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没有李柱铭的香港]
余杰文集
·“民工跳楼秀”——一个多么冷酷的新词汇!
·谁在伤害我们的自由?
·龙永图的悲与喜
·优孟中国
·从太空中看,地球没有边界……──写给为人类宇航事业献身的英雄们
·怎样做一个演员
·那跟天上的星空一样灿烂的……
·田震价值百万的“名誉”
·记忆与呼喊──向索尔仁尼琴致敬
·卢跃刚的恐惧
·《铁磨铁》代跋:求索爱的光芒
*
*
11、《铁与犁》(长江文艺出版社)
·第一章 历史在这里徘徊
·第二章 近代的歧路
·第三章 以日本为桥梁的时代
·第四章 大东亚之梦
·第五章 倾国之痛
·第六章 没有硝烟的生死搏斗
·第七章 光荣与耻辱
·第八章 没有完成的审判
·第九章 日本为什么不忏悔?
·第十章 寻找日本的良心
·第十一章 拒绝遗忘与捍卫尊严
·第十二章 祈祷和平
*
*
12、《暧昧的邻居》(光明日报出版社)
·《暧昧的邻居》目录
·引子
·一:《日本管窥》与《日本人》•翻译老田•日本的“小”
·二:幸福的母亲•无人照看的“红富士”•花岗惨案旧址
·三:“拆碑会”与“护碑会”•护国神社•尹奉吉
·四:三根山•观音与战犯•丹羽庄
·五:东史郎•大江山•双语文学杂志《蓝》
·六:松冈环•两个老兵的回忆•中日文化交流的困局
·七:一个人的图书馆•天皇诏书•《无言的幽谷》
·八:在路上的王选•天皇的宫殿•对日索赔之难
·九:靖国神社•万爱花的下跪•日本人的募捐
·十:日本的外交目标•社民党的衰落•班忠义
·十一:生鱼片•曾经在地图上消失的“恶魔之岛”•广岛的红灯区
·十二:广岛原爆资料馆•千只鹤•吴港
·十三:本岛市长•电视中的石原慎太郎•侦探故事
·十四:两个原爆资料馆•出岛的荷兰商馆•长崎的秋祭
·十五:春帆楼•“李鸿章道”•长州炮
·十六:光武金印•古地图•日本文化的长处与短处
*
*
13、《光与影》(东方出版社)
·《光和光的背面:我的美国之旅》目录
·一:“我们是吹口哨的人”
·二“我们是真正的爱国者!”
·三“一分钟人”与来克星顿的枪声
·四:不要遗忘历史那黑暗的一页
·五:布什:一半是火,一半是冰
·六:公民有焚烧国旗的自由吗?
·七:看哪,那些办报纸的人
·八:劳拉:从图书馆馆员到第一夫人
·九:马车上的阿米西人
·十:美国人是公民,也是志愿者
·十一:墓碑之美
·十二:那栋朴素的小房子
·十三:记一位在“九•一一”中罹难的弟兄
·十四:瓦尔登湖:大地的眸子
·十五:威尔逊:理想主义的总统
·十六:美国作家和站在作家背后的人
·十七:希拉里:美国的第一位女总统?
·十八:耶鲁与中国
·十九:在“左”与“右”之间的美国知识分子
·二十:最好的教育是爱的教育
·《光与光的背面》后记:“八仙”还是“九仙”?
*
*
14、《拒绝谎言》(香港开放杂志社)
·《拒绝谎言》目录
·包遵信序《拒绝谎言》:一个知识分子的道德良心和勇气
·刘晓波序《拒绝谎言》:在日常生活中拒绝说谎
·致中国作家协会的公开信
·就本人与中国作家协会的劳动合同纠纷致读者的公开信
·末路的狂人与末路的主义——论米洛舍维奇的垮掉
·一代新人的觉醒和受难
·丧钟为谁而鸣
·朱熔基总理,请您尊重台湾的民主
·面对中国的“国难”
·中国大地上的毛幽灵
·薄熙来的“神光圈”
·论邓家菜馆的倒调
·同胞之间的杀戮
·愚蠢的“远攻近交”
·谎言王国迫死说谎者
·"幸灾乐祸"的文化背景
·从杨子立等人的遭遇,我们如何学习“爱国”?
·流沙河笑谈“一毛”——百元人民币“变脸”
·从华国锋的退党谈起
·谭其骧与毛泽东
·为了在阳光下生活——读北明《告别阳光》
·台湾的选择
·姜恩柱的"个人意见"
·哈维尔的态度
·谁出卖了中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没有李柱铭的香港

   来源:观察
    香港民主党的创始人李柱铭,日前宣布不再参加下一届立法会的选举,以便让民主党完成世代交替,让年轻一代俊杰接过民主的火炬。激流勇退,对于任何一个政治家来说,既是勇气,亦是无奈。
   
   没有李柱铭的民主党,由于党内已经建立起了一套成熟的民主机制,魅力型领袖的去留,已无关党的兴衰存亡。所以,李柱铭虽然隐退,但民主党仍然有希望逆流而上,以更加坚定而踏实的政纲,获得广大香港市民的倾心支持。
   

   但是,民主党可以没有李柱铭,香港却不能没有李柱铭。没有李柱铭的香港,没有“人权高于主权”的远象的香港,不禁让人忧心忡忡——其“自由港”的辉煌究竟还能持续多久?
   
   作为久负盛名的香港大律师,在中共“六四”屠城之后,李柱铭与司徒华一起毅然退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这是仁者之怒,从此他便走上了“骨头化成灰都要争取民主”的道路,由香港民主同盟到香港民主党,一直站在香港政治的风头浪尖上。
   
   “六四”之后十九年的时间,如白驹过隙,弹指而过。当时诞生的婴孩,如今已经成长为青年人。而“六四”之正名、死者之抚恤、凶手之审判,仍然遥遥无期。随着中国大陆经济的畸形繁荣,若干察言观色的香港名流巨贾,纷纷北上谋利赚钱,并以港区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红顶戴为荣,中国大陆的恶劣的人权状况,普罗大众的疾苦与哀号,根本不在他们的视野之内。这些惟利是图的“香港同胞”,却口口声声地以“爱国者”自居和自诩,并将李柱铭钉上了“卖国贼”的“耻辱柱”。
   
   人如其名,李柱铭背起的,是“耻辱柱”,也是十字架。为了民主的梦想,他不惜触犯民族主义的魔咒。近年来,中共操作民族主义,煽动民间的反美、反日、反台湾的情绪,以转移国内日益尖锐的矛盾与冲突。此种操作,在内地日渐娴熟,便移植到香港来,李柱铭遂被抹黑为“当代吴三桂”。当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的毒剂深入香港的骨髓之际,香港离真正的民主自由亦渐行渐远。
   
   李柱铭是一个追梦的人,为了民主之梦,他失去了回乡证,成为亲中势力集中讨伐的对象。可以设想,只要他放弃梦想,稍稍向北大人抛去几个媚眼,未尝不能混个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当当,甚至可能在北京、上海、广州开办律师行,财源滚滚而来。但是,他却坚守昔日的梦想,中联办副主任邹哲开指出:“叫他继续做梦,他有的梦还未醒,继续做!”邹主任不愧为李柱铭的知音:是的,这个世界上就是有一些做梦的人,有一批永不放弃、无法收买的理想主义者。香港这个金元世界,因为有了李柱铭而有了梦想。如果失去了李柱铭这样的爱做梦的人,香港不知要寂寞多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