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爱国”为何成为流氓和白痴的专利?]
余杰文集
·包遵信、刘晓波、余杰严正声明 附录:《告全世界中国人反对台独书》
·姜狄:余杰、王怡谈中国言论自由以及互联网的新角色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成功电话采访余杰
·余杰应法国外交部邀请访问法国
·《基督新报》对余杰的访谈:找一片基督徒公共知识分子的天空
·孙家骥:余杰是一位基督徒
·香港汤清文艺奖基金会:香草山之获奖评语
·昝爱宗:他和她的自由灵魂来源于爱
·香港《信报》对余杰的访谈
·王学进:读余杰的《香草山》
·王丹:余杰浮出海面
·孙昌建对余杰的访谈:在爱与痛的边缘
·人物访谈:“求仁得仁”的余杰
·毕巧林:余杰的意义
·樊百华:寄语没有私交的余杰出访美国
·曾慧燕:大陆文坛的异数余杰为自由写作
·曾慧燕 :北大才子VS江南佳丽:余杰的传奇婚恋
·黄玉振:追求自由民主.挑战专制政权──介绍《拒绝谎言》作者余杰
·朱健国:为余杰说几句话
·朱健国:试看余杰再批鄢烈山
·翟鹏举:纯情与色情——读两本爱情小说
·美国《今日基督教》专访:中国新一代基督徒中人权活动人士
·北村、余杰获得二零零六年度汤清基督教文艺奖
·朱健国:余杰新评余秋雨与魏明伦
·日本汉学家藤井省三评余杰《香草山》
·怀想余杰
·秦晋:余杰、王怡访问澳洲纪要
*
*
1、《火与冰》(经济日报出版社)
·《火与冰》再版目录
·《火与冰》再版序言:文字的破冰船
·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二周年祭
·薄酒与丑妻
·父亲的自行车
·那塔,那湖
·毕业生
·
·水边的故事
·牵手
·屠杀的血泊
·少年气盛说文章
·布罗茨基——诗歌与帝国的对峙
·龙性岂能驯——纪念陈独秀
·玩知丧志
·晚年悲情
·底层体验与体验底层
·流亡者
·婴儿治国与老人治国
·太监中国
·民主化进程中的旧俄、台湾知识分子比较
·卡拉OK厅中的男人和女人们
·钱穆:大师还是奴隶?
·人间世
·失落的“五四”
·军训的回忆——他们的世界
·读波普尔《开放社会及其敌人》
·叛徒们
·黑色阅读
·皇帝的新衣——剖析张承志
·今夜飞雪
·历史与历史中的人
·“勇敢者”游戏——与克林顿对话的北大学生
·舟的遐想
·思想札记
*
*
2、《铁屋中呐喊》(中华工商联合出版社)
·《铁屋中呐喊》(修订本)目录
·《铁屋中呐喊》修订版序言:铁屋子与窗户
·不可救药的理想者
·残缺之美
·赤足之美
·激越之爱
·九种武器
·绝望之爱
·口吃的人
·谁是白痴?
·欲望号街车
·张楚:一个躲着布道的布道者
·为抽屉而写作
·反读《通鉴》
·“铁哥们”蒙博托?
·反叛之后
·孤独的蔡元培
·鲁迅三题
·那不得见人的去处
·王府花园中的郭沫若
·王实味:前文革时代的祭品
·文人与人文
·向“牛筋”一样的牛津致敬
·向死而生
·新《子不语》
·知识分子:终结或再生
·对中学语文课本中所选杨朔散文的反思
·驳季羡林先生论中西文艺理论
·读奥威尔《动物庄园》与《一九八四》
·读陈寅恪的诗
·杜拉斯:爱是不死的欲望
·焚书
·读《殷海光•林毓生书信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爱国”为何成为流氓和白痴的专利?

来源:民主中国
    一、“爱国者”应当抵制所有西方的“舶来品”
   近日来,因为奥运圣火在欧美诸国传递时收到骚扰,国内外的爱国者们奋起捍卫祖国的尊严,五四运动以来“抵制洋货”的优秀传统重新被激活。第一个遭到抵制的对象便是法国的连锁超市家乐福,还有网民起草了抵制沃尔玛、麦当劳、肯德鸡、星巴克等西洋企业的倡仪书,一时应者云集,中国人堪称全球最爱国的国民。
   西方世界企图利用奥运圣火传递之机羞辱中国,这是近代以来他们惯用的伎俩。然而,今日之中国已经“雄起”,已非昔日“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的满清王朝。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十三亿人所拥有的消费能力不可等闲视之。如果十三亿人都齐心协力抵制某西方品牌,该品牌大概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既然西方人不给我们面子,我们就不给他们利益,看谁的损失更大?那么,如何开始庞大的抵制计划呢?仅仅抵制以上几家超市、快餐、咖啡是远远不够的,对西方而言,只能伤其体肤,而不能动其筋骨,而不能痛其心肺。电影《投名状》中的土匪头子被招安之前说:“当匪,就要当大的。”那么,中国对西方“舶来品”的抵制,也要挑最大的来抵制,所谓打蛇打七寸、擒贼先擒王。那么,什么是“大”的呢?

   首先,我们要抵制互联网。因为互联网是美帝国主义发明的“奇技淫巧”,其目的是腐蚀我大中华之人心。故而,要爱国便戒网,要“爱国”便不能继续当“网民”,“网民”的身份与爱国的诚心不可兼容,“网民”本身就是卖国的表现。
   其次,我们要抵制飞机、高速火车和所有标注有西方品牌的汽车。中国的大飞机计划呼之欲出,据说二十年之后便能生产出与波音、空客相媲美的大飞机。那么,在此之前,只要是爱国者,就应当宣布拒绝乘坐西方生产的飞机。中国生产的大飞机,需要一个实验的过程,按照爱国经济学家杨帆的建议,爱国者们应当义无反顾地去当实验品,如果飞机掉下来,还能够被宣布为烈士,何乐而不为呢?中国别的资源不多,偏偏人多,每次死几百人,对我们来说算不了什么。只要我们一不怕死、二不怕苦,总有一天中国的飞机会超过波音、空客!火车,汽车亦如是也。
   再次,我们要像伟大的文化大革命的时候那样,组织红卫兵,上街当纠察。一旦发现有人穿戴法国、意大利等国的名牌时装,立即从其身上剥下,用剪刀当场予以绞毁。虽然有钱消费这些奢侈商品的,大都是党国官员及亦商亦官者,但他们也不能逃避爱国之义务,也要接受爱国主义的再教育。
   最后,我们还要抵制奥运会。什么?抵制奥运会,那不是台独、藏独、疆独、民运、法轮功等卖国贼才干的事情吗?爱国者不是应当以北京举办奥运会为荣吗?不是应当用生命来保卫圣火吗?错了,奥运会本身就是西方的“舶来品”,就是小小岛国希腊人发明的洋玩意。中国人有更好玩的游戏,何必步其后尘,接受其制定之规则?所以,中国应当主动宣布取消奥运会,并惩办当年那些给党国出主意申办奥运会的汉奸们。如此,中国人方能扬眉吐气,让西方帝国主义不战而退。
   广大的爱国者们,有这样的气魄和眼界吗?
   二、为什么“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在山西黑窑奴隶童工事件激起的震惊和愤怒中,我忽然听到盲人音乐家周云蓬吟唱的《中国孩子》,心灵被一种巨大的悲怆所击中。像要窒息一般,半天喘不过气来。
   歌词是这样写的,歌可以在网络上用谷歌搜索来听听:
   不要做克拉玛依的孩子,火烧痛皮肤让亲娘心焦
   不要做沙兰镇的孩子,水底下漆黑他睡不着
   不要做成都人的孩子,吸毒的妈妈七天七夜不回家
   不要做河南人的孩子,艾滋病在血液里哈哈的笑
   不要做山西人的孩子,爸爸变成了一筐煤,你别再想见到他
   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饿极了他们会把你吃掉
   还不如旷野中的老山羊,为保护小羊而目露凶光
   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爸爸妈妈都是些怯懦的人
   为证明他们的铁石心肠,死到临头让领导先走……
   这首歌中讲述的都是一些真实的事件: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八日,克拉玛依一座礼堂发生大火,主持人让领导先走,造成二百八十八名学生活活烧死的惨剧,事后新疆的封疆大吏依然稳坐宝座;二零零五年六月十日,东北沙兰镇爆发洪水,由于领导的渎职,活活淹死学生八十八人,此后无人为之负责;二零零三年六月十日,成都三岁小女孩李思怡被母亲关在家中,母亲是吸毒女,外出觅食,被警察羁留,李思怡的母亲告知警察,家中有无人照料的三岁小女,请求警察帮助,警察不理,小女孩在家中被活活饿死。而河南农民为摆脱贫困被迫卖血,造成艾滋病泛滥,殃及孩童,有的家庭全家死绝;山西矿难频频发生,矿工死伤惨重,矿主封锁消息,抛尸远方……这就更是众所周知的中国人生活的“常态”了。
   山西洪洞县的童奴事件,绝对不是一个空前绝后的“顶峰”。我相信,还有更可怕的惨剧正在中国大地上发生着。这样的国度,有什么资格宣称“和谐社会”与“大国崛起”呢?我们整日过着麻木不仁的生活,早已忘记了自己其实生活在奴隶社会。只有这些孩子脆弱无助的生命,才唤醒我们,让我们认识到:我们生活的其实不是人间!
   古人说,天地不仁,杀人如草不闻声。其实,孩子们的悲剧与天地何干?戕害他们的力量,不仅是父母的怯懦,不仅是领导的无耻,不仅是老板的贪婪,乃是一种制度性的罪恶,乃是一个黑帮化的政府的集体犯罪。
   孩子们还来不及哭泣就离开了。我们的孩子就在其中。为人父母者,谁能无动于衷呢?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这不是一句“政治不正确的”、不爱国的偏激之语。差不多同时,胡锦涛访问回归十年的香港特区。香港的一群孩子,花团锦簇地围绕在党国元首的周围,与那些黑窑里的同龄人仿佛生活在两个世界里。这也许就是“一国两制”的区别吧。
   然而,我又发现,这些香港的孩子,也像内地的孩一样,在媒体面前,学会了自如装出成人的笑容,脱口而出说出忠党爱国的套话。那一刻,我真不知道,我们究竟是该先拯救孩子,还是先拯救我们自己。
   三、奴才的尊严与奉旨爱国
   在近日的“爱国大潮”中,某些港人也不甘落后。一个不仅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大部分香港人也闻所未闻的政党——“港人民权民生党”也粉墨登场了。该党的主席萧思江向香港区域法院提出民事诉讼,控告CNN主持人发表“侮辱中国的言论”,要求其道歉及承诺不再犯。他还将向法院提出申请,将传票送到美国。萧主席的赤胆忠心天地可鉴,然而我立即就在报道最后一行发现了一个小小的尾巴:萧主席也强调,已经致函中国外交部知会中国政府,假如北京方面认为有关诉讼不宜,他会暂时搁置案件。
   狗尾续貂,真相洞见:原来被美国佬“侮辱”的,乃是奴才的尊严。对于奴才来说,爱国必须首先奉旨,如果没有北大人的旨意,便是爱国爱到骨髓里,也不能私自表达。奴才的尊严取决于主人的好恶:如果北大人认为“民气可用”,那么拳民便有机会披挂上阵了;如果北大人认为洋人是不能得罪的,那么奴才们便只能忍辱负重了。因此,所谓捍卫尊严,不过是一个向北大人效忠的信号罢了。
   CNN主持人卡佛所评论的对象,是那些原本为秘密警察的“护火队员”。说这些人是暴徒和流氓,我并不觉得是“辱华”之言,而是一针见血地揭示出了中共的本质。这些当代盖世太保,虽然穿上了鲜艳的蓝衣,仍然无法掩饰其暴虐的本相。他们按照国内的习惯,一见到不同意见者,便用拳头来解决之,文明的西方能不感到震惊吗?中共的军警宪特,耗费的是全国纳税人的血汗钱,干的却是助纣为虐的暴行,从十九年前在天安门广场的滥杀无辜,到今日西藏的武力镇压,不是暴徒和流氓又是什么呢?看到卡佛的评论,我的尊严并没有受到损害,我还无比赞赏他说出皇帝什么都没有穿的勇气。
   说出中共就是那个光屁股的皇帝的事实,不是辱华,而是为中国人伸冤。“华”与“共”不能划上等号,正如慈禧太后和义和团不能“代表”中国,崇尚“阴谋论”的胡锦涛和爱国爱到脑瘫的愤青也不能代表中国。更何况,在中国大陆,可以看到CNN的地方,惟有四星级以上的高级酒店,老百姓根本没有“知情权”。与其敦促美国佬道歉,不如首先争取能够自由地收看CNN的权利。
   别人骂中共,生气的该是中共党员才是。别人骂中共,你萧主席又不是中共党员,皇帝不急,太监急什么呢?还是鲁迅说得好,富豪家的哈巴狗比主人还凶。既然你是“民权民生”党,占了“三民主义”的三分之二,就当为港人的普选、低收入阶层在物价猛涨之下的疾苦而鼓与呼。然而,萧主席在这些领域保持沉默,偏偏对洋人的一句话而火冒三丈。看来,萧主席很懂得察言观色,以其谄媚之术,日后将“港人民权民生党”拓展为香港的“第二民建联”,甚至全国性的“第九个民主党派”,亦非痴心妄想。
   四、剥开香港“爱国贼”的画皮
   近期在香港最热闹的电影,不是李安的《色戒》,而是声讨“汉奸”李柱铭的大戏。《色戒》中真正的汪伪汉奸、梁朝伟扮演的易先生的床上戏,大家看得津津有味;而李柱铭不过在《华尔街日报》发表了一篇希望奥运会促进大陆的人权状况的文章,便成为比易先生还要为人不齿的大汉奸。如今的香港社会,真个是:遍地“爱国贼”,满街北方姑,如此可以一雪百年殖民地的耻辱了。
   香港的“爱国贼”大致有三种人。一种是政客,在香港当官不是靠民众的选举,而得看北大人的脸色,因此“爱国秀”便成为讨好北大人的惯用伎俩。一种是富商,他们大笔的投资都在祖国内地,成千上万的奴隶劳工都得由共产党的军警宪特帮助管制,自然要感恩图报,谁敢与共产党过不去,便跳出来咬谁。一种是愤青,其智商和情商都有严重缺陷,既没有仔细看过李柱铭的原文,也不了解中国近代以来的历史,更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爱国主义——爱国乃是爱土地与同胞,而非政权、政党、党魁及其情妇。
   有人指责李柱铭竟然公开挑战胡锦涛,简直就是吴三桂、汪精卫。我百思不得其解:难道胡锦涛一个人便能“代表”中国吗?昔日自称“朕即国家”的法国国王路易十六,转瞬之间便被革命党送上了断头台,谁能说革命党不爱国呢?我们是中国公民,不是中共的臣民和奴隶。我们有权批评包括胡锦涛在内的所有领导人,我们的批评恰恰说明我们才是真正的爱国者。
   对于那些政客和富商,我无话可说。在昔日港英治下,他们可从来不敢标榜“我有一颗中国心”,他们可是天天都梦见威严的女皇。如今,他们才是“忽然爱国”的典型。而对于那些知识不足、思维混乱的愤青,我觉得还有几分挽救的余地,可以免费给他们上几堂历史课。不知历史,何以爱国?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