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丹麥主流社會召開中國言論自由研討會]
郭国汀律师专栏
·我们要说真话-答红旗生的蛋 郭国汀
·出身论,成份论应当休矣!
·民族败类!你是否中国人?
·说句心里话
·孔子当然伟大.郭国汀
·时代不同了! 郭国汀
·可敬的国安公安或网警请自重!
·我们决不再沉默! 郭国汀
·秋池君倡议创立中共中国律师网上支部有感/南郭
·我有罪,我可以再作一次自我辩护吗?
·错兄你该醒醒了!
·给某北大高材生的公开函
·答"语文大师"之指责
·答错别字的终结者/南郭
·吾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捍卫阁下的自由表达权。错兄的贴还是应当保留
·答龙吟君/南郭
·答紫兄质疑/南郭
·答醉翁
·答迷风先生/南郭
·驳上海当局特务造谣抵毁郭国汀律师的谎言/南郭
·答紫兄质疑/南郭
·吾不同意你的观点,但坚决捍卫阁下的自由表达权。
·郭国汀:我向错兄致歉--同时为错兄说句公道话
·我的观点与立场--驳非法入侵
·郭国汀 汝吹牛!
·南郭不但会骂人而且必将把“乡愿,德之贼”型的小人骂得狗血喷头!
·纯属多余的担忧
·伟大的中华文明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答孟庆强
·我看郭国汀律师
·剥放屁狗们的皮----公安国安网警与郑恩宠
·亦曰将无同,兼斥郭国汀、刘路之类,并向相关版主求教
·对内直不起腰者别指望其对外挺身而出
·南郭/对周树人的评价吾深以为然
·世上最美丽者莫过于大自然——人的本质、伟大
·令郭国汀律师老泪纵横的真情
·南郭:为当代中国人的幸福而努力奋斗
·心里话三步曲/郭国汀
·致刘路及中律网友们新春祝福/郭国汀
·驳上海当局特务造谣抵毁郭国汀律师的谎言/南郭
·我的声明与立场------南郭与中律网友们的对话
·语言与民族密不可分——奉旨答复小C:/南郭
·致刘路及中律网友们新春祝福/郭国汀
·学习方法与读书计划答小C网警同志/南郭
·英雄伟人与超人/郭国汀
·中共党奴的“学术”
·我倒宁可相信李洪东仅仅是因为无知/南郭
·愿王洪民先生的在天之灵安息!/郭国汀
·堂堂正正做个真正的中国人!/南郭
·中国律师朋友们幸福不会从天降!/北郭
·令我感动的赞美!/南郭
·谢谢网友们关注天易律师事务所的命运
·公开论战化敌为友——新年致词/新南郭
·中国涉外案件没有一起获得执行 郭国汀
·宣战演讲名篇
·中共外逃贪官大多是政治斗争牺牲品问 采访郭国汀
·就宗教论坛封郭国汀笔名事致小溪的公开信
***(51)国际人权法律与实务
(A)***国际人权公约(中英文本)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世界人权宣言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法国人权与公民权宣言[人权宣言]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美国独立宣言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经济 、社会 、文化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保护人人不受酷刑和其他残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处罚宣言
·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
·联合国有关健康保健人员尤其是医护人员在保护和防止囚犯和被拘禁人员不受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处罚的医疗伦理原则(1982)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囚犯待遇最低限度标准规则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
·消除基于宗教或信仰原因的一切形式的不容忍和歧视宣言
·联合国囚犯最低标准待遇规则
·联合国囚犯待遇基本原则(1990年)
·联合国保护所有被以任何形式拘禁或关押人员的主要原则(1988)
·结社自由和组织权利保护公约
·联合国反腐败公约
·联合国发展权利宣言
·促进和保护普遍公认的人权和基本自由的权利和义务宣言
·中国已签国际人权公约联合国人员和有关人权安全公约
·联合国律师职责的基本原则
·联合国司法独立的基本原则(1985年)
·联合国检察官的职责准则
·世界人权公约英文版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
·犯罪及权力滥用受害者恢复正义基本原则
·国际刑事法院规约(1998)
·国际刑事法庭(芦旺达)程序与证据规则(1995)
·国际刑事法庭(芦旺达)规约
·起诉严重侵犯国际人道法责任人的国际(前南斯拉夫)法庭规约(1991)
·消除一切形式歧视妇女的国际公约1981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取缔教育歧视公约
·关于就业及职业歧视的公约
·消除一切形式歧视妇女的国际公约选择性议定书2000
·联合国防止和惩罚种族灭绝罪的公约(1951)
·联合国有关难民身份的国际公约1954
·儿童权利国际公约1990
·起诉和惩罚欧洲轴心国主要战争罪犯的国际军事法庭协议(纽伦堡宪章)
***区域性国际人权法律文件
·1996年欧洲反破坏性异端决议及其邪教定义
·非洲人权和人民权利公约(1981)
·美洲人的权利与义务宣言(1948)
·美洲人权公约(196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丹麥主流社會召開中國言論自由研討會

   丹麥主流社會召開中國言論自由研討會
   
   丹麥出版自由協會主席、丹麥資深記者,歷史學家拉斯. 海德高. 延森
   
   11月4日,在丹麥文化部贊助下,丹麥出版自由協會(Trykkefrihedsselskabet)在首都哥本哈根召開題為「中國言論自由」的大型研討會。

   
   “中国言论自由”大型研讨会会场
   
   
   “中国言论自由”大型研讨会会场
   
   該協會是由丹麥媒體界人士組成的獨立、非政府組織。這是丹麥多年來,第一次由主流社會召開有關中國人權問題的大型研討會。會議從澳大利亞、加拿大、德國、瑞典及本國,邀請了多位中、西方演講人,由該協會主席、丹麥資深記者,歷史學家拉斯. 海德高. 延森(Lars Hedegaard Jensen)主持,來自各界關心中國問題的東西方人士多人參加,會議歷時一整天。
   
   独立中文笔会成员,《静水流深》作者曾铮
   
   首先是來自澳大利亞的獨立中文筆會成員,《靜水流深》作者曾錚女士介紹她因為修煉法輪功,曾經親身經歷、見證在中國勞教所所遭受的殘酷迫害。她講道:曾經有人問過她,在勞教所裡,你想家嗎?她回答說,不想。因為在那個通過各種折磨與高強度奴工勞動的迫害環境下,人的體力承受已經達到了極限,每天最強烈的願望就是能夠倒頭睡上幾分鐘,上廁所連洗手的時間都捨不得,那時,已經根本失去了人的正常思維。她見證過法輪功學員被逼瘋、迫害死的慘烈景象。當她放了部份被酷刑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的照片時,與會者莫不動容。曾錚說,當時在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全部被驗血檢查身體。甚至為此還引起了勞教所其他犯人的妒嫉,以為是對法輪功學員的特殊待遇。但是他們怎麼也爭不來檢查身體的「待遇」。直到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被曝光後,許多曾經被非法關押進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才意識到,為什麼只驗血檢查法輪功學員的身體。
   
   丹麦奥尔胡斯大学东亚研究所教授斯汀. 托尔森
   
   丹麥奧爾胡斯大學東亞研究所的斯汀. 托爾森(Stig Thogersen)教授講道:現在人們到中國去,坐上出租車時,會聽到司機和你自由聊天,抱怨社會的不滿意事;到市場上,可以買到豐富的商品;到書店去,可以看到有許多關於自由的書。人們感到,中國好像變得很自由,生活也好了。但是,事實上在中國,人們不可以逾越中共所設的禁區,那就是不能談台灣、西藏和法輪功問題。否則你就會讓自己陷於極其危險的境地。
   
   《大纪元时报》欧洲版主编周蕾
   
   來自德國的《大紀元時報》歐洲版主編周蕾女士向與會聽眾介紹了中國的媒體審查管制。她說,在中國,對媒體的審查甚至包括對外國記者。如果,一個外國記者曾經在中國做、或說過什麼讓中共政權不滿意的事,那麼他在申請簽證時就會遇到麻煩,中使館不會直接告訴你不批,但一直會拖下去,讓你在無明之中無盡頭的等待,直到申請人自動放棄為止。周蕾女士還向聽眾介紹了自從《大紀元》發表了九評共產黨系列社論以來,正在中國發生的退黨大潮。
   
   瑞典中國問題專家辛優漢
   
   瑞典中國問題專家辛優漢(Johan Lagerkvist)介紹了中共通過網絡封鎖以禁止言論自由的問題。以及由中共煽動起來的民族主義情緒。
   
   
丹麥主流社會召開中國言論自由研討會

   著名人权律师郭国汀
   
   
   避難加拿大的著名人權律師郭國汀,介紹了他自己從12歲開始所遭受到的多次迫害,一直到2004年,在他已經成為中國四大頂尖律師以後,僅僅因為他為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作辯護,所遭受到的被關押、被迫關閉自己的律師事務所等迫害,最後只能避難他鄉的經歷。郭律師說:在中國沒有法律,沒有公正,法律界非常黑暗。如果一個律師要想在那裏發展事業,去掙錢,首先自己就得和中共去合作,去犯罪。
   
   據郭律師介紹,在中國,一共只有十二位律師敢於站出來為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案辯護。而這十二位律師都因此遭受到中共當局的迫害。郭國汀律師在2003年時,針對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連續發表了六篇文章,2004年,他為兩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案例擔任辯護律師,其中有一位已經被迫害成了植物人。於今年一月份逝去。
   
   會議的當天,正是郭律師為了聲援高智晟的絕食日,他說,我們是由七位律師組成,一周每人一天的絕食活動,已經堅持幾年了。目前高律師仍然失去人身自由,我願意用這樣的方式堅持下去,救援高律師。
   
   在回答記者採訪的問題,為什麼舉辦這次會議時,會議主席拉斯. 海德高. 延森說: 北京奧運在即,我們需要瞭解這個經濟迅速發展的超級巨人,那裏的人權狀況如何,他們是否在向改善的道路上走?還是正相反,在資本主義蓬勃發展的同時,自由在繼續遭到壓制?當這種鎮壓仍然在發生時,我們是否非常慎重地決定,去參加明年的奧運會?
   第二天,丹麥最大日報《日德蘭郵報》發表長篇報導。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