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夜狼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夜狼文集]->[祈祷声中,中秋节晴转阴雨 ——我的狱中日记之三]
夜狼文集
·爱如青山——李元龙案件辩护散记(下)
·善良人的不同“政见”
·原告审判被告的荒诞剧
·辱人者,必将自辱
·法院的即兴“立法权”——我的申诉之二
·南辕北辙抓胡佳
·法院的即兴“立法权”——我的申诉之二
·不打自招:社会主义制度就是独裁专制 ——我的申诉之三
·重念国民党反革命罪邪咒——我的申诉之四
·硕鼠当春又新年
·你可以强迫我上床……
·无钱六十逞英雄——贵州毕节老年苦力大背箩写真(上)
·无钱六十逞英雄——贵州毕节老年苦力大背箩写真(上)
·中国,岂只这样一位人大代表
·监狱好胜敬老院——反丁玲笔法,书狱中奇事
· 我的“蜕化变质”——兼作退团声明
·因为,我是一只弹簧
·若为爱情故……——我的狱中日记之一
·清明时节泪纷纷
·究竟谁在造谣、诽谤——我的申诉之五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前期病兆——我的狱中日记之二
·“无论怎样,我都等你回来” ——我的狱中日记之四
·祈祷声中,中秋节晴转阴雨 ——我的狱中日记之三
·令人费解的释放和监视居住——我的狱中日记之五
· 判我为敌的九大悖论——我的申诉之六
·“买身契”成了卖身契——我的狱中日记之六
·写在5.12大地震的第五天
·我想把中国的“普金”们塞进地震废墟下面……
·为三赢的降半旗叫声好
·《灾难铸就伟大的中国》的九大悖论
·悲情小麻雀
·永不熄灭的烛光
·落荒成都城
·将奥运会办成无国旗奥运会,如何?
·将2008年奥运会办成首届无国旗奥运会,如何?
·求其友声
·螳螂之死
·“男女人”与民主集中制
·“神圣”的使命,何以只能做贼般地干? ——我的申诉之七
·不要再玷污蒋晓娟的母爱了
·不仅仅是写给国安某某的公开信
·党报如此"人咬狗"
·悲戚的“探监”——我的狱中日记之七
·我在狱中当“管教”
·伟大领袖打倒马寅初,是冤假错案吗?
·幸好我不喜欢奥运会
·我不是冲北京那鸟巢去的
·时钟可以倒拨,时间却永远前进——我的申诉之八
·冷眼看奥运
·汶川地震幸存学生应该如此感恩吗?
·如此“国嘴”韩乔生
·911发生的第二天
·沾胡总书记的光
·毒奶事件,还有谁该“下柜”
·我为什么要为杨佳能够保住性命祈祷
·蹉跎岁月的老房东
·为富不仁的发生、发展和登峰造极
·好意思“法定”11月8日为记者节
·万古知音只有天?——罗德远其人其诗
·从成年公象不“猥亵”未成年母象说开去
·从日攘一鸡到月攘一鸡的“进步”——我读新华网世界人权日网评
·没有平等,只有“更平等”的国度
·弃善从恶,重新做人?——一个文字狱受害者的狱中诗歌
·含泪泣问:到哪里起诉离弃子女的国母亲、党妈妈?
·飞出牢笼的"反动梦"
·一个刑满释放人员看“躲猫猫”事件
·囚徒党员如此“效忠”党
·6月4日,泣问苍天
·纪念六四,何用“乱串”
·贵州毕节纪念六四20周年剪影
·朝圣石门坎
·假如我们面对的是一个有底线的政权……
·围上“爱心颈巾”,我将招摇过市
·“跪谢警察年”折射出的警察特权思想
·“暴力袭警”获得巨额赔偿的特色启示
·美国的月亮,它为什么比中国的圆?
·特务政治:催生反动思想的沃土
·与曹长青商榷:《零八宪章》是“谏言”吗?
·假如主人不想吃王八
·且看看守所如何以书为敌
·我这个政治犯“享受”的特殊待遇
·假如“侮辱国歌罪”的议案被采纳……
·新华社,不说“情绪稳定”你会死人吗?
·六四的校园静悄悄
·那坟前,开满鲜花……
·党报如此“人咬狗”
·野火烧不尽的老苗文
·共产党被“枪毙” 与如此“口交”
·死刑犯在看守所遭受的活罪
·我所见识的离休老干部
·绝食,也考量着遂宁政府的文明程度
·温家宝提政改:叶公好龙而已
·荒谬绝伦的党报职称论文
·打开窗户欢呼:庆祝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坏树不能结好果子
·坏树不能结好果子
·勇夺“N连冠”的无线电管制规定
·一位麻风病致残者的辛酸劳作
·我不写刘晓波,我只写昂山素季
·公安部又在脱裤子放屁
·关于我的手机信号半身瘫痪和宽带彻底断气七天的投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祈祷声中,中秋节晴转阴雨 ——我的狱中日记之三

   祈祷声中,中秋节晴转阴雨
    ——我的狱中日记之三
    李元龙
   
    2005年的中秋节来得很早,是在阳历9月18日这一天。这一天,我总共写下了四篇日记,记下了这个我有生以来过得最特殊,也最痛苦的一个中秋节。

   
   2005年9月18日上午8时许 星期日 大晴
   
    其雨其雨,杲杲日出。昨天和前天都是黑云密布,秋雷阵阵的理想天气,怎么今天一大早,竟然大放晴空?须知,今天是所谓的中秋节,在目前这样的处境下,那穿过铁窗,穿透玻璃的道道阳光对我来说,有如一把把刺破胸腔,插在心脏上的利剑,只能对我造成巨大的伤害。
    爸爸,我深深地敬重的好爸爸,我再清楚不过,当你知道我遭受如此巨大的灾难的那一刻,你是有多么的震惊,又是有多么的痛苦,更是有多么的盼望,这,不过是一个噩梦而已。
    你过去之抚养我们,一如今天的我们抚养我们的孩子那样,是不求任何回报的。没有半点锦上添花般的多余言行,全是雪中送炭般的实在关爱,你对我们朴实而深沉的舐犊之情,也在潜移默化中影响了我。平日里,我总认为,只要我不当啃老族,尽量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尽量把自己的家庭维持好,不给你增加任何负担,这就是我最大的孝心了。此情此景之下想起来,我做得太不够了。是啊,你不需要我在经济上孝敬你,但我应该多去你那里看看你,陪陪你啊。不少时候,我甚至两三个星期不去看望你一次,真是混帐。眼下多么的想看望你,可是,我不得其门而出啊。
    更让我心如刀绞的是,仅仅让你在你的老同事,老邻居,尤其是那帮老年大学同学面前“风光”了短短的八年,你这个靠真本事由体力而脑力,由司机而记者的儿子,在一瞬间连过去也不如,成了人家的阶下囚了。就在不久前,你还在对差点坐牢的我的侄儿,你的孙子应璞说,我们李家,谁坐过牢,谁被判过刑?可不能在你们这一代打破这个记录啊!
    不管怎样,说什么也没用,我让你在人们面前抬不起头来,让你蒙羞了。元龙无话可说,元龙惭愧啊。
    元龙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你,还能不能见到你,我的好爸爸?在这个让我害怕,让我恐怖的鬼地方,我已经多次地想象过,若蒙神灵保佑,有朝一日我还能回到爸爸你的身边,见到你的第一眼,我一定要抢进你的怀抱,紧紧地抱紧你,也请你紧紧地箍紧我,不要让我离开你,不要让任何人带走我。四五岁的一天晚上,我做了个噩梦。惊醒的我当时摸到你的大脚后,那种幸运感和安全,真让我终身难忘。是的,爸爸,在这个险滩密布的世界上,你是最想保护,也最能保护我的。我们父子重逢的那一天,你一定要紧紧地,牢牢地抱紧我,抱紧我。
   
   2005年9月18日中午1时许
    我思念而又愧疚的杨秀敏,上午,我和爸爸说了几句话,现在,我要和你说话了。
    早上,看守给我买的水果,生活用品,以及杂志送来了。你知道了这个消息,多少会为我感到欣慰的。令人沮丧的是,咨询那看守有关取保候审的条件后,我才明白,取保候审,不由写在墙上、写进书里的法律条款说了算。我对近期取保回家,已不抱希望。如果我的理解是对的,一个月后,取保应该有希望的。
    罢了,不和你说丧气的事了,说点其他的吧。
    刚才看了篇题为《意大利人的家庭观念》的文章,竟然读到了平时很可能读不出,此时此刻却读出了的同心人之言。下面这一句,我尤为欣赏:
    人活到一定的年龄就会明白,教会可以没有你,足球可以没有你,国家、民族也可以没有你,但是,家庭不能没有你,最需要你的,不是能感受到你的存在的人,而是能感受到你的不存在的人。
    我再清楚不过,最需要我,最能感受到我的不存在的,除了有血缘关系的爸爸和李鹓之外,就是你了。
    再思念也没有用,我知道,这一个中秋节,注定我们只能“千里共婵娟”了。
    一旦自由了,我将多做家务,陪你到乡下看望外婆,没有特殊情况,决不象过去那样,连你生日那天,也把你丢在一边,我却和别人去玩。对了,为了职称,你不是要去乡村学校支教吗,如果老天爷成全我们,到时候我一定陪着你到乡下去,为你做我该做,能做的一切。
    天空啊,为了我那与世无争的杨秀敏,你就晦暗下来吧!月亮啊,为了我那与人无争的杨秀敏,今晚上,你就别出来了吧!
   
   2008年9月18日下午4时许
    李鹓,让我心痛不已的儿子,我有好多话,好想当面对你说啊。可是,我只能把这些话写在日记里,等待有朝一日能够把这些话给你看。
    在你的人生最需要我的关键时刻,我出了最不该出的大事。不知你那还远远谈不上成熟的心理,是否承受得了如此巨大的变故、压力;不知道,这会不会对你的身体,对你的学习造成决定性的,可怕的影响。不管别人怎样看你,对你的态度有什么样的变化,切记,有所改变的,只是我的身份,你的身份,没有什么改变。是的,中国社会今非昔比,世界潮流不可逆转,老子反动儿混蛋的时代,应该一去不复反了。拿出你小学升初中考试时那种令我我欣赏的越是重大事情越表现得沉稳的良好心理素质,在帮助自己顺利度过这个非常时期的同时,帮助爷爷和母亲度过我们家眼下的艰难时日。
    我不能不搬出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即降“大任”于你来劝戒你。在此之前,你太顺利了,从未受到过什么挫折和打击,也许,老天爷知道,这对于你将来步入这个残酷无情,既有明枪,又有暗箭的社会十分不利,因此,它才用这种特殊的方式方法来磨练你身心双重的承受能力,应变能力。虽然才这样几天时间,我想,你多少应该明白了过去不明白的一些东西。我要借此提醒你:任何人都不是上天刻意垂青的宠儿,你必须对你生存的环境的残酷性有充分的认识和准备,否则,你会因此一败涂地,一蹶不振的。
    你玩游戏,你呆在电脑前的时间太多,太长了,这肯定对你的学业有不小的负面影响。在家时,好多次,我都想把电脑锁进那间小屋里,以控制你呆在电脑前的时间。但是,我一直迟迟下不了这个决心。如今好了,天意不可违,让我们都来接受老天爷的良苦用心吧。如果你能因此穷且益坚,明年能够考取你想考的外语大学,那么,说内心话,我今天受点牢狱之苦,就算是有所回报,“牢”有所值了。
    如果说,以前的我还能利用我的“身份”为你的前途做点什么的话,今后,没有这种可能了,你的前途和命运,全都靠你自己去奋斗,去争取了。
    今天是星期天,下午,你们不上课。出去打打篮球,游游泳,郊游郊游都可以,只是,千万别进网吧。你知道的,那样的消费对于我们的家庭来说,已经是一个过于奢侈的开销。最重要的还在于,那样的生活方式,太消磨一个人的进取之心和意志。
   
   2008年9月18日下午6时许 星期日 小雨
    上帝啊,苍天啊,那冥冥之中令人敬畏的神灵啊,你一定听到并接受我的忏悔和祈祷了!
    刚才,正在进行我每天要进行的疾步忏悔和祈祷呢,天空,在我的希望之中令我称奇地渐渐阴暗下来,继而,竟然更令我不敢相信地下起了小雨。这正是我希望看到的好天气,惟其如此,我,尤其是我的亲人们才不会受到进一步的伤害。
    善解人意的小雨,善解人意的月亮,善解人意的老天爷!
    谢谢冥冥之中那令人敬畏的神灵,我会尽力克服过去为人处世方面应该抛弃的短处,保持过去为人处世方面应该发扬光大的长处,做一个神灵希望看到的,更有良知的人。
    好人的。我无论怎样,都等你回来!
   首发《人权圣火》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