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帮助朱令工作团
[主页]->[百家争鸣]->[帮助朱令工作团]->[关于投毒次数问题 ]
帮助朱令工作团
·一段未公开的铊铊学院采访记
·所有的网友都来实名了,到底是谁在害怕!
·赞一个:意见反馈区被列为精品
·征:民间自拍朱令案纪录片
·朱令被害十二年,凶手尚未得到公正待遇. 岳飞遇难二十年,凶手得到公正待遇
·子曰: 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百家讲坛说孙维
·朝香宫鸠彦与孙维
·中国得清平,朱令可申冤
·朱令吧的116个精品贴 (2006-03-22)
·贴吧每周纪要
·能否用圣经解读这件事?
·献给那个2五0的讲中文
·朱令,一定要挺住,一定要让凶手孙维比你先垮
·每个人的力量是渺小的,用渺小的力量来帮助朱令并非真力
·记念朱令真君 (dahanwushi 原创)
·孙维的下场 (视频)
·新年了,祝朱令一年胜一年
· 忘却代表践踏,屈服意味着倒下,走下去走出希望
·蒙难的清华之珠 报复之心不可无
·朱令成就斗士
· 喀什戈尔的胡杨 诗一首
·吃饱饭,做正事
· 李昌钰博士人民公安大学讲座.....犯罪现场重建与调查
·伊拉克一支足球队遭投毒
·有穿朱令T恤的,请进来
· 孙释颜可以伪装成圣贤,但有两个顾虑
·放纵凶手即恐怖主义行径
· 健康时报专访郝凤桐:我经历的4起铊中毒
·朱令吧的精品贴 (2006-03-22)
· 孙释颜的2.14情人节过得不错
·朱令铊中毒案可能的发展和案中确定的事实
·七种情况中国不签发护照
·百度朱令贴吧每周纪要(至昨天 08.02.19)
·圣火 广播 旅游 作者:讨贼
·强烈建议政府高层与媒体介入彻查
·奥斯卡电影《勇敢的心》 片尾旁白 (视频 转自百度朱令吧)
·我以前写在新浪BBS上的
·童宇峰to薛钢,潘峰 and 薛潘王等人的真实面目
·也对薛支书说点话
·朱令律师: 不是没有证据,而是证据制度的问题.
·『天涯杂谈』孙维们还能逍遥多久?
·穿上朱令T恤上街去,玩行为艺术
·T恤在行动 (二)
·百科全书【清华女生朱令铊中毒事件】大陆、港、台及海外集体编辑
·朱令被害案件受阻至今 一言以蔽之 --- 徇私舞弊
· 被删第24次! 再次整理孙维同党诬蔑贝至诚的所露出的马脚
·驳斥孙维不开口的两个理由
·铊们要求和解的真实目的
·关于蛇类,给SW
·红颜青泪 1
·红颜青泪 2
·红颜青泪 3
·红颜青泪 4
·红颜青泪 5
·红颜青泪 6
·“民间女神探”董艳珍的故事
·06年4月15日晚一个温州七岁女孩给我们的启示
·朱令12年电视片有没有经过孙维审查通过?
·人大提案的公开信(征求签名)
·中国国家安全局的一份报告
·陈震阳教授印象
·《广陵散》的内容及内涵
·讨孙徼文
·《朱令的十二年》观后感
·『天涯杂谈』朱令铊中毒案的轮廓已经越来越清晰
·关于New York Times纽约时报,有人别有用心!
·两个死人
·追求正义,促进民主法治,请从本案开始
·讨论ZL案的各论坛+信箱
·more about XieHe's medical report
·Today is a history
·中国刑法八大重罪
·拨开云雾见青天——不与禽兽为伍
·找铊的乐子——朱令案
·帮助朱令基金会网站的视频在内地视频网上的转载地址
·北京市公安局的弟兄们,看着办吧。
·沉默是勇敢还是懦弱——也谈朱令孙维事件 By:丹青姬
·从佛学观点看待朱令一事之一点
·从广州朋友的义举所想到的
·从孔子学琴来看
·从刘德华的电影《墨攻》看糊涂想法
· 从诅咒术看改名孙释颜
·大道甚夷——三五月对孙维的建议
·大家跪久了想站起来溜溜吗? 小瘪三们将二十四小时跟踪侍候
·大家讨论一下如何“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国歌歌词)
· 逮着个大赤包
·倒行逆施 足以亡国
·电视台节目播出朱令演奏录像证实铊们的谎话
·都说朱令可怜,其实孙维命才苦呢
·对吴叔叔、朱阿姨的误解
·二个没有回复出去的贴子
· 关于朱令中毒事件的一份档案
·法律和法律的补充方式——假如我拥有死亡笔记
·访谈实录------廉颇的刀在阴曹地府采访被人砍死菡子
·愤怒之外,请穿帮助朱令T-shirt
·个人认为所谓的重开司法程序~
·根据孙维照片看面相
·公安部悬赏30万A级通缉破坏铁路的"西瓜皮"
·公司老总铊中毒头发掉光 警方初步断明故意投毒
·关于陈震阳教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投毒次数问题

关于投毒次数问题
    按照上面说的,如果我理解没错的话,毒性高峰是中毒后2-3周内.
   结合令令的情况来看,有两次高峰,那么也就是说至少2次投毒.
   我把相关病历还发给了一些专家,一有回答我就贴上来.
   

   
    作者: enfamil 2006-5-4 02:42   回复此发言
   
   --------------------------------------------------------------------------------
   
   3 回复:关于投毒次数问题
    谢谢 enfamil
   
   
    作者: 211.158.32.* 2006-5-4 02:46   回复此发言
   
   --------------------------------------------------------------------------------
   
   4 回复:关于投毒次数问题
    顶
   
   
    作者: 70.71.8.* 2006-5-4 02:47   回复此发言
   
   --------------------------------------------------------------------------------
   
   5 回复:关于投毒次数问题
    谢谢 enfamil.
   你是非常善良的网友。:)
   
   
    作者: justiceforzhul 2006-5-4 02:50   回复此发言
   
   --------------------------------------------------------------------------------
   
   6 回复:关于投毒次数问题
    忘了说明一下,看到还有人讨论这个问题,决定考考古.
   @@ 1994年11月24日,朱令21岁生日时,吴承之专门请女儿到外面吃饭,为了赶清华“一二·九”的演出排练,她与父亲在学校附近中关村一家饭店吃了晚饭。当吴承之拿着菜单订饭时,朱令就开始了肚子痛,吃了几口后,朱令就跟父亲说,“难受,吃不下”。原本开心的晚宴以疼痛收场。吴承之以为女儿劳累过度,或是肠胃不适,没有太放在心上,留下了钱让朱令第二天看病。
   @@ 1994年12月5日,星期一,朱令因不明原因引起腹、腰、四肢关节痛。腹痛症状为“持续性隐痛伴阵发性绞痛。”
   @@ 1994年12月8日起,朱令因疼痛无法进食,同时开始大把掉头发。
   @@ 1994年12月11日晚,在北京音乐厅清华大学民乐队的专场演出纪念“一二·九”,朱令带病坚持演出,熟练弹奏古琴独奏《广陵散》,之后,朱令还参与了乐队的大多数合奏节目。她父母也在观众席中,对于近两日腹痛加剧带病参演的女儿,母亲十分担心,“我知道她特别难受”。演出结束后,朱明新专门到后台找女儿,那时朱令看起来“脸色不太好”,朱明新劝她回家,但朱令坚持要将道具运回学校,表示要“跟大家一起回”。清华大学民乐队一位老队员事后回忆:“演出完后,在清华南门某餐厅的庆祝朱令没有参加,这时才听说朱令已经3天没吃饭,完全靠自己坚强的意志完成了所有演奏。”
   @@ 1994年12月12日,让朱明新意外的是,头天还不肯回家的女儿,自己一个人回来了,她告诉母亲,“肚子疼得受不了了”。
   @@ 1994年12月23日,朱明新将女儿送到北京同仁医院诊治,这天,朱令的一头长发全部掉光了。
   @@ 1994年12月末至1995年1月末,朱令在北京同仁医院消化科治疗近一个月。病因无法确诊。朱明新晚上打地铺陪女儿,朱令“肚子疼得整夜都睡不着”,且腰部长出“带状疱疹”,去照片子时已经需用轮椅推着。因为放心不下拉下的课程和实验,朱令看起来“很烦躁”。同仁医院的医生未查出朱令的任何病因,只给她开了氨基酸等消化类药物。
   @@ 1995年2月20日,新学期开学,朱令坚持要上学。
   @@ 1995年2月20日至3月3日,朱令返校后,除2次周末由家人接送往返回家住过两天外,朱令差不多有8天的时间呆在清华校园内,她“走路已经有些困难”。朱明新很担心,其间几次跑到清华看望女儿,朱令宿舍给朱明新的印象是“挺乱,水杯随便放在桌子上”。 这时的朱令,大多数时间是呆在宿舍温习功课、准备补考,每天跑到乐队同学那里用电炉热家里带过来的瓶装中药。朱令在电话里跟母亲说:“乐队同学要帮我打饭,我不要他们帮忙,我自己打饭。” (来源:《新民周刊》2006年1月18日的报道)
   朱令在校的两周时间内,只去系里上了一次实验课,一次准备补考的答疑课以及一次物化课的补考,其他时间都是整日躺在宿舍床上,补习因住院缺考的几门课。身体虚弱的朱令,每日早饭是母亲带给她的面包和壮骨粉冲剂,午饭和晚饭都是勉强撑起,买饭菜端回宿舍半躺着吃,口渴时喝的是同宿舍人帮忙打的水。清华大学宿舍管理严格,男生不能自由出入。(来源:《南方人物周刊》2006年1月10日的报道
   
   
    作者: enfamil 2006-5-4 02:54   回复此发言
   
   --------------------------------------------------------------------------------
   
   7 回复:关于投毒次数问题
    第二次高峰期正好是在令返校后第二周以后.
   
   
    作者: enfamil 2006-5-4 02:56   回复此发言
   
   --------------------------------------------------------------------------------
   
   8 回复:关于投毒次数问题
    支持楼主考古!
   
   
    作者: 211.158.32.* 2006-5-4 02:58   回复此发言
   
   --------------------------------------------------------------------------------
   
   9 回复:关于投毒次数问题
    不想多说了, 每当想起对人不设防的令令虚弱地躺在那里,从某人手里接过咖啡,肯定还说了:谢谢,你真好! ... 我就难过.
   
   
    作者: enfamil 2006-5-4 02:58   回复此发言
   
   --------------------------------------------------------------------------------
   
   10 回复:关于投毒次数问题
    为什么英文首贴给删了?请ENFAMIL再贴出来。
   
   
    作者: justiceforzhul 2006-5-4 03:00   回复此发言
   
   --------------------------------------------------------------------------------
   
   11 回复:关于投毒次数问题
    对!
    为什么英文首贴给删了?
   
   
    作者: 211.158.32.* 2006-5-4 03:01   回复此发言
   
   --------------------------------------------------------------------------------
   
   12 回复:关于投毒次数问题
    可能不让贴连接,
   9.1.1 Ingestion
   The onset of toxicity is often insidious in
   acute thallium poisoning, reaching a maximum in the
   second or third week after exposure (Rauws, 1974;
   Cavanagh, 1979).
   
   The initial symptoms of thallium poisoning include a
   gradual development of gastro-intestinal disturbances;
   hyperaesthesia (mainly in the soles of the feet);
   polyneuritis that may lead to respiratory
   insufficiency; and tachycardia (Prick et al, 1955;
   vanagh et al, 1974; Grunfeld & Hinstroza, 1964;
   Egen, 1955; Shabalina & Spiridonova, 1979; Munch,
   1934).
   
   Loss of hair is the most characteristic sign of
   thallium poisoning and usually appears after 15 days.
   Nail changes (Mees lines) and atrophic changes of the
   skin may be late features of toxicity. Development of
   psychotic behavior with hallucinations and dementia
   has also been reported (Prick et al, 1955). Visual
   disturbances are rare but may occur in very severe
   poisoning.
   
   
    作者: enfamil 2006-5-4 03:02   回复此发言
   
   --------------------------------------------------------------------------------
   
   13 回复:关于投毒次数问题
    目寒星,如果不是你删的,请出来说明一下,然后我们就清楚是不是有人害怕就使用了黑客手段
   
   
    作者: 209.2.156.* 2006-5-4 03:03   回复此发言
   
   --------------------------------------------------------------------------------
   
   14 回复:关于投毒次数问题
    楼上的,不是了, 是原文有连接
   
   
    作者: enfamil 2006-5-4 03:04   回复此发言
   
   --------------------------------------------------------------------------------
   
   15 回复:关于投毒次数问题
    O,,原来这样。
   
   
    作者: 209.2.156.* 2006-5-4 03:04   回复此发言
   
   --------------------------------------------------------------------------------
   
   16 回复:关于投毒次数问题
    找到当年的一封邮件:
   Date: Tue, 25 Apr 1995
   To: [email protected]
   From: [email protected]
   Subject: zhu ling
   Hi walter! I'm home now, couple of things occurred to me. If Zhu Ling was poisoned at all, she was poisoned twice (read the description again), and for all we know whoever poisoned her is by her bedside as we speak. Also, could you e-mail them to tell them to send a blood sample asap to here, we'll have it analyzed by the poison center at Guys' Hospital. We'll pay for it of course. I finally read their e-mail in detail, and she had an upset stomach in Dec!! Another classic sign. God, I'm praying for the poor girl, let's hope she pulls through in all probability her health will be compromised forever. I'll check my mail in 3 min or so.
   
   
    作者: enfamil 2006-5-4 03:24   回复此发言
   
   --------------------------------------------------------------------------------
   
   17 回复:关于投毒次数问题
    英国图灵博士 :
   如果朱令的确是被投毒,那么她是被投毒两次(再次阅读了描述),而且据我们所了解,如同我们讨论过的,投毒者一定是她病床边的人。另外,你能送电邮让他们尽快送一份血液样本到这儿吗?我们可以在Guys' Hospital的毒药中心进行分析。当然费用会由我们支付。我最后又仔细读了一下电邮,她在12月就有胃痛!!又一个典型症状。上帝呀,我正为这个可怜的女孩子祈祷,让我们祝愿她最终能挺过去吧,可能她的健康会永远受到损坏。我会3分钟后再查一次邮件
   
   
    作者: enfamil 2006-5-4 03:26   回复此发言
   
   --------------------------------------------------------------------------------
   
   18 回复:关于投毒次数问题
    @@ 1995年4月28日,朱令父母的一个朋友告知北京职业病研究所可以做铊中毒鉴定,他们收集了朱令的指甲、大块掉落的皮肤以及在1994年12月朱令发病时掉落在尼龙运动衫上的头发,并从协和医院收集了血液、尿、脑脊髓等样品,送往北京职业病防治研究所专家陈震阳处进行化验。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