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从矿难看中国人对生命的态度]
余杰文集
·末路的狂人与末路的主义——论米洛舍维奇的垮掉
·一代新人的觉醒和受难
·丧钟为谁而鸣
·朱熔基总理,请您尊重台湾的民主
·面对中国的“国难”
·中国大地上的毛幽灵
·薄熙来的“神光圈”
·论邓家菜馆的倒调
·同胞之间的杀戮
·愚蠢的“远攻近交”
·谎言王国迫死说谎者
·"幸灾乐祸"的文化背景
·从杨子立等人的遭遇,我们如何学习“爱国”?
·流沙河笑谈“一毛”——百元人民币“变脸”
·从华国锋的退党谈起
·谭其骧与毛泽东
·为了在阳光下生活——读北明《告别阳光》
·台湾的选择
·姜恩柱的"个人意见"
·哈维尔的态度
·谁出卖了中国?
·一百步笑五十步
·中国知识界的堕落和文化精英的宠物化
·从身体囚禁到心灵控制——我所经历的军政训练
·从北大的堕落看中国知识分子的奴才化
·黎明前的黑暗
·俄罗斯悲剧与极权主义后遗症
·我们的尊严和血性在哪里?
·董建华的“自动当选”与香港的危机
·大陆眼中“暧昧”的香港
·李敖的堕落
·辞职的勇气与生命的价值
·从“小说反党”到“电影救党”
·毛毛笔下的毛泽东
·美国是魔鬼吗?
·义和团,还是维新派?
·真话与饭碗
·余华的奴性
·走出坚冰的金大中
·我们为什么要申奥?
·无法告别的饥饿
·“瀑布模式”的新闻
·“长江读书奖”与皮影戏
·丁石孙的风骨
·又一个“岳麓书院”?
·中国的人肉筵席
·不能沉默——就高行健获奖的声明
·被背叛的蔡元培
·守土有责与自我阉割
·中国足球:在愚昧中狂欢
·一句话里的良知
·思想札记:流星•蝴蝶•剑
·《拒绝谎言》跋:自由与阳光
*
*
15、《我的梦想在燃烧》(当代世界出版社)
·《我的梦想在燃烧》目录
·学术的虚妄
·“狐狸洞”与“包二奶”
·非洲大陆的“一九八四”——读奈保尔《河湾》
·让我们告别战争语言
·白鸽,从轮椅上飞起——评《蒋经国传》
·中国离现代化还有多远?
·什么样的作家会被历史感激?——读王开岭《跟随勇敢的心》
·讷言与话语的膨胀
·“凌辱电玩”何以流行?
·他们是伟人,更是有缺点的人——评埃利斯《那一代——可敬的开国元勋》
·高勤荣,你在哪里?
·爱,直到受伤──序曹燮《六百个孤儿的父亲──慈善家余祖亮的传奇人生》
·美国与中国,谁更「个人主义」?──读福山《信任》
·我们为什么不相信经济学家?
·什么力量比暴力更强大?
·遥远的掌声
·哪个文人不帮闲?——读王彬彬《文坛三户》
·交大招生黑幕与网路时代的阳光
·总统与教师
·“班干部”制度与孩子的“官僚化”
·“乱点鸳鸯谱”的大学合并
·没有童年的“名模”
·告别战争语言
·北大的俯就
·残忍的快乐
·京沪大学生的理想
·教师与士兵
·触目惊心的“校服腐败”
·陈寅恪的故居
·危急之中的陈家大屋
·作为“文化摇头丸”的书法
·美国与中国,谁更“个人主义”?
·欲说还休的“语文”
·别了,“三高”;别了,拳王
·城市的灵魂
·人生三境
·温暖所有的回忆和孤单
·马科斯夫人:无耻者无畏
·正在消逝的老院子
·丽江,更接近天空的地方
·读谢泳《没有安排好的道路》
·读秦晖、金雁《经济转轨与社会公正》
·从莫言《檀香刑》看中国当代文学的缺失
·乡村生死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矿难看中国人对生命的态度

来源:观察
    日前,刚刚卸任山西省省长的于幼军,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不得不承认:矿难问题一时难以解决,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即便是以铁腕的方法治理,亦难以迅速改善煤矿安全状况。于幼军给自己在山西的政绩打了六十分,还算有点自知之明。他表示,每次发生矿难都赶到现场,看到矿工家属那种悲痛的样子,听到他们痛哭的声音,都感到非常难受。这是中国官员仅存的一点良知和诚实,本来并不值得大肆赞扬,但因为在高级官员之中相当稀少,从而受到某些媒体的赞扬。
   而于幼军的山西省省长这一职位的接任者,居然是四年前在萨斯(SARA)危机中因说谎而被免职的前北京市市长孟学农。尽管孟学农上任时发表的感言显得诚惶诚恐,但我们能寄希望于一个谎言大师来遏制矿难吗?在民主国家,像孟学农这样的人物,其政治生命早已终结,甚至还要承担渎职罪的刑事责任,岂能如此迅速地东山再起?这一任命怎么看都觉得万分别扭,这一任命显示了口口声声宣扬“八荣八耻”的中共当局完全视人命如草芥。
   矿难并非山西一个省的问题,而几乎遍及所有省区。可以说,矿难是最为典型的“中国特色”:正是矿难的存在,才使得“稳定”成为可能;正是矿难的存在,才使得GDP保持飞速增长。我记得政府的一名高级官员曾洋洋得意地说,谁也没有资格谴责一个GDP持续保持两位数增长的国家,谁也没有见过一个GDP持续保持两位数增长的国家发生社会动荡。但是,我不知道那些在幽深黑暗的矿井深处永远地闭上眼睛的矿工们,以及他们哭干了眼泪的家属们,是否也持同样的看法。
   当然,我不是经济学家,我没有能力去评估矿难的经济学意义。但是,我为此感到幸运,我与“当代中国经济学”这样一个肮脏的学科没有任何的联系。矿难固然有其政治经济方面的深层原因,是中国高速发展的高耗能产业与匮乏的能源之间尖锐矛盾的产物。但我所关注的核心问题乃是:频繁发生的矿难背后,是当代中国生命伦理的严重匮乏。中国人的生命的价值是可以用经济增长的数字来置换吗?我拒绝在两者之间划上一个完美的等号。
   仅以刚刚过去的二零零七年的煤矿事故为例,根据官方公布的资料,一份不完整的名单如下:
   1月
   8日广西河池地区都安县一非法煤矿,发生瓦斯爆炸,1人死亡,2人失踪。
   3日湖南郴州市嘉禾县肖家镇月头岭煤矿井下发生瓦斯突出事故,6人死亡。
   9日辽宁本溪市本溪县田师傅镇高四海煤矿,发生透水事故,7人失踪。
   10日湖南衡阳市芦苇煤矿(非法矿)发生瓦斯窒息事故,4人死亡。
   11日湖南郴州市宜章县斋婆冲煤矿(非法矿)发生顶板事故,4人死亡。
   12日江西宜春市袁州区寨下乡台上煤矿井下发生顶板事故,造成3人死亡。
   12日山西忻州地区牛心会煤矿局部瓦斯爆炸,4人重伤,5人轻伤,13人死亡。
   17日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东河区壕赖沟超越铁矿发生透水事故,29人被困。
   19日辽宁辽阳市夕阳红煤矿发生火灾,7人被困,已无生存可能。
   25日青海海西州格尔木市大柴旦行委鱼卡煤矿发生一起顶板事故,3人死亡。
   28日贵州六盘水市盘县迤勒煤矿发生瓦斯爆炸事故,16人死亡。
   29日贵州毕节地区大方县乾龙煤矿(关闭井)发生瓦斯爆炸,7人死亡。
   2月
   2日河南三门峡市渑池县天池镇兴安煤矿发生火灾事故,24人死亡。
   14日陕西榆林市中能榆阳煤矿井下发生顶板事故,死亡4人。
   15日辽宁南票矿务局邱皮沟煤矿发生瓦斯爆炸,7人死亡,4人受伤。
   27日山西运城地区平陆县高家底一无证煤矿井下发生坍塌事故,4人被困。
   3月
   1日江西赣州市宁都县黄贯煤矿井下发生瓦斯窒息事故,造成3人死亡。
   06日湖南邵阳市邵东县宏发煤矿在维修巷道时发生瓦斯爆炸,15人死亡。
   10日重庆永川县红炉镇金源煤矿发生透水事故,4人死亡,1人下落不明。
   10日贵州六盘水市六枝特区新窑乡播雨煤矿井下发生顶板事故,3人死亡。
   10日辽宁抚顺矿业集团公司老虎台矿发生透水事故,27人死亡,2人失踪。
   12日云南昭通地区盐津县孙志忠非法煤矿发生瓦斯燃烧,3人死亡2人重伤。
   14日河南郑州市贾峪煤矿发生煤与瓦斯突出事故,3人死亡,5人失踪。
   15日山西临汾地区硬家沟煤矿,在拆除设备时巷道发生冒顶,3人被困。
   18日山西晋城市西上庄苗匠村联办煤矿发生瓦斯爆炸,21人遇难。
   21日湖南郴州市嘉禾县钟水乡门头窝煤矿发生瓦斯突出事故,4人下落不明。
   21日湖南邵阳市新邵县雀塘镇联群煤矿发生跑车事故,5人死亡,1人轻伤。
   22日河南平顶山市汝州市半坡阳商酒务煤矿发生透水,1人受伤,15人死亡。
   25日贵州六盘水市盘县特区乐民镇刘家田煤矿发生瓦斯爆炸事故,6人死亡。
   26日山西吕梁地区汾阳市杨家庄镇南偏城煤矿发生炸药燃烧事故,14人死亡
   27日贵州水城矿业公司汪家寨煤矿发生煤与瓦斯突出事故,1人遇难,9人失踪。
   28日山西临汾地区临汾市余家岭煤矿发生瓦斯爆炸事故,26人死亡。
   31日陕西榆林市神木县庙湾煤矿发生一氧化碳中毒事故,4人死亡,5人受伤。
   4月
   1日湖北黄石大治市还地桥镇三井煤矿发生透水事故,1人死亡,2人被困。
   1日内蒙呼伦贝尔鄂伦春自治旗圣火煤矿发生瓦斯爆炸事故,6人死亡。
   4日贵州黔南布州瓮安县建中镇银水坝煤矿发生顶板事故,3人死亡。
   5日贵州毕节地区金沙县吉盛煤矿井下发生顶板事故,3人下落不明。
   6日湖南街洞矿业公司茶塘煤矿发生顶板事故,3人死亡,1人受伤。
   6日湖南省金竹山矿业公司一平峒煤矿发生煤与瓦斯突出事故,4人失踪。
   6日甘肃窑街煤电公司金河煤业公司发生煤与二氧化碳突出事故,9人死亡。
   11日云南红河州泸西县旧城镇跃进煤矿发生瓦斯事故,5名工人被困。
   14日重庆綦江县石壕镇杉树湾煤矿发生瓦斯窒息事故,造成5人死亡。
   16日河南省平顶山市宝丰县周庄镇王庄煤矿发生瓦斯爆炸事故,死亡31人。
   16日湖南株洲市攸县长城煤矿发生水害事故,5人死亡,4人下落不明。
   16日内蒙巴彦淖尔乌拉前旗张双泉私开煤矿发生井筒垮塌事故,4人被困。
   19日河北峰峰矿业集团大淑村矿发生煤与瓦斯突出事故,17人死亡。
   20日湖南郴州市永兴县一非法煤矿发生瓦斯爆炸事故,3人受伤,8人失踪。
   20日重庆彭水县杉木沟煤矿发生顶板事故,8人被困。
   20日湖南衡阳市耒阳市龙塘镇张为爱煤矿发生火灾,2人死亡,1人失踪。
   20日河北邯郸矿业集团陶二煤矿发生瓦斯突出事故,11人死亡。
   22日湖南娄底市冷水江市石下里煤矿发生顶板事故,3人死亡,1人受伤。
   23日贵州毕节地区国豪煤矿矿车插销未插好掉落,3人死亡、2人重伤。
   23日山西临汾地区乡宁县昌宁镇木凹沟煤矿发生透水事故,8人下落不明。
   24日四川达州市宣汉县晚霞煤矿井下发生运输事故,死亡3人。
   30日山西阳泉市盂县路家村镇刘家村一非法煤矿发生瓦斯爆炸,14人死亡。
   5月
   3日四川宜宾市兴文县周家镇范家沟煤矿掘进头发生瓦斯爆炸,3人死亡。
   5日山西临汾地区蒲县克城镇蒲邓煤矿发生瓦斯爆炸,28人遇难,2人失踪。
   7日湖南邵阳市邵阳县蔡桥乡算盘村煤矿发生一起顶板事故,3人死亡。
   7日四川广安市华蓥市溪口煤矿发生煤与瓦斯突出事故,3名工人下落不明。
   8日新疆昌吉州米泉市向阳煤矿下罐时发生坠罐事故,造成3人死亡。
   8日四川宜宾市南溪县木冲煤矿井下发生瓦斯爆炸事故,6人下落不明。
   10日贵州毕节地区金沙县贵源煤矿发生瓦斯突出事故,3人下落不明。
   14日四川眉山市洪雅县花溪煤矿施工放炮后,4名工人被煤炭掩埋致死。
   14日黑龙江鸡西市鸡东县宏源煤矿发生瓦斯爆炸事故,7人下落不明。
   15日新疆巴音郭楞轮台县轮台宝山煤矿发生瓦斯爆炸,4人死亡,3人失踪。
   16日河南郑州市马岭山煤矿(非法矿)发生煤与瓦斯突出事故,5人死亡。
   19日黑龙江鸡西市城子河区振兴煤矿发生瓦斯爆炸事故,8人死亡。
   20日四川达州市达县狮儿沟煤矿发生瓦斯爆炸事故,2人死亡,5人失踪。
   23日四川泸州市泸县兴隆煤矿发生瓦斯爆炸事故,13人死亡,7人受伤。
   24日云南昭通地区镇雄县雨河镇路家沟煤矿,发生透水事故,4人死亡。
   24日湖南郴州市临武县金江镇凤凰岭煤矿发生瓦斯突出事故,7人死亡。
   30日湖南娄底市新万三煤矿发生煤与瓦斯突出事故,2人死亡,4人失踪。
   6月
   3日山西忻州地区静乐县泥河岭煤矿发生瓦斯爆炸事故,13人死亡。
   5日辽宁本溪市本溪县永盛煤矿发生一起瓦斯事故,4人死亡,1人受伤。
   7日内蒙赤峰市林西县鲁金矿业公司(煤矿)发生土层塌方,3人死亡。
   7日贵州盘江煤电(集团)公司金佳煤矿发生煤与瓦斯突出,4人死亡。
   9日重庆合川县三汇镇小湾煤矿榆钱井发生瓦斯事故,造成3人死亡。
   13日内蒙阿拉善盟宗别立柴沟煤矿民工私自下井发生坍塌,3人死亡。
   14日贵州遵义市习水县仙源万金煤矿发生瓦斯爆炸,4人受伤,9人死亡。
   20日云南楚雄市罗家箐(非法矿)发生瓦斯爆炸,5人死亡,1人受伤。
   24日山西运城地区河津市原子沟煤矿发生透水事故,9人死亡。
   24日辽宁阜新市隆兴煤矿发生火灾事故,4人死亡。
   24日广西百色地区憧舍屯一非法煤矿发生一起透水事故,7人被困井下。
   7月
   5日山西临汾地区乡宁县凡水渠煤矿井下发生透水事故,9人死亡。
   6日四川芙蓉集团珙泉煤矿井下发生顶板事故,5人下落不明。
   7日贵州毕节地区黔西县太来乡大水涧煤矿发生顶板事故,3人被困。
   10日辽宁抚顺市章党煤矿发生瓦斯事故,1人死亡,2人失踪,2人受伤。
   12日湖南郴州市石碧下煤矿发生瓦斯突出事故,3人死亡。
   13日重庆合川县三汇镇磨子沟煤矿, 发生瓦斯事故, 死亡4人。
   14日山西运城地区原子沟煤矿发生瓦斯爆炸事故,3人死亡,2人被困。
   17日云南大理旭晶煤矿发生煤与瓦斯突出事故,2人死亡,4人下落不明。
   18日湖南郴州市庙背冲煤矿井下发生一起透水事故,5人下落不明。
   20日重庆南桐矿业集团鱼田堡煤矿发生煤与瓦斯突出,4人下落不明。
   21日辽宁阜新市太平区鑫发煤矿发生瓦斯爆炸,造成7人死亡。
   22日山西吕梁地区马圐圙煤矿发生塌陷,洪水进井,2人死亡,9人被困。
   23日云南曲靖市兴源煤矿发生垮塌,3人死亡。
   25日四川宜宾市兴文县大坪煤矿发生煤与瓦斯突出,3人死亡,1人受伤。
   26日甘肃武威地区天祝县建园公司东拉煤矿发生顶板事故,死亡3人。
   26日山西吕梁地区庆平煤矿有限公司发生透水事故,造成8人被困。
   8月
   3日陕西渭南市黄河公司盘龙煤矿发生瓦斯突出,4人死亡,4人失踪。
   7日贵州毕节地区垅华煤矿发生透水事故,12人遇难。
   10日云南昭通地区绥江县板栗乡一煤矿探矿点发生窒息事故,3人死亡。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