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忠党爱国”之误国]
非智专栏
·不抗争的代价
·对流氓从政说“不”
·闲聊互联网
·澳洲华人从政之意义
·穆斯林问题
·“思想自由,独立精神” 之呼唤
·新一年的希望
·记得,是昨天
·圣诞之时说《易经》
·丙申除夕之日的随笔
·美国总统川普的旋风
· 小议元宵节
·对“政治正确”的反思
·评美国商业集团美国式的傲慢
·闲时的“胡思乱想”
·守住自己的心,守住自己的口
·谈川普的“收缩”政策
·诺贝尔奖在中国
·对种族主义的抗争
·对禁止穆斯林在公共场合穿“布卡”的一点看法
·没有自由,何来幸福?
·独裁者,结局必惨
·从过圣诞节想起、、.
·政治上的“碰瓷”行为
·中国女人、文化和老外老公
·生活剪影一二
·对独裁政府绝不能姑息绥靖
·生活剪影一二:柏斯的东北媳妇
·过年的感想、、.
·漫谈西澳警察
·从武术上的作假说去、、、、、、
·读《易经》点滴心得
·读“明史”的感概
·《周易》的处事哲学
·城头变换总理旗
·柏斯太小,流言太多
·从政治人物佩戴假勋章谈起
·厉害之文之用心
·怪人川普的计谋
·“无政府主义者”之论点
· 金钱与政治
·珀斯男人:喝酒玩手机
·是神人,还是魔鬼
·冬季柏斯的小故事
·西澳封边界日记一
小说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连载)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家变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老乡阿琴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五 来自中国柏斯女人(连载)--坎儿的故事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来自中国来的柏斯女人(连载)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天堂的失落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偶遇汪嵩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缘分的缥缈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倾吐心思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各有心思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度假邂逅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用心良苦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坎儿的心机
·1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各有所爱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佛道之理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周六聚会的故事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 梦的迷蒙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凡事有定时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爱的沉迷
小说
·困惑--第一章
·困惑--第二章
·困惑--第三章
·困惑--第四章
·困惑--第五章
·困惑--第六章
·困惑--第七章
·困惑--第八章
·困 惑--第九章
·困惑--第十章
·困惑--第十一章
·困惑--第十二章
·困惑--第十三章
·困惑--第十四章
·困惑--第十五章
·困惑--第十六章
·困惑--第十七章
·困惑--第十八章
·困惑--第十九章
·困惑--第二十章
·困惑--第二十一章
·困惑--第二十二章
·困惑--第二十三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忠党爱国”之误国

    非智
    中国政府的爱国主义教育,从幼儿就开始,所倡导的是“爱党、爱国、爱人民”。在这种爱国主义的政治教育中,极力强调的是爱党为先,然后爱国家,再然后才爱人民。人们被告知,爱党就是爱政府也就是爱国,这显然是古代的“忠君王即爱朝廷亦即爱国”的现代理论版。而所谓的爱党,实际上是爱党的领导人,爱那些坐在常委席上的党领袖,更广义的说,是爱那些掌权的人们,所以,领袖是批评不得的,当权者是不可反对的。爱了这个党和这个党的领导人,也就具有爱国精神。凡有这“爱党”之心的人,在国内称为“爱国主义者”,在国外则称为“爱国侨胞”,这种古时“忠君报国”在现代的表现形式,就成了“忠党报国”或称为“忠党爱国”了。这种“忠党爱国”思想,贯彻海内外,从驻海外的政府机构,到一般的华人华侨,多深受其影响。故每每有党和政府领导人到他国访问,就有一大群“忠党爱国”的驻外代表和当地华人,冒着寒风或顶着烈日,手上飞舞着小红旗,排成长列在机场迎接。即便在这欢迎之列里,有许多华人早已入了他国之籍,成了他国公民,中国实际上再也不是他们的国家,但这些人也没忘了到机场去表现一下他们的“忠党爱国”之热情。
    爱党为先,爱人民为后,所以党的利益永远放在人民利益之上;所以,党就成了被爱的特殊阶层;所以,党就成了主人,而人民则成了主人的仆人;所以,党就可以在任何时候以任何理由牺牲人民的利益。殊不知,这国家是由人民组成的,这个党所建立的政府是为人民服务的,这个党是人民用来管理国家的。人民才是真正的主人,而党及党的成员是人民的仆人,从这一观点上,我们可以说,爱人民应该是放在第一位,再后才是爱国。至于爱党,那是党员之事,同一般平民百姓并没多大关系,任何一个平民百姓可以爱这个党,也有权利爱另一个党,那是个人的政治观点,跟爱国无关。不过,从另一方面,我们则可以说,不管是什么党以什么理由,来损害人民的利益,实际上也就是损害国家利益,也就是不爱国的最具体的表现。胡适先生曾经说:“现在有人对你们说‘牺牲你们个人的自由,去求国家的自由!’我对你们说:‘争你们个人的自由,便是为国家争自由!争你们自己的人格,便是为国家争人格!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这实在是道出了一个很深刻的道理啊。
    以党为先,就会把人民和国家的利益放置一边,毛泽东曾经在接见日本社会党访华团以及田中角荣首相时,多次表示感谢日本对中国的侵略,他说“如果需要感谢的话,我倒想感谢日本军阀。”(1)“没有你们皇军侵略大半个中国,中国人民就不能团结起来对付你们,中国共产党就夺取不了政权。”(2)他还说:“是日本军阀占领了大半个中国,因此教育了中国人民,不然中国人民不会觉悟,不会团结,那末我们到现在也还在山上,不能到北京来看京戏。”(3)毛泽东在这里明确的告诉全世界,之所以中国共产党能有今天的天下,之所以他能在北京看京戏,这都得感谢日本对中国的入侵和对中国人民的蹂躏。这听起来是惊天之语,但从伟人嘴里说出,就成了“真理”,而这“真理”告诉人们:党就是一切,党就是国家,党就是人民。爱了党,就是爱了国家,就是爱了人民,也因此,毛泽东会在1959年的庐山会议上说 “让日本多占地,才爱国。否则便成爱蒋介石的国了。”(4)
   

    这是“爱国主义”还是“爱党主义?”当然,这是以党为先的必然结果,是“忠党爱国”最彻底的行为表现。
    难道这种“忠党爱国”之理论不应令具有真正爱国之心的人们去深思吗?
   毛泽东引言见:
   (1)[会见日本社会党议员黑田寿男等人时的谈话全文(1961/1/24)]
    (2) [《毛泽东思想万岁》,第533 — 534页 ]
   (3)[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和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合作编辑的《毛泽东外交文选》中央文献出版社,1994年]
   (4)[ 庐山会议上的发言 ] (1959)

此文于2008年06月23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