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崖文
[主页]->[百家争鸣]->[崖文]->[說周恩來]
崖文
·暗殺
·說愛國者
·我失驕楊君失柳
·評袁偉時2007年8月11日在长江商学院的报告一文
·評袁偉時2002年9月25日在南京大学历史系的报告一文
·易中天說曹操是可愛的奸雄
·回應袁伟时梁燕城关于近代中国的对话
·伯夷叔齊餓死於首陽山
·評一九一五年周恩來之伯夷叔齐饿于首阳山论
·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
·魏武揮鞭
·評殷海光人生的意義最後一段的夢
·公用事業應否以黑社會方式追數
·給電盈一封公開信
·我在共產黨內七十年曾志自述的基督徒
·評阿嘉活佛有關中國宗教自由研討會的講話
·評達賴喇嘛不可能策動暴亂
·評阿嘉活佛促使漢藏兩族和解
·評阿嘉活佛之中國佛教危機嚴重
·說李嘉誠
·憶九龍寨城
·天下興亡匹夫有責
·聽湘女 宋祖英一曲我失驕楊君失柳有感
·說釣魚台島嶼(尖閣群島)
·怎樣計算追索退還律師費
·評零八憲章
·讀曾憲梓撰文紀念鄧小平對中華民族奉献澤潤深遠有感
·讀民事訴訟中的各個階段一本小冊子
·說香港暴動的老左派
·評 香港律師會 會長 王桂壎律師 在2011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上的演辭
·再評 香港律師會會長 王桂壎律師在2011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上的演詞
·祭母文
·任何不合資格人士
·說陶傑論中國政治妻妾問題
·說唐唐選特首
·南禪七日
·公開讉責女騙徒朱蕭菊圓律師
·公開朱蕭菊圓律師索取訟費的法庭命令
·請香港律師會代支訟費
·公開 徐伯鳴 陳鴻遠 劉永強律師行 追索訟費的法庭命令
·請 香港律師會 代支六萬元訟費
·說牙患
·覆 傅慧敏律師有關跟進 朱蕭菊圓律師一案
·覆 呂毅丹律師有關代支付六萬元律師費
·香港律帥會的三封回信
·公開請 監誓人 莫玄熾律師 監證 陳鑑清律師回應問題
·律師行所有文件必需要有正楷姓名
·說中國之文化一詞
·公開莫玄熾律師行的覆信
·公開評莫玄熾律師行的覆信
·請徐伯鳴資深律師監證陳鑑清律師回應問題
·簡批鄭和下西洋是一個被無限誇大的傳說
·說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林孟達於2012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演辭(中文譯本)
·再說 韩愈 夷齊颂
·試譯說 韩愈 夷齊颂
·說 曾焯文博士之廣
·蕭若元說歌功頌德全因迂腐的中國文化
·請網上行遵守商業道德
·正蕭若元說伯夷叔齊之誤
·公開請 徐伯鳴 陳鴻遠 劉永強律師行提供律師的姓名
·評 蕭若元回應網友追求夢想的討論
·再說曾焯文博士的廣
·公開禁止香港律師對陳鑑清律師監誓
·談古德明說中共的伯夷叔齊
·同性戀者實不能結婚
·社會的本
·批 毛賊 沁園春 雪
·說安倍晉三祭奠靖國神社的戰犯
·中國古代酷刑
·說 陶傑說性
·說葉曼
·說唐樓
·說藞苴(喇渣)
·說公民抗命
·說 陳方安生
·日相 安倍晋三 紀念戰犯
·說學子罷課
·順民
·余英時撐抗爭 讀書人要站出來
·牙周炎
·說學童佔街為真普選
·絕食
·評 吳惠芳裁判官說毒奶粉是國恥
·禁止民主党張貼徽號傳單
·從今不罵毛澤
·評 鄭恩寵 儒學不是法治沃土
·說美國同性戀合法化
·說 陶傑國民教育課外讀物一文
·評 美國最高法院關於同性婚姻的判決
·公開專函通告全港律師禁止為被告人律師監誓
·遊日本國之関西
·說 鄧偉棕之未來属於年輕人
·說香港全民退休保障
·評 為何民主制度總是在華人社會失敗
·評 陳雲 沒錢的去台湾 有錢的去日本
·評 陳雲 重造封建再立共和 中國的文化建國
·評 陳雲 香港遺民與箕子精神
·評 陳雲復漢邦與中國從香港城邦論寫到香港遺民論
·評 陳雲 官用簡体殘字 毒我香港城邦
·公開請香港律師會將律師除名
·公開第2次請香港律師會將律師除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說周恩來

說周恩來 湘西 黃碩雄 2008年3月25日
   在網頁上看到紀念周恩來(以下簡稱周氏)誕生110周年的影片,似乎是把周氏和毛澤東(以下簡稱毛氏)二人終身奉獻「無產階級」革命事業分開對待。指周氏乃挽救黨、國的偉人,是「人民的好總理…」。
   筆者對周氏的推崇不能苟同。自《共產黨宣言》面世,《國際歌》高唱,確對「無產階級」有良好的願景。以中國而言革的是「有產階級」的命,展開了對封建階級、地主、富農…鬥爭的序幕,造成國、共二黨的鬥爭,「黃腫腳不消提」。最終受到以美帝國主義為首的「資產階級」自由世界的封鎖;多次饑荒,還要輸出糧油,支援阿、非、拉…人民,打腫臉龐充胖子;愛原子(彈)不愛褲子,視人命如草芥…;三天沒有食物已難挨,更何況是人為的三年自然災害。經過無數艱難曲折的「鬥爭」…,為中國人民包括貧下、中農,無產階級和封、資、地、富…帶來無數「殺劫1」;以至支援韓戰、越戰、赤柬、菲共、馬共、尼共…,不但沒有解放世界被壓迫的人民,以謀取幸福,相反被美帝國主義者以激烈的「反鬥爭」手法,共同譜寫了世界人民極為壯烈的悲歌樂章。馬克思提出的「階級鬥爭」運動如何正確,如何辯証,如何「實踐檢驗真理」。皆因為「人性」有「私念」上的偏差,出於鼓動的是「鬥爭」而不是「忠恕」;運用的是人民內部矛盾和敵我矛盾的「鬥爭」方法「絕對不能調和2」,這就止有從「人民內部矛盾上升為敵我矛盾」而不可能從「敵我矛盾轉化為人民內部矛盾」。錯誤的「一念偏差」亦止有濡染擴大,以至「堅持真理,修正錯誤」為大多數人服務「必然有更大的犧牲」;「革命無罪,造反有理」肯定死心殺人,最後發展成鬥狠鬥殺…永無歉恨悔意,造成嚴重不止的惡性循環完全是可以理解的。

   「指導我們思想的理論基礎是馬克思、列寧主義。3」「階級鬥爭,一些階級勝利了,一些階級消滅了。這就是歷史,這就是幾千年的文明史…。」「民族鬥爭,說到底,是一個階級鬥爭問題…。」貫串毛澤東整個思想都是基於這種「鬥爭」思想,並不是「法制」和「情理」。在近百年來屈辱的「愛國」情緒,民族感情,造成「歇斯底里」的新一代毫無辨析力,不斷派生新的受愚弄者和支持者。改革開放後,經濟發展一日千里,說明了「無產階級」革命事業是絕對錯誤的。一班不甘失敗,自命對共產主義有著豐功偉績的「共和國」英雄,「以昨天的卑鄙行為來為今天的卑鄙行為進行辯解」。亦因為這種「鬥爭必需過火」,「矯枉必需過正」,「鬥爭不是請客吃飯…」用的是「反面文化」手法;這就好比中醫中藥,不取「王道」之術,一概以「霸藥」攻之,猶恐不及,致一息淹淹,半生不死…。因之,無論如何替周氏一類共產黨人塗脂抹粉都不可能作為後世治國的楷模。僅可稱為「混世魔王」一類「天罡星、地煞星(凶神)」。在戰場上殺人並不足以構成犯罪,但在對地主4、富農…以至對自己的同志下毒手,這就不能不說是「罪犯」,難免後世譴責。從表面看,這種「鬥爭」手法取得了全中國的領導權,但從這種「鬥爭」不斷衍生的後遺症,都是自食的惡果。
   六十年代後香港漸有社區,筆者在圖書館閱讀左派的大公報…和右派的工商日報…,對「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基本的認識,與其說毛澤東一類是極左派,倒不如說他們才是真正馬克思主義的捍衛者…對劉少奇、鄧小平(以下簡稱鄧氏)…一類修正主義「走資派」進行的鬥爭。而周氏則站在毛氏的一邊,是毛氏的支持者;在二派鬥爭運動中周氏的確救過相當多的黨內、外人士…。但對黨內走資派的劉氏…,並未有絲毫加以援手,以至對各下層的鬥爭運動更束手無策,鬥爭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周氏是一個協助引火自焚,最後又自圖救火,雖然不眠不食想盡了辦法,敢於進入火場積極「滅火」卻未有成功。如果說周氏是一位為共產主義革命事業「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好總理,倒不如用香港人的一句俚語「攞來5衰」自掘墳墓不可饒,早知今日市場經濟又何必當初對美帝國主義鬥爭,周氏難辭其咎。
   在中國 共產革命運動中,形形式式,多姿多采,鬥爭6…陳獨秀、高岡、饒漱石、張國燾、蔣介石、彭德懷、劉少奇、林彪…罄竹難書,「革命是暴動,是一個階級推翻一個階級的暴烈的行動」,目的在奪取政治領導權…,建設一個共產主義的理想新社會。從各種鬥爭運動:…與天鬥與地鬥,深挖洞廣積糧,挑燈夜戰,不怕犧牲,人民公社好…;歌頌白毛女,雷鋒同志…,都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以至餓著肚皮發展「核武」無非都是自我膨脹,自我激發和自我優化…。試以毛、劉二者各自不同的政見,以窺其導向。
   毛澤東的政論:『對於我們的國家抱著敵對情緒的知識分子,是極少數。這種人不喜歡我們這個無產階級專政的國家,他們留戀舊社會。一遇機會,他們就會興風作浪,想要推翻共產黨,恢復舊中國。這是在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兩條路綫、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兩條路綫中間,頑固地要走後一條路綫的人。這後一條路綫,在實際上是不能實現的,所以他們實際上是準備投降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和官僚資本主義的人。這種人在政治界、工商界、文化教育界、科學技術界、宗教界裏都有,這是一些極端反動的人。7』
   『否定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則8,否定馬克思主義的普遍真理9,這就是修正主義10。修正主義是一種資產階級思想。修正主義者抹殺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的區別,抹殺無產階級專政和資產階級專政11的區別。他們所主張的,在實際上並不是社會主義路錢,而是資本主義路綫。在現在的情況下,修正主義是比教條主義更有害的東西。我們現在思想戰綫上的一個重要任務,就是要開展對於修正主義的批判。12』
   劉少奇的政論:『土地改革的這一個基本理由和基本目的,是著眼於生產的。…因此富農經濟的存在及其在某種限度內的發展,對於我們國家的人民經濟的發展,是有利的,因而對於廣大的農民也是有利的13。』
   『實行土地改革,…應該止沒收地主的土地和許多公地,分配給無地少地的農民,同樣也分配給地主一份,而不動富農的土地和財產。對於地主的其他財產,除開農民必需的一部份生產資料外,也不予沒收分配。14。』
   『自由市場還是要搞下去的,農村自由市場會產生一些資本主義,產生一些資產階級分子,產生一些暴發戶,有些小商販會變成暴發戶,…社會上產生一些資產階級分子並不可怕,不要怕資本主義泛濫。15』
   『自以為是中國的馬克思、列寧,裝作馬克思、列寧的姿態在黨內出現,並且毫不知恥地要求我們的黨員像尊重馬克思、列寧那樣去尊重他,擁護他為「領袖」,報答他以忠心和熱情。他也可以不待別人推舉,徑自封為「領袖」,自己爬到負責的位置上,家長式地在黨內發號施令,企圖教訓我們黨,責罵黨內的一切,任意打擊、處罰和擺佈我們的黨員。這種人不是真心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不是真心為共產主義的實現而奮鬥,而是黨內的投機份子,共產主義運動中的蟊賊16。』
   從毛、劉二者的政治觀點看,劉氏是修正主義的走資派是不容置疑的,鄧小平則是劉氏的同路人,亦可以比作劉氏一派的「總理」未嘗不可。筆者認為鄧氏是一名精於鬥爭的老手,在推動自己一套革命或者稱為「救黨救國」的理想時,多次遇到挫折,三起三落,實在令人稱服他的「厚道」17,我們亦可以在他的兒子從高樓被「紅衛兵」推下而殘廢的慘狀,可見付出了「鬥爭」的代價。
   毛、劉在政治理念同為達成一個馬、列主義沒有剝削的新社會,但各自表述,二派二條路線鬥爭非常慘烈;實在的情況,局外人還是不理解,何以從內部矛盾變成敵我矛盾?是不是劉、鄧一派支持者佔大多數;毛、周一派為堅持共產革命的正確性,得到林彪一幫的支持,於是《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18》鼓動學生造反,「紅衛兵」奪取政權!確屬如此,則毛、周這一派就相當卑鄙。無論如何,筆者認為在一九七九年之前的所有共產黨人,不管毛派或劉派都是通過「鬥爭」手段,並不是幫助「資產階級民主革命派」國民黨政權,以促成各民主黨派進行社會改革和政治改革;而是繼承馬、列主義以「暴力革命,武裝鬥爭」奪取政權,解放貧下、中農,無產階級…,分田分地,按勞分配…;並對地主、富農…「資產階級」實行專政,事實為人類發展史上帶來災難,是為「赤禍」。七九年之後的共產黨停止共產世界革命,則視乎對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有那一方面的貢獻,隨著彼等雖然一再提出「鬥爭」,但再沒有強調「階級壓迫」一類的鬥爭思想;並反對「凡是毛的都正確」的主張,倡建「和諧社會」;派出的是「維和部隊」,不再輸出革命,放棄了支援推翻封建舊社會而發展的資本主義制度;否定了列寧的「階級鬥爭不能調和」…;值得慶幸的重新「尊孔」。這種種轉變,即使各級領導者,在行為上有貪污腐敗的各種「偏差」,相比於過去的「鬥爭」運動,往往就不至於因為「不能調和」而無從悔改,以至變為至死不渝,弄虛作假僅求自保而泛濫成災。事實上,任何一個社會都不可能絕對公正,平等,視乎性質是隱性還是顯性,能否公開或是受到操控,主要還在於對社會問題「導之於未發」和納於「正面文化」。鄧氏在恢復工作,對地主、富農…完全鬆綁,不失為仍有一點「正面人物」的形象。而周氏在推動共產革命直到去見馬克思,願望如何良好,理想如何高尚,並沒有提出停止長達三十年對地主、富農…資產階級的監視、提防和在精神上、肉體上的枷鎖。除非封建者、地主、富農…和資產階級,以至「新興壞份子」都不是「人民」。因此,周氏不可能說是畢生對「中華崛起」和「民族復興」有所貢獻,其最終目的是為拯救世界被壓迫的「無產階級」而裹脅中國人民與美帝國爭持,「社會主義制度終究要代替資本主義制度,這是一個不以人們自己的意志為轉移的客觀規律。」大氣沖牛斗,蓋棺論定附和了類似「萬萬歲」的封建「毛皇朝」,為「資產、無產」二個對立階級譜寫了一頁頁的悲歌…「遺臭萬年」,並不是「人民的好總理」。在我接觸到的地主、富農…很多雖然家破人亡,以至從延安脫逃的小鬼隊…並不怎樣憎恨共產黨;針對的是個別黨員而不是對共產革命事業。即如樂見「貧農翻身」。所見亦有相當多南洋小伙子和海外華人回國報效…。似乎甘於獻出自己的財產與生命,願見社會的公平和國家的強盛而作出犧牲。然而,在他們的財產被清算殆盡,依然得不到公平的對待;並懷疑所有報效者在「階級」定位上的真誠性,而以裏通外敵,海外關係或以間諜投以「莫需,有」罪。為了「千萬不要忘記階級鬥爭」更多的是屈辱含恨…;及至數以百萬計的「貧下、中農、無產階級…」亡命香港。相比中華民國 台灣 國民黨政權的經濟發展,周氏襟頭掛上百萬個徽章,都談不到「為人民服務」。如果說擔任國家總理三十年,得到美國總統尼克遜和印度總理尼赫魯的稱譽,以一種政治外交手腕的評論而不是根據政績,這就不是「實事求是」。既辜負了億萬人民謳歌,涕零…,亦侮辱了廣大勞動人民的智慧,羞愧何地自容。如果說「毛澤東思想之所以被公認為是發展了的馬克思主義,主要是因為它指導中國革命取得了輝煌的勝利」而稱頌周氏一代偉人。筆者認為「共產革命」舉世已亡;毛、周之輩亦不過相類於封建皇朝,何嘗沒有萬民敬仰;及至希魔、日皇何曾沒有「知心友」。當今藏獨、疆獨、台獨…,「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何來「中國革命取得了輝煌的勝利。」何況,在孫中山那個時代就認識到普世價值「民主憲政」,中國 台灣已實踐;除非中國 共產黨無意認同這個價值,否則單單在中國 推動「民主憲政」就要有一段相當漫長而曲折的道路,更何況至今仍未有起步的企圖,令人憂慮的是否相類於封建皇朝而陷於必被革命。周氏又根據甚麼成就說是一代偉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