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上海维权网
[主页]->[现实中国]->[上海维权网]->[上海帮不下台天无宁日-----上海冤民徐国阳状告恶警严建国(图) ]
上海维权网
·【视频】上海访民纽约播报辛灏年先生“大陆民国热”人心思汉演讲花絮
·上海访民600余APEC完爆杀进北京 黑监狱呼改善人权
·【视频】上海访民600余APEC完爆杀进北京 黑监狱呼改善人权
·【视频】上海访民播报美国感恩节纽约体育馆墨西哥马戏庆典演出
·【视频】上海访民月未周五中南海周边踩点拍摄高官一条街
·【完爆】上海访民领导深入一线中纪委“12.26”大集访全体亮相
·【视频】维权就是爱国上访坐牢光荣---赞上海访民徐佩玲坐牢回家
·【视频】上海佩玲影视交流群---18121439381
·【视频】热烈欢迎北京访民李焕君中共驻美大使馆“开炮”
·崔天凯先生:请向中央政府汇报!停止国内血拆、血访!
·【视频】徐纯合一辈子的好兄弟
·【视频】杀人的视频哪去啦?
·【风釆】北京访民李焕君抗议宣传片:我是访民向我开枪!
·【风釆】崔天凯先生“敌对势力”在门前,你还不汇报吗?
·【视频】坐牢光荣访民空巷接风欢迎“零口供”王扣玛回家
·站起来江琴!七一芝加哥中领馆再燃烽火夫妻同声抗议
·【图辑】“看死盯牢”习近平,终结中共血拆血访
·关注:上海访民徐佩玲居家被困6天,警察说市里要抓她
·上海访民朱金娣:政府应立即停止法外监狱 停止迫害访民
·上海访民丁德元2月22日凌晨被抓,警方称已被送拘留所
·上海访民丁德元:请还给我们监管你党的权利
·上海访民杉本華2月19日在纽约联合国控诉纪实
·上海访民杉本華在纽约联合国控诉纪念(2016/2/26)
·紧急关注朱金娣被精神病的儿子在强制医疗再次遭到威胁
·上海访民朱金娣为被精神病儿子解除强制医疗申请遭到浦东法院立案庭刁难
·上海访民刘士辉:我在上海被绑架遣送经过
·上海访民宋嘉鸿:市委警察殴打访民要求播放“视频”置若罔闻
·上海访民:信访问题靠当前所谓的法治真能解决?
·上海访民沈佩兰被拘押,家属至今讨不到拘留通知书
·上海访民唐明兰两会被截受到副部级“看护”待遇
·上海访民朱金娣法官不讲法两会去北京找全国人大
·上海上百特勤暴力强拆市场打伤多人抓走十余
·上海访民严燕文两会继续在北京“走访”
·拦截习近平车队的联合国访民纽约中领馆讨说法
·拦截习近平车队的中国访民纽约中领馆讨说法
·上海访民杉本華在纽约联合国控诉纪实 (2016/3/2)
·热烈欢迎上海访民朱振华联合国控诉血拆血访
·上海访民杉本華在纽约联合国控诉纪实 (201632)
·上海访民朱金娣:立案登记制比登天还难
·上海访民周坤告中共五中全会代表书
·上海访民顾海翠:两会领导,请放我们一条生路吧
·上海访民杉本華在纽约联合国控诉纪实(2016/3/4)
·多维新闻中共对杉本華联合国控诉之网络“回音”2015-09-14
·在美访民激昂討说法,纽约中领馆氣急封大门
·100图上海访民美国华盛顿追堵中国外交部長王毅(2016.2.23)
·100图中国访民美国华盛顿追堵中国外交部長王毅(2016.2.23)
·三八妇女节,上海徐佩玲等呼吁不要把代表钉在历史的耻辱架上
·上海访民蔡文君联合国上访抗议(2016•3•25)
·热烈欢迎上海访民白节敏联合国控诉血拆血访
·山东受骗访民孙元鹏誓死“迎接习近平车队 还孙瑞金自由”
·上海访民吴凤华两会前被押回沪带着“黑布头套”驶往崇明岛囚禁14天
·上海访民蔡文君联合国上访抗议2016·3·11)
·热烈欢迎上海访民袁新菊、郭祥联合国控诉血拆血访
·【视频】中国访民李焕君播报:泪流满面血拆血访
·李焕君华盛顿DC播报:每日一集抗议请关注明天
·美国访民孙元鹏时刻准备着拦车为父伸冤
·【视频】李焕君每日一集抗议请关注明天
·【视频】李焕君2每日一集抗议请关注明天
·世界日报/見車就攔!訪民求見習近平
·【视频】中国访民华盛顿穷追猛打二截习近平/上海访民蔡文君
·习近平访美之际,中国访民申诉抗议
·【视频】陈黛莉蔡文君谈二截习近平/自由亚洲电台采访
·【视频】滯美大陸訪民擬攔習總車隊 一人被捕
·旅美訪民李煥君上訪受傷入院做手術(視頻)
·擬撲向習總車隊被捕,受傷李煥君庭上不認罪
·沈佩蘭正式逮捕9支持者抗議被扣
·習近平到華府“老外”揚言攔車請願(視頻)
·李焕君手术完成,麻醉过后疼痛难忍
·黄燕托律师带出控告信 其姐到中国驻美使馆前呼吁
·【雄风】隆重接风徐佩玲出监要戴大红花
·上海访民朱金娣:地方政府用维稳费将访民投进大牢
·【伟哉】高智晟:共产专制是最恐怖的毒疫苗
·【伟哉】高智晟:野蛮暴行成了唯一的秩序
·上海市青浦区张智斌给中驻温哥华总领事馆刘菲一封信
·北京叶国强打横幅声援李焕君、王宇赵威等人
·上海访民丁德元起诉公安局与合庆派出所
·同心维权再创战迹:维权影响深远,推向国际世界
·同心维权再创战迹:维权影响深远,推向国际世界
·【视频】万民颂扬李焕君舍生忘死抗血拆
·上海访民杉本華、白节敏联合国控诉纪实2016/04/06
·上海访民杉本華联合国控诉纪实2016/04/08
·视频报道:疑似访民新闻联播
·视频报道:疑似访民新闻联播
·视频报道:疑似访民新闻联播
·【视频】二截习近平,中国访民:NO!停止血拆还我家园
·【视频】您好!欢迎上海访民特派员张君令先生到美控诉血拆血访
·上海访民“政治上没安全”进国家信访局“集访”全部拘留镇压
·割肉你本事,喊疼我本能! /周重
·【商榷】致李焕君女士的公开信/周重
·【继续骗】中国政府鼓励实名举报腐败 维权人士恐变打压
·多维新闻中共对刘景德联合国控诉之网络“回音”2015-09-13
·多维新闻中共对刘景德联合国控诉之网络“回音”2015-09-13
·多维新闻中共对孙元鹏联合国控诉之网络“回音”2015-09-15
·相信中共承诺孙元鹏停止截访习近平,父孙瑞金等再投牢狱
·蔡文君:中国访民华盛顿“迎接”习近平访美
·蔡文君:中国访民见不到习近平,那么访民只能见中领馆
·倪天英:被上海政法机关长期迫害,侵犯公民权利
·上海访民倪天英网上发表异见受恐吓
·中共对李焕君二截习近平“回音”母赴美机场被阻2016-04-08
·中共胁迫李焕君“投降”绑架七十多岁母亲李玉芬做“人质”
·【视频】血拆!政府行为!打倒中国共产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海帮不下台天无宁日-----上海冤民徐国阳状告恶警严建国(图)

上海维权:控诉法西斯暴政!! ! 上海维权网http://www.boxun.com/hero/shpzw1

   上海帮不下台天无宁日-----上海冤民徐国阳状告恶警严建国(图)

    2006年11月3日凌晨,上海冤民段惠民被严建国等警察活活打死,暴力行凶者至今逍遥法外,此照又穿保安服……

    注:此严建国照为体制内人员提供,表示敬意和感谢

…刑事诉讼状…

状告打人警察严建国

    (在北京上访时,遭上海市人民政府驻京办非法拘禁,先后被严建国等三个看守暴打,致使右耳膜穿孔)

    原告 自诉人.姓名 徐国阳.性别 男.年龄.民族 汉.籍贯上海 职业

    退休

    工作单位 上海秒表厂 住址 上海市闵行区莘西南路30O弄4 202室.

    被告 姓名 严建国 .性别 男.年龄 不详 职业警察

   

    工作单位 上海市人民政府驻辖特警现在市府穿保安服 地址;上海市人民大道200号.

    2006年10月9日上午8时,我在北京市东堂子胡同49号公安部人民来访接待处上访。填表后,发到的纸牌号是18。稍后一穿便装的男性工作人员,在大院接待了我。他看了我的身份证:询问了上访事由。谈了一会,对我说,徐国阳,你反映的问题,最终还是要回上海解决的。现在上海有关人员正好在北京,我可以介绍你们认识,回上海后,你找他们就行了。我不知是诈,哪里想到公安部里会有骗局,随即应允。由他和一戴眼镜的青年,出门叫了一辆出租车一同前往。

    到了目的地,下车跟他们们进了一个四合院:公安部接待员把我交给一个穿黑色防暴警察服装,留了一头童式怪发的男子,让他登记身份证,后来听见里面的人,都用上海话叫他“阿严’’(后访友说,他叫严建国),他也用上海话应对。公安部接待员随后离去。有人叫我坐在一门额为“锦荣厅’’的宴会包房内,里面己坐了好几个脸色阴沉的人。我坐了一会,不见有人接特,便走到大院中,看到墙上挂了一幅“祝贺北京湘江源头大酒店开张志禧”的国画,才知自己身在北京宣武区湘江源头大酒店的小院中。谁知我刚移步走近后院门口,一凶神恶煞的看守即命令我,"不许走动!回房间去!这时我才注意到门口院内有不少面色凶狠的看守。还有一些人被关在锦荣厅斜对面的宴会厅里。我不服气说,“我又不是犯人,走走看看有什么关系,”看守即耍流氓,“叫侬进去听见伐,想吃生活(沪语:想挨揍)!"我不解地问,“做啥?”一看守上来,对着我头上就是一巴掌,随后又拳打脚踢,勒令我“进去!”后来,我坐在锦荣厅门口说,"打我的人穿红色T恤,前额有些谢顶。”不一会,那打人看守即换了着装,戴上了棒球帽。我不服气,走出锦荣厅向院中的“阿严”报告,“刚才有人打我。”谁知他窜上来,恶狠狠地说,“侬(沪语:你)讲伊(沪语:他)打侬,我也要打侬!”对着我的脸和身上,一阵耳光拳击,把我的眼镜也打落在地上。我拣起了眼镜,又一次退回锦荣厅。只听见那几个神情阴沉的人嘲讽我,“伊是游击队(个访),今朝吃大饼了。(指吃耳光)”我擦拭着眼镜,他们中马上有人提示我,“侬眼镜上老早就有疤了。”我马上明白过来,这伙人是跟踪到北京的上海办案警察。眼镜上有不易察觉的疤,我在上海出发时,向家人说过,如不是办案警察谁会知道。他是怕我“敲竹杠’’,故忍不住了,才提醒我。这群人如当着面,我还能认出几个,特别是一胖胖的方头,较矮的个头,1.70米以下,右眉稍内侧,有一颗黄豆大的突出的肉痣。

    一会儿,只听后院大门口,有一京腔大嗓门在嚷,“你们这样非法拘禁人是犯法的,不允许的!’’我马上冲出门去看,见一穿制服的北京警察,正不顾门口看守的阻拦,嚷嚷着强行走进来。北京警察来解救我们了!我一阵高兴。“阿严”一看苗头不对,快步走上前,硬拉着警察的手,拖到大门口,急促地耳语了一阵。那警察再次进来,我赶忙向他求救;“他们不但非法拘禁我,还打我。“谁知他昂着头,有板有眼地回答,“这是你_们上海市人民政府的事,我管不了。”警察在各个房门口转了一圈后就走了。

    我刚一回到锦荣厅坐下,一年青看守马上跟进来,关了门说,“你以为你向警察告了状,我们就不敢打你,我就打你!”说着就冲上来,左右开弓,猛煽我耳光。我疼痛难忍,不停地大叫,“流氓打人!流氓打人了”他咬牙切齿地说,“你叫!你还敢叫!,”我说,“除非你打死我,不然我就要叫!你这流氓!”这满屋子的人都看见、听见了,但没一个吭声的。他打累了,侧耳听了听门外的动静,然后开了门,搬了把椅子。坐在当门,故意满面装笑,伪善地和屋里的人开起玩笑。他这是做给对门其他关押者看的。我才感觉脸上火辣很痛,右耳朵麻木,失去了听觉,因此大叫,“我右耳朵听不见了!我右耳朵给打聋了!”那流氓看守仍谈笑风生,若无其事。满屋子,满院子的人,都听见了我的嘶叫声;

    午饭前后,那几个脸色阴沉的人,又不断叽嘲我。同屋的,一个拄着拐杖,也是被他们当作取笑对象的上访老汉,目睹了打人全过程。他同情地对我说,“今天你吃亏了。以后,他有意无意地说,“我的房子被政府的动迁组拆了,现在我没房子了,到北京来告状,以前我住在长宁区长宁路,靠近哈密路口,2877弄3号。”我问他“大爷你贵姓?"他回答,“我姓吴。"我问“口天吴?’’他说,“嗯,我已七八十岁了,不太识字。”

    饭后12点,我们由看守押着,在大门外上车。就在门口,这时我看见了上海市人民政府驻京办事处主任肖斌,他担任市委信访办科长时,我和他有过几次接触,对他印象根好。我马上大声告诉他,“这里的看守打人,把我的右耳朵打聋了!’’他朝我看了看,没作声。押送看守叱责我,“侬烦啥么事!上车!”

    下午2点左右,临上火车,我又一次看到肖斌,我对他说,“我右耳朵被看守打聋了,现在听不见声音,我要求马上验伤。"他说,“你先上车再说。”

    押上火车后,几十个警察奉命看押我们,严防我们逃跑。途中才第一次认识了同时被关押在湘江源头大酒店的访友。几个访友分别对我说,警察打你,我们都看见了。他们这样毒打你,你怎么任他们打,一点都不还手,你太老实好欺侮了。又指着几个男同伴说,他们是你的救命恩人,看见看守的警察打你,马上用手机打了北京110报警,警察才来的。(正是由于他们会打手机报警,“阿严”一伙才有了顾忌,要关了门,才敢打我,以避人耳目。同时也证明,年青恶看守在锦荣厅打我时,满屋除了我和垂垂老矣的吴老汉,其他都是“阿严”他们放心的同伙——办案恶警。“阿严”等一开始就不把我和其他真正的上访者关押在一起,后来发生的事,说明看守事先和办案恶警就有预谋,要找茬子打我。)打你的“阿严”他们。都是200号里的警察(指上海市政府所在地,上海人民大道200号)我心里豁然开朗,有了以上(正是由于……)内的理解。我对大家说,我耳朵被打聋了,到上海告状,你们要给我作证啊!大家众口一词应诺。访友老韩对我说,“北京湘江源头大酒店里,看守打你的事,我们都看见了。无论到什么地方,我都会给你作证。”后来我了解到老韩叫韩敏毕业于浙江大学机械系,原是浦东新区黄浦江边一私企船厂的老板,因工厂遭非法动迁,故结伴到北京上访。他说回上海后,下星期三要去福州路上海市公安局信访办上访,我说我每个星期都去那里,到时我们再碰头。

    第二天(10月10日)上午11时半,火车抵达上海站,我们才被解放。这样算来我遭非法拘禁总共达26个多小时之久。我被户口居住地所属莘松派出所民警陆芬林,先接到派出所。在火车站我即诉说,我在北京右耳被警察打聋,要求验伤。拉他去找老韩,当面作证,不想老韩已先期被接走,没找到。在派出所谈完话,陆警官说耳朵的事,等一会,你可以去医院检查,再把结果告诉我。

    10月11日我去汾阳路上海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经医生诊断:右耳鼓膜穿孔,(见所附病历卡)我把医院检查的情况告诉了陆警官。他说,我给你请示了有关部门后再说。他,以及后来接管此事的沈警官、朱警官都对我说,有关部门会好好处理的,你再耐心等一等。在告知朱警官接管的那一天,我还当面递交了书面赔偿要求,和处理打人流氓的申诉。经一段时间养伤治疗后,医生结论:右耳膜定痕。也即右耳膜留下了不可改变的疤痕,我向医生诉说,右耳朵仍然感觉麻木,听力下降。医生说,这是因为你右耳神经被打伤了。

    1O月18日上午9时多,老韩如约至上海市公安局信访办,他去第四接待室找王警官。我告诉他,医生诊断我右耳朵鼓膜穿孔。并拉着他先后当着接待员陈警官,毛建伟科长,王敏富警官等人的面,诉说了10月9日在北京宣武区湘江源头大酒店被非法拘禁。又遭王看守警察的暴打,耳朵致聋的事。并要求他当面作证。老韩都响亮回答,“看守打你的事,我亲眼看见的,我能作证。”我请老韩留下姓名和联系电话,他给我写下了:“韩敏。13321880563的亲笔签字。以后,我根据那天的事实情况,补写了其他说明文字,见所附材料1。在以后上海市公安局信访办的二次见面中,当着毛建伟科长的面,他都仗义执言,“警察打你,我亲眼看见的,我能作证”我问起他的情况,他说“毛科长熟悉我。”

    此事,已有将近一年,眼见“黄鹤一去无消息”,我希望尽早有一个具体的处理。综上所述,我不得不拿起法律武器,状告追究打我,并使我耳朵致残的当事人严建国等警察。当事人犯了(1)非法拘禁罪(2)流氓罪(3)故意伤害罪。要求法庭伸张正义,追究上海市人民政府信访办严建国等警察的刑事责任。并要求赔偿各种损失和精神损失费。

    据此,根据《刑事诉讼法》之规定,特向你院起诉,请依法判决。此致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2007年6月13日

    (1)本状副本叁份;

    (2)书证贰件:证人韩敏的亲笔签名及其联系手机号码(复印件)。2。上海复旦大学附

    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诊断书(病历卡复印件).

   上海帮不下台天无宁日-----上海冤民徐国阳状告恶警严建国(图)

   上海帮不下台天无宁日-----上海冤民徐国阳状告恶警严建国(图)

   上海帮不下台天无宁日-----上海冤民徐国阳状告恶警严建国(图)

   上海帮不下台天无宁日-----上海冤民徐国阳状告恶警严建国(图)

   上海帮不下台天无宁日-----上海冤民徐国阳状告恶警严建国(图)

   上海帮不下台天无宁日-----上海冤民徐国阳状告恶警严建国(图)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