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不与妄人讲礼,不与盗贼讲和!]
东海一枭(余樟法)
·佛学亦可破唯物
·抓住这头大象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汉武帝微论
·文化品质微论
·仁本位、人本位和集体本位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马恩批判
·天性微论
·鲍鹏山先生有点迂
·关于民主与专制
·马家教育在培养伪恶之徒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
·自由主义国家
·这段话对儒家不公平
·关于自爱和爱人
·谁是儒家高级黑
·季羡林的一个论断
·东海微言(现中国四大派)
·时代呼唤灭绝师太
·关于大一统
·马学之用大矣哉
·关于言、气、志、心
·关于采生折割
·造神和真神
·养不教,父之过
·名德微论
·冬成:开卷余东海,寻根孔圣人(东海附言)
·颂贼颂恶其罪大
·坚守高地与影响主流
·下跪与奴性
·中美年年讲人权
·关于宗教极端主义
·关于制度
·佛说和儒说
·定业和不定业
·猪瘟和马族
·《文化决定论漫谈》前言
·黎红雷一语三错
·民族自救唯一的法门
·儒家文化大革命
·与纳粹主义和种族主义毫不相干
·维权和维稳
·理论、实践和理想
·恶制的建设、维持和改革
·呼吁言论自由
·中华宪政纲要(第三稿)
·关于革命
·击蒙易中天
·儒学与科学
·借用叶利钦的话
·美德的基础是正常
·伊斯兰恐惧症
·为什么恶人特易遭厄运
·格物致知兼内外
·马帮不可能守信,圣贤不可能上位
·上下有别而不二
·人类的希望在儒家
·正义和文明
·何光顺先生过虑了
·原谅自己
·邪恶群体易灭绝
·为善不足为恶有余
·文明最高形态,历史最佳道路
·中美预测
·文化问题文化解决
·花千芳、王思聪和英语
·互害型社会
·关于税负痛苦指数
·万法归一,一归何处?
·小布什、张维为都错了
·不学无术李泽厚
·儒家的自信
·对孟晓路的一点认同和两点异议
·关于轴心时代、轴心文明之我见
·关于群己关系
·关于儒群不如自由派的一点感觉
·期待张祥平先生赐教
·简答张祥平先生的三点批评
·民本微论
·中华王朝的天命
·现中国一切问题的根源
·关于道统和清朝
·孔孟之言,民国之实
·虚尊道统亦何益
·自勉联:做真君子,亮真面目;得大自在,放大光明
·人世间最大的善和功德
·人世间最大的恶
·儒家功夫最易简
·蒙启导致灭亡
·反孔反儒的四世恶报
·清人入关与日寇入侵
·其人值得交游,其书值得藏读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三十一---三十五)
·古来圣贤从头数
·救中国的途径
·我对某人的看法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好心助恶最可悲
·自由派有三多
·能开出宪政的文化有二
·迎接圣贤辈出的大时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与妄人讲礼,不与盗贼讲和!

   不与妄人讲礼,不与盗贼讲和!----好斗者说一“辩”遍江湖十余年,得罪的“人”和“物”多矣,世人笑我好斗成性,友人也不理解。曾有东海之友警示道:

   你太好辩擅辩,终究不象儒家。儒学是关于做人的学问。不会做人,谈啥儒学?一些网友那么尊重你,如雪峰都誉你为大佛了,你居然不假辞色,因为你的无礼,已被他视为“邪恶的代表”了,多可惜。共产党都懂得统战的重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论语》说:礼之用,和为贵。这一条你就做不好。我看你是“争为贵、斗为先”、推开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要当孤家寡人呢。

   把“好辩擅辩”划出儒家门外,并一下就上纲上线到“不会做人”;把政治问题与思想问题混杂起来,把思想争鸣与和谐团结尊重对立起来,还统战呢,全是“混战”。我送了他十六字:似懂非懂,不懂装懂,自以为是,似是而非。以后该称他老酱了(酱糊脑袋),哈哈哈。

   二所引“和为贵”出自《论语-学而》,原句是:有子曰:“礼之用,和为贵。先王之道,斯为美。小大由之,有所不行。知和而和,不以礼节之,亦不可行也。”

   有子在这里既强调礼的运用以和为贵,又指出不能为和而和,要以礼节制之。可见儒家重“和”,提倡“和”,却是有原则和前提的,并不是无原则的调和,和稀泥。

   和为不为贵,不可一概而论,有些时候,和未必为贵,争也未必不贵。我并不奢望受到人人亲敬,与什么人都“和”成一团,那没必要也不可能。我的身边没有给那些政治黑客、文化狎客、思想醉客、学术剽客、上帝掮客等留下市场。我只希望自己:让圣贤英雄亲、让君子正人敬,同时让妄人小人畏、让邪人恶人恨。

   孤家寡人不至于,但朝野间、网络上特别是自由阵营中,敬我助我顺我亲我者寡而防我畏我恨我反我者众,也是实情。但这不是我的错,在这样一个学絕道丧“不正常”的时代,这是正常的。

   例如,中共对我又恨又畏,能怨我无礼不“和”?作为朋友,也不希望我倒过来,变成“让圣贤英雄恨、让君子正人畏”的人,变成让妄人小人邪人恶人以及专制集团亲近的人吧?(当然,现在是我“畏”于中国,中共对我的畏很有限度,不亲不敬也是整体而言。平心而论,其局部及个体并不乏亲我敬我、真心关照维护我者,这是值得我铭感的)。

   在《论语-子路》中,记述了孔子和子贡之间的一段对白。“乡人皆好之,何如?”子曰:“未可也。”“乡人皆恶之,何如?”子曰:“未可也。不如乡人之善者好之,其不善者恶之。”

   一乡之人都“好”之人,未必是真的好,也有可能是“比而不周”,结党营私呢;一乡之人皆“恶”的人,未必是真的坏,有可能是出类拨萃者一时难以得到庸众的认同,也可能其人不善于处理人际关系。只有好人和善良的人们都说好,坏人和恶人都说坏,才是真的好。

   三做人就要做儒者,而且要做立地顶天、明心见性的大儒,象孔孟,象我。

   我是“上天”立于人世间的一面旗帜和标杆、一块试金石。从对待我特别是东海之道的态度如何,可以相当程度地见出一个人的“内在”。简而言之:防我者贼,轻我者妄,畏我者小,反我者寇;敬我者雄,助我者侠,顺我者贤,亲我者圣。

   这个时代敬我助我顺我亲我者寡,是因为英雄豪侠和圣物人物空前希有。防我畏我恨我反我者众,是因为妄人小人盗贼凶寇到处都是。对我来说,不仅盗贼凶寇不值得讲礼讲和,那些不尊重道理和事实、讲不过道理就生气的妄人小人,也是不值得团结“统战”的。

   不错,儒学归根结柢确是关于怎样做人的学问。可是,如果认为不与妄人小人盗贼凶寇讲“和”是“不会做人”,就大错特错了。

   “做人”二字却不能作庸俗化、肤浅化、狭隘化、乡愿化、小市民化的理解,不能把怎样做人等同于怎样待人接物,不要以为学会待人接物就学会做人了,也不要以为言辞文雅有礼就学会待人接物了。

   只有明自本心、见自本性,才是真正会做人、做大人了。让天下后世、让越来越多的人认识自己和他人的生命本然,则是我的责任所在、天命所在。没有人要求我必须这样做,但我必须这样做,这就是责任和天命:道之所在,我心先觉,天之所命,我心自觉。这是责任与职业及自我表现的不同。

   四昔有儒生谒中峰和尚,谓“詈人殴人是恶;敬人礼人是善”。中峰云:“未必然也”。告之曰:“有益於人,是善;有益於己,是恶。有益於人,则殴人,詈人皆善也;有益於己,则敬人,礼人皆恶也。是故人之行善,利人者公,公则为真;利己者私,私则为假。又根心者真,袭迹者假;又无为而为者真,有为而为者假;皆当自考。”

   “有益於人,则殴人詈人皆善也;有益於己,则敬人礼人皆恶也”,这话我都不完全赞同(从现代文明及儒家标准量之,有益於人一般也不宜殴人,只要益己而不损人,有益於己没什么不应该)但也不无道理。和未必贵,礼须有本,仁义便是礼之大本。如果仅为了一己之私,如果居心不仁不义,则表面上对他人尊敬有加、礼节周到,也是不值得称道的。

   有人说我在网上很难打交道,骂我夸我都不对。我笑道:说难是难,我对假恶丑的东西很反感、对伪装的东西很敏感,对于苟誉瞎捧,别人戓许求之不得,我却视之为大大的“非礼”;说易也易,如果让我知道对方用心真诚仁善,别说骂我踩我,我不会计较,便是其人对我犯下大错,我也会曲予原谅----当然,一个真正至诚至善之人,必有相当的智慧,不太可能对世人、更不可能对我犯下大错。

   曾有诗曰:纵违天下不违仁。有小诗人反问我:天下都违尽了,如何能算得不违仁?单看此句,问得不无道理。天听自我民听,天视自我民视,天下民心所在就相当于天理天心所在。如果是文明社会,天下为公,违了天下就等于违仁悖义。

   然而,在“君天下”、“党天下”的时代,违了天下不一定就违仁,甚至相反,只有“虽千万人吾往矣”地违了天下、才不违仁。例如孔子,栖栖皇皇如丧家之犬,某种意义上也是违了天下的。

   结合全诗去读,其实是不应该误读的。全诗是:耻拜诸神耻帝秦,纵违天下不违仁。抗暴驱邪尽心力,誓塑中华气象新。之所以有“违天下”之虞,是因为耻拜诸神耻帝秦,是因为抗暴驱邪。显而易见,我所违者,党之天下、暴邪鬼神之天下也。

   五钱穆在谈到古希腊文学哲学时说:“求人喜爱,却不求人真实享用,故其为一文学家或哲学家,乃亦等于一种职业,纵不说其如经商牟利般的仅在物质人生上一职业,但亦可说是一种精神职业,表现了一己之才华智慧,而物质人生亦同告解决,如此则已。要之,其不为大群人生作恳切之打算,则并不与其群所经营之商业有实质之相异。”(《宋代理学三书随劄》)

   钱穆认为,士与文学家、哲学家等截然不同的是“士非一职业”。这正是东海与古今中外众多大大小小之“家”的不同。东海学“为大群人生作恳切之打算”只“求人真实享用”,不求别人表面、一时的喜爱,戓者说虽“求人喜爱”而求之有道,别人的喜爱必须建立在真有所悟、真心认同和真实享用的前提下。

   有綠听我论道者中,有些人智商高,内心能接受东海之道,但出于面子、地位、名誉及安全等种种现实考虑,装出不接受、不屑一顾甚至嘲骂一顿,就象李敖所说,有些人嘴上骂骂咧咧,内心已供起了我的牌坊。这种情况比那种假装的喜欢更令我欣慰。

   这类人智高于德,悟性尚浅,倘有机会百尺竿头再进步,是会有“大出息”的,纵因故不能同道,也已因种此生,缘结往后。

   六至于雪峰那样的“喜欢”,我不仅不“求”,而且坚拒。此君对中西各教一教都不通却将它们大杂烩在一起,一个希里糊涂的浑人和自我虚胀的妄人,所知障深,言论颇邪,对此我已有多文剖析。如果这样的“上帝的使者”封我为什么“大佛”,我居然“收下”,还要不要脸?对得起孔子释尊、对得起天理良知吗?

   就算你说的对,是我“不假辞色”,“无礼”,因此被他“视为邪恶的代表”,你觉得可惜,我倒觉得可笑而又可怕!才几天时间,我还是这个我,雪峰还是那个雪峰,仅仅因为“无礼”,“大佛”一下就成了“邪恶的代表”。仅凭这一点,上帝之道是什么货色,可谓昭然若揭。

   所以,恕我直言,我不屑当什么上帝的“大佛”,更无法苟同什么上帝之道(“上帝的使者”竟敢封佛,真是荒天下之大唐!)。我是仁本主义、良知主义者,别说一眼看出雪峰是妄言苟誉,别有用心,就算他的誉是真诚的,成佛也不是我的人格理想。

   良知的大光明超逾而又包容佛教所证悟的真如,故在我心目中,释氏虽极深,不如孔子;佛子虽穷高,难比圣人(圣境无极限,称孔子为圣人,尊称耳。孔子曰“若圣与仁,则吾岂敢”,是真实语,不仅是表谦虚而已)。

   我说过一句广受基徒斥骂的话:不能事枭,焉能事上帝。其实此言是化用“不能事人,焉能事鬼”的。现在我再把这句话送给雪峰及某些对老枭别有“厚望”的朋友。假设真有上帝的话,连老枭是何等人物都一无所知的心茫眼盲的你们,又焉能认识上帝?

   最后说明一下,标题“不与妄人讲礼,不与盗贼讲和”,不是絕对的,如果妄人改妄归真、盗贼改恶归善,我自当大开枭门、毕恭毕敬、笑脸相迎、大碗陪醉!2008-5-2东海老人首发《自由圣火》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2008-4-1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