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新亭:自由主义之道德自由(一枭附言并附相关枭文)]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第一等文字,绝对性真诚)
·今日微言(第一等文字,绝对性真诚)
·文天祥当然是中华民族英雄
·以盲导盲,何以觉人?--霍韬晦先生致韦政通先生书函点评
·今日微言(正议是爱国的最高形式)
·马门杂家张申府
·今日微言(若是王道政府,必将大开义战)
·一个儒家眼里的特朗普(微言集)
·鲁迅批判(微言集)
·《论语点睛》:走路就要走大路
·进化论的不足和对它的误解
·今日微言(顺儒者兴,尊儒者昌,反儒者亡)
·新十恶不赦
·今日微言(感谢特朗普总统为中国人民狠狠地出了一口恶气)
·预测:金朝灭亡为期不远
·今日微言(儒化是中国最好的出路,中共唯一的出路)
·今日微言(希望金氏改恶从善,深愿自己判断失误)
·大一统与通三统简析
·《论语点睛》之:罔之生也幸而免
·进化论的不足和对它的误解
·进化论、进步论与历史螺旋上升论
·请勿苟誉梁漱溟
·陶扬鸿上书请罢马列,尊孔孟(附东海荐语)
·儒学不是人文主义
·事师之原则
·儒家天本位就是仁本位
·该批就批,该赞就赞
·一元与多元
·马师非师
·今日微言(厉,害了我的国)
·萧瑶诗词选
·今日微言(天下第一大恶帮)
·逢君之恶、辟君之恶和逢君之善
·今日微言(反华祸汉三大机构,古往今来最劣一族)
·今日微言(拜魔最容易被魔鬼欺辱,帮凶最容易被凶手危害)
·正确对待美国
·树立正确的美国观
·《论语点睛》之:为学的三个层次
·“乐行忧违”释
·今日微言(邪恶之徒的三大共同点)
·莫元明:《药神》(东海附言)
·野蛮焉能胜文明
·今日微言(谁是中国的朋友,谁是人民的敌人)
·报告公安部,提醒党中央
·只有改旗易帜,才能救民救国
·今日微言(我方如石,一切恶人恶势力仿佛鸡蛋)
·仁心经
·今日微言(大变在即,即在眼前一两年)
·禁恶贵在絶源
·张务农先生一言四错
·今日微言(要将个人崇拜与圣贤崇拜、圣王崇拜区别开来)
·再驳张务农先生
·给萧三匝先生记两大过
·君子知几如有神
·关于《当江湖术士纷纷成为“乡贤”》微言七则
·关于君子和君子群(微言集)
·给旧雨新朋和儒学爱好者的一封公开信
·最好和唯一,不是一回事---儒家的一元化和多元化之一
·今日微言(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
·关于假疫苗(微言七则)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
·今日微言(不仅要一查到底,更应该一查到顶)
·今日微言(建议第一条:请为民众言论自由提供制度保障)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二)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三)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三)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四)
·穷理尽性无止境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批判
·今日微言(事无不可对人言,言无不可让人看)
·关于自由
·神道佛道天道人道
·关于汉唐宋元明清和民国的品质和性质
·两种极权两种暴政
·从假疫苗说起:手援和道援
·罔民之术何高明
·今日微言(不敢说,不敢说,非常不敢说)
·九条建议救吾民
·怎样对待坏人倡儒
·关于江西“殡葬改革”
·马毒
·马学的作用
·救人民也救佛道,救中国也救西方
·今日微言(真正以民为本,必须以儒立国)
·乡村重建之我见(微言集)
·关于儒家复兴
·今日微言(出极污之水而不染、居大恶之世而独善)
·儒家主张零关税
·王道仁政微论
·真好人、老好人和烂好人(微言集)
·真好人、老好人和烂好人(微言集)
·春秋大义之一:贵信贱诈
·关于独尊和教条(微论)
·今日微言(什么叫文化自信、道德自信和道路自信)
·今日微言(除了独善其身,还是独善其身)
·争鸣无碍尊重,批评正是尊重---答xx先生
·王道政治民为本
·慎于求助慎受恩
·儒家四大界碑
·儒家四大界碑
·天道不可空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亭:自由主义之道德自由(一枭附言并附相关枭文)

新亭:自由主义之道德自由(一枭附言并附相关枭文)

   一枭附言:本文标题就错。自由主义的道德特别其道德政治(即民主政治)和政治道德无庸置疑, 但自由主义谈不上道德自由。 道德上“随心所欲不逾矩”的自由是很高的境界。关于道德自由、自由主义与儒家道德自由的关系诸问题,我在前面几篇文中已多有论述,能明白者自然应该明白了,如需进一步把握儒学及道德自由之精义,需阅老人本体、良知诸论。这里就不再罗嗦了,对新亭君“说声非常抱歉”的哈。另外新亭对枭文、对儒学误读太多,也恕不一一指出了(如这句“这就很清楚了,原来,东海一枭先生说的儒家提倡的所谓内在自由,虽然字面上使用了自由这个词,但它实际上什么自由也不是,而是,也仅仅是一种主观能力。”可谓看朱成碧。儒家的内在自由,包括心灵、意志、道德诸方面的自由,岂“主观能力”一词所能概括?如要称之为“一种主观能力”,那也是很特殊、深厚的主观能力。泛泛而言,差之毫厘、失之万里矣。)新亭写了那么长文,够辛苦的,转发一下以示感谢,同时附上有关枭文,将双方观点公开备案、质诸高明吧。东海老人2008-5-8

   新亭:自由主义之道德自由 2008年 5月 5日 12:14 东海一枭先生在其《习性论》一文中说:“自由有两种:外在自由与内在自由。前者为物质、社会、政治之自由,……;后者指心灵、意志、道德之自由。孔子的‘从心所欲而不逾矩’,就是内在自由的最佳体现。”并认为“自由主义重视外在自由,佛道两家重视内在自由,唯儒家以内为主而又内外并重。”对自由主义不重视内在自由的批评隐约可见。笔者跟帖评论道:“自由主义不但重视你所说的外在自由,也重视你所说的内在自由,而且外在自由和内在自由紧密相连。自由主义的核心价值是个人主义,特别是其中的伦理个人主义,强调个人的道德自由;再看自由主义的基本原则中,不论是功利主义原则还是权利原则,都追求从个人意志、道德的自由和政治、经济的自由,实现群体、社会的共同利益。”东海一枭先生辩解说:“我说自由主义重视外在自由,并未否认自由主义对内在自由也不乏某种程度的关注”,“自由主义对内在自由谈不上重视,至少关注和重视的程度远较中华文化为低。它最重视也最有价值的无疑是政治部分。”并说:“至于作为自由主义核心价值的个人主义,是以个人利益为根本出发点和归宿的思想体系和道德原则。伦理个人主义所说的个人的道德自由,与儒家所注重的道德自由亦不是一回事。”

   针对东海一枭先生所言:“伦理个人主义所说的个人的道德自由,与儒家所注重的道德自由亦不是一回事。”笔者提出了几个需要注意的问题,主要包括“自由主义是关于自由的理论学说,在对自由主义做衡量判断时,理应以自由主义关于‘自由’的含义为基础。”“用‘儒家所注重的道德自由’来衡量判断自由主义,认为‘自由主义对内在自由谈不上重视’,将构成一个伪命题”。其后双方又有一些帖文往返,此处不赘。纵观双方的争论,实际涉及了这样几个问题:第一,东海先生有没有批评自由主义不重视内在自由或道德自由;第二,自由主义是否重视内在自由或道德自由;第三,自由主义的道德自由与儒家的道德“自由”有什么区别以及把两种道德“自由”相提并论会产生什么问题。不妨让我们对这几个问题来逐个加以分析讨论。一、东海一枭先生有没有批评自由主义不重视内在自由或道德自由东海一枭先生说“自由主义重视外在自由,佛道两家重视内在自由,唯儒家以内为主而又内外并重。”既然是“自由主义重视外在自由”,又“唯儒家以内为主而又内外并重”,那么很显然,在东海先生看来,自由主义是不重视内在自由的,因此,东海先生之后的辩解“我说自由主义重视外在自由,并未否认自由主义对内在自由也不乏某种程度的关注”,并不能否定东海先生对自由主义有着不重视内在自由或道德自由的认定。也就是说,尽管东海先生没有直接在字面上说出“自由主义不重视内在自由”,但在逻辑上已经无可否认地表达了这一层意思。笔者认为,这种认定已经不是一种单纯的事实判断,而且隐含了价值批判的事实判断(后面还要分析,这个事实判断或者是错误的,或者是伪命题)。如果说“自由主义不研究内在自由”仅仅是一种单纯的事实判断的话,那么说“自由主义不重视内在自由”,对照于“儒家以内为主而又内外并重”,则反映了一种内在自由值得重视的价值观念,“自由主义不重视内在自由”的这一判断,自然也是对自由主义的一种批评。于是可以得出结论,东海一枭先生确实是认为自由主义不重视内在自由的。由于内在自由又是“心灵、意志、道德之自由”,所以也可以说,东海一枭先生是认为自由主义不重视道德自由的。弄清楚这个问题,才有必要进而分析后续几个问题。二、自由主义是否重视内在自由或道德自由众所周知,自由主义属于西方政治哲学的范畴。西方政治哲学诞生于古希腊时期,以道德的、理想的模式去规范政治事物的存在与发展。萨拜因说过:“按现代较精确的概念来看,希腊人的城邦学说不仅是政治学,而且同时又是伦理学、社会学和经济学。”现代政治哲学对重视道德在政治生活中的作用予以抑制,转而强调社会契约的作用,但从本质上来讲,仍然是道德哲学在政治领域内的应用与延伸。进一步看,自由主义是关于个人、社会、国家关系的理论,个人主义是其核心价值,主张个人相对于任何社会集体的道德至上性。一切政治、经济、社会等方面的个人自由,都是以个人的道德自由为基础的。自由主义之道德自由,是一种公民自由,具体地说,是公民有选择道德标准的自由。如果失去了这个基础,一切政治、经济、社会等等自由便无从谈起,自由主义也成了无根之木,无源之水。很多自由主义作者的观点言论,直接表明了他们对于道德自由的重视,反映了道德自由在本质上对于自由主义的重要性。卢梭非常关注人的自由。他在《社会契约论》中说:“放弃自己的自由,就是放弃自己做人的资格,就是放弃人类的权利,甚至就是放弃自己的义务。对于一个放弃了一切的人,是无法加以任何补偿的。这样一种弃权是不合人性的;而且取消了自己意志的一切自由,也就是取消了自己行为的一切道德性。”新自由主义作者格林继承了卢梭的思想,认为普遍意志的内涵是道德性的。萨拜因在其《政治学说史》中介绍了格林的新自由主义。对于格林来说,道德上充分参与社会生活是自我发展的最高形式,而创造那种参与的可能性则是自由主义社会的目的,因此,政治在本质上是创建使道德得以发展的社会条件的媒介。“格林所想象的来自自我或个性的形而上学性质的道德自由,是他政治上自由主义的基础。”格林还论证了国家干预的道德基础,认为国家是道德和善的载体。正是他的强化国家权力、扩大政府职能的积极国家的思想,导致了自由主义从古典自由主义转向新自由主义。李强的《自由主义》在介绍边沁的功利主义时说:“他把功利主义原则作为衡量个人行为与集体行为的唯一原则,作为衡量现存法律、政治、经济与社会制度的唯一标准。”“人的基本感觉有两大类,这就是快乐与痛苦。人性的基本特征是追求快乐、避免痛苦,这一基本特征决定着人类道德的基本特征。”“所谓道德的行为,无非是能够给相关的人们带来快乐或避免痛苦的行为;所谓不道德的行为无非是给相关的人们造成痛苦的行为。”但罗尔斯对功利主义持批评态度,因为功利主义恰恰是“忽视了个人的道德价值与自然权利,忽视社会每一成员自然权利的不可侵犯性。” 李强在总结自由主义时明白无误地指出:“从亚当•斯密与边沁所谈论的‘开明自利’到康德所强调的道德绝对命令,自由主义者无不试图强调个人追求自身利益时应该有某种道德考量。不过,自由主义强调的是,这种道德行为的形成不是国家立法者的责任,而是个人自己的选择。自由主义不反对保守主义者褒扬传统与宗教,不反对社群主义者弘扬社群的价值,不反对道德主义者关于道德观的说教。但是,自由主义会坚决反对任何将道德问题变为政治问题的企图,反对国家以社会福利的名义强迫社会接受某种道德规范。”上面的这些例子,都足见说明道德及道德自由对自由主义之重要性。诚然,具体某位自由主义作者之观点学说,能否为不同时期不同地域的人们所接受,是否值得提倡和实行,自然都是可以讨论的,是可以批评的,但自由主义对道德自由的重视,则是不容否定的。三、自由主义的道德自由与儒家的道德“自由”的区别以及相提并论所带来的问题以上的讨论说明,无论从政治哲学的起源来看,还是从自由主义的价值诉求来看,道德自由是本来就是自由主义的题中之意;如果认为自由主义不重视道德自由,显然是错误的。如果东海一枭先生所说的儒家的“道德自由”跟自由主义的道德自由是同一个概念的话,那么正如笔者最初指出的那样,东海一枭先生的判断是错误的,这无疑是一个严重的问题--但这是东海一枭先生竭力否定的,因为他说:“伦理个人主义所说的个人的道德自由,与儒家所注重的道德自由亦不是一回事。”但是这样一来,就产生了另一个同样严重的问题。自由主义是关于自由的理论学说,在对自由主义作衡量判断时,理应以自由主义关于“自由”的含义为基础。自由主义关于自由的含义,以斯宾塞的“同等自由法则”的表述最为精炼:“每个人都有做一切他愿做的事的自由,只要他不侵犯任何他人的同等自由。”这里说的“一切他愿做的事的自由”,显然是可以包含意志和道德的自由的,而事实上,正如上面讨论到的,在许多自由主义作者的论述中,也确实是重视意志和道德的自由的。如果认为“伦理个人主义所说的个人的道德自由,与儒家所注重的道德自由亦不是一回事”,但又要以“儒家所注重的道德自由”为标准来衡量自由主义,认为自由主义不重视道德自由,势必造成各说各的,找不到交集。那么“儒家所重视的道德自由”是什么呢?按东海一枭先生在《习性论》中所说的“自由就是性情的心自我作主,纯然地自发自动,落在现实生活上,就是以性导情,以理导欲”,以及东海一枭先生后来在《关于道德自由--简答新亭君》中说明的那样:“道德自由,是指人们对基于对道德的深刻认识体悟而具有自主作出道德选择的能力。”这就很清楚了,原来,东海一枭先生说的儒家提倡的所谓“内在自由”,虽然字面上使用了“自由”这个词,但它实际上什么自由也不是,而是,也仅仅是,一种主观能力。这样一种道德“自由”,本来就不在自由主义所说的自由的含义之内,因为自由主义的自由,是一种公民自由,其本质是个人可以不受外力强制而作出自己的道德选择,自由主义研究的是制度的构建,而不是作出这种选择所需的主观能力。我们既不能也不应该要求自由主义对这种主观能力作为其重视的对象。把主观能力跟自由相提并论,并对自由主义“不重视”这种能力持批评态度,实际上构成了一个伪命题。与此类似,据李强《自由主义》介绍,马克思在批评自由主义时,曾辛辣讽刺资产阶级自由的虚伪,这种自由意味着百万富翁和乞丐都有在大桥上过夜的自由--对此,伯林反击道:“仅仅是没有能力达成某一目的,并不代表缺乏政治自由。”因为自由仅仅意味着一个人的行为不受外在力量的干预。综上所述,在笔者看来,东海一枭先生认为自由主义不重视道德自由,或者是一个错误判断,或者是一个伪命题,总之,在逻辑上是不妥当的。新 亭2008年5月于 北美参见 《中国之路》论坛相关讨论:viewtopic.php?f=1&t=1453viewtopic.php?f=5&t=1576新 亭:因太忙,这篇回复迟迟才写成贴出来,要对老枭说声非常抱歉。同时要谢谢老枭就此问题前后所作的几次讨论和所付出的时间。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