,我毫不怀疑,废墟下面的难民,绝对不是现在这个惨境。非典,六四,法轮功,不是都先前失控,然后在真正的高度重视之下奇迹般干净、彻底、迅速地得到解决的吗?独裁政府以及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总是在这里,在这样的时候,发挥得登峰造极。
    我在想,有没有必要让外国救援队前往地震灾区进行救援,最有发言权的,应该是还压在废墟下面而又暂时还没有失去生命的人,其次是他们的亲人。这样的权利,怎么也能够让那缺心少肝的党棍、官僚去“代表”了呢。
    我在想,他们究竟为何不让外国救援队,甚至不让被他们称为“同胞”的台湾政府派救援队进到灾区?他们心虚,他们有所顾虑啊。是啊,让人民知道,原来,外国人,他人更能够“代表”先进生产力,更象救星,那么,他们的西洋景,不是不揭自穿了吗。
    悲愤,让我在写这篇短文时几次哽咽,几度停笔。目前状况下,我已经顾不了什么谋篇布局,顾不了什么逻辑联系等,想起什么,我就写什么,想到哪里,我就写到哪里。
    2000年,俄罗斯库尔斯克好核潜艇沉到巴轮兹海海底的最初两天,当时的普京总统也拒绝美国、挪威等外国救援。一个儿子被活埋在潜艇上的母亲当时悲愤地说:我真想把普京塞进那海底黑暗、冰冷的潜艇里面去,然后问他:你需要外国人的救助吗?
    悲愤的我,今天也起了杀心,想把中国所有的“普京”们统统都塞进地震废墟下面。
    不要说还有成千上万的人被埋在地震废墟下面,就是在非地震中心的成都,人们也惶惶不安,寝食皆废。我想把所有说过“灾区群众情绪稳定”之类的话的党棍、官僚统统都塞进地震废墟下面,然后问他,问他的亲人:你,你们的情绪稳定吗?
    明明事前报纸上有所报道,有地震专家耿庆国发出过预警,但四川省地震局副局长邓昌文等却说:此前监测未发现宏观异常,也未捕捉到相关信息。地震预报一个科学难题,事实上,我们地震预测水平算比较高的。我想把邓昌文之类的昏官,缺心少肝官统统都塞进地震废墟下面,然后问他,问他的亲人:你,你们以后能够检测、捕捉到有关地震预报的信息吗?
    “今天是北京奥运圣火在福建省传递的第三天,圣火来到了革命老区龙岩进行传递。龙岩人民自发走上街头迎接圣火,同时也对四川灾区给予了极大的关注。”“本报讯 昨天,北京奥运新闻中心主任李湛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四川汶川不在奥运圣火传递的四川绵阳地区,因此奥运圣火在四川的传递将不受影响,传递计划不变。”我想把所有采编过这类报道,说过这类话的记者、编辑,以及李湛军之流的东西统统都塞进地震废墟下面,然后问他,问他的亲人:你,你们说说,还采写“邢台、汶川两次大地震中两位总理惊人的相似一幕 ”之类的肉麻新闻吗?奥运圣火传递计划还不变吗?
    教学楼大量倒塌,政府办公大楼却大多安然无事,我想把那些永无餍足之时的贪官污吏统统都塞进塞进地震废墟下面,然后问他:你以后还口头上说“再穷不能穷教育”,实际上却把学校、学生当作聚宝盆、摇钱树吗?
    我最想的,是把特殊材料做成的,心肠冷硬赛铁,心理阴暗胜蝎的党棍、官僚统统都塞进塞进地震废墟下面,然后问他,问他的亲人:你,你们的还拒绝外国救援队的救助吗?1,5万普通人死于非命,还不值得你们的一个党魁正常呜呼,几个粪门死在并非自己该呆的地方该下降那面不是党旗,胜似党旗的旗子吗?
   
    2008年5月15日下午草就

此文于2008年05月30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