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再论政治案件低调消音妥协辩护论的危害性引起争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上诉案代理词
·关于浦东公安分局扣押公司帐册及业务档案的法律意见书
·龙岩市恭发城市信用合作社诉龙岩市土地管理局国家行政赔偿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上诉状
·养老保险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
·赌博行政处罚争议案代理词
·征收船舶港务费行政争议案答辩状
·行政处罚(没收赌资)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上海黄浦区法院第三次变相密秘审判马亚莲二次劳教行政诉讼案
***(4)重大涉外经贸争议案
·Ocean Glory 轮碰撞争议案代理词
·一起重大涉外提单侵权争议再审申请书
·评一起重大“委托贷款”纠纷案的两审判决
·一起重大信托存款合同争议再审申请书
·中外合资企业退股争议案代理词
·中外合资企业股权转让债务纠纷案代理词
·中外合资企业外方未出资争议案代理词
·无效中外合资企业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台湾朝仁企业有限公司诉厦门龙立工业有限公司合资企业承包经营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海关行政处罚、行政侵权案代理词
·四百万美元外汇贷款担保合同争议上诉案
·中日合资企业解除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5)国际贸易名案要案
·重大国际货物买卖品质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国际货物买卖结算纠纷案代理词
·最高法院无理拖宕九年拒不下判再审案代理词
·外贸代理合同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国际货物买卖结算争议案代理词
·外贸代理合同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进出口外贸代理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
***(6)典型刑事及重大刑事案
·为赖昌星遗返案我的宣誓证词
·公、检、党政联合办案与党的领导
·“反革命恶霸”案刑事申诉状
·马翔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刑事上诉状
·全国首例法官告律师名誉侵权争议案
·公安刑警刑讯逼供致死人命案辩护词
·王水珍“寻衅滋事”案辩护词
·王水珍“寻衅兹事”案刑事上诉状
·王水珍寻衅滋事案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中共法院被阉割成不伦不类的东西的铁证
·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辩护词
·关于张赫监视居住死亡事件的法律意见书
·关于公安强行介入经济纠纷拘留无辜公民做人质逼债的紧急呈阅件
·奸淫幼女案辩护词
·受贿案辩护词
·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案刑事上诉状
·谢某受贿案刑事申诉状
·张春“双规”屈打成召刑事申诉状
***(7)经典商事合同民事案
·一起重大善意取得争议案重审代理词
·网络电子邮件名誉侵权争议案
·外观专利设计争议案代理词
·福建省首例著作权争议案代理词
·果园承包合同纠纷案代理词
·借贷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借款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天下第一剑”商标侵权争议案代理词
·析产争议案代理词
·不当得利争议案起诉状
·不当得利争议一审代理词
·不当得利争议案上诉状
·不当得利争议案上诉状
·不当得利重审案代理词
·出租车乘客伤害应向谁索赔?
·服务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权利质押借款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涉外商品房屋买卖合同质品争议案代理词
·抚恤金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劳动争议(运钞车被劫)争议仲裁代理词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答辩状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之二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运输费争议案代理词
·租赁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房屋预售合同(债权转让)争议案代理词
***(8)海事海商名案要案
·“国鸿”轮光船租赁合同争议仲裁案代理词
·船舶碰撞侵权争议案代理词
·Ocean Glory轮碰撞争议案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代位权)争议案代理词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上诉案情代理词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正)
·翻船货损代位追偿案初步法律意见
·扣押船舶申请书
·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状 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船舶买卖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造船合同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答辩状/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论政治案件低调消音妥协辩护论的危害性引起争论

再论政治案件低调消音妥协辩护论的危害性引起争论
   南郭
   南郭点评:之所以要求刘路公开辩污,是因为有众多网友指证刘路即是康平,而康平公然诽谤诋毁郭国汀律师由来已久,其胡说八道的荒唐指控连吾之老友草根也信以为真或装作相信,吾自信一直待刘路不薄,至少迄今在私人领域吾始终待刘路如友,因此,刘路于情于理于友皆有义务和责任公开澄清事实真相,如果他不是唐平,只需发表一个公开声明即可,然而吾等了五个月他仍装聋作哑!估且不论其他,仅就吾始终对刘路的才华称赞有加,数年如一日待其如兄弟,他也有义务澄清真相,难道公开澄清事实如此艰难?!
   自由中国论坛有不少新旧网友,方应看尽管是多年的老友,吾本是自由中国论坛法律顾问及赞助者之一,近年由于被流氓中共迫害变成一文不名自然无钱可继续资助,方兄居然无端彻底封杀郭大律师的发言权长达两年迄今毫无解封气象,有奶便是娘也未免太势利眼了些且比流氓中共好不到哪里去.如果是刘晓波指令汝封杀郭国汀,请你转告大刘,尽管他断然宣称决不与郭国汀为伍,南郭却公开声明:吾仅是公开批评大刘部分明显错误的论点,同时也批评他对待高智晟事件的不当做法,并非全盘否定他,只要刘晓波真心反对中共一党专制暴政,郭国汀永远支持他!一个欲当政治家者连这点胸怀都没有的话,首先即不合格。需知任何人若不同意老郭的观点,尽可大胆公开批判论战,既不敢应战,又无能论辩,只会封杀那是鼠辈手段!

   兹将全部网友评论无保留上载,是非自有公道.吾得声明,不喜欢南郭文论者不读不阅即可,南郭一无枪二无党三无媒体四无监牢大刑伺候,汝等网警共特或鼠辈怕什么?!同时南郭竭诚欢迎任何人批判论战.顺便说一句:李元龙君对刘路感激涕淋理所应当,受人点粒之恩当涌泉相报,此乃吾中华传统文明价值之一,至少说明李君是个知恩图报者.南郭历来欢迎任何公开的批评批判, 刘路如果不同意我的论点尽可行使其公开论辩权,然而他(极可能)居然下流地假[康平]之名对郭国汀律师进行疯狂的诽谤, 此种胡作非为显然不是正当人士所应为. 我质疑刘路并非空穴来风而是有充分的依据.既有众多网友指认,也有刘路在一系列重大原则问题上与中共高唱协和同调,还有其一直无胆公开声明澄清事实真相,况且我迄今未下定论,而是在程序公开公正的前提下,查明刘路与康平到底是何关系.想必你也应能理解.吾公开批评刘路的一系列政治观点决非内斗,而是明确是非,否则大家稀里糊涂,如何可能取得共识,唯有经过充分讨论争辩才有可能发现真理达成共识,最终团结一致共同奋斗.最后,谢谢所有理解支持者,同时也谢谢所有反对者的参与.
   2008年5月18日第116个反中共专制暴政争自由人权民主绝食维权抗暴日于温哥华岛
   刘路:郭国汀横扫国内维权律师 痛骂莫少平、张思之。《再论政治案低调消音妥协辩护论的严重危害性》 转者(刘路)按:旅居加拿大的郭国汀大律师这篇雄文被海外一些著名网站拒绝转载,老路深为不平。老路自恃与方站长、老鼠副站长的特殊关系,予以在自由中国转载,以飨读者。
   不锈钢老鼠:什么乱七八糟的,东拉西扯. 浦志强肯定不愿意别人把他和老高相提并论。莫少平、张思之、浦志强、贺卫方,这些人对老高的看法都很不好,建议郭国汀挨个骂过来。
   (南郭注:上述人等皆是极善自保的人士,我完全理解也赞成人们充分自保,但自保毕竟不能等同于英雄行为,而这个时代最需要的不是极善自保的过份精明的人士,而是需要成百上千英勇善战的英雄斗士。南郭确实挨个公开批评过莫少平、张思之、贺卫方,仅剩下浦志强尚未下笔,一因吾欠他一份厚谊,二乃尚未发现他有值得南郭批评之处,因为浦乃南郭认为最具潜力的人权律师之一。公开批评商榷决非漫骂!)
   科学民主:看见上面了吗?所以,刘路你不要胡说八道, 即使痛骂了莫少平、张思之,,就是横扫国内所有维权律师了? 其实莫少平、张思之,比你强多了,虽然他2人"从不上网发表文章,支持声援,参与网上签名活动;尽量低调,但是也从不象你这号的,反过来,声称从小羡慕流氓共地下工作者,现在要求组织上吸收你成为"隐蔽战线的同志 ".想拿莫少平、张思之当挡箭牌?'对你这样的,人家郭律师是连痛骂都懒得了
   车宏年:支持刘路在奥运到来关键时刻站出来指引方向!
   欧阳明瑞:郭国汀的文章我不喜欢,可读性太差,与郭泉有得一拼。请教刘同学一个问题,老高与我党闹翻之前,他是不是所谓体制内的知名律师?比浦志强名气如何?老高只有小学文化程度,业务能力想必不怎么样,他在北京的有两套房和红旗车是合法收入还是骗来的?老浦对郭国汀是不错,当年为郭 极力辩护,还说要每年资助三万元,让郭留在国内的。而郭先生不经吓,我党只略施小计,派了两个人跟了他两天,做出一些似乎比较吓人的动作,就把郭先生弄得 望风而逃了。当然人的胆量有大小,不能强求。老高再不济,也是进去后我党真要揍他时才服软的,三木之下,何求不得?以郭飞雄之愣尚且在我党用电棍击打他生 殖器后“问什么说什么,连武则天的事情都说”,相信如果把张思之、贺卫方之流捉进去,稍微打一打,估计连老高都不如,十张悔过书都能写出来。
   SUNGRY:不知当年郭律师是如何为清水君辩护的.
   刘路:科学民主先生,我向毛主席发誓,我其实很感激郭大律师,每当我在困难的时候,他就出来帮忙痛骂我一顿,于是我转危为安。
   DCK:这个刘路像个跳梁小丑,真可惜了他的才气。看了刘回忆童年在山东平度农村的故事,还是有些才气的。那些抗日故事编的不比莫言的差。真可惜了他的才气。他让我想起最近读到的一篇专访康生的老婆曹轶欧的文章。那个老太太也是才华满腹的人物,就是可惜了,辅佐了the wrong emperor.可惜,此人最近不知得了谁的命令,上下其手,挑拨是非,忙得很啊。转贴给人家加“横扫xx 痛骂xx”这样的误导字样,实在可恶。说明刘这个人心术不正。郭律师不怕得罪同行,说出一些真心话,可谓字字真切,对于匡扶正气,功莫大焉。刘路越跳,面目暴露得就越清楚了。老车说得好啊,到了奥运关键时刻,您要出来引导舆论了。
   有一次,(大约一个月前,四月初)我跟吴弘达先生谈起刘路特嫌之事(魏京生也有相同的判断),结果呢,老吴一口咬定,刘路我们接触过,他不是特务。
   我问他:那高瞻呢?吴闭口不语。(高瞻是被美国侦破了的中共潜伏特务,现在在坐牢。事发之前,高在华被捕,演出苦肉计,回美后在老吴的机构拿一份工资。)
   我在一个饭局上见到Sklar律师,他刚刚因为师涛王小宁案与雅虎达成庭外和解,为中国的政治犯获得上亿元人民币的巨额赔偿,情绪很好。酒过三巡,我问他,你读过王小宁的判决书吗?他说,当然。我问:判决书里有没有提到《大参考》?他想了想,说:没有印象。
   后来,我又问吴宏达同样问题。吴说,提到了。我问:提到几次?吴:不止一次。
   问:为什么Sklar律师没有这个印象呢?
   吴:(略)
   我心难平:这两篇文章都很好。南郭说的对。刘路先生既然你有心给他贴出来,说明也是有心人。不管怎么样,大家还是要团结起来,形成南郭说的具有政治精神领袖的团体----为争取早日实现中国的自由和民主而奋斗。
   DCK:特务怎么了,不就是一个饭碗吗。特务也有好样的。你不要学那些坏特务就是了。
   在推翻共产党政权的伟大历史事件当中,也会有特务作出贡献的。信息化时代的好处之一就是,不怕你现在跳得欢,将来一定拉清单。我奉劝那些特务,不管是主动投身特务事业的,还是被人家胁迫来充当特务的,利用一切机会为民主事业做贡献,将来正负相加,民主政府的审判会给你们算一笔总帐的。
   是:拿到律师证和进入法庭为其委托人辩护本身就是对现行法律的认可.如果一个大律师连这点常识都没有,实在可怜的很.郭大律师也走上过法庭,想当年你是否坚定的占到了法庭与法律的对立面.人如果一出国说话就没有把门的,就真的很难让人理解------也是,他根本不需要什么理解------他也不习惯理解别人.
   涛声依旧:老路能贴出这篇被他称为“雄文”的郭国汀的文章,特别是接下来的这篇批评他本人的文章『驳斥刘路有关六四屠城的荒唐谬论』,我觉得老路是好样的。 另外,老路有没有高智晟律师的消息啊?他现在在哪里?
   李元龙:郭国汀过激了,自保没什么错。不能自保,焉能保人。律师的终极目标,不是为辩护而辩护,也不能纯粹为了揭露,谴责中共而辩护,而更应该为了救助当事人而辩护。
   南宫左:嘿嘿,刘路本来想揭别人丑,不想却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激动的骂人、恶意的诋毁别人,反而暴露了他自己的小人嘴脸,不了解郭的人都会觉得郭总比你这自以为了不起、自以为正确的刘路要好点。还有,你刘路也模仿人家余杰、王怡,突然毫无征兆的360度大转弯信仰基督,可笑啊,晚啦,人家余王早就从中捞好了资本,你现在才投机,没什么油水好捞啦。基督教有尔等这类投机份子混入,可惜了
   李元龙:《在法治的坚冰上播撒人权的种子 ——我所见识的李建强律师》. 结语: 感谢所有的维权律师!对于李建强等维权律师来说,语言文字虽然难免苍白无力,但我还是要说,你们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律师,你们今天的所作所为不会付诸东流的,你们代表着中国大 陆法律今天的良知,明天的希望。我们,尤其是历史会记住你们的。你们今天的行为,在我,我的亲友中间播撒下了更多正义、善良和博爱的种子。这些种子必将长 成芳香的花草,参天的大树,荫蔽我们的子孙,福泽我们的后代. 再次谢谢李建强,谢谢所有的维权律师!
   寻觅:用"康平"的话来说你李元龙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反共反华"分子啊,呵呵. 李元龙先生运气还算不错,因为级别不够,没碰上"康平"为你辩护,呵呵.起一个容易误导的帖名是想把水搅浑,挑起维权阵营的内斗,摆脱对他这一个人的怀疑.大家别让他得逞就是了,呵呵.
   不锈钢老鼠:刘路发这个帖子就是为了嘲笑老郭,所以我帮他嘲笑。老郭这个人很荒唐,文章写得也很烂,不过看本文最后一段,老郭倒是有悔过之心,知道自己当初无耻地吹捧高智晟是吹捧错了。他宣称自己一进去就无限期绝食,他没做到;陕北石油案他管当事人要100万,算不算牟利;他所谓的苦难就是在看守所坐板擦板,算不算利用自己的名声捞世界?
   (南郭注:这只不知羞耻为何物的雌鼠,大概被国安雄鼠引诱得神魂颠倒,以致整天无所事事,专门帮流氓无赖般的中共说事。郭国汀始终认为高智晟律师无疑是互联网时代了不起的真英雄也不失为伟人,尽管他后期确曾有过不该有的但可以谅解的错误以致不够超人之尊,尽管他同样是个有不少缺点的人,但在大原则大是非上他绝对没错,南郭光明正大的称赞高智晟,因为他是真正的人权律师。至于高智晟办案要收律师费,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无可非议.而雌鼠则显然被中共略施老鼠药早已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