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zt袁红冰执笔:点亮心灵的灯——来自“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哀思]
东海一枭(余樟法)
·岐视假洋鬼子是我的权利
·东海老人:活着有什麽意义?
·中共拥儒我拥共
·《良知永不灭》
·所知障患者
·怜悯假洋鬼子,剔除伪民运!
·你是流氓谁怕你
·“中共拥儒我拥共”等(东海随笔八则)
·关于乌市惨案的两点意见
·祝贺我吧,或者咬我!
·国不可作信仰,民不可无诚信--与于丹教授商榷
·“以寂寂无名为耻”等(东海随笔十一则)
·《大良知学》征订启事
·原道文丛第二辑将出预贺
·东海预言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等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等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
·东海是一种待卖品
·东海老人:要习惯我才是爷
·巧言令色足恭,耻乎荣乎?
·新三纲
·《当你…》
·黎文生:广传仁音,同致大良知(东海附言)
·黎文生:广传仁音,同致大良知(东海附言)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兼论少数民族政策》
·赠人二联,欢迎批改
·小乔,何必给东海留面子?
·“我们的圣经”
·“我们的圣经”
·关于民族主义
·关于民族主义
·关于民族主义
·关于民族主义(东海随笔八则)
·为许君志永及公盟而作
·陶澍慧眼识宗棠
·有知识的愚民
·《羞辱东海的最好办法》等
·《勉断章师爷网友》
·东海老人儒联小集
·儒家本重权,孔孟曾跑官
·“四不”不宜原则化-------与王丹商榷
·博导从来惯胡解
·《关于日食----葛剑雄话说大了》
·东海老人:被迫“沉迷在网络上”!(外一篇)
·反对利他主义,弘扬利他精神
·关于阳光法
·关于回答问题,重申四点声明
·《道理面前人人平等》
·《不论有无知识,无非破铜烂铁》
·《东海的文化程度》
·屠夫:一块锈铁!
·教诲高层:尊儒应该怎么尊?(外三篇)
·《不是笑话》
·四种人:欢迎对号入座!
·你不仁,我不能不义
·《东海老人:易中天一剑封喉》
·阳光法和商鞅变法
·《想起“汉奸”张志忠》
·《想起“汉奸”张志忠》
·《政府便宜不妨沾》
·《东海老人:警告》
·关于真理,小启格丘山先生一蒙
·《我庆幸,我怀才不遇!》
·东海的最大错误和对某些“英雄”的警告!
·东海老人:答网友(五则)
·《关于“东海一枭这个人”》
·《东海老人:为“美人”的感觉喝彩》
·《儒虽少数,兴华必儒》
·《无知的拥儒者》
·《无知的拥儒者》
·《复仇之神》
·《傻牛》
·《伪文明人士》
·政治家必读之二:杀人手段救人心!
·儒家要争新地位,政治亟须大变法
·《向胡适学舌》
·《冷看浑人混扯,谢绝恶意引申》
·《儒家的法律也是可以杀人的!》
·杀,还是不杀?
·曾囯藩如其仁
·东海老人:儒联一对
·《有德者必有言----兼论道家末流之缺德》
·《儒家处理人际关系及政治关系的重要原则》
·《经济之道》
·《一败难求千古憾》
·假洋鬼子猖獗,儒者卫道有责
·《小启张裕:谁文明就支持谁》
·《给张裕先生最后一答》
·《言论栽赃和观点“引申”》
·《东海老人拜托:千万别给我留面子!》
·东海老人:我说了你们也不信(六首)
·风光风险两相依
·儒家使命:替天行道!
·做人不要太乡愿
·高调分子与奴才主义
·《民运里面95%都是盲人》
·《强迫性追枭骂海神经症》
·《患者王一平先生》
·《哇,哇哇!》
·《阿p颇有代表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袁红冰执笔:点亮心灵的灯——来自“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哀思

   zt袁红冰执笔:点亮心灵的灯——来自“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哀思(自由圣火首发稿)

   發表時間:5/15/2008执笔人:袁红冰 中国人是苦难深重的民族。即使铁铸的心也会因那重重苦难而蚀裂。或许正由于经历过太多苦难,许多中国人的生活理想已经变得简单——他们惟愿平静地活着,像山野间的一丛草、一簇花;只要平静地活着,他们就能专注地体验生命的情趣。然而,就是如此简单的生活理想似乎也不见容于天地。五月十二日,大地的震荡不仅于瞬间之内震碎苍穹,也使无数人的生活理想变为千里废墟,使无数渴望体验生命情趣的心灵化为声声悲叹,消失在狂风暴雨之中。是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还是狗官误国害民,人祸导致天灾——这是人类的良知不能回避的逼问。此次大地的震怒是否由腰斩长江的葛洲坝而引发?地震之前,先兆惊心动魄,狗官是否为保持“北京奥运”的祥和之气而不发预警?地震灾区,为何官衙大都巍然不倒,而中小学校舍却废墟一片,成为花儿般的生命之墓地?所有这些悲愤而又残酷的问题,都必将在历史的反思中得到解答。但是,现在还不到逼问的时刻;现在还不到反思的时刻——现在,大地的震荡还没有最后平息,残存的生命还在废墟间绝望地等待救援,失去儿女的母亲的心还在流血。因此,现在是关注生命和行动救助的时刻;现在是哀悼和悲恸的时刻;现在是需要大爱的时刻。我愿向“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成员呼吁:让我们为死难者垂泪,人类有时只能用泪水谱写安魂曲;让我们作一首诗,献给母亲们流血的心,雕刻在艰难时刻之上的诗,一定是圣诗;让我们为救助需要救助的生命尽一份心意,尽管心意可能表现为金钱的捐献,不过,心意的价值并非金钱可以衡量。现在,是一个必须真诚而纯洁的时刻——这是人性最后的戒律。任何人或者团体此时利用地震大悲剧所作的政治表演,都将受到地狱中魔鬼的诅咒;为重建高贵的民族人格,为重建我们精神的故乡和心灵的家园,我们对此次地震大悲剧的关切必须真诚而纯洁。泯灭善良之心的民族不可能有美好的前途。善的实质就在于珍爱生命,就在于能够被别人的痛苦所感动。对于人,最可怕的莫过于心灵成为顽石。一颗对生命的价值冷漠的心,一颗只能听懂私欲召唤的心,乃是万恶之源。中国人的心在私欲和物欲中已经沉沦得太久。但愿此次对大地震灾区的救助,同时成为中国人良知复兴的进程。救助者所拯救的,其实首先是自己的良知。祈盼每一个中国人都关注地震灾区——哪怕只是为了让自己的心不死于冷漠,不死于自私。百年易过。人生最终能留下的并不多,超越死亡的只有思想和荣誉。思想源于精神的创作,荣誉取决于对人间苦难的悲悯,以及证明悲悯的真实性的行为。值此艰难的时刻,我们必须作出证明。当然,不是为了获取个人荣誉,而是为了让我们经过的历史,闪耀起人性的光辉——那是属于人类的荣耀。夜已经深了,风却还在悲泣。今夜,我的心灵之巅将点亮一盏金焰的灯,为死难者祈祷冥福;我将守护这盏心灵之灯,让他不要熄灭,直到大地重新归于平静,直到死难者亲人们心中的伤痛被时间治愈。我相信,“中国自由文化运动”成员的心中都会点燃同一盏灯;今夜将灯光灿烂,如燃烧的泪影。二零零八年五月十四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