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毛泽东未读过《资本论》]
张成觉文集
·極大諷刺/“一字咁淺”
·黨性與人性
·黨性與人性
·中美對話
·郝部長的高論
·郝/好部長說真話
·中日總理/航母何用
·鵲巢鳩占/三代北大人
·我看辛子陵
·董橋一瞥
·董橋一瞥
·也談未未(二則)
·高瑛的話(二則)
·競爭力排名(二則)
·變色龍的自畫像---評點蕭默《一葉一菩提》(之一)
·已被洗腦/事出有因
·林彪自食其果
·陳總長何需難受?
·勇哉90後/南北呼應
·眾說紛紜話“改正”(之一)
·旋轉全憑華、葉功---《眾說紛紜話“改正”》(之二)
·平反阻力在鄧、李---《眾說紛紜話“改正”》(之三)
·石油美元/中印模式
·飲用“奶茶”?/火山處處
·太子黨面孔各異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兩制”之優越性
·“風波”22週年有感
·滅亡前的瘋狂
·石在,火種不滅
·真真假假是為何?---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二)
·李娜封后隨想(兩則)
·如此高官(兩則)
·貌似公允實藏禍心---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三)
·虛構故事何荒唐---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四)
·虛構故事何荒唐---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四)
·肆意編造匪夷所思---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五)
·必字斷案用筆殺人---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六)
·小說筆法兜售私貨---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七)
·“歷史的選擇”透析
·“中國模式”論可以休矣
·九十與三十
·港人選舉權豈容剝奪
·自我拔高 恬不知恥---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八)
·文革沉渣其來有自---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九)
·忠言逆耳 旁觀者清---評點一封“日本人寫給中國人的信”
·說得做不得的高見---致恆均的公開信
·“一盤散沙的社會生長一盤散沙的人”---評點一封“一個日本人寫給中國人的信”(續)
·有感於日女足奪魁(兩則)
·
·
·強辯“力挺”適得其反---評點《唱衰京滬高鐵別有用心》
·憂心忡忡話高鐵
·“偉光正”的“大愛”
·影帝影后的大愛風範
·臉厚心黑侈談感情
·匪夷所思的“陰X部長”(外一則)
·話語權與土改
·差之毫釐,失之千里
·涇渭分明兩世界
·動口還是動手?
·折戟沉沙40年
·梧桐一葉落,天下共知秋
·雷鋒移居花旗國?
·毛陰魂不散
·毛陰魂不散
·毛陰魂不散
·馮京作馬涼
·反思“九一一”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一)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二)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三)
·豈能如此頌毛?
·我們的使命
·反思“九一八”
·再談“九一八”
·毛感謝皇軍喚醒國人?
·《活著》的續集
·《活著》的續集
·同病相憐
·閱港聞二則有感
·華國鋒不是焦大--與李劼先生商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泽东未读过《资本论》

   《资本论》是马克思的最主要著作,恩格斯曾将之称为工人阶级的《圣经》,列宁说它是马克思主义的“百科全书”。

   然而,口口声声自称马克思信徒的毛,却没有读过《资本论》!

    对此,中共党史专家何方在其《党史笔记》(利文出版,2005年)言之凿凿。他的根据是:

    2002年11月22日的“一次会上,曾彦修还提到,田家英告诉他毛主席没读过《资本论》。于光远在旁加以证实说,他可算‘权威’,因为他在延安时是图书馆主任。”(107页)

    田家英(1922-1966),曾是毛最喜爱和器重的秘书,自1948年10月起在毛身边工作,长达18年。毛曾让他担任留苏回来的大儿子毛岸青的语文、历史教员,闲时并经常与之谈古论今。他对毛的生活习惯、性格特点知之甚详,故所言应当可信。

   曾彦修(1919-),编辑出版家兼杂文家,笔名严秀,1938年在延安加入中共,曾任人民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他和田家英属四川同乡兼好友。而于光远(1915-)则是清华大学毕业的著名经济学家,担任过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

   何方还写道:

   《毛泽东的读书生活》一书中提到“1954年,毛泽东又一次阅读《资本论》”,似乎不足信。因为插图中的《资本论》只是写了个出版年代,难以证明读过。毛读书有作批注的习惯,更何况读《资本论》,但人们没见到过批注。和插图中的版本极相似的一本(可能就是这本)曾在毛中南海故居展览过,我参观时翻了翻,未找到批注。现在公开出售的毛泽东读书批注极多,大部系古籍,但也有《毛泽东哲学批注集》和内部出版的《毛泽东读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批注和谈话》(清样本)。如果《资本论》读了几遍(1954年是“又一次阅读”),那一定会有大量批注可供整理出版。(同上,108页)

   何方还进一步分析道:

   而且像《资本论》这样大部头的书(加上《剩余价值理论》共六大本),毛恐怕不但没兴趣(“没味道”),而且也没时间读。在延安整风前学理论高潮期间,他钻研的是哲学,没参加《资本论》学习小组。此后大概更不容易抽出阅读的时间了。(同上)

   不言而喻,何方言之成理。延安时期毛对哲学感兴趣的情况,从《实践论》和《矛盾论》的写作可见一斑。陈伯达之所以被他赏识,也是从当时哲学小组的一次活动中开始的。

   何方还补充道:

   另据莫洛托夫回忆,毛向他承认,自己没读过《资本论》。见(苏)丘耶夫:《莫洛托夫访谈录》中译本,吉林人民出版社1992年版,第123页。(同上)

   与此成为鲜明对比,遭毛一再奚落与整肃的张闻天却曾多次阅读《资本论》。何方称:“据我所知,张闻天就至少精读过四五遍(《资本论》)”(同上,85页)

   张闻天曾在苏联留学并担任教学工作,当时他就读过几遍。后来在延安,张主持《资本论》学习小组,逐章逐段讨论,何方曾旁听过。1959年庐山会议后,张被贬到科学院经济所当研究员,又再次精读该书,并留下了大量批注和读书笔记,其中有一篇《关于生产关系的两重性问题》,载于《张闻天文集》四,何方认为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

   总之,毛其实并非马克思主义者,其语录第一条说“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只是拿马克思做幌子。文革期间“最高指示”有云:“认真看书学习,弄通马克思主义”,更是欺人之谈。毛自己就没读过几本马克思的书。

   尽管如此,中共却把“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作为最高谥号,加在毛(以及邓)头上,连周恩来都无此荣衔。

   不读马克思,也不懂马克思的人,如此“拉大棋作虎皮”,实在是莫大的讽刺!以此观之,毛经常挂在嘴边的“实事求是”,不太虚伪了吗?

   (08-4-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