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东海答客难(501--506)]
东海一枭(余樟法)
·匹夫的责任,伟大的事业
·吴元士:《儒门狮子吼》读中感(东海附言)
·吴元士:《儒门狮子吼》读中感(东海附言)
·邪教微论
· 关于计生的思考
·马云是个道德盲
·驱饥肯乞米三斗,解渴欣逢水一湾
·狮子吼和老婆心
·关于杀生答客问
·马学不去,中国无救
·今日微言(摆在儒家面前的一个重大课题)
·教主和教师
·教主和教师
·最大的国耻
·最大的国耻
·存在主义微论
·杂时代微论四则
·今日微言(儒家的一大特色和小人的重要特征)
·瑞典事件微论
·云飞风起看秋潮
·儒群和马族微论
·中国梦微论
·澄清一个相当普遍的误会
·澄清一个相当普遍的误会
·歌功颂德礼所当然,歌罪颂恶天理不容
·我的一点态度
·佛学亦可破唯物
·抓住这头大象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汉武帝微论
·文化品质微论
·仁本位、人本位和集体本位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马恩批判
·天性微论
·鲍鹏山先生有点迂
·关于民主与专制
·马家教育在培养伪恶之徒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
·自由主义国家
·这段话对儒家不公平
·关于自爱和爱人
·谁是儒家高级黑
·季羡林的一个论断
·东海微言(现中国四大派)
·时代呼唤灭绝师太
·关于大一统
·马学之用大矣哉
·关于言、气、志、心
·关于采生折割
·造神和真神
·养不教,父之过
·名德微论
·冬成:开卷余东海,寻根孔圣人(东海附言)
·颂贼颂恶其罪大
·坚守高地与影响主流
·下跪与奴性
·中美年年讲人权
·关于宗教极端主义
·关于制度
·佛说和儒说
·定业和不定业
·猪瘟和马族
·《文化决定论漫谈》前言
·黎红雷一语三错
·民族自救唯一的法门
·儒家文化大革命
·与纳粹主义和种族主义毫不相干
·维权和维稳
·理论、实践和理想
·恶制的建设、维持和改革
·呼吁言论自由
·中华宪政纲要(第三稿)
·关于革命
·击蒙易中天
·儒学与科学
·借用叶利钦的话
·美德的基础是正常
·伊斯兰恐惧症
·为什么恶人特易遭厄运
·格物致知兼内外
·马帮不可能守信,圣贤不可能上位
·上下有别而不二
·人类的希望在儒家
·正义和文明
·何光顺先生过虑了
·原谅自己
·邪恶群体易灭绝
·为善不足为恶有余
·文明最高形态,历史最佳道路
·中美预测
·文化问题文化解决
·花千芳、王思聪和英语
·互害型社会
·关于税负痛苦指数
·万法归一,一归何处?
·小布什、张维为都错了
·不学无术李泽厚
·儒家的自信
·对孟晓路的一点认同和两点异议
·关于轴心时代、轴心文明之我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答客难(501--506)

   东海答客难(501--506)自有真光驱鬼魅,休将鸡肋看程朱

   501石千雨: 老师的高深学养令晚生佩服。文化共识和归本于仁,这两个方面不难理解,可是要整理出来实在不易。在我的脑海中也有过这样的思想,可是在读老师的文章之前一直是一种模糊认识,而今变得豁然开朗。对于“生命共同体”这一新的生命观,我自然地接受了。这是我拜读文章后的一点点思考。(跟于枭文《万物一体论》)

   东海老人答:你能理解拙文《万物一体论》,可喜可贺。这个观点虽为儒佛道三家共识,在自由知识分子群体中却是招致普遍排斥和嘲笑的----当今知识分子有知识无文化者多呀。你的话让我想起宋儒程颐的一段话:

   “读论语:有读了全然无事者;有读了后其中得一两句喜者;有读了后知好之者;有读了后直有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者。” 又曰:“今人不会读书。如读论语,未读时是此等人,读了后又只是此等人,便是不曾读。”(更为可悲的是现在很多人读论语读成了一根筋,拿了孔子一言半句话,乱加解释并到处胡乱套,甚而至于读成了反儒派,比起“读了全然无事”、“读了后又只是此等人”更为不如。)

   读枭文何尝不是如此?你能读后“变得豁然开朗。对于“生命共同体”这一新的生命观,我自然地接受了” 很了不起。2008-5-10

   502心静而明:不同的事物能相处,不同的思想能交融,不同的利益能交汇,才是和谐的本义。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致歉》)

   东海老人答:说得不错,略予补充:不同的事物能相处----共处之时,黑恶的事物要愿意改邪能够归正;不同的思想能交融----交融之前,前提是不合理、不合道、不合仁义原则的思想要能够接受批评勇于纠偏;不同的利益能交汇----交汇之处,特权利益者要能够有所收敛、退让、反思乃至追求双赢放弃特权。2008-5-9

   503新浪网友:程朱之鸡肋理学不可取,当由古儒中汲取真谛;心学当以荀子部分之述为启蒙。“内圣外王”、“人人皆可成圣”之说是荒谬之说,是变态的无知狂妄之名利心、显示心所致之结果。

   东海老人答:程朱理学偏重内圣,轻忽外王,精微有余,广大不足(说精微有余,方便而言。广大不足,仍是精微不够所致。如果“道”真的精微到了极至,必然圆满广大,无欠无余);理学及心学对宇宙生命系统本体的认知,各有其偏,但却各有其不可轻视的真谛,此非汝所知也。(阳明心学与程朱理学有同有异,可以同归于理学范畴。对宇宙生命系统本体,理学名以天理,心学名以良知)。

   遗憾的是,除了熊十力等寥寥几位大儒,古今批评理学的学者,多不中的,纵入儒门,也未登堂入室。近有名董子竹者,更是信口开河,与理学的门离着十万人千里呢。

   关于理学,曾有十余篇枭文为之辩。心学属内圣学,荀子是外王学大师。“人人皆可成圣”之说是建立在性善论基础上的,性本善乃人性至高真谛,这也早有多篇枭文详予论证,兹不赘。你以鸡肋视程朱,又将荀学归于心学,复斥“内圣外王”、“人人皆可成圣”之说荒谬,正好说明你也不了解理学,显示了你的“无知狂妄”。2008-5-9

   504无名氏:俗话说:满罐水不响、半罐水响叮当;古人说:知者不言,言者不知。孟子说:人之患在好为人师,你叮叮当当说个不休,辩才无碍,露才扬己,恰是“半罐水”和“不知”的表现。等你满罐了、知了,你就会沉默寡言或闭口无言了。(另有hml117曰:“真道不需言,言者非真道。如果你心怀天下,当知万物运行自有其规律,任何言语不足以更改结果,你要做的是一些实在的事,而不是言语发泄。”与无名氏意思差不多,不另答了)

   东海老人答:一听你说话,就是个“不知”装知、没水装满罐水的家伙,俗话说的“煞笔”是也。

   俗话及古人之言,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既使是圣佛之言,也往往有特定的范畴和指向。对于人天最高的“道”(生命本性、宇宙本体),语言有其局限性,怎么表达都是指月之指、过河之筏,不可执。“知者不言,言者不知”是在这个意义上说的。

   “知者不言”这种话,除了释老一流人物,是没有资格说的。不论言不言,俗民庸众都是“不知”的。对于一般世俗学者,沉默往往是藏拙的手段,寡言或无言,不是“知者不言”而是一无所知或狗屁不通;不是满罐水,而是响叮当的半罐水都没有。

   孟子在《离娄下》中说,“博学而详说之,将以反说约也”,广博地学习,详细地解说,融会贯通之后,才能返博归约、返万殊于理一。我倒也想拈花便将心印传,可是,世间多的是你这种浑浑噩噩、一知半解、似是而非的浑人,安得上智如迦叶哉?我自知纵说破天去,象你这样的人也是云里雾里不天日。我苦口婆心,不是为象你这样的下士,是为天下少数中上之士也。2008-5-9

   505匿名游客1:古今中外,哪有一个大家弄得象你这步田地:“欲谋一讲席而不得”?照下镜子吧,21世纪是不会埋没胸怀真理的奇人大士的!要是真有本事,那定会“追随者甚众”!在哪儿都能成燎原之势!你总不至于连老美的邪教领袖都赶不上吧!匿名游客2:你在《儒家需要清理门户》中说“东海之儒不仅欲谋一讲席而不得”,够窝囊的,也可见儒家那些东西现在不管用了。

   东海老人答:确希望有个讲台供我开讲中华文化,但我也没怎么去用劲去“谋”。即使用劲“谋”而不得,不等于我个人窝囊,更不等于儒家不管用。“儒家那些东西”管用,却不等于立竿见影而且功利性地用在个人身上----那肯定不如厚黑学管用,煞笔!

   我有言无处发,有抱负无法施展,主要应归咎于这个时代。孔子曰:“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说苑-说丛篇》曰:“君子虽贫,不受乱君之禄。尊乎乱世,同乎暴君,君子之耻也。”那些尊乎中囯,同乎中共,“追随者甚众”者,好光荣吗?

   庄子说,“天下有道,圣人成焉;天下无道,圣人生焉。方今之时,仅免刑焉!”(《庄子-人间世》)。方今之时,仁人义士被驱海外及被囚狱中者众,我能免刑,已出望外。

   且不说还有个比古今中外多数王朝都要严酷的中共虎视眈眈,木秀于林,风必推之,此是吾国吾民人性之常。杜甫说,文章憎命达,魑魅喜人过。文章道德出众者总是命途多舛,魑魅则总爱幸灾乐祸----你们两个魑魅不正是如此吗。2008-5-7

   506无名氏:你在《东海学要略---兼论对待异端的基本态度》提出“武装护法”观点,表示要对反儒派武相向,这可邪门得紧哪。

   东海老人答:别断章取义又歪曲乱解。我原话是:我认为,俟条件成熟又有必要,国外内各儒家团体及中华文化热爱者应当联合起来,成立以自卫为宗旨的护法武儒团----就象佛教有护法武僧一样。对于不知尊道、不愿讲理的神棍恶棍,对于迷信各种形式的暴力的小儒伪儒,有时候,以“棍”对话是必要的。而且,武学、军事学等也应重新纳入儒学的范畴(另外,儒学还应重纳“格物”、“生百物”的科学)。

   拙文意谓:儒者不应是任人欺辱、刀来脖迎的“懦者”,儒学不应将武学、军事学及科学拒之门外。另外别忘了下面这段话:“同时必须强调,除非对方使用暴力在先,除非为了自卫,凡我儒家,绝不允许主动对外道异端使用武力。暴力攻击与肉体消灭本身就是违仁悖义的恶行。如迫不得已进行自卫式的武力反击,必须合良法、合民心、合人情、合儒理!”

   捍卫任何人说话的权利,这是现代文明的常识;言论、信仰自由更是政治文明的原则。这类原则和常识,正是儒家所要护的“法”的组成部分。殷海光说过,“如果任何一种思想学说是真理,那么用不着借枪杆保护。如果任何一种思想学说要借枪杆保护,那么就证明它不是真理”(殷海光文《我对于三民主义的看法和建议》)。如果儒家思想需要“武装护法”,无异于“证明它不是真理”。2008-5-7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