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南郭点评芦笛]
郭国汀律师专栏
·《当代中国涉外经济纠纷案精析》主编的话/郭国汀
***(18)《国际海商法律实务》郭国汀主编
·《国际海商法律实务》主编前言/郭国汀
***(19)《南郭独立评论》郭国汀著
·【郭國汀評論】第一集我為什麼要為法輪功辯護
·【郭国汀评论】第二集从自焚伪案看中共的邪教本质
·《郭国汀评论》第三集国际专家学者如何看待法轮功?
·【郭國汀評論】第四集:中共為何懼怕曾節明
·【郭國汀評論】第五集:憶通律師事務所遭遇停業的真正原因
·《郭国汀评论》第七集:江泽民是货真价实的汉奸卖国贼
·《郭国汀评论》第八集:从陈世忠的“第二种忠诚”看中共司法黑暗
·【郭國汀評論】第九集-苏家屯事件(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是中共的滑鐵盧
·《郭国汀评论》第十集:蘇家屯事件(活体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是中共的滑鐵盧(下集)
·《郭国汀评论》:第十二集:爱中华必须反共!
·《郭国汀评论》第十三集:为六四“反革命暴徒”抗辩
·《郭国汀评论》第十四集:什么是我们为之奋斗的民主?
·《郭国汀评论》第十五集:为邓玉娇抗辩(上)
·《郭国汀评论》第十六集 我为邓玉娇抗辩(下)
·《郭国汀评论》第十七集:强烈谴责中共暴政迫害中国人权律师
·《郭國汀評論》第十八集:中共专制暴政正在毁灭中国生态环境
·《郭国汀评论》第二十二集:论法轮功精神运动的伟大意义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政权的非法性《郭国汀评论》第23集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专制暴政下的酷刑
·郭国汀评论第二十八集: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下不可能有任何新闻自由
·中共暴政在重演萨斯疫骗局?!
·让人权恶棍无处可逃----评西班牙国家法院受理江泽民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和酷刑罪案
·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
·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下)
·颠覆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抗辩要点?
·简评刘晓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判决
·论冯正虎精神
·简评刘晓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辩护词
·郭泉博士其人其事以及颠覆国家政权案抗辩要点
·论刘晓波与郭泉案的辩护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七集胡锦涛向朝鲜学习什么政治?!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八集 胡锦锦向古巴学习什么样的政治?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九集共产党政权全部是流氓暴政:越南及老挝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集共产党没有一个好东西 秘鲁共产党的罪恶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一集尼加拉瓜共产党政权的罪恶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二集:共产党政权纯属流氓政权:安哥拉和莫桑比克共产党政权的罪恶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三集埃塞俄比亞共產黨政權的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四集阿富漢共產黨暴政的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五集虐殺成性的柬埔寨共產黨極權暴政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六集波蘭共產黨極權暴政的罪惡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七集:东欧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八集:人民為敵的蘇聯共產黨暴政的罪孽(一)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二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三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四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五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滔天大罪
***(20)《陈泱潮文集选读》陈泱潮著/郭国汀编校
·大器晚成——《陈泱潮文集选读》序
·《造化故事》陈泱潮文选第一集
·铁幕惊雷《特权论》陈泱潮文选第二集
·《偃武修文重新建国纲领》陈泱潮文选第三集
·《时政评论》陈泱潮文选第四集
·《天命前定》陈泱潮文选第五集
·《上帝之道》陈泱潮文选第六集
***(21)《国际互联网自由》郭国汀译
·互联网自由至关重要:中国屈居全球互联网最不自由国家亚军
·互联网自由度的测定方法
·自由之家2008年中国互联网自由检测报告:不自由
·互联网自由日益增长的各种威胁
·国际互联网自由调查团队
·国际互联网自由评价词汇表
·国际互联网自由评价表格和图示
·国际互联网自由评价目录
·古巴互联网自由评价
·伊朗互联网自由评价
·突尼斯互联网自由评价
·俄国互联网自由评价
·马来西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土耳其互联网自由评定
·肯尼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埃及互联网自由评价
·印度互联网自由评价
·乔治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南非互联网自由评价
·巴西互联网自由评价
·英国互联网自由评定
·全球最自由的爱莎尼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22)《仗剑走天涯》郭国汀著
·我的真实心声
·面对十八层地狱,我的真情告白 /南郭 网友评论
·《仗剑微言—我的四十自述>
·相信生命—郭国汀律师印象
·赵国君 做一名人权律师——访郭国汀律师
·申请任专兼职教授与评审一级律师的故事
·志当存高远-我的理想与追求/南郭
·我的知识结构与思想/南郭
·汝凭什么任教授?!/郭国汀
·我们决不再沉默! 郭国汀
·郭国汀:正义者永不孤单
·虽千万人,吾往矣!
·法律人的历史使命---郭国汀答《北大法律人》主编采访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南郭点评芦笛

南郭点评芦笛
   我关注芦笛始于东海兄一篇文章,余先生在该文中将芦笛兄损得够可以的。然而,凡是中共重点污蔑诽谤封杀的人,几乎都会获得南郭的青睐;因为中共专制政权纯属骗子匪徒当权的流氓暴政,而骗子匪徒诋毁的人和事,一般而言肯定与之相反。同理,东海兄名震海内外,曾是我在大陆时现在仍然是最喜欢的网络名家之一,然而,东海兄为何对芦兄如此深恶痛绝?恐怕自有其道理在,是故,南郭特意在互联网留意芦兄之大作,结果一读之后被深深吸引。芦兄其实是个不可多得的国际互联网精英。其文可观,其智可佩,其才可赞,其诚可感,其文出类拔萃妙语连珠引人入胜,由此可见,当事者的偏见要不得,若真信了东海兄一家之言,准得制造文坛冤假错案。当然南郭并不全盘接授老芦所有的论点,比如中国民主运动致胜之道,恐怕应有无数条道,条条道路通罗马,盖当今之世实乃天地民皆欲灭流氓中共暴政。暴力与和平恐怕应有多义。暴力既可以是正义的也可是非正义的。用正义的暴力消灭非正义的暴力,应当是国民反抗暴政的天赋人权。若能和平解体流氓中共专制暴政当然最佳不过,然而和平解决中共的前提乃是:必须首先彻底解除党禁报禁言禁。若无此等前提条件,和平方式绝对行不通。无论如何,芦兄文论多风趣幽默,言简意赅,遣词造句恰到好处,说理透彻,文风独特很值一读。鉴此我得谢谢东海兄的间接指引,使南郭得以欣赏芦兄诸多妙语妙言,不亦乐乎。
   要在中国实现民主,眼前无非是两条路,要么在体制内进行,要么发动群众起来革命,把共产党推翻了。除此之外,老芦愚钝,实在是想不出第三路来。"民运"组织在最重大的问题上表明自己的政治立场,亦即到底是主张在现行体制下进行和平演变,还是通过暴力革命或和平革命推翻中共。民运刊物我也看过许多,至今还没见到过一份文章,达到了我的《盲人摸象说民主》、《民生、民权与民族》、《人民图腾:一个不开心的笑话》以及《重释民主恩赐论》的一半水平.[1]

   民主制度的优点,不是林肯的"三民"鬼话,而是权力的分散与制衡,它从根本上保证了社会的廉洁,并为社会各阶层的利害冲突提供了谈判桌与达成妥协的手段,使得社会上各阶层的利益都得到适当照顾。它不但在道义上是正确的,从功利的角度上来看也是合理的,但其本身并不能保证为繁荣所需的经济自由和物质条件[2]。还是必须造就一批把民主当作宗教信仰的志士,这些人信奉"民主教",但既不把它当作为自己谋利的冠冕手段,又不天真到去盲目"相信群众,依靠群众,尊重群众的首创精神",而是在体制内一点一滴地进行民众的启蒙教育,一点一滴地改革现行政治体制。
   维持现体制不被革命推翻,是人民为维护现有民生状况的合理要求。真正贴近人民的知识分子必须看到,只有体制内改革才会为人民欢迎[3]。
   60年代印尼排华,杀的中国人比南京大屠杀还多;80年代越南排华,太平洋、印度洋里漂的净是中国船民;90年代印尼再次排华,无数炎黄子孙被杀被奸。中国人一次又一次血溅异域、走投无路、求告无门,有哪一次党国如同现在这些奴才这般悲愤?有哪一次使馆伸出救援之手?60年代党国把撤回来的少数侨胞悉数充军到农场;80年代党国诡称中国船民是"越南难民"而见死不救;90年代党国庄严声明印尼排华屠华是人家行使神圣主权。如此党国,也配得上奴才们如此一厢情愿、自作多情、热脸贴冷屁股地去热爱、去效忠么?
   "祖国"在"六四"杀人盈城,疯狂屠杀手无寸铁的和平示威市民,死者是罪有应得,痛快痛快;"祖国"诱敌深入,在签订了世界人权公约后引诱"中国民主党"去依法申请登记后将其一网打尽,被捕者是阎王爷上吊嫌命长,应当应当;"祖国"乱抓乱打和平请愿的法轮功教徒,强奸民意蹂躏司法,受害人是邪教作乱,该办该办;"祖国"要去侵略从未占领过的台湾,灭了亚洲一盏民主明灯,毁了中华民族的最后一线希望,爱国志士们欢呼雀跃,痛打痛打……爱国志士们那黑漆漆、阴森森的心里,就算用强光探照灯去照,用电子显微镜去找,又怎能找到一星半点的"善恶之念、是非之分"![4]
   在他们眼里,那个孱弱、怯懦、贪生怕死、腐化堕落、靠称臣称侄买静求安、被数千英军用火药枪打得屁滚尿流、被数十万日军在广袤的国土上纵横决荡的东亚病夫消失了,代之以一个神威凛凛,勇不可挡的英雄好汉。我们之所以失败,是"天之亡我,非战之罪也"。失败是失败者的月桂冠,胜利是胜利者的耻辱桩。
   在他们心中,从来不曾记得"镇反"、"土改"中倒下的百万无辜冤魂;从来记不得被整肃二十年、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百万"右派";从来记不得"大跃进"中被放火烧掉的一山山森林;从来记不得大饥荒中倒下的数千万饿殍;从来记不得上至国家主席、开"国"元勋,下到亿万无辜"牛鬼蛇神"、草民百姓在十年文革中受到的残酷迫害;从来记不得被硕鼠们卷逃一空、胡花海嫖、转移国外的国库里的黄金。他们只记得、只讴歌、只沉醉于无数民脂民膏、人骨人血堆起来的弱不禁风的"国威"的象征──两弹一星一艇。动不动就烧
   得走火入魔,想用这儿童玩具喷水枪,去买来全民族的杀身大祸。(南郭注:真是对当代爱国愤青们绝妙的描绘).
   "如果说台湾之于大陆犹如澳大利亚之于英国,新疆、内蒙、西藏就如同当年大英帝国中的印度、缅甸。所不同的只是英国人没有在缅甸造过中共那样的孽。他们没有废除人家的宗教,没有捣毁人家的神庙,没有烧掉人家的经书,没有剥夺人家的私产,没有强迫人家放弃祖祖辈辈传下来的生活方式,没有"破除迷信,移风易俗"、强迫喇嘛还俗、回民养猪,更没有"镇暴平叛",杀得血流漂杵。罄南山之竹,写不尽中共作的孽;倾东海之波,洗不去汉族的耻辱!"[5](南郭注:言简意赅的典范)
   一部《孟子》,讲得最多的还是"君君",也就是该怎麽尽帝王的责任。书中对帝王的要求,咱们伟大的领袖们没一个做得到。而那"非人的四条标准",即"无恻隐之心;无羞恶之心;无辞让之心;无是非之心"则简直就是为先伟大舵把度身定做的:他老人家以有计划、按比例、高速度的杀人来巩固政权、用静脉输入大量葡萄糖来整死糖尿病人贺龙的恻隐之心;以"阳谋"来炫耀出尔反尔、"引蛇出洞"的羞恶之心;以发动文革来防止"大权旁落"的辞让之心;以"里通外国"的罪名诬陷彭德怀、以响应自己的号召学习海瑞的罪名打倒彭真、以自己批准的"六十一人叛徒案"诬攀刘少奇、以牺牲心腹罗瑞卿讨好林彪的是非之心,无一不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无一不是"最高最活的顶峰"。[6](南郭注:这无疑是对毛泽东盖棺定论的最佳评论之一)
   
   这是为什麽人民对台湾独立如此痛恨的原因:世上竟会有一部份华人不愿参加中国这个大家庭,让祖国少了一个省,让母亲断了一条臂。没有人想到打仗会死人这个事实,而他们只有一个独生子;没有人想到伤亡对家属来说不是一个抽象的阿拉伯数字,而是摧肝断肠、撕心裂肺的灾难;没有人想到如果自己是台湾人(据说是一个老祖宗传下来的兄弟姐妹),让导弹炸个血肉横飞是什麽滋味;没有人想到台北故宫博物院里那些国宝是否会毁于战火;没有人想到中国自己的大城市是否会受到袭击;没有人想到占外资三分之一的台资会被冻结或逃走,而跑不了的台商会被当作潜在的奸细而监视或监禁,再也管不了产品的营销;没有人想到国际社会会制裁中国,而这一次再不象六四后的制裁,有潮水般涌来的港资台资救命;没有人想到自己的工厂会关门,股票会变成一堆废纸;没有人想到战争会触发经济危机,经济危机会加重社会危机,社会危机会造成政治危机,政府会因内外交困而削弱甚至垮台,而那条鞭子一旦不存在或甩不圆后新疆、西藏、内蒙会趁机独立,让世界第三大国变成"蚂蚁缘槐夸大国"的大槐安国,让全面内战吞没神州大地……[7](南郭注:芦兄之言可畏一针见血)
   中国虽然有著"人命关天"一类谚语,却历来是一个轻贱人命的国家。在欧美先进国家,每个在两次世界大战中战死的官兵的遗体都安葬在风光秀美的陵园里,名字都刻在巍峨的纪念碑上,有四时不谢的鲜花供养,由冬夏常青的松柏陪伴。为了被伊朗暴徒劫持的美国人质,卡特总统可以下令动用军队,冒著更大的伤亡去营救。因为营救行动失败,美国人民立即就把总统赶下了台。海湾战争,联军不惜斥巨资"雷公打豆腐",用轰炸先摧毁敌人的有生力量,确保联军最小的伤亡。连中国人恨之入骨的日本,也拿得出在"大东亚圣战"中、包括广岛长崎的全部伤亡名单。而我们广阔的国土上可以处处立起毛像,却容不得抗日英烈的忠骨。中共可以把每个人的三代查得清清楚楚,然而不说整个抗战,就连在南京大屠杀中我们究竟死了多少人,至今还是一本糊涂帐。日本人把广岛长崎的名字嚷得全世界家喻户晓,可我们却得靠外国人去报道南京大屠杀的情况。爱国志士们有工夫在网上痛歼"日奴"(还不是日寇),斩钉截铁地报出一个又一个的数字,却不见谁去下点水磨功夫蹲在南京,把那些被强奸、被烧死、被淹死、被枪决的死难者的名字发掘出来。(南郭注:的确如此)
   "共产党的哲学是斗争的哲学"。共产党人不相信善良,不相信真诚,不相信崇高,不相信平等,不相信妥协,不相信折衷,不相信调和,不相信"双活"和"双赢",不相信"人有不忍人之心",不相信"得饶人处且饶人",不相信"温良恭俭让"。他们眼中的世界是一个充满邪恶、阴谋、敌意、包围、遏制、颠覆、侵略、征服、"糖衣炮弹"与"和平演变"的世界,他们用以对付外界的手段也就是这一套。因此,他们只相信实力,相信颠覆,相信征服,相信围堵封杀,相信武力"教训",相信弱肉强食,相信文攻武吓,相信"武装斗争是政治斗争的最高形式",相信"中子弹中出统一"。[8](南郭注:对中共本质的准确定义)
   "文人无行"是古训。国学只有一科,便是文科,所以"读书人"和"文人"是一而二,二而一的。士、农、工、商四个阶级中,士是"领导阶级",却也是最无德行的阶级。历史上无论什麽卑鄙龌龊的勾当,都是读书人干出来的。不必说那位钻到韩□胄家花园树丛里学狗叫的口技大师,也不必说"苏黄米蔡"的蔡京、题写"六必居"的严嵩、或是写《燕子笺》的"裤子裆里阮",只需看看明代那些积极争取进步、向组织靠拢的读书人就够了。他们一面用惨绝人寰的手段整死刚直的"清流"们,一面无耻吹捧巴结魏忠贤,将这个市井无赖出身、靠与皇帝的奶妈结成"菜户"而权倾朝野的阉竖,尊为只比皇帝低一级的"九千岁"。这麽干了还嫌不够,竟还要让他配祀文庙,和"大成至圣先师"一道接受普天下士子的叩拜!中国的读书人有这麽一段丑史,足以让子孙万代傲视全球。[9](南郭注:当代中共众多党用文人与之如出一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