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欧阳小戎忆郭国汀律师]
郭国汀律师专栏
·爱与战争及宗教
·为什么说爱才是宇宙的本质?
·最爱我的人去了--哭母亲/郭国汀
·论爱情/郭国汀
·难忘的真情至爱
·初恋
·忠诚的品格
·论幸福/郭国汀
·生命感悟/南郭
·人生 道德 灵魂/南郭
·学者 神 上帝 /南郭
·论英雄
·思想家是真正的王者
·论诗人/郭国汀
·诗论/郭国汀
·人性兽性的证明 南郭
·论嘲讽/南郭
·讽刺与赞美
·南郭点评芦笛
·竞技的由来与意义
·思想言论自由
·精神与物质同性
·自由的含义
·历史的价值
·战争与国家
·自学与真才实学
·欢迎批评批判
·其实我对法官充满了敬意!
·情由可言,难言之隐
·沉重的心!
·我为小点格格说句公道话
·堂堂正正做个真正的中国人!
·为自由为独立为思想的彻底解放大家努力呵!
·吾之专业乃出庭诉讼律师
·怒气
·最美丽的人
·南郭评论美人美言美语美文
·吾之教授梦在今天实现! 南郭
·南郭:我的遗嘱与托孤
·男子汉的眼泪/南郭
·性格决定命运/南郭
·文学感言/郭国汀
·郭国汀:春
·郭国汀:读实秋有感.
·郭国汀:理想.
·郭国汀:律师.
·郭国汀:作文.
·郭国汀:坚韧不拔
·郭国汀:兴趣.
·信函/南郭
·日记与书信/南郭
·性格/南郭
·天才,蠢才,笨蛋/南郭
·陈良宇是中共残酷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郭国汀 国人民族主义乃中共误导所致
·人民公社万岁?!--《辉煌的幻灭》读后感
·如何成为一名伟大的,优秀的法律人?网友评论
·如何成为一名对社会有用的人
·谁杀死了中国伟大的诗人杨春光?
·忆对我前半生影响至深的三位老师
·A Letter to a Chinese
·不敢讲真话的民族注定是受奴役遭天谴的软骨头的劣等种族
·This is no time to kowtow to China
·南郭初步定论宣昶玮
·自封上帝皇帝圣人者:狂妄无知之徒?!
·南郭点评宣昶玮自封紫薇圣人
·南郭点评张千帆教授论宪政
·愤怒出诗人,悲愤出伟诗
***(55)郭国汀律师专访
·世纪回眸(69)-专访郭国汀之一
·世纪回眸(70)-专访郭国汀律师之二
·郭国汀谈郭飞雄、力虹、陈树庆遭被捕
·法律人的历史使命---答《北大法律人》主编采访录
·郭国汀律师答亚洲周刊纪硕鸣采访实录
·希望之声专访:声援高智晟同时也是在为自己
·胡平章天亮郭国汀谈中华文化与道德重建
·希望之声专访郭国汀 中共是最大的犯罪利益集团
·中共已是末日黄昏----郭国汀声援杨在新律师
·希望之声专访郭国汀用法律手段揪出幕后凶手
·【专访】郭国汀从海事律师到人权律师的转变
·专访郭国汀:为女儿打破沉默
·郭国汀谴责中共对他全家迫害恐吓
·郭国汀律师谈中国司法现状
·人权律师郭国汀在加拿大谈六四
·加拿大华人举办烛光悼念纪念六四-著名人权律师郭国汀称退党运动具有重大意义 
·采访郭国汀律师:被逼离婚 战斗到底
·华盛顿邮报报导高智晟律师事件
·[专访]郭国汀律师:从刘金宝案谈开去
·希望之声专访郭国汀和盛雪
·大纪元专访郭国汀 中共垮台是必然的
·郭国汀谈高智晟律师的公开信
·中共的末日只是时间迟早的问题
·中华文化与道德重建
·【专访】郑恩宠律师郭国汀谈郑案内情
·【专访】辩护律师郭国汀谈清水君案
·郭国汀指雅虎遵守当地法律说无法律根据
·郭国汀触怒司法当局:中国律师维护社会正义风险大
·US lawmakers ask Beijing to reinstate law firm of rights activist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欧阳小戎忆郭国汀律师

   欧阳小戎忆郭国汀律师
   
   作者:欧阳小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大纪元2月27日讯】如果算是回忆的话,我所回忆的也许仅仅是一个名字或者一种诗意的意象,因为我从没见过郭国汀律师。但这已经足够,因为这个名字之于他,便是全世界。

   
   
   
   有 时候,我觉得有些感觉既不可思议,又奇妙之极。譬如我时常感到,自己曾经见过谁?早已和他熟识。但现实情况是,这个人我从未见过,正如《红楼梦》中黛玉初 逢宝玉时,暗自惊呼:“好生面善,仿佛在哪里见过!”我是个信仰宗教的人,从我的信仰里,不难为自己这种感觉找到解释:我们曾经在往生的某个轮回里,共同 经历过什么刻骨铭心的往事,这是往生的缘分未尽,在今生继续。
   这样的人很多,我似乎见过张林、杨天水、刘贤斌、许万平、孙文广、郑宜春……郭国汀律师也是其中一位。
   有 个典故说:某举子看不起担粪桶浇菜的老农,笑话人家“不学”。旁边老和尚看见,嗔道:“他已经读了十辈子书,早就读够了,所以今生当个农夫。你前辈子就是 条癞皮狗,佛祖看你可怜才赏你机会去识几个字,你凭什么看不起人家?”所以我一直有个幻觉,总是觉得我们这些混蛋们今生之所以沦为一名反革命,那是因为往 生欠下了过多孽债。我和郭律师不知在哪一辈子,一定曾经搭档干过盗匪之类的勾当,他撬锁,我把风。因为主犯的缘故,所以他早超生了十几年。
   在 上海的时候,我与李剑虹女士交厚,是个什么都不懂的业余文学小青年。有一天,李女士打来电话,告诉我有个叫郭国汀的律师,被吊销了执照,然后抓了进去,但 是他在里头不肯认罪,而当局也没什么理由说他有罪,想把他赶到海外去。现在要开听证会,问我去不去旁听。我大喜:“郭国汀!我认识!他不是给黄金秋辩护过 吗?”李女士说他辩护过的反革命何止黄金秋一人。我说:“对!他还给法轮功辩护!”
   我一向敬佩敢给异议人士和法轮功辩护的律师,尽管反 革命和法轮功都是被专政的对象,但是他们有权请律师为自己辩护。尽管这种辩护显得徒劳无益,还会给律师自己招来横祸。(譬如莫少平律师为张林先生的辩护 词,换了西方法庭——有人说西方法庭根本不存在这种案子,所以这个假设不成立——那么换沙皇的法庭吧,凭莫律师天才般无懈可击的辩护词,和与之对比检察官 荒唐可笑的起诉书,张林先生一定当堂释放,可是在我们这个国家和我们这个年代,这等于在说梦话。)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须要律师,我们的律师没必要去辩 护。信奉民主和法制的人们,就应该遵从民主和法制的规则,如果行为偏离自己所心中的理想,那我只好怀疑你是嘴上的伪民主。
   我对郭国汀律师的了解远不止这些,我还知道他是上海律师界继郑恩宠律师之后的又一个骄傲,上海有反革命倾向青年们的榜样。放眼全中国律师界,他这样的律师也寥寥可数。
   听 证会那天上午,一觉醒来,发现手机上有好几条未读短讯和好几个未接来电。原来是李剑虹女士告知我听证会时间地点。可是我睡得太死醒得太晚,已经错过。那天 准备去旁听听证会的人很多,江浙一带几位仰慕郭律师的人们也早早赶来。但没有一个人进得去,当局为了阻止有人旁听,听证会被临时改了时间地点。李剑虹女士 才一露头便被逮个正着,弄到个偏僻局子里关了一个白天,把她塞进汽车时还把她手指弄破。从杭州赶来的吴孟谦先生和上海本地青年王建波先生,打了辆车想赶往 更改地址后的会场。下车没走几步,一群警察便围上来,两人分头逃跑。警察一面在后面追一面高喊:“抓小偷!”孟谦先生一面跑一面取出随身携带的关于郭律师 资料向街上人们散发,很快被抓住。路人问:“为什么要抓他?”因为路人看着孟谦先生文质彬彬的样子颇感不解。警察说:“他是小偷。”孟谦说:“你说我偷了 什么?”再补充:“他们是特务密探,我来旁听一场听证会……”路人喊:“特务可耻!”几个警察飞快把他带走并送去吃了几顿牢饭。而王建波本已逃脱,却在好 奇心驱驶下折回来想看看热闹,结果自投罗网。
   最后,郭律师听证会“顺利”召开,旁听席上都是些秘密警察。
   我没有能够赶 上这出好戏,郭律师很快就要被驱逐出境。一群人天真地筹划着要请他喝顿饯行酒,解解故人西出阳关的惆怅。于是我开始准备,当年肖邦流亡异国时,在波兰边 境,一位姑娘捧着一捧泥土来到他面前:“这是波兰的泥土,请您记得……”多年以后,病入膏肓的肖邦秘密回到波兰,他希望临死前再看一眼自己的祖国,尽管这 样的长途跋涉只会令他离死神更近一步。马车在泥泞的化冻泥土路上颠簸,钢琴诗人蜷缩在车厢内,捧着那捧泥土泣不成声。他已时日无多,而祖国的自由依旧遥遥 无期。
   我收集了一捧中国的泥土,它们来自建筑工人的窝棚旁;来自长寿路人行道旁的梧桐树下;还有提蓝桥监狱墙根的灰尘,里头也许还有林昭留下的什么东西。但是我们太天真了,我们根本没有再见到郭律师的机会。
   上 海不属于我们这样的人,不久,李剑虹女士想要到深圳去找份工作谋生,因为在上海,有人不让她得到糊口的工作,尽管她是华师大老牌硕士生,和现在的硕士完全 是两个概念。我前去相送,那天下着大雨。我们冒雨步行前往地铁站,她说:“我敬佩郭律师这样的人,他要是不干这个,怎么说也已经攒了个几百万,现在什么都 陪进去了。”我说:“这个国家不适合你,你也像他一样走吧,到自由世界里去。”她摇摇头:“我觉得郭律师并不会因为到了那边就觉得自由和幸福。”
   那 年冬天,我去青岛,见到了李建强律师。得知我从上海来,他竖起大拇指:“上海的老郭!有种!”我说:“可惜被赶到国外去了,要不然没准到你这里来的时候, 能把他也伙同上。”他叹了一口气:“老郭是好人,可是在国外的那些,没有一个是心安的。”然后跺跺脚下的泥土:“故土情结啊!换了我也不愿出去。”我们谈 起维权律师的现状,他便拿出一份律师界的签名来(忘记了是什么签名,似乎是一份关于要求推进司法改革的倡议书):“看,第一个是老郭,第二个就是我!”自 豪之色流于言表。
   我有些难过:“不知这辈子,有没有机会见到他了……”
   在哈维尔的理想里,真正的共和国是:服务于个人,并因此希望个人也能为之服务。我们生在斯国,无力去做多少服务于人之事,只好默默祝福我们的每一位朋友,并因此希望得到朋友们的祝福。
   祝福你,郭律师!祝你在他乡,仍如活在这故土之上一样!
   
   南郭点评:我从未见过欧阳,今从网上看到此篇短文,喜不自胜,因为好话人人爱听,南郭岂能例外。欧阳是个杰出的新生代诗人,尽管南郭并非诗人,但还是多少有点诗歌的鉴赏力。记得欧阳曾写过一首支持绝食维权抗暴运动的动人小诗,曾令我读得泪流满面;从此便记住了当代中国有这么一位才华出众,义博云天的青年诗人。得到一位纯洁如冰似玉的诗人作家的赞赏,当然令南郭不亦乐乎。思乡情怀也不期然被牵动。其实,每日清晨当我驰骋在如诗如画的总统湖畔时,脑海中不时会有为何诺大的中国,竟容不下一个执业21年的堂堂正正的人权大律师?!一个学富五车学识渊博的读书人?!一个有着赤子之心的爱国者?!一个真诚善良仁慈的男子汉?!难道祖国不需要有真才实学的人才?!难道中国真的无可救药?!
   
   印度文豪泰戈尔曾说:“不管祖国受到什麽创伤,不管它有多麽严重,都有医治的办法;而且办法就操在我自己的手里。因爲我相信这一点,我才能忍受我周围的烦恼,忧伤和侮辱。”法国大文豪雨果亦云: “我是时代之子呵,但在过去的岁月里,谬误象迷雾迷住我的双眼。如今眼前的迷雾已然消散,自由、祖国,唯有你们才是我的信念!”南郭则时常在迷人的湖畔远眺万里长空,在内心深处发出[春风三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的天问。
   
   吾明白,彻底铲除万恶的中共一党专制暴政注定是吾之历史使命,吾实乃中共专制暴政的掘墓人!海外游子归国之日已经为期不远,吾坚信之!
   
   2008年5月17日于温哥华岛
   
   
欧阳小戎忆郭国汀律师

   
   既然落日余辉如此美丽,东升朝阳岂能逊色?!
   
   
   

此文于2008年05月1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