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万润南
[主页]->[大家]->[万润南]->[中学时代(10)赛诗]
万润南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四)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五)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六)
·十七年前,我做了两件事
·为什么我在十七年前做这两件事
·ZT芦笛:从万润南先生的选择说到寻找“王维林”
·新年新希望
·一张照片和世界银行的两份报告
·鲍彤先生祭赵紫阳去世两周年
·赞同沙叶新,支持章诒和
《盘点四通》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1)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2)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3)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4)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5)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6)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7)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8)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9)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10)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11)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12)
《文章转贴》
·ZT易中天:盘点李泽厚
·ZT易中天:走近顾准
·ZT吴敬琏:中国需要这样的思想家
·ZT李慎之:智慧与良心的实录
·ZT易中天: 劝君免谈陈寅恪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1)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2)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3)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4)
《一起听歌》
·听凯莉唱《英雄》
·听两位巨星唱《心存信念》
·听西城男孩唱《流亡之徒》
·听席琳.迪翁唱圣诞歌
·听席琳.迪翁唱《新的一天已经来临》
·听费翔唱《故乡的云》
·听黑鸭子唱《同桌的你》
·听黑鸭子唱《常回家看看》
·听侃侃唱《老家》
·听智者唱《茶韵》
·听黑鸭子唱《太湖美》
·听黑鸭子唱《半个月亮爬上来》
·听毛宁唱《涛声依旧》
·听黑鸭子唱《三百六十五里路》
《清华岁月》
·《清华岁月》(1) 赵大大
·《清华岁月》(2)《蝶恋花》
·《清华岁月》(3) 花样年华
·《清华岁月》(4) 婚配概率
·《清华岁月》(5) 谁捅了我的窗户纸?
·《清华岁月》(6) 偏向绝处飞
·《清华岁月》(7) 疯狂年代的荒诞故事
·《清华岁月》(8) 屁声像山炮那么响
·《清华岁月》(9)老海归的生命空白
·《清华岁月》(10)蒯大富和胖老头
·《清华岁月》(11)老子平常儿骑墙
·《清华岁月》(12)遇罗克和马丁.路德.金
·《清华岁月》(13)周恩来和清华文革
·《清华岁月》(14)我的学长胡锦涛
·《清华岁月》(15)同江青有关的“切肤之病”
·《清华岁月》(16)莫扎特和入党谈话
·《清华岁月》(17)“不要打人!”
·《清华岁月》(18)两位伯乐和我的“顿悟”
·《清华岁月》(19)乡下人,到上海
·《清华岁月》(20)我的高中同学
·《清华岁月》(21)空望月儿明
·《清华岁月》(22)文革中遇难的姜文波
《童年记忆》
·童年记忆(1)迷路
·童年记忆(2)失聪
·童年记忆(3)分鱼
·童年记忆(4)上街
·童年记忆(5)外公
·童年记忆(6)外婆
·童年记忆(7)帅哥
·童年记忆(8)鬼神
·童年记忆(9)金凤
·童年记忆(10)香妹
·童年记忆(11)出生
·童年记忆(12)茄子
·童年记忆(13)父亲
·童年记忆(14)母亲
·童年记忆(15)小忠
·童年记忆(16)造句
·童年记忆(17)想家
·童年记忆(18)表婶
·童年记忆(19)假期
·童年记忆(20)作文
·童年记忆(21)演戏
·童年记忆(22)棒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学时代(10)赛诗

   
   我说过,一直搞不懂老毛为何要跟麻雀过不去。有一位大诗人,用诗歌回答了这个疑问。
   
   《咒麻雀》:
   

   麻雀麻雀气太官,天垮下来你不管。
   麻雀麻雀气太阔,吃起米来如风刮。
   麻雀麻雀气太暮,光是偷懒没事做。
   麻雀麻雀气太傲,既怕红来又怕闹。
   麻雀麻雀气太娇,虽有翅膀飞不高。
   
   你真是些混蛋鸟,五气俱全到处跳。
   犯下罪恶几千年,今天和你总清算。
   轰打毒掏齐进攻,最后放把烈火烘。
   连同五气齐烧空,四害俱无天下同。
   
   那是一个狂飙诗歌的时代。因为伟大领袖说了:现在粮食多得吃不完。怎么办呢?以后就少种点粮食,半天下地劳动,半天就写诗唱歌……
   
   这分明是胡话。和两年后饿死数千万人的严酷现实对照,更是混得昏天黑地的胡话。但在大跃进年代,没有人质疑。不,有人质疑过,我认识的周医生,但被打成了右派,被剥夺了发言权。当时念初中的我,也跟着唱大跃进的赞歌。
   
   我因为听力残障,所以五音不全,但有两首歌唱得字正腔圆,一首是《跃进歌》:
   
   戴花要戴大红花,
   骑马要骑千里马,
   唱歌要唱跃进歌,
   听话要听党的话!
   
   还有一首我自己写的歌:
   
   拎着废纸篓,全校跑遍啰,
   弯腰捡废纸,抬头看全球,
   今天的小当家,明天的主人翁,
   坚持干革命,全靠我们这一伙!
   
   那是一个很傻很天真的年代。我被学校推荐去参加区里的赛诗会。赛诗会的会场设在向明中学。会场里熙熙攘攘、人头簇拥。我大约算是其中年纪最小的歌德派。所有的诗歌,都是一些大话、空话、假话。和我小时候背的唐诗宋词,大相庭径。我还记得那位大诗人的另一首诗,《钢,铁定的一○七○万吨!》:
   
   钢,铁定的一○七○万吨!
   今天知道了你已提前完成,
   把去年的产量整整翻了一番,
   六亿五千万人民都衷心庆幸。
   
   钢元帅真有高度的纪律性,
   你一马当先地跑上了高岭!
   …………
   
   大诗人尚且如此,会场上的更等而下之了。我实在写不出什么,突然想起那个小赤佬“茄子”,便胡诌了几句:
   
   茄子长在土豆上,
   土豆发得圆又胖,
   茄子得意翘下巴,
   新鲜品种把名扬!
   
   赛诗会的主持居然大感兴趣,再三问我是不是哪里报道的蔬菜新品种。我再三申明是我自己异想天开。主持人才悻悻地离我而去。
   
   现在说起这些,恍如隔世。如果想见识更多那个年代的所谓诗歌,可以去翻阅那位大诗人主编的《红旗歌谣》。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