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走向大自然
[主页]->[人生感怀]->[走向大自然 ]->[人权的绝对性和公平性]
走向大自然
·五 文化革命与丘德功之死 : 5.3 毛泽东的再次背叛和丘德功之死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 (六) 谁是凶手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 (七) 天判
·纪念吴宏达
·test 毛泽东时代-- 恐惧, 欲望与狂热的交响曲
·吃的人生 (一, 二, 三)
·格丘山:有感 芦笛 重现驴鸣镇
·一场悲壮的大战---美国2016年大选
·鲍勃·迪伦的詩
·电影“归来”有感
·爱国未必都是好人, 汉奸未必都是坏人
· 活着,就是一种挣扎
·历史正在演出精彩的一幕!
· 台湾啊 台湾!
·小论川普 与希拉里的区别
·为什么刘亚洲会触礁?
·再说被老虎咬死者怎么不对, 我还是同情他
·此时无声胜有声---民主体制的庄严时刻
·农场记忆断片—鲍有光的幽默
·医生张崇
·谈谈我对516的感觉
·自由思想人,中国体制外写作人格丘山的呕心沥血之作
·趣谈美国华人媒体
·我为什么支持川普
·在我被定成反动学生的那些日子里的回忆
·普京对中国的误解
·残酷的世界和中国现实
·叫我们怎么在网上抓特务?
·美国正变成专制国家中共的乐园
·独评上的徐老和陈老
·中国造法律和中国造审案
·蔡英文有一只妙棋
·我对郭文贵的期望和等待
·人类的缺陷
·可怜的刘晓波啊, 生在这么一个狼心狗肺的国家
·刘晓波死的悲剧意义远胜于歌功颂德
·刘晓波的死告诉了我们什么?
·我要是刘霞会这么选择余生
·啊! 朝鲜, 中国, 美国! (上)
·我在等待一个不能等到的期望
·从“郭文贵收到法院传票 保镖回国投诚” 谈自由社会美国的不足
·独评自由言论精神荡然无存, 我支持胡平的讲话 !
·随便谈谈台湾怎么对付大陆
·:在美国的中国人 (一) 方女士
·什么人应该从美国滚回去?
·在美国的中国人 (前言)
·简单说说共产党这几个头头
·我在LAMAR 的那些日子 (二) 台湾同学
·从本质上说中美这两种文化和制度是势不两立的
·我在LAMAR 的日子(一)大陆同学 (上)
·我对这个声明感到愤怒
·中国用红黄蓝大结局向世界宣布中国进入畜生时代
·郭文贵事情过后的反思
·我在LAMAR 的那些日子 (一)初到与大陆同学 (下)
·我在LAMAR 的那些日子 (三) 徐进事情
·中国欺骗风正横渡太平洋向美国刮来
·格丘山遇到胡锦涛
·为假将军叫冤
·难道我们这个时代还不如袁世凯时代?
·司令我知道你新见解是没有的
·我是怎么改变对曾节明的看法的 (一)
· “翻白眼” 事情为什么这么恶劣
·解放军为什么要砍首蔡英文
·从毛泽东梦到习近平的梦 ------愈做愈可怕的中国梦
·中共打一场人民说谎战争
·北京打了一张漂亮的外交牌
·暴风雨的前奏曲:中朝美外交战
·力作预告:论中美贸易战的实质和川普在战争中的劣势
·论中美贸易战的实质和川普在战争中的劣势 (上)
·中国为什么会经济突然起飞和知识产权
·忆苦思甜, 才能不忘本 没有美国帮助, 中国哪有今天
·我的翘屁股 CHRYSLER
·欲与美国试比高
·枪支开放,美国托大,黑人枪杀和中国洗脑
·战争是人类智力达到极限和人类能力无奈后的选择
·中朝美斗智, 玩的非常精彩, 漂亮
·忆苦思甜, 不忘本, 没有美国,就没有今天中国
·旅欧记行
· 从毛泽东梦到习近平的梦 ------愈做愈可怕的中国梦
·反动学生与中国法律
·川普的这点事在中国不够塞牙缝
·如果川普现在被暗杀
·是人不能没有压力---被逼出来的书 北大荒悲曲
·我将重来与我的博士导师
·我为什么讨厌范冰冰?
·姚谷六仙对金庸作品的看法
·我的移民观
·为什么要给孟晚舟 戴了手铐还上脚镣
·论美国佬强迫土拨鼠飞之荒唐 ------兼论海外民运一事无成的原因
·为什么加拿大的审判是荒唐的?
·美国法庭无法承担劉強
·纪念吴宏达
·从爱因斯坦和鲁迅对中国人的描述谈起
·感怀习近平的“ 更无一个是男儿”
·天是平安夜, 我一点不感到平安, 我对来年的形势充满忧虑
·我们有生之年能不能看到中共政權的垮台?
·请尊重我的知识产权
·看到老实人不欺负罪过
·月牙泡的回忆,美食家李喜元
·中国苦难石崖中挤压出來的铁汉车启轲
·曾节明为什么恨我入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权的绝对性和公平性

   
人权的绝对性和公平性

   
   柏杨先生于4月29日,凌晨一时十二分,病逝新店耕莘医院,享寿八十九岁。为 纪念这位对中国文化起过影响的思想家,我在独评上重贴了柏杨先生写的"人权是一种绝对权利",不意引起了反弹。 使我惊奇的是一些颇有名气的民运分子竟然对人权也持不同意见,下面是一部分 :
   ●被西方及亲西方人杀死的中国人也有人权吗?还绝对权利呢,骗谁啊 ;
   ●世界上任何权利,在其现实性上,都是相对的权利。绝对的权利只有共产主义理想下,才能实现, 共产主义万岁!;

   ●任何饥饿的盗儿偷或抢他人的钱包。都是在实现自己的共产主义绝对人权,都是
   在向反绝对人权的万恶私有制挑战;
   ● 饥饿盗儿太多。政府说"你们抢不利社会安定,我来替你们抢吧!"于是向富人加税,接济饥饿盗儿,政府合法的抢劫实现了一定程度的共产主义绝对人权。但毕竟还是"一定程度",还是相对的,因为它不能满足盗儿解决饥饿之后的其他源源不绝的绝对人权需要。它要继续满足下去,它就只能是"打土豪,分田地"的共产党了。所以,共产党,才是真正讲"绝对人权"的啊!
   
   这些对人权的严重误解,或者对人权概念的故意曲解实在令人震惊。为此我想谈一下个人对人权的理解。
   
   首先人权之绝对,不意味着我有人权可以无法无天,更不意味着我有人权就可以伤害别人。反之如果上一命题成立,那么你的人权必然侵犯别人的人权,必然剥夺别人的人权,人权之天平由此而歪斜,作为整体的社会人权平衡也从而受到破坏,由此这不是人权的正确概念。人权之绝对的真正含义不是对个人而言的绝对,而是强调人权的真理高于人类创造的其他观念:高于爱国,高于理想,高于宗教。任何信仰和体制都不能在违反人权的条件下去实施,任何信仰和体制都没有权利要求个人牺牲人权去祭奠信仰和体制,这是人权不可被以任何其他理由剥夺的绝对性。
   
   这是一条非常重要的规则,如果人们真正认可和懂得了这一条,就堵住了或者弱化了大部分民族战争,国家战争,宗教战争的可能性。至少挽救了那些在道义力量的威摄下被迫参加战争的个人。
   
   与人权绝对性并立重要的是人权的公平性。 它的真正意义从个人的角度说,个人的人权不应伤害别人的人权; 从社会的角度说,个人的人权应该受到不应被别人伤害的保证。也就是说每个人的人权在不伤害别人人权和不受别人伤害的条件下才能得到正确实行。
   
   人权的公平性也是无条件的,不因国家、民族、人种、财产、地位、权力、知识的差别而异。 人权的公平性甚至对于犯人也一样适用:犯人只为其对他人造成的伤害去领受法律裁定的那一个惩罚;但是人们无权剥夺犯人除了法律裁定惩罚以外的任何权利。
   
   如果一个人不承认人权的公平,将自己的人权抬高到可以伤害别人,那么他实际是剥夺了别人的人权。这样的社会中人权的分布必定是不均匀的,有人多,有人少。如果多的人都是政府官僚,这就成了专制国家。所以专制国家也说自己有人权,他们可以举出很多例证来证明他们的人权,事实上他们中一部分人的人权比民主国家的人要多得多,因为他们将全国人民的人权集中到少数特权阶级手中。
   
   专制国家的另一个重要特征就是不承认人权的绝对性,他们必然认为国家、理想、信仰或者宗教高于人权,他们用这些准则来逼迫大部分人交出他们的人权,这样才能实现他们需要的人权不公平。
   
   如果一个专制国家的人民,接受和承认人权的不公平,那么其结果只是将权利送到极少数人手里,让他们享福,自己愿意受苦而已。但是如果一个专制国家的人民,不承认人权的绝对性时,他们就会变得极度危险,他们会造成极大的破坏力。因为对社会和人类来说,小偷、强奸犯、强盗、杀人犯的个体破坏力是非常有限的。即便最邪恶的个体犯罪犯,犯罪时心都在颤抖,道德和良心的力量在平衡他们的仇恨和疯狂,压制他们的犯罪动机。但是一旦专制国家的人民狂热和疯狂起来,将爱国,真理和宗教放在人权之上时,他们就会以爱国,真理和宗教的理由,在爱国,解放受苦人类和保卫上帝的旗帜下理直气壮地去杀死成千上万的人,去烧毁村庄和城市,去抢掠敌人的财产,去强奸妇女和消灭一个民族,而不会感到一丝良心的谴责和羞愧。这时候他们的狂热和疯狂已经模糊了他们平时正常的心智,而将杀人、烧毁、抢掠和强奸与他们高贵动机联系在一起,感到无比崇高和刺激,这时候,他们就像一头尾巴上被浇了燃烧汽油的疯牛一样,向着人类文明的丛林横冲直撞。
   
   所以人权的绝对性被破坏时,对人类的损害远远大于人权的公平性遭到破坏。当一个民族的人权的绝对性被爱国、宗教、主义睬到脚下时,那么人类的一场新灾难就从这个民族的地平线上慢慢升起来了。一个心智健全的民族应该用比警惕小偷、杀人犯、强奸犯百倍的警惕去警惕那些挑动民族爱国,解放人类,保卫真理至狂热的政治家。
   
   作为本文的结束, 我们重申
   人权对人人平等!
   高于爱国、信仰、主义和宗教的人权绝对性是人权的灵魂!
   
   (附) 梦邦对上文的质疑和格丘山的回答
   
   梦邦的质疑
   
   这么空洞地去解释一个如此复杂的道理,是很难说服人的。即便在众目睽睽的事实面前都可能出现"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情况,更何况在道理面前了。而且尝试用你的道理说服人家的道理也是一件费力不讨好的事。
   
   因此解释这类复杂问题,我认为越具体越好。千万不要害怕浪费功夫而抽象的讲大道理。那么俺就具体的抬杠了。
   
   联合国宪章上明确写着:国家不论大小,一律平等。这里的一律平等我认为是指各国在联合国的权益。而事实上小国和大国平等吗?五个常任理事国,只要一个国家投否决票,就足以锁定乾坤。小国有这个权利吗?
   
   现在都在喊:人权高于主权。那么请问:"主权在民"怎么解释?岂不矛盾?如果这条成立,那么所谓单一人权是否要服从主权?而哪个国家能做到为了少数人的人权而放弃那个"在民"的主权?
   
   去年朱利安尼在竞选时被人责问:美国对被俘的恐怖分子施以溺水的刑法(将犯人的头摁入水中),是暴行,属于侵犯人权(human rights)。老朱回答的大意是:侵犯这些人的人权,正是为了维护更多人的人权。
   
   由此可见:绝对的人权是不存在的。人权也有刻定范围。因此所谓"公平性"就更难说清楚了。
   
   格丘山的回答
   
   梦邦博这个杠抬得好.
   
   从人类的历史看,人类对民权的认识只不过是近几百年的事。 专制和奴隶政体占据了人类历史的绝大部分时间。
   
   早在十七世纪,西方人已经认识到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英国思想家洛克和法国资产阶级启蒙学者孟德斯鸠提出了三权分立学说。到了十八世纪法国思想家卢梭(1712- 1778)更清晰的提出民权的思想,他认为一切权利属于人民,政府和官吏是人民委任的,人民有权委任他们,也有权撤换他们这就是人民主权思想。人类化了几千年时间才认识到是人民养活了国王, 而不是国王养活了人民。
   
   这些启蒙思想经过百年的酝酿,一直到美国独立战争之后,才逐渐实现,形成现代民主的基础,现在已为大部分国家采取。显示了一个思想的实现是一个缓慢,但又确定的过程,仅管至二十世纪了,还有相当一部分人不肯承认它,还在说是党养活人民,但专制制终将被消除的大趋势已经明朗。
   
   民权思想从人的头脑到实现,也就是最后初步实现了人民对政府的取舍和监督,垮度了很长的历史时期才见端倪,那么人权的提法和思想比民权又进了一步,《世界人权宣言》由1948年12 月10日第三届联合国大会通过,是国际社会第一次就人权作出的世界性宣言。它确实是人类政治的又一个历史性进步,人不但是政府的主人,而且人的权利是天赋的, 没有一个法律、政府、信仰、可以取消它。
   
   人权的提法在世界上刚呈现几十年, 在民权都未完全实现的依然充满斗争的今天世界, 人权要被充分完满的实现, 尚需要时间, 虽然这个时间在人类历史中也许只是一霎, 但对我们个人来说它完全可能长到我们见不到。
   
   当我们讨论这些由人类的几千年的痛苦精筛出来的伟大的思想时,是不可能拿目前的现状来作为它的完美的例子来说明它的,更不能以它目前的不完美去否定它的。顺便说一下,民权思想的奠基人卢梭本人就犯过极其不道德的错误(他将这些错误写在他不朽的著作"忏悔录"中)。一个带给人类道德的伟人却本身有这么黑的道德污点,如果在中国一定被文人作为理由来否定他的民权理论了。幸好西方人还是没有抓住这一点不放,依然尊重他。否则我们这会儿就不是讨论人权的问题了,而是与梦邦博讨论怎么写一个新折子上书皇上不让洋人在东南几省开工厂的问题了,所以中国不是也进步了吗? 我们应该有信心(::)。
   
   希望我回答了你的问题。

此文于2008年05月02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