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爱国”为何成为流氓和白痴的专利?]
余杰文集
·王实味:前文革时代的祭品
·文人与人文
·向“牛筋”一样的牛津致敬
·向死而生
·新《子不语》
·知识分子:终结或再生
·对中学语文课本中所选杨朔散文的反思
·驳季羡林先生论中西文艺理论
·读奥威尔《动物庄园》与《一九八四》
·读陈寅恪的诗
·杜拉斯:爱是不死的欲望
·焚书
·读《殷海光•林毓生书信录》
·法西斯:未死的幽灵
·嘴踢足球
·重读杨绛
*
*
3、《说,还是不说》(文化艺术出版社)
·《说,还是不说》自序:言说的自由
·为谁擦皮鞋?
·教育杀人
·魔鬼学校
·“我们就是法”
·是在读书,还是在坐牢?
·仅有“焦点访谈”是不够的
·孩子的书包有多重?
·用法西斯的方法打造的“神童”
·我见过的林庚先生
·杀,还是不杀:读伍立杨《鬼神泣壮烈》
·“我是警察我怕谁”
·评《克林顿访华言行录》
·读《阳光与阴影——阿尔贝•加缪传》
·俄罗斯之狼
·捍卫记忆
·你从古拉格归来
·人之子
·诗人:在天堂与地狱之间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读《控制腐败》
·俩人行
·那些岁月,那段爱情
·龙飞九天
·摩罗何以成为“摩罗”?
·读《思忆文丛》之一:一个人的命运与一代人的命运
·读《思忆文丛》之二:若为自由故
·绅士与流氓评朱苏力《法治及其本土资源》
·走向自由之路:读《北大传统与近代中国——自由主义的先声》
·签名,还是不签?——再谈昆德拉与哈维尔之争
*
*
4、《尴尬时代》(岳麓书社)
·《尴尬时代》目录
·序:一面破碎的镜子
·“人”为何物?
·出洋相
·法律第一
·股市狂潮
·关注东北
·韩国亡国
·沪上美容术
·假照片:第三十七计
·名片背后
·跳舞场
·伟人华盛顿
·物价与民生
·洋灯洋火
·自由从言论开始
·端方不端
·辜鸿铭的幽默
·红顶商人胡雪岩
·酷吏如屠夫
·腊肠下酒著新书
·末世豪情
·倭仁与同文馆
·油浸枇杷核子与玻璃球
·“总统”与“太监”
·裁缝与官
·大禹的子孙们
·雀戏泛滥
·鸵鸟政策
·伪君子云集
·酷刑之下焉有勇夫
·自革其命
·大哭时代
·凤凰生何处
·复辟喜剧
·考据学的反思
·民间话语
·末路不可怜
·素足天成
·秀才与名士
*
*
5、《想飞的翅膀》(中国电影出版社)
·《想飞的翅膀》目录
·《想飞的翅膀》自序:寻觅表达的可能性
·致钱理群老师的一封信
·北大与哈佛
·谁在打孩子的耳光?
·送你们回雍正朝
·头顶上是自己的权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爱国”为何成为流氓和白痴的专利?

来源:民主中国
    一、“爱国者”应当抵制所有西方的“舶来品”
   近日来,因为奥运圣火在欧美诸国传递时收到骚扰,国内外的爱国者们奋起捍卫祖国的尊严,五四运动以来“抵制洋货”的优秀传统重新被激活。第一个遭到抵制的对象便是法国的连锁超市家乐福,还有网民起草了抵制沃尔玛、麦当劳、肯德鸡、星巴克等西洋企业的倡仪书,一时应者云集,中国人堪称全球最爱国的国民。
   西方世界企图利用奥运圣火传递之机羞辱中国,这是近代以来他们惯用的伎俩。然而,今日之中国已经“雄起”,已非昔日“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的满清王朝。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十三亿人所拥有的消费能力不可等闲视之。如果十三亿人都齐心协力抵制某西方品牌,该品牌大概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既然西方人不给我们面子,我们就不给他们利益,看谁的损失更大?那么,如何开始庞大的抵制计划呢?仅仅抵制以上几家超市、快餐、咖啡是远远不够的,对西方而言,只能伤其体肤,而不能动其筋骨,而不能痛其心肺。电影《投名状》中的土匪头子被招安之前说:“当匪,就要当大的。”那么,中国对西方“舶来品”的抵制,也要挑最大的来抵制,所谓打蛇打七寸、擒贼先擒王。那么,什么是“大”的呢?

   首先,我们要抵制互联网。因为互联网是美帝国主义发明的“奇技淫巧”,其目的是腐蚀我大中华之人心。故而,要爱国便戒网,要“爱国”便不能继续当“网民”,“网民”的身份与爱国的诚心不可兼容,“网民”本身就是卖国的表现。
   其次,我们要抵制飞机、高速火车和所有标注有西方品牌的汽车。中国的大飞机计划呼之欲出,据说二十年之后便能生产出与波音、空客相媲美的大飞机。那么,在此之前,只要是爱国者,就应当宣布拒绝乘坐西方生产的飞机。中国生产的大飞机,需要一个实验的过程,按照爱国经济学家杨帆的建议,爱国者们应当义无反顾地去当实验品,如果飞机掉下来,还能够被宣布为烈士,何乐而不为呢?中国别的资源不多,偏偏人多,每次死几百人,对我们来说算不了什么。只要我们一不怕死、二不怕苦,总有一天中国的飞机会超过波音、空客!火车,汽车亦如是也。
   再次,我们要像伟大的文化大革命的时候那样,组织红卫兵,上街当纠察。一旦发现有人穿戴法国、意大利等国的名牌时装,立即从其身上剥下,用剪刀当场予以绞毁。虽然有钱消费这些奢侈商品的,大都是党国官员及亦商亦官者,但他们也不能逃避爱国之义务,也要接受爱国主义的再教育。
   最后,我们还要抵制奥运会。什么?抵制奥运会,那不是台独、藏独、疆独、民运、法轮功等卖国贼才干的事情吗?爱国者不是应当以北京举办奥运会为荣吗?不是应当用生命来保卫圣火吗?错了,奥运会本身就是西方的“舶来品”,就是小小岛国希腊人发明的洋玩意。中国人有更好玩的游戏,何必步其后尘,接受其制定之规则?所以,中国应当主动宣布取消奥运会,并惩办当年那些给党国出主意申办奥运会的汉奸们。如此,中国人方能扬眉吐气,让西方帝国主义不战而退。
   广大的爱国者们,有这样的气魄和眼界吗?
   二、为什么“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在山西黑窑奴隶童工事件激起的震惊和愤怒中,我忽然听到盲人音乐家周云蓬吟唱的《中国孩子》,心灵被一种巨大的悲怆所击中。像要窒息一般,半天喘不过气来。
   歌词是这样写的,歌可以在网络上用谷歌搜索来听听:
   不要做克拉玛依的孩子,火烧痛皮肤让亲娘心焦
   不要做沙兰镇的孩子,水底下漆黑他睡不着
   不要做成都人的孩子,吸毒的妈妈七天七夜不回家
   不要做河南人的孩子,艾滋病在血液里哈哈的笑
   不要做山西人的孩子,爸爸变成了一筐煤,你别再想见到他
   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饿极了他们会把你吃掉
   还不如旷野中的老山羊,为保护小羊而目露凶光
   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爸爸妈妈都是些怯懦的人
   为证明他们的铁石心肠,死到临头让领导先走……
   这首歌中讲述的都是一些真实的事件: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八日,克拉玛依一座礼堂发生大火,主持人让领导先走,造成二百八十八名学生活活烧死的惨剧,事后新疆的封疆大吏依然稳坐宝座;二零零五年六月十日,东北沙兰镇爆发洪水,由于领导的渎职,活活淹死学生八十八人,此后无人为之负责;二零零三年六月十日,成都三岁小女孩李思怡被母亲关在家中,母亲是吸毒女,外出觅食,被警察羁留,李思怡的母亲告知警察,家中有无人照料的三岁小女,请求警察帮助,警察不理,小女孩在家中被活活饿死。而河南农民为摆脱贫困被迫卖血,造成艾滋病泛滥,殃及孩童,有的家庭全家死绝;山西矿难频频发生,矿工死伤惨重,矿主封锁消息,抛尸远方……这就更是众所周知的中国人生活的“常态”了。
   山西洪洞县的童奴事件,绝对不是一个空前绝后的“顶峰”。我相信,还有更可怕的惨剧正在中国大地上发生着。这样的国度,有什么资格宣称“和谐社会”与“大国崛起”呢?我们整日过着麻木不仁的生活,早已忘记了自己其实生活在奴隶社会。只有这些孩子脆弱无助的生命,才唤醒我们,让我们认识到:我们生活的其实不是人间!
   古人说,天地不仁,杀人如草不闻声。其实,孩子们的悲剧与天地何干?戕害他们的力量,不仅是父母的怯懦,不仅是领导的无耻,不仅是老板的贪婪,乃是一种制度性的罪恶,乃是一个黑帮化的政府的集体犯罪。
   孩子们还来不及哭泣就离开了。我们的孩子就在其中。为人父母者,谁能无动于衷呢?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这不是一句“政治不正确的”、不爱国的偏激之语。差不多同时,胡锦涛访问回归十年的香港特区。香港的一群孩子,花团锦簇地围绕在党国元首的周围,与那些黑窑里的同龄人仿佛生活在两个世界里。这也许就是“一国两制”的区别吧。
   然而,我又发现,这些香港的孩子,也像内地的孩一样,在媒体面前,学会了自如装出成人的笑容,脱口而出说出忠党爱国的套话。那一刻,我真不知道,我们究竟是该先拯救孩子,还是先拯救我们自己。
   三、奴才的尊严与奉旨爱国
   在近日的“爱国大潮”中,某些港人也不甘落后。一个不仅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大部分香港人也闻所未闻的政党——“港人民权民生党”也粉墨登场了。该党的主席萧思江向香港区域法院提出民事诉讼,控告CNN主持人发表“侮辱中国的言论”,要求其道歉及承诺不再犯。他还将向法院提出申请,将传票送到美国。萧主席的赤胆忠心天地可鉴,然而我立即就在报道最后一行发现了一个小小的尾巴:萧主席也强调,已经致函中国外交部知会中国政府,假如北京方面认为有关诉讼不宜,他会暂时搁置案件。
   狗尾续貂,真相洞见:原来被美国佬“侮辱”的,乃是奴才的尊严。对于奴才来说,爱国必须首先奉旨,如果没有北大人的旨意,便是爱国爱到骨髓里,也不能私自表达。奴才的尊严取决于主人的好恶:如果北大人认为“民气可用”,那么拳民便有机会披挂上阵了;如果北大人认为洋人是不能得罪的,那么奴才们便只能忍辱负重了。因此,所谓捍卫尊严,不过是一个向北大人效忠的信号罢了。
   CNN主持人卡佛所评论的对象,是那些原本为秘密警察的“护火队员”。说这些人是暴徒和流氓,我并不觉得是“辱华”之言,而是一针见血地揭示出了中共的本质。这些当代盖世太保,虽然穿上了鲜艳的蓝衣,仍然无法掩饰其暴虐的本相。他们按照国内的习惯,一见到不同意见者,便用拳头来解决之,文明的西方能不感到震惊吗?中共的军警宪特,耗费的是全国纳税人的血汗钱,干的却是助纣为虐的暴行,从十九年前在天安门广场的滥杀无辜,到今日西藏的武力镇压,不是暴徒和流氓又是什么呢?看到卡佛的评论,我的尊严并没有受到损害,我还无比赞赏他说出皇帝什么都没有穿的勇气。
   说出中共就是那个光屁股的皇帝的事实,不是辱华,而是为中国人伸冤。“华”与“共”不能划上等号,正如慈禧太后和义和团不能“代表”中国,崇尚“阴谋论”的胡锦涛和爱国爱到脑瘫的愤青也不能代表中国。更何况,在中国大陆,可以看到CNN的地方,惟有四星级以上的高级酒店,老百姓根本没有“知情权”。与其敦促美国佬道歉,不如首先争取能够自由地收看CNN的权利。
   别人骂中共,生气的该是中共党员才是。别人骂中共,你萧主席又不是中共党员,皇帝不急,太监急什么呢?还是鲁迅说得好,富豪家的哈巴狗比主人还凶。既然你是“民权民生”党,占了“三民主义”的三分之二,就当为港人的普选、低收入阶层在物价猛涨之下的疾苦而鼓与呼。然而,萧主席在这些领域保持沉默,偏偏对洋人的一句话而火冒三丈。看来,萧主席很懂得察言观色,以其谄媚之术,日后将“港人民权民生党”拓展为香港的“第二民建联”,甚至全国性的“第九个民主党派”,亦非痴心妄想。
   四、剥开香港“爱国贼”的画皮
   近期在香港最热闹的电影,不是李安的《色戒》,而是声讨“汉奸”李柱铭的大戏。《色戒》中真正的汪伪汉奸、梁朝伟扮演的易先生的床上戏,大家看得津津有味;而李柱铭不过在《华尔街日报》发表了一篇希望奥运会促进大陆的人权状况的文章,便成为比易先生还要为人不齿的大汉奸。如今的香港社会,真个是:遍地“爱国贼”,满街北方姑,如此可以一雪百年殖民地的耻辱了。
   香港的“爱国贼”大致有三种人。一种是政客,在香港当官不是靠民众的选举,而得看北大人的脸色,因此“爱国秀”便成为讨好北大人的惯用伎俩。一种是富商,他们大笔的投资都在祖国内地,成千上万的奴隶劳工都得由共产党的军警宪特帮助管制,自然要感恩图报,谁敢与共产党过不去,便跳出来咬谁。一种是愤青,其智商和情商都有严重缺陷,既没有仔细看过李柱铭的原文,也不了解中国近代以来的历史,更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爱国主义——爱国乃是爱土地与同胞,而非政权、政党、党魁及其情妇。
   有人指责李柱铭竟然公开挑战胡锦涛,简直就是吴三桂、汪精卫。我百思不得其解:难道胡锦涛一个人便能“代表”中国吗?昔日自称“朕即国家”的法国国王路易十六,转瞬之间便被革命党送上了断头台,谁能说革命党不爱国呢?我们是中国公民,不是中共的臣民和奴隶。我们有权批评包括胡锦涛在内的所有领导人,我们的批评恰恰说明我们才是真正的爱国者。
   对于那些政客和富商,我无话可说。在昔日港英治下,他们可从来不敢标榜“我有一颗中国心”,他们可是天天都梦见威严的女皇。如今,他们才是“忽然爱国”的典型。而对于那些知识不足、思维混乱的愤青,我觉得还有几分挽救的余地,可以免费给他们上几堂历史课。不知历史,何以爱国?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