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地震预报和老百姓的知情权]
徐水良文集
·发一篇旧文,驳胡安宁谣言(此文暂未找到,待找)
·正义党的特务铁证
·从太石村到汕尾,甘地主义的终结
以上2005年文章,绝大部分已经初步恢复
·北春记者亚依采访记录(本文暂未找到,待恢复)
2006年
2006年文章(可能有其他少量文章)
2006年文章(上半年4个月文章被破坏,绝大部分已经初步恢复)
·《网路文摘》新年献词:曙光在前!
·再谈革命概念和伪改良主义伪自由主义的错误
·实行“清浊分流、各自为战、互相配合、立足大众”的方针
·抛弃对立思维,蓝绿共治,打造抗共基地
·如何看待民运“内斗”(网文两篇)
·继承一切文化的有益成分,反对一切文化的反动成分
·中共灭亡的命运是必然的
·驳spring似是而非,欺骗性很强的谬论
·对spring先生的两个帖子的回答
·与中共对谈互动及有关理论问题
·宗教神本主义专制与世界当代文明的冲突
·没有政党领导,如何推进革命?
·反恐教训:宗教专制、政教分离和思想自由
·反对以任何宗教理由扼杀言论自由!
·令人遗憾的经济学领域
·走入邪路的改革凭什么“不可动摇”?
·真是丁子霖写的吗?错得离谱!
·谈民运整合
·当代中国统治集团是当代中国道德崩溃的罪魁祸首
·关于草庵居士的情况通报
·顺便写几句,经济学的重建问题
·文明风水轮流转
·这个世界真是乱套了!
·接刘京生先生来信件,本刊特发更正声明谨致歉意
·就东海一枭《高扬儒家理想主义旗帜!》谈一点看法。
·近来与台独势力论战的一些意见
·中国文化,请告别垃圾和僵尸!
·中国政治反对派必须坚守爱国道义底线
·希望张宏保先生真正摆脱控制他的中共及其特工
·恢复历史大倒退时期的本来面目
·如何吸取八九教训?
·四五运动的前奏——南京事件回忆
·谈胡平兄的糊涂——与胡平兄共勉
·六四教训:有没有政治经验大不一样
·戏作:爱国愤青和卖国愤青是“阶级国家”理论生产的同一产品
以上文章全部被破坏,现在已经初步恢复
2006年(续)
(以下文章基本正常,未破坏)
·[短评]为什么台独会受到全世界反对?
·回答网友提问:六四时,如果我是赵紫阳
·中国政治反对派应努力争取民主国家政府的帮助
·公开投共也是投共——驳一种谬论
·关于民运整合问题和高寒等讨论二则
·对几个问题的浅见
·中国近现代历史的主题和主线是什么?
·基督教在中国的作用
·施琅问题和卖国汉奸思潮
·纠正法家概念的泛化
·谈法治和法制的关系
·警告文明世界重视和解决中共间谍问题
·批判历史大倒退的继承者,恢复历史本来面目
·抛掉先进必定战胜落后、落后必然挨打等教条
·再谈私有制不是民主的基础
·民主其实就是公共权力的公有
·坚持“公共领域公有化”的原则,才有民主
·文革评论五则
·现代文明社会的真谛
·欢迎使用徐氏法则
·关于宗教问题二则
·余、郭之争和“非政治化”幽灵
·余杰王怡郭飞雄事件的讨论汇编(四)的说明
·再谈以暴制暴的原则
·走出思想专制的起码一步
·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的荒唐对立
·谁不宽容?
·“文化无高下”等等说法不对
·警惕中共统战阴谋,坚持天然合法的回国权利
·简谈建立反对派伦理和阵营的问题
·给国凯兄的劝告:从诗意语言回归学术语言
· 中国民运和反对派为什么会成为目前这个现状?
·关于文字改革的几个基本理论问题
·关于冒名造谣及《網路捉鬼記》争议等问题
·非暴力时代已经来临?
·对茅于轼老先生两篇文章的点评
·没有国家和意识形态分离,就没有自由民主
·关于临时政府问题的意见
·赞钱永祥先生见解兼评台湾局势
·三反一温和与极端主义
·恢复文革本来面目还要花很多时间很大力气
·小幽默:洪先生,你是大不敬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地震预报和老百姓的知情权

徐水良

2008-5-24日

   这次地震的震后救灾,尤其是总理温家宝先生的表现,比中共及其官员过去的历次救灾,有相当进步。尽管这种进步,也许是对震前剥夺老百姓知情权,隐瞒地震预报酿成大祸的一种忏悔性补偿,但是,我们仍然给予适当的肯定。

   然而,这次地震及震后救灾暴露出来的问题和教训,仍然触目惊心,引起我们的震惊,非常需要给以关注、解决和总结。

   这种触目惊心的问题,主要都是由中共一党专制的专制制度造成的。包括官员的腐败问题,如震前的豆腐渣工程,对教育事业和代表民族未来的孩子们的忽视,把国家财力浪费于政府楼堂馆所,震后救灾工作中不卖力、渎职和贪腐,对灾民苦难的漠视,侵吞救灾物资和资金,等等。此外还有震后救灾的失误,主要是军队等救援动员迟缓,温家宝无权调动和指挥,使得开头两天温家宝在灾区唱独角戏;对灾害情况及救助重点方向判断的失误;对专业的漠视,因此一味要搞人海战术,没有及时调动国内专业力量的投入,迟迟不同意海外专业救援队伍的进入;错过黄金时机,等等。

   对这些问题,如有可能,有必要逐个进行论述。

   不过,这里首先需要讨论的一个问题,是地震预报和老百姓的知情权问题。

   目前,为中共在这次地震预报中的表现辩护的人,说来说去,无非是四个理由:

   1、 没有收到地震部门和地震工作人员的地震预报;

   2、现代科技还无法做出地震预报;

   3、地震预报报不准,所以不能报;

   4、地震预报如果不准,会造成重大损失,因此地震消息必须保密,不能公开。

   我们先看第一个、第二个理由:

   这次大地震以后,中共官方、国家地震局和及其负责人,都极力强调地震不可预报。可是,现在的材料表明,这种说法,与国家地震局及其负责人自己两年以前接受电视采访时地震可以预报的说法相矛盾,也与日前香山紧急会议专家们的说法相矛盾。

   这次大地震以后,有关官员、记者、专家和地震工作人员多人多次爆料,说中共领导得到预报,却为了保持奥运安定局面,压下不报,剥夺公众的知情权,向公众隐瞒地震预报信息。

   这些爆料,得到相关专家以及海内外网友发现许多证据的支持,这些证据包括:

   1、地震以前报道的许多异常现象和地震发生前几天四川省政府等网站关于阿坝州防震减灾局成功平息地震“谣言”的报道;以及相关专家否定异常现象与地震有关的“释疑”。

   2、美国国家地震部门和杂志将近一年前关于该地可能发生大地震的预报。

   3、2006年陕西师大预报2008年该地将发生地震的学术论文和报告。

   4、中国地震局研究员、中国地球物理学会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副主审耿庆国2006年和这次震前4月份关于阿坝地区将发生强震的报告。震前4月30日以密件发出发给温家宝的报告,明确指出“阿坝地区7级以上地震的危险点在5月8日(前后10天以内)”;

   密件是中国信息传递的一种可靠渠道,比挂号,快件等等更加快速可靠,不可能遗失,国家有关方面必然收到此件,却没有采取行动以适当形式发预报,剥夺了广大公众的知情权。

   5、有人发现《南方工报》透露消息,汶川某学校在地震前1小时,接到紧急通知,于是老师带着学生紧急撤离。再次佐证国家地震局相关部门专家冒死私下透露出来的消息,即此次四川和国家地震局有关专家小组在地震发生前,根据相关工作程序要求,作出了相当准确的预测,并上报国务院要求发布地震预警预报。国家某些领导人却作出不准发布预报的决策。

   6、网友发现甘肃省委书记表扬甘肃地震局这次大地震震前预报做得好。这个预报,显然是给省委省政府的,但政府没有让公众知情。

   网友发现报道以后,甘肃网站删除这个消息,试图掩盖事实。但有关搜索网站仍然留下其网页快照。在全国压力下,甘肃网站做了一个欲盖弥彰的《道歉》。

   6、《厦门晚报》报道,四川广元政府地震前提前通知,一些单位震前提前撤离。

   显然,这些情况和证据,充分说明,中共有关方面,完全收到了、知道了相关地震信息,但是因种种原因,隐瞒不报,只通知了极少数特殊单位。

   综上所述,第一个理由,即他们不知道地震信息的说法,不成立。

   如果硬要说他们不知道,那也是他们根本是漠视自己的应该承担的法定职责,是渎职。因为国际国内报告,早就报告了该地将会发生强震的消息。而关注并深入了解这些消息及相关信息,作出必要反应,乃是他们的本职工作和任务。

   至于第二个理由,我们要说:

   1、国家地震局不是学术机构,而是行政机构和职能部门,是为监测和预报地震信息而设立,其职能和职责,就是监测和预报地震信息。所以他们这种说法完全是强词夺理的违法言论,是否定自己的法定责任的渎职言论。他们可以承认自己因为技术原因产生失误,没有预报,但却不能强词夺理否认自己的法定职能和职责。

   2、如果他们硬要说地震不可能预报,无法承担他们的职能和职责,那他们应该向国家有关部门,向人大提案,撤销地震局,把他们余下的职能和职责交给研究院。

   现在来说第三、第四个理由。

   事实上,这两个理由,都是不知不觉建立在中共的习惯思维的基础上,也就是抹煞老百姓知情权的基础上。政府和国家有关部门,不仅不强调老百姓对地震信息的知情权,相反,一再违反宪法和法律,没有道理地强调地震信息的保密。

   一旦否定这个不知不觉的前提和基础,这两个理由立刻不成立。

   以这两个理由来为中共辩护的人,说来说去,归根结底,就是:中国老百姓是阿斗,是小孩,他们没有知情权,必须由中共国家领导人大家长来监护,来为他们挑选信息,并且按中共的习惯思维,必须实行思想和信息专制,实行保密,剥夺老百姓知情权。根据这种专制思维,他们动不动就要对突破思想专制和专制思维的人们实行打击和惩罚,追查地震“谣言”,惩罚地震消息“泄密”者。

   根据老百姓的知情权,我在互联网上要国家地震局和地震预报部门,向气象局和气象预报部门学习。有人马上就责问我,说地震预报难道能够像天气预报那样经常报吗?说地震预报不像气象预报,报错了,就会产生重大损失。我回答,为什么不可以?

   那些地震局官员和坚持地震局不能向气象局和气象预报学习的人,都一再强调的是地震预报报错了,会产生重大损失。

   其实,气象预报,如台风,飓风,和其他气象灾害,没有报,或者报错了,其损失,同样非常大,有时并不比地震预报小,如这次缅甸的风灾,孟加拉等地的历次风灾,人类历史上的气象灾害,即使单个损失,也往往大于单个地震损失,更不要说总体上了。相反,正是气象变化速度快,造成损失频繁,其总体损失,远远大过地震损失,所以逼迫各国政府给予老百姓气象信息的知情权,天天报,时时报,从而大大减少了气象灾害的损失。气象预报的精确性,开始也是非常不准,不比现在的地震预报好多少,也是经过长期的经验和知识的积累,才达到现在的精确度。

   当然,地壳变化,没有大气层变化大,地震预报,当然不需要像气象预报那么频繁,没有必要时时报。一星期报一次,一个月报一次,必要时候天天报,都可以。即使天天报,大部分时间可能预报没有重大地震迹象,少部分时间可能预报有百分之几的可能产生震感小地震,很少时间预报可能有百分之多少的大地震可能,这样报,为什么不可以?如果有人估计有地震,有人估计没有,国家地震局无法确定,甚至可以把不同意见提供给公众,这样预报,也未尝不可,总比不报、瞒报要好。

   至于气象预报,地震预报,如果误报,如何避免损失,那正是政府和气象局,地震局的责任。因为误报可能产生损失,就不预报,那就是渎职行为:

   1、违反法律,剥夺人民的基本权利之一——知情权。是严重侵犯人权的违法侵权行为;

   2、不履行自己的法定责任,是严重失职。

   总之,老百姓必须有地震信息、气象信息等等信息的知情权。如何更好地提供信息,如何减少可能造成的损失,是政府必须解决的问题和承担的责任,不是相反的是剥夺老百姓知情权的借口!


此文于2008年05月24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