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中国著名人权律师从为法轮功辩护看中共践踏法律(图)]
郭国汀律师专栏
·评一起重大涉外海商纠纷案的判决 郭国汀
·请教郭国汀律师有关留置权问题
·新加坡捷富意运通有限公司诉上海中波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运费争议案析/郭国汀
·中国海关实际运作的宣誓证言/郭国汀
·亚洲的国际商事仲裁中心及其仲裁制度的特点-颜云青 郭国汀译
·亚洲的国际商事仲裁中心及其仲裁制度的特点-颜云青 郭国汀 译(下)
***郭国汀律师专译著
***(1)《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郭国汀校
·寄语中国青少年——序《英国保险协会保险条款诠释》
·《英国保险协会保险条款诠释》译后记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二编 海上货物保险格式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三编 海上船舶格式保险单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四编 对船东的附加保险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五编 为各利益方的保险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六编 战争和罢工险格式
***(2)英国协会保险货物保险条款英中对译
·1934年1月1日协会更换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A)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保险(B)和(C)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8月1日协会恶意损害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9月5日协会商品贸易(A)(B)(C)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4年1月1日协会黄麻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冻肉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战争险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战争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0月1日协会煤炭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10月1日和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4年1月1日协会天然橡胶(液态胶乳除外)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冷冻食品(冻肉除外)保险A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运费定期战争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冷冻食品(冻肉除外)保险(C)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2月1日协会散装油类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12月1日协会盗窃、偷窃和提货不着保险条款(仅用于协会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国际肉类贸易协会冻肉展期保险条款(仅适用于协会冻肉保险(A)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4月1日协会木材贸易联合会条款(与木材贸易联合会达成的协议)/郭国汀译
***(3)英国协会保险船舶条款英中对译
·1983年10月1日和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船舶港口险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8年6月1日协会造船厂的风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乘客设备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共同海损和3/4碰撞责任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机器损害附加免赔额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5年11月1日协会游艇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船壳定期保赔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附加免赔额适应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额外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限制危险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6年1月1日协会运费共同海损-污染费用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1月1日协会集装箱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渔船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搬移另件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附加危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共同海损、3/4碰撞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营运费用和增加价值(全损险,包括额外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租赁设备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7年3月1日协会船舶抵押权人利益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4)英国协会保险运费、战争、罢工险保险条款英中对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营运费用和增值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战争险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The Practice of Marine Insurance: Marine Insurance Policy Forms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战争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运费定期战争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6年1月1日协会运费共同海损-污染费用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5)《CIF 和 FOB 合同》第四版 郭国汀主译校
·《cif与fob合同》序
·《cif与fob合同》译后记
·郭国汀译《CIF 和FOB合同》读后
·《CIF和 FOB合同》第四版 郭国汀主译校
·《CIF 和 FOB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二章 装运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四章 保险(王崇能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五章 交单和付款(高建平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六章 法律救济(梅欢雪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七章 冲突法(黄辉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八章 各种类型的FOB合同(陈真,王崇能,黄辉,郭国汀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九章 FOB交付(蔡仲翰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章 FOB价格条款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一章 付款与接受(王力耘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二章保险 (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三章 法律救济(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四章 法律冲突(王力耘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著名人权律师从为法轮功辩护看中共践踏法律(图)

中国著名人权律师从为法轮功辩护看中共践踏法律(图)
   法国大法弟子
   【圆明网】在巴黎举行的“北京二零零八奥运会:赢得新闻自由”国际会议期间,记者采访了中国著名人权律师、受中共迫害避难加拿大的郭国汀。他谈了中共暴政下人权律师的艰难处境,尤其是勇于维护法轮功学员基本权益的中国人权律师百分之百受中共迫害。
   “北 京二零零八奥运会:赢得新闻自由”由世界报业协会(WAN)、保护记者委员会(CPJ)、记者无疆界、世界媒体自由委员会(WPFC)、中国人权 (HRiC)和法国亚洲记者协会在Knight基金会的赞助下于二零零八年四月十八、十九日在巴黎举行,旨在唤起新闻界尤其是体育记者,意识到他们在中国 所将面临的新闻自由的状况。郭国汀应邀参加了此次会议并做了发言。

   
   郭国汀律师在“北京二零零八奥运会:赢得新闻自由”国际会议上发言
   郭 国汀是中国十二万律师中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第一人。中共暴政空前绝后,视法轮功为头号威胁而镇压不遗余力。郭律师所经历的艰险不难想见,最终被迫离开中国 大陆。据法轮功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六月十九日《RFA:郭国汀介绍为法轮功学员打官司的曲折经历》一文报道,郭国汀敢于置个人安危于不顾,原因有四:首先觉 得法轮功学员受到了非常不公、明显非法的对待;其二,迫害对整个国家是一场大灾难;其三,出于对法轮功信念的认同(郭国汀不是法轮功学员,但出于律师的责任感,辩护前阅读了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所有著作),他觉得自己是天生的真、善,天生的认同法轮功的这种理念;其四,正因为没有人站出来为法轮功说话,或为法轮功辩护,实际上跟希特勒当年迫害犹太人是一样的道理,谁都不说,最后谁都受迫害。
   
   郭国汀律师在巴黎拿破仑荣军院
   郭律师在采访中讲述了他在中国大陆为法轮功学员辩护历程的一些细节:
   分阶段逐渐了解法轮功
   郭 国汀介绍说:“法轮功的问题,我第一次听说法轮功是在一九九九年,就是镇压以后,才知道有法轮功这个有信仰的组织,一种精神运动,但我对法轮功不了解,基本上不知道法轮功到底是什么?大约一年多后,二零零零年或二零零一年一月份,(我)看到一张报纸叫“百姓信报”,发表的两篇东西都是批判法轮功的,一篇文 章叫“万人批判法轮功”,另外一篇是讲辽宁省强制法轮功学员集中学习,就是办学习班,连续办一周学习班的问题,我看到这张报纸以后,当时就对这种做法非常反感,就说法轮功修炼的人,他愿意怎么样,凭什么你当局有权利来强制他们学习,而且等于是失去自由,关起来学习。”
   “还 有一个就是万人批判法轮功,实际上跟中国历史上,特别是中共的历史上的做法一系列的政治运动是一模一样的,就是一边倒的这种做法,就是组织一些无知的人, 很多人对法轮功根本不了解,是在中共的组织下来批判法轮功。所以我对他们的这种做法当时用日记的方式写了个评论,认为荒唐之极,实际上等于是文革又重来 了,我听到的看到的报纸上一边倒的批判法轮功的东西,我基本上看都不看,或者是看一下标题,我就不愿意看那个详细内容,因为中共那种东西我根本就不相信, 对中共组织的这种大规模的批判运动、群众运动,它的内容和真实性,我历来都是持否定态度的,所以我根本就不会去在意这种东西,这是我对法轮功的初期阶段的 了解。”
   “第二个阶段的了解是从零三年一月份开始,在网络上公开为法轮功辩护了,我发表好些网络的文章只能存活不到二十四小时或一两天的时间,但跟贴量很大,而且点击率也特别高,很多人很关注这件事情,很多人也表示支持赞同,所以网管是拼命的删来限制。”
   “真 正了解法轮功是我开始做为法轮功学员的辩护人以后,才开始系统的了解法轮功。我记得是第二个案件才开始… …就是因为瞿延来案,我才较深入详细的了解法轮功的来龙去脉。当时主要是从互联网上查资料,因为我可以突破网络封锁,所有的封锁对我都是无效的, 当时我主要是用动态网,还有自由门,这个封了我上那个,一直可以自由的上各种网站。这样对法轮功系统的了解了以后,我才知道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总体上 我对法轮功是持比较同情支持的立场。”
   郭国汀还表示:“据我所知,我 是第一个为法轮功辩护的律师,因为我是比较早,二零零三年就为法轮功辩护,当时主要还是从理论上。我认为法轮功作为一种信仰,哪怕假设他是一种宗教,那么 按照法律规定,法定有信仰自由权,他们完全可以行使信仰自由的权利,这是不可剥夺的最基本的人权。”
   “当 时我为法轮功的辩护主要是从法律上的辩护,是一种法律权利。后来对法轮功了解更多以后,完全排除了中共完全强加在法轮功头上的不实之辞,包括很多完全都 是污蔑性的、诽谤性的、故意抹黑的指控。我认为法轮功精神运动,实际上对中国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可以说百利而无一害。一是提升人们的道德水准,二是有益于人们的身体健康。对学员来说身心健康有什么不好?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作为我个人来说,我很欣赏法轮功学员的这种顽强精神或者反抗精神,这都是很需 要的,中国太缺乏这种精神。”
   警方欺骗法轮功学员的辩护律师
   郭 国汀所办的第一个案件是一个法轮功学员黄雄在上海市同济大学失踪,他本身不是同济大学的学生。郭律师回忆说:“他是在同济大学租了一个宿舍,住了一个多月, 然后就在这个最后的地点失踪了,所以他哥哥请我帮助他寻找他弟弟,我当时在上海,因为公安国安人员早就对我监控,所以反过来我请他们帮我找这 个失踪的法轮功学员,他们也真帮忙了,他们了解的情况是都不知道在哪里,之后我才亲自到提兰桥监狱,到同济大学他住过的地方了解他的情况,到管辖同济大学的当地的公安分局调查,全面了解下来,在提兰桥监狱也找不到他的任何资料,虽然有同名同姓的人,在监狱资料里找到有三个黄雄,但他们出生的年月包括籍贯都对不上号,所以肯定不是他。”
   “最后确定的地点是公安分局,国保负责人为了回避我,他吩咐他的秘书实际上是骗我,说出差三个月到外地学习,等到三个月后我再去找他,他就干脆公 开讲不接见,实际上是回避,他事前曾经接受境外记者电话采访,并确认他知道黄雄在哪里,后来因为律师介入,就持否定态度。他用这种方式来回避律 师,所以他说他到外地学习,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我的判断,他是在上海的,一个公安分局国保处处长跑到外地去学习三个月,而且这么巧,我来调查这个事情的时候,他躲 起来了,尽管三个月过后我去找他,他仍然拒绝见面,实际上就是奉命行事,到现在为止黄雄仍然是下落不明,黄雄失踪已经四年多迄今毫无音讯。”
   中共滥判法轮功学员
   第 二个有关法轮功学员的案件是毕业于上海交大的瞿延来案。郭国汀说:“他仅是从互联网上下载有关法轮功的信息、文章,然后编辑,有人制作光盘, 然后散发了这些光盘,即被绑架然后秘密审判判了他五年。我接这个案件时判决已经生效,准备为他申请再审(按照法律程序,已经生效的判决不存在上诉,是再审)。我 了解了这个案件以后,分析下来,他的行为根本不构成犯罪,完全是无罪的,所以准备为他申请再审做无罪辩护。”
   中共竭力掩盖陈光辉被害真相
   郭 国汀经手的法轮功学员陈光辉被害案件是中共在迫害法轮功方面践踏司法无数事例中的一个。郭国汀介绍说: “接触的法轮功学员在上海实际上不是很多,我为六个法轮功学员辩护,但是实际上我一个都没见到。我是他们的辩护律师,反复申请会见,反复被拒绝,唯一见到 的是一个叫陈光辉的学员。陈光辉被打成了植物人,我去见他的时候,他是在苏州医学院已经成了植物人,他是我在大陆当律师时,六个法轮功学员唯一见到的一个 人,但是他已经是个植物人,根本不能说话,他也不知道我去见了他,因为他自己完全是处在一种没有意识的状态,而且见他的时间只有短短的两三分钟,就被监控 他的便衣公安赶出了医院的病房。”
   “他实际上是二十四小时一直都是被严密监控 的,一直到他死。那个房间大概有四五个病人,我進去的时候我并没有说我去见他,但是我進去以后装作是看别的病人样子,才接近到陈光辉,我到他的床边主要是 看他的脑袋两边的情况,一边是凹陷下去的,就是骨头被取掉了,粉碎性骨折骨胳被拿掉了,所以他的头是不平的,看了一下他的情况,就被赶出去了。肯定是被打 的,根据这个情况,很可能是抓着头发,往墙上撞成这个样子的。”
   “监狱当局说他是自杀,说他是左边的脑袋撞墙自杀,然后倒地,倒地的时候把右边的也撞成粉碎性骨折。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从医学角度看这种所谓的自杀完全不 可能存在,如果真的自杀,一般受伤的部位是前额,用此种方式自杀头部才有力量。左右两边粉碎性骨折的这种自杀绝对没有,如果他真是自杀,公安人员没有必要,也不可能派八个警察,一天二十四小时监控不许任何人接近他,而且长期这样。等到过了三个月确认他不可能恢复了,监控的公安人员才减到两位,这两位一直监控到他死, 这个时间持续了两年多,他是二零零七年七月份才去世的,就是在医院最终去世。”
   “我作为六起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案件的辩护律师,在长达七个月时间连一个当事人也未会见到,来不及跟他们交换意见,也还来不及出庭为他们辩护,我自己被中共当局非法强行停业,我自己被中共政治迫害,失去 了律师执业证,所以我最后被迫离开了中国。事实上我为法轮功的辩护是没有出庭的辩护,我主要还是在文章上为他们辩护。”
   为法轮功辩护的中国律师百分之百受中共政治迫害
   郭 律师表示;“我在中国大陆时全国还只有十二万律师,那个时候也就有十来个人权律师。这十来个 人权律师中,凡是为法轮功辩护的百分之百受到政治迫害,其中两个進入监狱,两个被判刑,两个被劳教,我自己等于是被驱除出境,还有两位是被他们所在的事务所强 制解聘。”
   “比如说被判刑的一个就是高智晟,这个是最有名的,还有一个就是 郭飞雄,郭飞雄虽然不是一个专职律师,他实际上是一位人权活动家,也是学法律出身的。所以严格来讲他也是位人权律师,也是为法轮功辩护,涉及到这个问 题。两位被强制劳教,刘如平是山东的律师,还有一个叫朱宇飚他是广东的律师,都是为法轮功辩护而被强制劳教的。刘如平好像是被劳教一年半,朱宇飚是两年, 现在他们的处境我一点都不知道,当时我都曾公开呼吁、声援、关注他们但他们仍然被非法强行劳教。”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