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对悉尼华人组织起来保卫圣火的几点看法]
杨恒均之[百日谈]
·老杨日记:向驻扎在伊拉克的美军致敬!
·网志年会发言:为“消灭”真理而奋斗!
·从亚洲崛起看文化与制度之关系
·互联网上的对话是可能的吗?
·北大校长比火车站的陌生人更值得信任吗?
·我的大江大海1989:海南在等什么?
·在北京享受着言论自由的台湾人
·我为何写博客?——奥巴马回答了这个问题!
·有一种致富是犯罪,有一种富裕是耻辱!
·一澳洲留学生说:我爸每天才赚75万……
·美国访民想见总统,只要打出这样一条标语……
·民主到来之前,我们该怎么生活?
·从深圳限制访民和官员的自由谈起
·什么是检验民主大辩论的标准?
·有感于CNN被选为推销“中国制造”品牌的电视台……
·马英九违反宪法,我要到台湾去维权……
·从台湾和澳洲选举看两地的民主差异
·我们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2012?
·杨恒均向你推荐《世界人权宣言》
·她们爱上了祖国母亲的丈夫……
·十年文革与十年互联网:我们向何处去?
·看《蜗居》有感, 我们都是绝对权力的二奶
·国家主席、宪法与普世价值
·中国农民工什么时候可以追上世界最快的火车?
·“民主是个好东西”为何需要耐心论证?
杨恒均2011年文集
·钱云会、国安部暗杀与新加坡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从海南看中国:异地做官就能防止腐败?
·老杨头看春节联欢晚会有感(由微博随感随发)
·在神马都是浮云的时代,既要给力也要淡定
·别了,穆巴拉克!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中国互联网:从“广场”到“战场”,再到“网络问政”
·在香港大学国事学会的发言(引子)
·伊拉克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坐着思考躺着的毛泽东与站着的孔子
·十日谈之:与微博网友谈谈香港
·辛亥没有失败,宪政还在路上
·三八节:写给女孩男孩、女人男人的信
·中国为何没有重蹈苏联与埃及的覆辙?
·微博集锦:给“农民工”换一个名字,他们就幸福了?
·开启“民智”不如开启“官智”
·仇恨、恐惧,爱,在路上……
·奥巴马为啥不回答卡扎菲的质问?
·走遍中国之:你的孩子在哪个国家啊?
·人类的发展与进步有赖“思想偏激”的人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强大的政府都允许“一小撮”的批评
·比十年内变成亿万富翁更难实现的梦想是什么?
·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从华盛顿到孙中山:“国父”不好当啊
·我是谁——与奥巴马一起追寻答案
·滥杀无辜的拉登怎么成了英雄?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
·儒家思想、自由主义与普世价值
·怎么看美国与台湾的大选
·底 线
·每人都有一个梦想
·中国“富国强兵”的百年梦想已经实现了
·如何实现公正、公平,让人活得有尊严?
·青年人如何坚守梦想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看《建党伟业》的一点感想
·李登辉毁了国民党吗?
·七一寄语:对中共下一个30年的期许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我在白宫门前散步,给奥巴马提意见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香港对话:高铁、网民与中国模式
·没有反对者,就没有民主
·现代民主只适合高素质的人类
·民主不一定是个好东西
·穿越时空:我见到的未来中国
·微博互动:英国骚乱与叙利亚骚乱的区别在哪里?
·一藏族青年说:汉人对信仰比藏人更执着
·永别了,卡扎菲!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是谁干的?美国到底登上月球没有?
·购买美国国债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反恐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洛阳警方对“性奴”案的处理让我不安
·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
·“占领华尔街”冲击美国民主制度?
·为什么是孙中山?
·走,让我们到沃尔玛购物去!
·中国缺乏的是核心价值观
·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
·“中国模式”下的文化与道德困境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中国模式”
·经济、文化与价值观是中美较量的战场
·我对时局的看法: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悉尼华人组织起来保卫圣火的几点看法

   刚到澳大利亚就收到几封电子邮件和电话,原来是华人社区有组织号召悉尼华人于这个月24日前往首都堪培拉保护圣火的。朋友在电话里说,圣火把华人华侨的爱国热情激发了出来,报名人数已经远远超过了预期,我虽然刚刚从大陆过来,但这里很多华人华侨知道我,所以希望也加入,开车带上几个没有报上名的华人一起过去。报上名的有专车接送,提供免费的早餐和午餐。号召人在信中说,这个月24日,一些信仰组织、藏独和疆独将会组织阻扰火炬的抗议人群前往堪培拉。由于堪培拉华人人口较少,他们号召悉尼的华人华侨组织起来,前往支援。
   
   华人华侨的爱国热情给我很深的印象,然而,作为一名研究国际问题的学者,我却感到深深的忧虑。虽然知道在这个大家群情激奋的时候写出来,会招致攻击甚至辱骂,但如果不写出来,我会良心不安的。
   
   首先我谈一下对于阻扰奥运圣火传递的看法。利用奥运圣火显示自己的政治理念和诉求,不管作为中国人的我是否能够接受,在西方这些自由民主的国家,是合法的。但如果使用暴力等方式,例如冲击运动员,抢夺火炬,也许就触犯了当地的法律,那样是要受到法律惩罚的。

   
   对于奥运火炬在伦敦、巴黎和三藩市受到的阻拦情况,我也都在电视和报纸上看到了。作为一个现在身处自由国度的中国人,我想说的是,任何人都有权力在奥运圣火下表达对自由、民主和人权的渴望与追求。
   
   然而,我也看到了一些让我不安的画面:
   
   第一,一些藏独和疆独打出了诸如“China free Tibet”的标语,要知道这句话里的China(中国)看在华人华侨眼里是有不同的意义的。也许那些打标语的藏人所指的是某个政权、某种制度,甚至某几个统治者,但你既然使用了“中国”这个词,也就让所有的华人华侨对号入座到他们心中的那个中国。
   
   而在这些华人华侨的心目中,“中国”往往不仅仅指某个政权,也具有模糊的象征意义,可以这样说,每一个华人华侨心中都有一个“中国”——过去的中国、当今的政权,甚至是心中想象出的未来的中国。在他们心中的那个中国是不可能侵略西藏的,那个中国是不能在外国人特别是西方人面前丢人现眼的。
   
   第二,既然藏独分子连他们精神领袖达x赖的话(不追求独立,只要求自治)也可以不听,而是公然要求独立的西藏,那么表明他们已经不再是中国人。对于始终认为自己是中国人的华人华侨,保护北京的奥运火炬不受外族侵犯与侮辱,好像也是天经地义和义正词严的。
   
   上面两个分析可以说为什么对奥运圣火的阻拦激起了绝大部分海外华人华侨心中的不满,从而激发了他们的爱国热情。我也把上面的分析送给这几次阻扰奥运火炬的团体和个人。
   
   下面我想对组织起来,即将在本月24日进军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的悉尼华人华侨说几点看法,供大家参考。
   
   第一,无论在民主的发源地英国,还是人权的故乡法国,抑或是现在民主制度的代表美国,又或者全世界移民的天堂澳大利亚,每一年都会发生不计其数的大大小小的游行示威,这是常态——想必生活在这些国家的华人华侨都看到了,也能够理解。但针对某个游行示威去组织另外一场规模更大的游行示威以表示对抗的做法则绝对不是任何民主制度下的常态,甚至可以说是违反了民主的游戏规则。
   
   虽然历史上也出现过反战和反对反战的游行等,但对于一个要表达意见的游行示威,生活在民主体制下的人们都知道:没有必要用煽情的语言去组织更大规模的对抗性质的游行和示威!
   
   举个例子,在上面提到的这些民主国家里,每一年都有好多起反政府或反对最高领导人(总统或者总理)的游行抗议活动,但大家也知道,这些国家领导人毕竟是多数人选举产生的,按说,任何时候都能够聚起更多的人群把反政府的游行示威压下去。但在这些国家的历史上,却绝少出现过这种情况。
   
   再举一个例子,2000年奥运会在澳大利亚悉尼举办时,得到了绝大多数澳洲人包括当地华人华侨的支持,然而,在整个奥运会举办期间和前后,澳洲各地不断有一小部分人组织起来的针对奥运会的抗议示威活动,当时的情形华人华侨应该都看到了,那就是:支持奥运会的绝大多数澳洲人既没有组织对抗性质的游行,也没有使用过激的言辞,他们都以宽容和大度的态度静静地看着这些反对奥运的人表达自己的意见。这就是成熟的民主,每一个人都有表达意见的权利,绝不是多数人对少人的暴政。
   
   第二,由于各方面的原因,北京奥运圣火在西方国家传递的过程中,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困难。这种情况在中国人群里激起了强烈的爱国心和高昂的民族情绪,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但如果不能正确认识,任由某种被激励起来的民族情绪膨胀的话,则会造成严重的后果。
   
   中国大陆网友一边倒地谴责西方国家保护圣火不力以及把破坏奥运圣火的行为上纲上线已经引起我的忧虑,作为国际问题和国际情势分析学者,我不能不提醒大家注意一个事实。一小部分阻扰圣火的藏独和疆独的行为激起广大的华人华侨的愤怒,引起无论从人数和规模上都远远超过藏独和疆独的华人华侨走上街头保卫圣火。但如果我们这些华人华侨的反抗议游行中出现了违背西方民主游戏规则的行为,则会起得适得其反的效果。大家必须记住:华人华侨在西方只不过是非常小部分的族群,西方绝大多数人的反弹随时会发生,那将不是华人华侨和北京政府愿意看到的结果!
   
   事实上,以我最新的调研显示,中国的这种高涨的民族情绪已经在国际上引起了强烈反弹。据一些美国研究机构的民调显示,圣火传递至今,西方主流社会的民意已经越来越倾向反对北京主办奥运。一项调查更显示:要求抵制北京奥运会的人数近日有大幅攀升的趋势。而让人最感惊奇的是,很多西方人的不满并非完全是因为那些阻挡奥运圣火传递的藏独引起,更多是针对中国民族主义高涨的反弹——其中包括大规模组织华人华侨在伦敦、巴黎和旧金山游行示威,对人数明显处于弱势的疆独的一些过激行为等。
   
   我们大家都清楚:参加游行示威的华人华侨绝大部分已经拥有当地国家的国籍和永久居民身份(或绿卡),他们能够一呼百应,自由地结社、聚会,到这些所在国家任何一个地方(包括24日澳大利亚最神圣的国会山门前)挥舞五星红旗,并不是因为你是一个人均收入还处于世界最落后之列的所谓崛起的大国侨民,而是因为你是所居国家的居民,在这里,任何人都充分享受自由和人权。
   
   这种针对一小部分游行示威人群而组织的大规模族群游行不可能不引起更大族群的关注,所以再次强调,请在任何游行中,保持和平姿态,绝对避免肢体冲突。藏独和疆独如果抢夺火炬,那是他们违犯当地法律,应该由警察处理。如果前往支援的华人华侨看不过去,以人多势众为支持,出现过激行为,一旦电视上出现以多凌弱的画面,那将有可能使得西方(澳洲)主流舆论以及主流民意急速转向,甚至不排除影响北京奥运会。这样就真正亲痛仇快了,请大家三思。
   
   第三,2008年奥运圣火虽然将在今年的8月8日点燃北京奥运会的火炬,但每一个中国人都必须认识到,奥运圣火是属于全世界的,它代表的是全世界的热爱和平的精神和为每一个民族都能够接受的一些普世价值,奥运圣火不属于某一个国家,更不会被打上某个国家特色的奥运圣火,也不应该成为一个国家宣示实力的工具!在圣火抵达北京前,已经在世界各地燃烧了一百年,中国人不必过于紧张这团早就照亮了世界大多数角落的火炬。当然,中国既然已经接下举办奥运会的火炬,既然要让圣火进入无论在经济技术还是社会发展都处于落后状态的中国,就应该以敞亮的胸怀接受它,办好奥运,把圣火传递下去。
   
   在这里,我也想借这个机会向北京以及北京住澳大利亚领事馆提个醒,按照国际法,海外大使馆和领事馆不得以任何方式卷入当地侨民针对所在国政府的游行示威活动。目前以保卫圣火名义发起的活动不可能不引起所在国情报机关的监控,希望那些免费提供的车辆、免费的早餐和午餐都和中国政府没有任何关系,否则,不但损害当地华人华侨的利益,也必将损害国与国之间的友好关系,得不偿失。
   
   第四,特别提醒怀揣澳洲护照和拥有永久居留身份的澳洲华人华侨,当我们看到五星红旗在澳洲的政权的中心广场飘扬,当我们看到人山人海的华人华侨欢聚在圣火周围,当我们在那里高呼热爱中国的口号的时候,请你用那么一小会儿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你现在站在哪一片国土上?这一切怎么都是怎么发生的?
   
   不错,是澳大利亚这个伟大国家让这些成为现实的,这是一块被圣火照亮过的土地。在这块土地上,不分族群,不分资产、地位,你可以去游行示威,可以自由表达反对或者支持奥运火炬,你甚至可以把自己喜欢的巨大红旗插在他们国会山的门前,这一切在你看来,是不是比奥运火炬——只不过是一个象征体育游戏的火炬——要珍贵得多?!
   
   奥运火炬在传递中熄灭没有关系,可以重新点燃,但火炬代表的圣火精神则绝对不能被遗忘,在圣火照亮的土地上,公平、平等、自由和民主开花结果。在十三亿炎黄子孙中,上千万的华人华侨(包括澳洲悉尼的华人华侨)能够很幸运地率先生活在奥运圣火照耀过的大地上——
   
   我们享受到了自由、民主和人权,但最主要的是,我们也会以宽容的心让其他族群与个体与我们一样享受自由、民主和人权!——这不但是奥运圣火精神的一部分,也是大多华人华侨所在国家的立国之本和核心价值。
   
   杨恒均 2008-4-14 悉尼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