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延安反特第一案与抢救运动]
张成觉文集
·信任之余 毋忘监督——谈港人对北京当局态度的变化
·救灾采访不设限是可喜的突破
·“猫论”指导好得很——“群策群防”“土洋结合”防地震
·“非重灾区”、“豆腐渣”及其他——对救灾的几点思考
·多难未必兴邦 自强方为首务——谈对灾区学童的心理辅导
·不宜“借军方监控重建”——再与崔少明先生商榷
·对灾区少年请慎言——与崔少明先生商榷
·交流信息 人命关天——唐山地震“漏报”的思考
·中共内部的健康力量——从冉广岐说开去
·以生命的名义要求什么?——看四川抗震救灾文艺晚会有感
·是生命凯歌,不是自我中心——两位幸存者的启示
·她不是祥林嫂——有感于孙国芬寻儿
·刘小桦为何不能与父母团聚?——再谈“以生命的名义”
·应急预案急需改革——谈大陆救灾体制的弊端
·灾区煤矿何以罕有伤亡报导?——解开短临预报之谜
·“人民军队忠于党?”——六四与地震随想
·吁请媒体关注陕甘及四川非重灾区
·震后四个“念念不忘”
·范美忠应予开除吗?——兼谈地震中的人性
·余秋雨居心叵测
·余秋雨“泪”从何来?
·如此“理性真诚”的“大局观”
·余震仍在继续 岂可轻言“胜利”
·谈“胜利”与求“稳定”的背后——“5.12”地震一月感言
·和余秋雨结伴做鬼去吧!——斥无良文人王兆山
·无可救药的余秋雨
·余秋雨的“人性”——再评《感谢灾区朋友》
·余秋雨岂可与郭沫若相提并论?
·勇气可嘉 论点成疑——评《我挺余秋雨》
·《关于奥运圣火传递的紧急通知》(拟《中共中央文件》)
·假传“圣旨”与圣火传递——解读《拟〈中共中央文件〉》
·“警姑”反哺面面观
·不能让范美忠“好好活下去”吗?
·西藏的骚乱和毛的哲学
·悼念陆铿先生
·“国家插手”处理豆腐渣校舍问题合适吗?
·韩战“胜利”是毛“光辉的顶峰”?
·自命“伟光正” 岂能“不崇高”——有感于王旭明言论
·愚不可及 赌徒心理——评毛的韩战决策
·灾区政府应立即停止宴客
·“祝你俩手拉手白头到老!”---致吴雪女士(范美忠妻子)的公开信
·从各方新闻看瓮安事件
·请勿苛责与教训瓮安民众
·瓮安事件定性藏玄机
·“西南的春雷”、“全国之最”及其他
·草木皆兵却为何
·奥运金牌就是一切?---从中国体育“三座丰碑”说起
·何须为此费唇舌?——有感于梁国雄被拒发回乡证
·拒绝对话是为何?
·大陆同胞失去义愤了吗?
·“小惠未遍,民弗从也”——有感于习近平访港
·从“停止”到“不支持”——评北京的西藏问题政策
·鲜为人知的“高尔基”—痛苦
·旷代文豪的“生荣死哀”——再谈高尔基
·斯毛反智异同论——读《历史的喘息》有感
·软实力与文化素质---从哈金的创作心得说起
·沈从文的EQ
·剪不断,理还乱——漫议半个多世纪的苏俄文学情意结
·“5.12”死难学生家长亟待持续声援
·“史无前例”的北京奥运
·穿上龙袍还是不像太子——有感于“史上最牛翻译”
·杨佳、不平、《水浒传》
·戈培尔式的“阴”伎俩——---评大陆国家地震局的“假语村言”
·“警姑”、“军叔”及其他
·官了,民不了——有感于“地震抢险告一段落”
·实事求是地看待大陆中国——有感于德国学者的中国观
·金牌第一又如何?
·上帝请谁吃糖果——作家诗人高下辨
·是可忍 孰不可忍——评港记者遭大陆公安殴打扣查
·有“个人”才有真文学——听哈金讲演有感
·丹青妙笔写心声——名画家陈丹青演讲侧记
·你为谁写作?
·也谈“排队”
·罗瑞卿因何失宠?
·中国特色的“采访自由”
·最古老与最时新的职业
·笑容可掬的胡锦涛
·采访自由亟需落实
·姿态诚可嘉 关键在落实
·观京奥开幕式有感
·以卵击石的背后
·缶阵的质疑
·锦上添花的“靓女”
·金牌就是一切?
·异军突起“话鲁迅”——读《笑谈大先生》
·不会再有鲁迅了
·荒谬绝伦的指鹿为马——评毛对鲁迅诗句的解读
·“鲁迅是谁?”
·《鲁迅全集》注释应与时俱进
·“受骗”的是谁?——有感于《重读鲁迅》
·“最可爱的人”与“最可怜的人”---魏巍去世有感
·浅议胡耀邦与华国锋
·勿把冯京作马凉——阅读时文有感
·正视历史 分寸得宜——评《华国锋同志生平》
·华国锋“无才、无能和无胆”吗?——与刘逸明先生商榷
·五星红旗的背后——读万之《谁认同五星红旗?》有感
·华国锋亲自下令杀人?
·请公允评价华国锋——与陈奎德先生商榷
·请还华国锋一个公道——与吴康民先生商榷
·貌合神离话“左联”——读朱正《鲁迅传》有感
·“伟、光、正”的“内债”——由华国锋说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延安反特第一案与抢救运动

   延安反特第一案,是指1942年中共中央社会部侦破的军统汉中训练班特务案。由于军统负责人为戴笠,故此案又简称“戴案”。该案尘封60余载,2006年出版的《中国保卫战》一书(郝在今著,利文出版),才使之首次大白于天下。
   
   此案引出的一个重大后果,就是抢救运动。故值得予以审视。
   
   案件源自一个名叫吴南山的青年小学教师。吴是甘肃庆阳人,当地时属陕甘宁边区,一度由国共同时执政。但39年12月,陇东地区发生“摩擦”,八路军将国民党庆阳县政府赶跑,吴受“裹胁”离乡,生活无着,经小学同事胡某介绍到陕西汉中谋事。结果误入戴笠手下程慕颐主持的“战时游击战术干部训练班”。吴本意来学习抗日,对教官宣传反共激起反感,遂假装积极,获提前毕业派回庆阳。

   
   此时该处已发生翻天覆地变化。中共执掌全部权力,推行民主选举,振兴教育。吴之好友、原任西街小学校长的陆为公当选县长,吴原已被安排任新创办的陇东中学教师,又成了县人民代表会的邀请代表。这就使其决心坦白,他向陆为公和盘托出了一切。陆当即直接向陇东地委书记马文瑞作了汇报。马为人开明(中共建政后曾任劳动部长,离休前是全国政协副主席),掌握政策得当。他亲自与吴谈话,给予热情鼓励,并让他成为陇东保安科的秘密外勤人员,继续与军统保持联系。
   
   1941年春,吴被提拔为县三科(教育科)科长。在边区保安处便衣队队长赵苍壁(后担任过中共公安部长)指挥下,采取“钓”、“诱”和“查”三个手段进行反特。“钓”是引敌上钩;“诱”是利用科长的公开身份诱敌投靠:“查”是辨认特训班“同学”。从而掌握了军统在陇东的潜伏组织。
   
   当年10月间,吴南山外出开会途中,偶遇“同学”祁希贤(三益),此人精通爆破技术,奉命潜入延安执行联络任务,以便将分散于该地一些单位的潜伏人员组织起来,伺机行动。吴主动将祁带回庆阳后,保安科让他先将之安排当图书管理员,同时立即上报。边区保安处即命保卫部长布鲁赶赴陇东,然后故意布局,在吴、祁会面时将两人一起拘捕。经一轮攻心祁思想转化,被吸收加入陇东的外勤工作。
   
   此后边保处长周兴亲自向中央社会部汇报了案情。康生、李克农极为重视,在李的直接领导下,布鲁把祁带回延安,逐一挖查“戴案”特务。至42年5月间,基本掌握其在边区的潜伏情况,随即开始收网,实施逮捕。当年年底全案告破,共发现潜伏特务32名,其中主动交代1名,侦察发现20名,被捕者供出11名,大获全胜。
   
   为此康生专门向毛作了汇报,得到了表扬。康认为:涉案人员都是青年,特别是外来知识分子,而且渗入了边区党政军机关。他说:“外来知识分子至少有一半是国民党派来的!”(《中国秘密战》,200页)
   
   就在“戴案”刚收网之际的1942年6月2日,中共中央总学习委员会成立,毛亲任主任,康为副主任。整风开始,总学委实际上大权独揽。年底刘少奇回到延安,未几即成为毛的主要助手,并于1943年3月16日举行的政治局会议期间,参加三人组成的书记处和增补为军委副主席之一。根据这次会议通过的第二个“四。三”决定,全面开展审干反特斗争,很快发展为抢救运动。
   
   回顾“戴案”,有几点引人深思:
   
   一是42年整风之前,中共陕甘根据地实行民主,振兴教育,对青年确有吸引力。吴南山之所以从特训班“弃暗投明”,主动交代,决非偶然。而且身为陇东第一把手的马文瑞,厚道正派,爱护知识青年,也是十分可贵的。
   
   二是当时专职从事反特的社会部副部长李克农,品质较好,头脑清醒。他对侦破此案所提出的三条策略,都是很高明的。其一,重证据不重口供,不要使用肉刑。否则,不实之词不仅给自己带来麻烦,还会冤枉好人。二,侦查审讯斗智攻心,立足于思想教育。他认为,有些国民党特务其实也是受害者,本属积极抗战的热血青年,误投敌营,经过教育大部分可以转化过来。三,侦查审讯相结合,内线、外线和反用(即使之反过来为我所用),互相配合。(同上,272页)
   
   他手下的布鲁对此贯彻得法,十分得力。例如祁三益作了老实交代并被吸收做外勤后,试探提出想回老家看看,以此测试中共是否真正信任自己。布鲁果断同意其要求。行前,布派人向其发了路费和通行证,并当面交代,探亲时顺便去西峰镇侦察,还说:你出去回来也好不回来也好,回来我们一起革命,不回来也不要反对革命就行了。结果祁去了三天就按期返回,任务也完成得很好,还打听到中统特务邓某打入了庆阳。(同上,260页)
   
   后来已潜入延安地区的特务不少都是祁辨认出来的。而“戴案”中被反用的特务,不少人后来长期在中共情报、公安或法院、检察院工作,也证明李克农等的策略成功。
   
   三是毛和康都有肃反情结,且一贯敌视知识分子,加以主观臆测,夸大敌情。如王实味是国民党探子,便是毛毫无根据的信口开河。康生说来自上海的李凝走路像日本女人,李就被怀疑为日本特务,整风之前就给关了起来了。抢救运动根子在毛,康是推波助澜,两人沆瀣一气,害人无数。康生采取的逼供信尤其骇人听闻,与李克农的正确做法完全背道而驰。
   
   四是以抢救运动的形式反特,事实证明无益有害。为此,蒋南翔1945年3月写了一份《关于抢救运动的意见书〉,呈送刘少奇和党中央。其中写道:在这种盲目的战斗中,虽然也会碰巧击中一些敌人,但却更多地伤害了自己。这份意见书代表了当时众多干部的内心看法。(同上,309页)
   
   不过,蒋的意见并未被接纳。他因此还被加上反对毛的九条审干方针的罪名,直到1985年才给他平反,承认其意见正确。
   
   延安反特第一案本是中共反间谍史上辉煌的一页,但后来的抢救运动却与发现这批特务有关。如斯发展,真是令人慨叹。归根结底,还是制度问题。毛、康的权力不受制约,随心所欲,为所欲为。头脑清醒的专职反特人员如李克农等,也不得不奉命行事,以致酿成大量冤假错案。这个教训没有及时吸取,文革期间甚至愈演愈烈。
   
   “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70年代毛的这一“最高指示”,中共当局亟需牢牢记住。
   
   (08-4-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