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死亡地带》续155长篇诡谲派小说]
艾鸽文集
·油画:十字架之春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徐倩之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玉无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网络娇娆
·《自由的诱惑》封面
·《人祭三部曲》之三艾鸽诡谲派诗体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回(图)
·艾鸽诡谲派诗体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二回(图)
·艾鸽诡谲派诗体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三回(图)
·艾鸽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四回(图)
·艾鸽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五回(图)
·艾鸽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回(图)
·转发奥巴马就职演说中文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蒋欣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葳葳
·诗歌:自由再出发
·诗歌:寻找春天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的评论集(2)
·艾鸽词评天下民生:浪淘沙(悼念戈扬)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玉婷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宮田麻里乃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苏州园林)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杨柳枝
·诗歌《那个时刻成为永远》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川藏第一美女
·转美国宪法(中文版全文)
·《活灵》400---406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周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张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封面
·艾鸽诗评古代十大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马艳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竞选之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邓玉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露荷疏影
·诗歌:我内心深处的节日
·胡耀邦说:“我的身体非常健康!”
·中国青年报曾顶撞胡耀邦
·诗歌:期待自由
·用自由的诡谲派艺术拥抱苦难
·《倒塌的天堂》纪念汶川大地震一周年
·纪念“六四”二十周年我们呼吁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春催枝头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黄莺儿
·中国改革开放的奠基人胡耀邦
·历史的回音壁—纪念胡耀邦逝世20周年
·六四时抵制戒严的军中豪杰英名流芳
·诗歌《宣言》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
·艾鸽诗歌 《跪着与站着》
·艾鸽诗歌《流淌的玫瑰》
·艾鸽诗歌《开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澈夏露
·艾鸽诗歌:起来吧太阳
·艾鸽诗歌《自由的钟声》
·诗歌《今夜腥光灿烂》
·读者来信:被推入黑暗的无辜女孩
·艾鸽诗歌:心在荒芜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疆美女
·诗歌《冰点》贺冰点论坛
·艾鸽诗歌:莫名思念你(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孙文婷
·艾鸽诗歌《人祭》
·艾鸽诗歌《我质疑》
·《踏莎行》挽林希翎
·艾鸽诗歌:感觉秋天
·艾鸽诗歌:我郁闷
·网友对艾鸽作品评论集(3)
·艾鸽诗歌《我奢望》
·短篇小说《重建现场》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42---449
·艾鸽诗歌:致冰川
·艾鸽诗歌《致自由之神》
·艾鸽诗歌:致巴士底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曹曦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红潮女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一:权力的悲哀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二:权力的由来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三:权力的变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四:百年迷惘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五:权力的梦魇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六:思想的贫瘠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七:世袭族的皇道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八:选择的权力
·长篇七言古体诗《自由祭》题记1989年6月4日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五十九回
·致读者
·诗歌《那夕那人那影》
·感谢帮助恢复《艾鸽文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四回
·艾鸽诗歌《涓埃》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隽秀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八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九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二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四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五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六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七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死亡地带》续155长篇诡谲派小说

   
   
   
   第47章:麻风病孤寨(1)
   

   林海无涯,小分队继续在林间游动。这阮丽其实没什么方向感,东走西走,又不知走到哪里去了。好在大森林还是比较慷慨,总是为大家准备着取之不尽的食品,使人还心存感激。都说快见到人了,可依然是只听风韵响,不见人过来。这天傍晚,大家来到一个比较幽深的地方,甚至可以听到泉水流动。突然,阮殊发现前面树上吊着一个死人,吓得鬼叫起来。
   秦玉忙赶过去看,见那可能是上吊的人已经不知死了多久了,舌头伸得很长。躯体已经干瘪了,好象一大块风化肉干。更可怖的那人的躯体好象残缺不全,身上有些怪斑。秦玉判定此人有严重疾病,变告诉大家不要靠近。而这时,不远处传来人的喧哗声。
   众人寻声望去,见袅袅炊烟升起。
   阮丽有点不知所措。秦玉也觉得有危险,便建议由他一个人过去侦察一下。
   他走了过去,发现这里是一个人烟稀少的孤寨。
   男男女女都有。约20多人。
   可他们表情呆滞,麻木不仁,与正常人有别。
   
   阳光好象从来没有照在他们身上,或者说他们从不懂阳光浴。感觉他们的身躯在腐败之中。
   秦玉想了想,走了出来。对他们说:“不要靠近我们。请告诉我你们是什么人?”
   见他身上背着有枪,那些人有点发慌。他们吱吱唔唔地商量了一会,才有一个女人走了过来,她停在距离秦玉几米远的地方,眼眶里含着泪水:“我们是麻风病人。”
   秦玉听说过这种病,传说中会经过体液传染。患者很难治愈,但一经发现,就会被隔离起来。他问:“你们怎么会到这深山老林里来了?”
   那女人每讲一句话都要停顿半天:“我们……从前……是在医院…….但医生……说……我们…….的…….病治不好了…….只有几个……人……出院了……剩下的……就被……..安排到……这里…….自生自灭…….。”
   秦玉:“你们有食品吗?”
   女人:“有一些……每隔……一段时间……会有人…..送来……可不够吃…..经常死人……没人管……。”
   就那么几句话,那女人已经好象累得喘不过气来了。这时,又有一个男的走了过来,他也沮丧地:“你们没、没听说过麻、麻风寨吗?这里就是。”
   
   秦玉:“医生呢?”
   男人:“他们培、培养我、我做医生、医生了!”
   秦玉:“你有药吗?”
   男人:“有。没用。现在大家都、都不吃、吃了!”
   秦玉叹了口气:“唉,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你们来了几年了?”
   男人:“文化大、大革命中送来、来的。”
   秦玉:“你们这里有小孩子吗?”
   男人无可奈何地:“没有。都被阉、阉割了。”
   秦玉的眼中有一种难以言状的幽光:“我问你:前面树上那人为什么自杀了?”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