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世存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世存文集]->[巫臣:大义凛然为美色]
余世存文集
2004年
·为什么是“汉语思想”?――应陈子明之请而作
·我看见了野菊花
·当代中国的现状和中国精英的态度(一个提纲)
·八九一代人是丑陋的:我的一点意见
·我们的青春和学术的意义――《七十年代学人文丛》序
·异行和我
·答茉莉:文学中国的秘密
·看张的人及看张的社会
·我是一名艾滋病患者
·英雄
·类人孩与专制中国的未来――为王力雄获第二届当代汉语贡献奖而作
·我们时代的社会正义
·从真理到正义--为天安门母亲口占
·次法西斯时代的国家、社会和个人——癸未岁末的断想
·蒋彦永为我们贡献了甚么?
·余世存:文化衫的喜剧
·异行和我(《我看见了野菊花》成书出版)
·礼失求诸野
·国耻
·赠任不寐先生
·我所知道的汪丁丁
·收王康诗作,赋新诗,为朋友们祝福,惭愧。
·致命的独唱――关于廖亦武的《证词》
·行为艺术中的日常生活――关于高氏兄弟《在北京一天能走多远》
·任静玺民办教育失败记
·崔祥联的彩票和我的梦……
·听廖亦武
·平安雪(带图片)
·我们的历史和我们的眼睛──李晓斌和他的摄影
2005年
·老调子不会唱完
·2004年第二届自由写作奖颁奖侧记
·被闷熟的抒情
·乱祭
·天下平安玄门广大道场
·媒体中的专家话语
·流亡的良心——刘宾雁
·国丧被囚有所思
·费孝通——大师的中国荣辱
·谁是历史的罪人?第5届当代汉语贡献奖祝辞
·【授权公告】陈子明先生获2005年度当代汉语贡献奖
·致朋友,“为什么我是又不是政治的?”
·闲说流氓史——以墨索里尼为例
·流氓人种学
·你何时才愿政治?—北京门之变及其他
·近代史非常道:谁都没把中国带入现代文明世界
·我们今天的知识为现实服务了什么?
·雁去留意
·笑谈精英衰败
·中国的转型和个人伦理
2006年
·我梦见了胡佳
·个人危机和时代的精神状况
·今天怎样读历史?
·原因的原因
·关于识时务的几种态度
·那些血性的人
·做不了主的主人
·把把都想胡
·张教授的改革生活
·汉语世界的语言学转向
·满街圣人
·当官的难处
·那些永恒的女性
·北京的出租司机
·破碎——2006年当代汉语贡献奖祝辞
·关于孙世祥的提纲(初)
·中国人保持最好的习惯是撒谎——四十年经验观察
·何家栋先生75岁生日祝辞——我们世纪的风景:通过革命获得解放
·我们特立独行的乞丐
·流氓管理学——以墨索里尼为例
·布衣之身
·不依傍万有
·我们时代的精神病人
·亚洲的声音
·文艺复兴不是类人孩们的项目工程
·在时代面前放声或失语
·有理由对“76”一代怀抱期望
·李敖是否度过了青春期?
2007年文章
·饭碗问题和就业主义
·中国劫——应王俊秀先生之请为第七届当代汉语贡献奖而作
·改变一个社会的风气,三五年足矣
·在犬儒和庸俗之间
·一流的头脑都在“往下走”
·殷海光——从反动学生到反动教授
·大富无私的卢作孚
·内史过的兴亡说
·臧文仲的不朽
·苦命的英雄皇帝
·没有仇恨的战斗——悼念包遵信先生
·强国时代的弱国先知
·破解生死密码的先知
·宰周公的游戏
·蛰伏于历史的先知
·王康其人
·两千年误读庄子谁更精彩
·巫臣:大义凛然为美色
·先知失势
·成人之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巫臣:大义凛然为美色

    巫臣属于屈氏之族,名屈巫,是楚国又一个先知式大臣。在楚国的政治格局里,巫臣究竟有何作为,有何目的,似乎非一般人所能理解。公元前599年,倾城倾国的绝代美女夏姬颠倒陈国君臣,陈国国君被杀,楚庄王为了讨伐诛君犯上的罪行,起兵灭掉陈国。如何处置夏姬这样的战利品,胸有大志、欲称霸中原的楚庄王此时也为夏姬心动,想纳夏姬为妃。但巫臣一通话,就打消了庄王的想法:“这可不行。您召集大家讨伐罪行,本来是正义的行为。如果纳夏姬为妃,就说明您贪图美色。打着正义之师的旗号满足自己的淫欲,以后您说的话还有谁听呢?”

   巫臣这样说,是因为夏姬的美色和名声一样大。楚庄王把夏姬带回楚国时,夏姬应该有30多岁了,但她依然美艳不可方物。她生于公元前7世纪,跟希腊的海伦几乎同时。这两位空前绝后的美女,都对各自身处的国度和历史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围绕着她们上演的一切:情爱,权力,战争,杀戮,阴谋,背叛,复仇??几乎就是构成历史的全部范畴。夏姬到了楚国,拉开了阴谋的华彩大戏。

   巫臣劝阻了楚王纳夏姬为妃,他还要面对其他的觊觎夏姬美色的人。楚国的司马子反(公子侧)也想娶夏姬,被巫臣再次劝阻。

   没有人会觉得巫臣会有自己的企图。当从事后看,在巫臣的先见之明中,他有自己的企图,虽然那种希望渺茫得很。

   巫臣不可能明说自己想要夏姬,更不可能明说他配得上夏姬。楚庄王把夏姬给了一位名叫襄老的连尹(楚国主射之官 ),而襄老的艳福没享多久,就战死于沙场,尸首被晋国所得,襄老的儿子黑要没有替父复仇,反而与夏姬私通。这个时候巫臣才开始他的夺美计划。

   巫臣派人传话给夏姬说:“你回娘家郑国去,我娶你为妻。”又想法让郑国对夏姬说:“夏姬你亲自来,就能得到襄老的尸首。”巫臣极力唆使楚庄王答应了夏姬归郑。

   公元前589年,雄才大略的楚庄王已经死去一年多,晋伐齐,齐大败,向楚寻求支援。楚国出兵前,楚王派巫臣到齐国访问,巫臣乘机把自己的家室财产全部带走。

   楚国的年轻大夫申叔跪和他年迈的父亲、一个德高望重的先知大臣申叔时此时正要去国都,他们在路上相遇。申叔跪对巫臣的观感记载于史册:真是奇怪啊,这个人有肩负重要军事使命的警惧之心,又有《桑中》一诗所说的男女欢恋之色,大概是偷偷地带着妻子逃跑吧。

   不出申叔跪所料,巫臣出使齐国完成任务,让副使带着齐国赠送给楚国的礼品回国复命,自己则浪迹国际社会。路过郑国时,如愿以偿地娶了夏姬为妻,并领着夏姬逃跑。依靠与晋国大臣的关系,巫臣依附于晋,被任为邢邑(今河南温县)大夫,为“楚材晋用”做了注脚。

   这个知名重臣的“无间道”行为引发了一连串国际事件,大概是他始料未及的。他在楚庄王逝世不久、楚共王初立之际叛逃,显然让楚国难堪,更何况夺美失利的子反要报复他。暴跳如雷的子反请求给晋国重礼,好让晋国对巫臣永不录用,以断绝巫臣的生存空间。但年轻的楚共王念在巫臣为先君尽忠多年,决定不去追究。

   明智一时的楚共王却没能阻止他的臣子作难。子反和另一个怀恨在心的子重联手,灭了巫臣留在楚国的族人,顺便也灭了黑要全家,瓜分了他们的采地。由此也可以猜想,如果夏姬继续留在楚国,黑要也迟早要死。

   后人难以理解巫臣。人们多以为他是贪于夏姬的美色:为得到夏姬,巫臣等了十几年,比打了十年的特洛伊战争还要长久,而且毁家弃国,代价不可谓不大。而他得到的夏姬,至少已是40多岁的半老徐娘了。夏姬仍有那样大的魅力,实乃文明史上不可多得的案例。难以理解巫臣的人们不可能理解海伦的特洛伊战争,在那场惨烈的战争中,特洛伊的长老们说出了一句名言:“为了这样一个女子,我们再打十年也值得!”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