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小启李泽厚一蒙:上面无主无客,下面重主尊客]
东海一枭(余樟法)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今日微言(反儒是最严重的反华,弘儒是最切实的爱国)
·习近平思想微论
·习近平思想微论
·巴黎公社,民粹政治的标本
·朝鲜微论
·儒生修养微论
·纠正钱穆先生的一点偏见
· “红儒”方克立
·今日微言(驱邪辟恶尊天命,无愧民间第一儒)
·仁与爱
·正确对待劣质人
·新疆微论
·新疆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今日微言(给某些知识分子一个建议)
·今日微言(君子临危如临大考)
·王岐山微论
·王岐山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战争须分义不义,厨子且莫和稀泥
·无后微论
·小人之诚,不如无诚
·反腐微论
·我的判断就是道德的终审,历史的铁判!
·今日微言(攘外必先安内,安内必先清党)
·民主不容主义化
·今日微言(五大坏书三大敌)
·太极和无极(微论)
·护身符微论
·护身符微论
·利己主义微论
·教育和私塾微论
·《二十四孝》非孝,《诚论》欠诚
·朝鲜微论
·今日微言(向儒者兴,顺儒者昌,逆儒者亡)
·旧作新发:习近平与毛泽东的重大区别
·辟毛是最重要的辟邪(微集)
·今日微言(请把圣经、圣训、圣战之名还给我)
·中共七派略说及中国未来预测
·今日微言(坚持三不主义,做一个正常人和中国人)
·今日微言(狮子吼,无畏说,百兽闻之皆脑裂)
·团结微论
·今日微言(若是儒家圣王,必将大开杀戒)
·《论语点睛》之:自讼
·私塾和淑女(微言)
· zt从“读经”到“学儒”,私塾教育渐入佳境
·信仰和崇拜微论
·东海推荐:现代私塾教育之我见
·孔府微论
·姜义华批判
·今日微言(反儒派只有三条路:成仙,成佛,变鬼)
·圣贤与盗贼(微集)
·儒佛道微论
·勉习近平先生(选自《儒门狮子吼》)
·圣诞节感言
·德性与言论之关系
·“六大门派”杂论(一)
·吴元士:论“仁本主义”对当今中国的十大现实意义
·今日微言(健康的人格是人生最重要的根基)
·福山的问题
·关于《圣诞节感言》答客难
·仁本主义微论
·立品图书九月新书:余东海《儒门狮子吼》
·鬼神论
·今日微言(那年花好月正圆)
·“行同伦”微论
·与吴光先生的一点同异
·日本属我儒家圈
·余东海《儒门狮子吼》目录
·今日微言(一切都是命运最好的安排)
·这几年看过的电视剧(微集)
·今日微言(要做人间真好事,先学《儒家大智慧》)
·《论语点睛》之:学习的重要性
·马知批判(微论)
·今日微言(东海在,儒家在,中国就有希望)
·反自由的道路无法通达自由的理想
·今日微言(仁本确然无敌,儒术本应独尊)
·许石林的伪深刻
·【罗辉】遥接夫子之道,以开时代之新——余东海《论语点睛》读后
·仁本无敌,仁道救国(微论)
·最坏的阶段,最好的时代
·天下事皆吾家事
·关于“女子无才便是德”
·关于“女子无才便是德”
·十九大报告之我见
·今日微言(习思想远远超过马主义毛思想)
·雷锋式的好人
·反对爱国主义,儒马难得共识
·反对爱国主义,儒马难得共识
·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永远铭感习近平
·善恶报应论
·政府的底线和儒者的天职
·敬天保民,保护人民三大权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启李泽厚一蒙:上面无主无客,下面重主尊客

   小启李泽厚一蒙:上面无主无客,下面重主尊客

   一对孔子“朝闻道,夕死可矣”这句名言,李泽厚在《论语今读》中析曰:

   这是非常著名的篇章。宗教性特征似乎极强,因为它连接生死问题…《中庸》说“恐惧其所不闻”,既害怕浑浑噩噩过此一生而未能闻道,这就等于白活了一辈子,岂不严重也哉?圣字从耳,即在于闻道而知天命,可见中国的闻道于西方的“认识真理”,并不全同。后者发展为认识论,前者纯为本体论:他强调身体力行而归依,并不重视对客体包括对上帝作为认识对象的知晓。总而言之,生烦死畏,真理岂在知识中!生烦死畏,追求超越,此为宗教;生烦死畏,不如无生,此为佛家;生烦死畏,却顺事安宁,深情感慨,此乃儒学。

   有学者认为李泽厚这段议论是“全书最精彩的”,令我失笑。确实,“浑浑噩噩过此一生而未能闻道,这就等于白活了一辈子”,是极其严重的问题。可是,从李泽厚这段议论可以看出,他本人也属于浑浑噩噩的群体,很可能“白活了一辈子”。

   二中国文化将整个宇宙视为一大生命洪流,在“道”的层面,一切圆满统一,哪有什么主客之分?

   作为本体的“道”,在天为理(天理),在人为性(本性),在身为心(本心)。中华文化“强调身体力行而归依”,体是体此道,行是行此道,皈依是皈依此道,“闻道”是对这一特殊的、至高的真理的认识。对于此道,视之为客体固然错,说它是主体也是偏,因为它是心物一元、主客一体的。

   在现象的层面,可以方便而分说主客。如果说心是主体(在中华文化中,意识心仍是作为客体看待的),物就是客体。原儒强调下学上达,格物致知,相当重视对各种现象的研究。可以说:形而上是主客一体,形而下是重主尊客。

   儒家强调格物,强调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就是“重视对客体作为认识对象的知晓”,也就是主张通过“知识”认识“真理”。所以笼统地说“中国的闻道”“并不重视对客体包括对上帝作为认识对象的知晓”是不对的。另外,中华文化反对心外拜神(或天、佛等)。对“上帝”不是重不重视的问题,而是根本不会把什么上帝作为认识对象。

   三未“闻道”者,就算侥幸说对了一句话,也会出偏。比如说“真理岂在知识中”,不错。但别忘了,真理也在知识中。真理与知识,不一不异。就象本心不在识心但又不离识心一样,真理不在知识中但又不离知识而存在,道在伦常日用中,道在一切知识中。这话似乎有点玄,但对有一定儒学修养者,应不难明白。

   又,生烦死畏,说是“上帝之道”乃至佛道的观点,还差不离,与儒家却是格格不入的。儒家不是烦生而是重生、乐生。死亡也非所“畏”,不能“闻道”才是最可畏的。“朝闻道,夕死可矣”这句话不是已说得很明白了吗?

   据说李泽厚学兼中西,颇富盛名,枭眼看去,一老瓜子以盲引盲,一众愚民看星成月,都一样茫茫然。这真是一个可悲的时代。2008-5-18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