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就悉尼爱国大游行驳斥两股反华言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秘书与太监
·做一名成功的戈尔巴乔夫?
·互联网与中美关系
·美国老太向我告状:美媒丑化中国
·北京人都可以免费到纽约购物啦!
·亚洲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飞机哪去了?
·中国的反腐败会不会只是一阵风?
·马航370给美国提供了哪些机会?
·当民主遭遇投票
·《纸牌屋》里的丑闻到底发生在哪里?
·克里米亚:理想与现实,光荣与梦想
·老杨头新闻点评:米歇尔、立法会与核武器
·我咋成了带路党、五毛与“正厅级侦察员”?
·周末剧场:周先生的“阴谋论”
·是的,这就是民主
·国内报道的习总讲话为啥有点变味?
·清明回乡偶拾
·大数据时代,各国秘密警察都在干什么?
·媒体的公信力是怎么失去的?
·习总这一年都做了什么?
·中国不是民主的敌人!
·大老虎哪去了?
·陆港便溺之争:文明与反文明只有一步之遥
·改革为什么失败了?
·今天你腐败了吗?
·不能为保国产剧而普降国人素质
·五一有感:工人哪去了?
·读者来信:很庆幸我没有贪污的机会
·读者来信:请别把孩子的成才同你的成功绑在一起
·北大学生听懂习总讲话没有?
·在港央企少数高管是如何贪污、卖国的?
·他们贪污、受贿的金钱哪去了?
·对中国国家安全最大的威胁是什么?
·好看的女人哪去了?
·落马高官的可恨、可怜之处
·今天你通奸了吗?
·制度反腐为什么必不可少?
·“独裁者”之女朴槿惠的总统之路
·写给落榜的同学:考不上大学怎么办?
·普京治国
·老杨头新闻点评:官员“59岁现象”新解
·落马贪官们到底信仰什么?
·当官不贪亏不亏?
·老杨头新闻点评:公车改革要来真格的?
·培育核心价值观是一步很大的棋
·美国女国务卿为啥都找不到好男人?
·中国不是苏联
·从甲午之战中吸取什么教训?
·下一步改革会牺牲谁?
·消灭大老虎的唯一办法是法治
·习总能否解决“李约瑟难题”?
·西藏日记:美得透不过气来
·中国人为什么活得累?
·战争离我们有多远?
·我认识的郭美美……
·中共三代领导人:革命、改革、创新
·我为啥得不到鲁迅文学奖?
·习近平挑战“不可能的任务”
·假如邓小平还活着……
·赌场谍影二十年
·军训不是让孩子们吃“苦头”
·假如中国不再有贪腐……
·习总对媒体与智库说了什么?
·写作十年还没堕落,我容易吗?
·习总哪篇“博文”最打动我?
·百年中国民主梦,十年香江中国心
·中国如何才能击败日本?
·美国如何靠“三片”称霸世界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老杨头说三道四:我是中国人
·什么时候送孩子出国最合适?
·我们还能从香港学到什么?
·假如我们不喜欢你,你可以走吗?
·中国人为什么喜欢炒?
·卖鹅蛋的婆婆哪去了?
·朝鲜出大事了……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不宜把祖国比喻为母亲的N个理由
·历史会怎样记住你们?
·金正恩去哪了?
·追捕海外贪官最缺的是什么?
·16万吃空饷的与8200万贫困线下的
·邓小平是中共最了不起的领导人
·依法治国的关键是依法治党、依法治官
·为周小平辩护
·各国领导人如何获得资讯?
·澳洲人怎么看藏在澳洲的中国贪官?
·能限制权力保护权利的法治才是真法治
·你们要怎样超越邓小平?
·今天,你改革了吗?
·奥巴马活得也不容易
·光棍节忠告:爱啥都不能爱人渣
·北京烟花让澳洲外交官得了忧郁症
·在中国没遇到抗议的安倍怎么想?
·一生中,你一定会当一次“异议分子”
·三块墓碑
·从朝鲜“越境执法”召回留学生想到的
·中国男人为啥配不上中国女人?
·中国官员为啥不辞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就悉尼爱国大游行驳斥两股反华言论

4月13日是我到达悉尼后的第一个星期天。一年四季很少下雨的悉尼这一天细雨霏霏,天气宜人。大约有数千以中国留学生为主的游行队伍出现在悉尼街头,挥舞五星红旗高唱义勇军进行曲的爱国留学生向澳洲显示了中国人民的爱国热情,以及用标语向路人展示了发生在西藏的真相,抗议外国媒体特别是CNN等歪曲事实、诬蔑中国人,支持北京奥运火炬。澳洲警方统计人数超过一千,但有目击者说,实际人数达到五千人。虽然人数众多一度影响了悉尼的交通,但澳洲警方表示,游行秩序良好,没有发生任何冲突。澳洲警察对这次和平的游行示威表示满意。
   
   我没有去参加这次以年轻的中国留学生为主的游行,但过后收到了很多现场拍摄的照片,也在新闻上看到了,对于学生的爱国热情,表示充分的肯定和支持。我看到,很多学生举的标语牌上用英文写的口号清楚而理智。例如,一位中国学生举了一个牌子,上面写着:Riot is not Democracy (暴乱不等于民主),给已经享受了一百多年民主的澳洲人上了一堂生动的民主课。
   
   如此大规模的游行示威,让人惊讶的是,澳洲本地(指英文)媒体却低调处理,鲜有报道。他们是不是有什么考虑,澳大利亚当地人(这里主要指多数白种人)如何看待这次游行。怀着这些疑问,我找到了一位在媒体工作的澳洲朋友。我希望他主要说一些负面的看法。他说了一些,我认为有些观点有一定的道理,但大多数观点却是很偏差的,对于这些带偏见的意见,我一一作了驳斥。后面收录一些,供读者自己判断。

   
   说起这次悉尼中国学子爱国大游行,我首先表明了自己的观点,这次游行没有针对任何一个族群或者某一个正在表达意见的小规模游行,只是旅居澳洲的中国人(主要是中国留学生)表达他们的爱国热情,对奥运火炬的支持,从某种程度说也反映了中国大国地位的崛起,让外国所有的人看到中国的强大,和中国人民的爱国热情。
   
   这位澳洲人当即表示,这样的游行是合法的,但在一些澳洲人看来,却并不一定合情合理。说到这次澳洲主流媒体之所以没有大肆报道这次游行事件,他说可能是从澳洲族群团结、中澳两国友谊以及华人利益出发的。
   
   他说,CNN和澳洲政府没有任何关系,甚至不是澳洲的媒体;法国政府没有保护好奥运火炬,以及法国总统声称要抵制奥运会,好像也扯不到澳洲头上。再说,奥运火炬还根本没有来到澳大利亚,自然也不存在没有保护好的问题。当然这并不是说,中国留学生就不能走上街头唱中国国歌和挥舞具大的五星红旗。这是澳大利亚,不是北朝鲜和古巴,这是一个自由、民主和允许任何人游行示威的国家。
   
   这位澳洲人继续说,可是,你如果认为大规模的中国留学生走上澳洲街头游行示威就能够在澳洲人心目中提升中国大国崛起的国际形象,那就太小看澳洲人了,而且有可能适得其反。澳洲媒体不就此事炒作的原因之一就是不想激化矛盾以及割裂族群。他强调说,不光中国是多民族国家,澳洲也是,而且有严重的族群问题。澳洲一直存在严重的白人种族主义,他们一直认为,那些亚洲人包括中国人在我们的澳洲国旗面前宣誓效忠后却仍然心怀二意,他们在我们的国家澳洲享受了言论自由和游行的自由,在自己的国家却被剥夺得一干二净。如果让那些种族主义者跳出来利用这件事做文章,将不利于澳洲的族群和谐,对于少数族群如亚裔和中国人也是不公的。
   
   我当场批驳了他的这一观点。他连忙说,这不是他的观点,而是我让他说的澳洲目前有少数人的观点。我很不好意思,错批了他。于是鼓励他继续说。他说,事实上,对于有些澳洲人来说,几千名中国留学生涌上街头高呼热爱中国、保卫奥运,目的很可能是为了提高北京在世人眼中的形象,然而,看到这次游行的澳洲人却无不为自己的国家感到更加骄傲。好多澳洲人自豪地说,这些中国留学生提升的是澳大利亚的国际形象——全世界都看到,虽然以前澳大利亚犯下过不可饶恕的种族歧视的错误,但现在的澳大利亚已经进步了。——这不,澳大利亚不但让自己的公民享受言论和游行示威和结社的自由,而且,还让这些大多持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的年轻人自由自在地走上世界大都市悉尼的街道。而且,澳大利亚白人警察一路为他们维持秩序,他们只管高唱中国国歌,手舞鲜红的五星红旗。
   
   那位澳洲朋友笑着开玩笑说,也许有一部分澳洲人心里可能会嘀咕:怎么这么多中国人跑到我们国家来了?这些学生都来我们国家干什么?应该到中国爱国呀?绝大多数留完学也不肯回到中国,还继续申请绿卡,加入澳洲国籍——为什么呢?
   
   我当然也向他解释了我的立场,指责说这种话的人是抱着狭隘的澳洲民族主义,要不得。说罢,我请他继续告诉我更多的澳洲人的反应。他说,也有一些不明真相的澳洲人风言风语,说,奇怪,怎么至今没有看到任何中国人在自己的国土上举行游行示威表达爱国热情,网上说,连到一个法国商店(大概是指家乐福)门口的小型聚会都被人民警察驱散,可他们却不停地在我们的国土上又是游行又是示威?中国人都是这样享受游行和聚会自由的吗?这种民族能够崛起吗?值得尊重吗?
   
   这位澳洲朋友还想说下去,但被我严厉地打断了,我大声地驳斥了他,我说:你说的这些澳洲人不再是民族主义者,而本质上可能是种族主义者了,——他们根本没有理解澳洲民主制度的伟大之处,按照澳洲的宪法,和平的游行示威和聚会不但是每一个澳洲公民,而且是每一个踏上这块土地的——不分种族和性别的人的基本权利。你最好让这些澳洲佬(Aussie)好好读读澳洲的《宪法》。别一辈子生活在澳大利亚,却还没有我们这些刚刚踏上这块土地的中国学生更加懂得这块土地赋予所有人的权利:在这里游行示威和到郊外野餐以及在大街上放一个屁差不多一样,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更不需要勇气,只不过是人的基本人权而已。
   
   那位澳洲朋友听了我义正词严的驳斥,嘿嘿地笑了起来,说,你又来劲了,你自己说要听听不同意见,怎么一听到不同意见就按捺不住了?我只好对他道歉,然后 鼓励他继续说下去。
   
   可这位澳洲朋友来劲了,他说,我不说了,除非你保证不要再驳斥我,因为这根本不是我的观点,我只是陈述一些澳洲人对想法和事实。除非你向我保证你不会发火,我才会讲下去。我真怕你像几十年前澳洲的那些愤青,还没有听完人家要讲什么,就骂爹骂娘的。
   
   我只好干笑着向他保证。——对了,各位读者,你也得向我保证,别没有看完人家写什么,或者根本没有看懂人家写什么,就开骂了。我最怕那些以爱国的名义开骂的。否则,你最好不要继续看下去。
   
   得到我保证的澳洲朋友继续说,对了,这次中国留学生在悉尼举行大规模的和平游行示威给了澳洲人一些启示。有几个澳洲人说,今年是中国的奥运年,澳洲在中国大陆的留学生和侨民很可能在近期找机会在中国最大的城市聚会,举行支持奥运会的和平游行,同时向中国人展示澳洲人如何爱国——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
   
   我接着他的话说,按照中国的《宪法》,中国人和外国人都可以在中国举行和平的游行示威,当然要要先申请有关部门的同意。如果申请不被批准,你自然就不能游行,否则,就是非法,结果你们大概也早就知道了。
   
   他问,那我们澳洲人申请举行悉尼中国留学生这样的游行是否被批准?我说,我不清楚,很多中国大陆的朋友比我清楚,很多人都申请过,例如反日保钓大游行。
   
   那位澳洲朋友点点头,很满意。我总结道,这次游行示威是和平的,是符合澳大利亚法律的,我认为很成功。澳洲的那位朋友说,是的,大多澳洲人对中国留学生的和平游行是抱了平常心的,只是你问我,我才告诉了一些少数人的意见,不足为据。再说,澳洲也经常有类似的游行示威,例如反抗伊拉克战争等。我说,这倒是,心中也就感到安慰和放松。
   
   然而,以宪法赋予的民主、自由权利搞定澳洲人容易,要说服另外一批人就不那么容易了。
   
   游行结束后第二天,我的信箱就收到了一些中国网友发来的信件,有两封来自大陆东莞的网友的信,我从中看到了一些让我很不安的东西。这里把这封信抽出来,删除一些多余的语言,省掉姓名登出。在信件后,我也提出自己的回应,不是为了驳斥这位朋友,而是与大家商榷。这封信内容如下:
   
   “杨先生,你到悉尼的第二天就爆发了悉尼留学生大游行,千万不要告诉我不是你暗中操纵和发动的,你以为我们不知道你是谁?你弄这样的游行示威没有什么不对,可能会流芳千古,没有必要遮遮掩掩吧。这是我们一开始的想法,后来我们知道你为什么宁肯当无名英雄了。
   
   “杨先生,当我们从网络上看到那个国家仅仅一个城市一下子有五千多个中国留学生涌上街头的时候,我们一起围在一部电脑前的打工仔打工妹都愣住了。啊,怎么有那么多中国留学生?不是说到悉尼留学至少得一百多万人民币吗?这些人都是谁呀,他们看上去和我们的年纪差不多,可我们打工每个月只有一千多块,有的才不到八百,要死要活,估计到死的时候就是把自己遗体先卖出去做科学实验,也永远看不到那么多钱。当我们放大那一个一个充满激情的年轻学子的照片的时候,我们突然想,这是不是一个又一个贪官污吏的子女,是不是一个又一个赚取我们血汗钱的先富起来的纨绔子弟?也许我们偏激了,但你们那些留学生中绝对没有一个是从八亿农民以及两个亿工人家庭走出去的吧?更不用说下岗工人了,这样想,我们就开始失落,随即就感觉到气愤。
   
   “杨先生,最后,我们一致认为你组织了这样的游行,是一种罪恶,因为它差一点熄灭了我们心中的爱国热情。要知道,我们从看到那次游行后就一直忍不住地想,那些和我们一样年纪不用工作却可以用一百万以上的钱去留学澳大利亚的社会主义青年们,他们拥有一个什么样的家庭?他们的父母是干什么的?他们心目中的国家是我们爱的这个国家吗?杨先生,我们恨你,你现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把那些青年学子的照片一一贴到网上,让我们使用人肉搜索引擎,找出他们在澳洲花费的那一百万的来路,看看他们的父母是不是像我们的父母一样,祖祖辈辈依靠辛勤的劳动养家活口。或者,杨先生,如果你能够任意选择那其中十个留学生的照片,只要能够证明其中五个的父母没有贪污腐败行为,我们就感激不尽了——”
   
   这样一封看上去义正词严的信把我弄得目瞪口呆。我想我就不私下回复了,我就在这里公开回答这位朋友如下:
   
   不错,澳洲留学的学费暴涨,四年大学如果再加上高中一两年的话,费用早就超过一百多万人民币了,而且据我手头的资料显示,目前中国大陆来的留学生在澳打工维生的比例极其低,大多是靠国内父母汇款完成学业。这些从中国大陆源源流入的钱成为澳洲大学和高中的主要收入之一。
   
   但是,你信中指责这些来自中国的学子是什么贪官污吏的子女等,那是极其无聊,也是毫无证据的。我自己就认识一个留学生,他来澳留学的一百多万费用就是靠父母在南方打工一分一毫积累起来的。
   
   再说,爱国不分身份,不管出身,更不能有贫富差别吧。美国、澳洲、加拿大等地确实有越来越多的中国富人移民,外国人也非常惊奇,怎么都不相信这些富人和富家子弟是来自人均收入只有两千美金的中国,——因为他们的生活比平均收入超过三万美金的美国人子女要好很多。这一切只能说明我们中国迅速地不为人知地崛起了,这次游行也正是让全世界都看到,中国人不是好欺负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