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此事不严究,天怒终难解!]
东海一枭(余樟法)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
·今日微言(不仅要一查到底,更应该一查到顶)
·今日微言(建议第一条:请为民众言论自由提供制度保障)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二)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三)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三)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四)
·穷理尽性无止境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批判
·今日微言(事无不可对人言,言无不可让人看)
·关于自由
·神道佛道天道人道
·关于汉唐宋元明清和民国的品质和性质
·两种极权两种暴政
·从假疫苗说起:手援和道援
·罔民之术何高明
·今日微言(不敢说,不敢说,非常不敢说)
·九条建议救吾民
·怎样对待坏人倡儒
·关于江西“殡葬改革”
·马毒
·马学的作用
·救人民也救佛道,救中国也救西方
·今日微言(真正以民为本,必须以儒立国)
·乡村重建之我见(微言集)
·关于儒家复兴
·今日微言(出极污之水而不染、居大恶之世而独善)
·儒家主张零关税
·王道仁政微论
·真好人、老好人和烂好人(微言集)
·真好人、老好人和烂好人(微言集)
·春秋大义之一:贵信贱诈
·关于独尊和教条(微论)
·今日微言(什么叫文化自信、道德自信和道路自信)
·今日微言(除了独善其身,还是独善其身)
·争鸣无碍尊重,批评正是尊重---答xx先生
·王道政治民为本
·慎于求助慎受恩
·儒家四大界碑
·儒家四大界碑
·天道不可空谈
·极权主义人格
·关于君子和教育(微言集)
·今日微言(恶鬼不能侵正人,邪术不能害君子)
·对姚中秋一文的认同和不认同
·关于儒家的本体论和个体性
·儒家的道德分级
·误判微论
·儒宪微论之三:不要自由主义,要自由
·儒宪微论之二:把权力尊上大礼台
·今日微言(正义惩罚和文化引导才是对恶人最好的救助)
·新三权分立和元首的产生---儒宪微论之一
·主战容易主和难
·微论天地之性及气质之性
·利益奖励很有必要
·微论“辩论”
·今日微言(化解各种宗教隐患和冲突的最好法门)
·圣王之治之我见
·儒宪微论
·善良,别忘了带上剑和鞭
·秦汉制度大不同
·王心必行王道,王道非礼不行
·轻则禽兽化,重则魔鬼化---异化微论
·《论语点睛》之:仁者和智者
·民国的自由要不得
·位卑言高岂是罪
·今日微言(因果论是儒佛道一大共识)
·关于耶教和自由主义
·读书知人
·秩序微论
·价值观微论
·价值观微论
·价值观微论
·位卑言高易获罪罪(微论)
·当仁不让的五大责任
·给梁启超先生指瑕
·今日微言(桓魋其如予何,匡人其如予何)
·中国第一,华人优先
·正当防卫微论
·君子三明
·共识微论:驱除马列,再造中华
·师生微论
·孝道微论
·石破天惊传共识,海上诸儒胆太肥
·绝望非君子,痛苦多蠢材
·关于社会主义与自由主义
·马害之群(辟马微论)
·止谤的两种办法
·以礼制自由超越法治自由
·关于中华大礼堂浮雕三组人物的拟议
·《论语点睛》:君子不是好欺的
·唯君子不受人惑
·从预言贴说起(微论)
·君子所在自成群(微论)
·从殡葬谈起----文化人的责任
·儒家五乐
·毛毒不发作,后患更无穷
·毛毒不发作,后患更无穷
·民国能有几先生
·忆罗炽教授
·亡天下微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此事不严究,天怒终难解!

   此事不严究,天怒终难解!

   一看了太多世间大不平,心头常含悲愤。但纵然悲愤到极至,一般也不会起杀念、动杀机,只想打人而已。前不久闻四川大量学子死于豆腐渣校舍之中,而一些官员、学者呶呶分辩不已,居然杀心大盛,为文痛斥并建议中央开杀戒以严惩相关责任人!

   以前曾以为自己好怒,是修养不足所致,故学佛学道,参禅求静,以求自净其意。然见到大不平事,总是会勃然而怒。后来终于明白了,枭心之怒,乃是天之怒所钟、天之杀气所凝。世人修养不足,或怒而不敢言,或迁怒于弱者乃至亲友,以致自相残杀。唯有大仁者,才能怒而不迁,并将天怒发之于笔、发而中节。

   于我,怒非习怒、非私怒,乃为社会不平、政治不公而怒,乃发自光明本心之义愤也。我与四川众腐渣校舍相关责任人没有任何私怨私仇,根本就不认识其中任何一个。此次怒到极至,为文喊杀,是义愤难忍,也当是众多学生死而不亡、借我枭心和大笔而发怒诉冤吧。

   二为什么我的眼中常含泪水?只因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为什么我的心头会现杀机?只因为这个社会罪恶太深!孔颜的和气,孟子的英气,东海的杀气,都是时代之“气”、天道之机使然。正如枭诗《我有病》所言:

   天有病草木皆病我可以不病十多亿同胞皆病我焉能不病

   花溅泪我可以无泪鸟惊心我可以不惊十多亿细胞皆痛我焉能不痛

   病来如山头痛心痛这是我的宿命这是良知的报应

   日夜从泪血里抽出大量诗与思那是我在抽丝自疗从自已开始疗世

   喊打吁杀,也可视为我疗世与自疗的一种方式。不过,东海杀机一动,已造业矣(顺及,佛教虽主张为了救人救世可以除恶,但降伏或诛了恶人,还要超度恶人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始可,这可不是我能办到和愿意办的,呵呵),一旦形诸文字,民心天意所向,必有人为此付出代价。奈何东海作为儒者,有些业不能不造,有些言不能不发。对灾区豆腐渣学校责任人及违规违纪的腐败官员,根据情节轻重追究罪责则必须的,该杀的还是要杀!

   三公共建筑尤其是学校的建筑质量问题,已成中国普遍性痼疾,与各地政府大楼的质量与投入数量相比,差距大悬殊了。震灾发生后,我曾建议:全国各地的政府办公楼,一律改为学校(有自称“田舍郎”者闻我建议后曰:“枭兄,地震后,田舍郎正有此意!但现在还不是时候,以后再说吧”。不知这位什么来头,能让全国各地的政府办公楼一律改为学校。胡哥温仔都未必敢开如此大口呢。)

   自知这种建议不可能被采纳。但请中共对灾区学校的毁损情况进行严查,根据情节轻重追究违规违纪的腐败官员的罪责(再不能一味纵容,搞形式主义、下不为例了),同时吸取四川教训,对全国各省市县乡学校、医院等公共设施进行普查,特别是在地震多发的地带,对防震指标不合格的建筑限期整改。这些工作,应该不难做到。如有官员因豆腐渣工程而死,“示范效应”会更大,那么,杀一小撮,“救”无数学子以及官员,救的是中国的未来。2008-5-25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