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关于西藏问题和圣火传递的思考]
小龙女
·夏佑至:顾维钧和他的1919
·王海光:反「文革」檄文——《给全体共产党员的紧急呼吁》解读和考辨
·余英时:中国知识份子的边缘化
·毛泽东:“没有我们这几十万条破枪……”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十:60年中国人民族自信心的重建
·[历史学家眼中60年中国]之九:60年姓社姓资争论史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八:60年中国土地与农民问题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七:大国外交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六:中日关系关键在互信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五:中美60年,从未停止的试探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四:60年人口迁移史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三:60年知识分子命运沉浮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二:60年阶层演变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一:大学教育传统裂变
·唐小兵:文化大国的价值焦虑
·唐小兵:知士论世的史学
·辛若水:在颠倒中前进的历史
·王福湘:陈独秀对苏俄经验的接受、反思与超越
·沟口雄三:辛亥革命新论
·毛泽东谈蒋介石:说他坚决反革命 我看不见得
·抗战中日本人的反蒋介石宣传
·拥有世界最强大炮 淮军为何在日军面前一败涂地
·陈智胜:对国共内战的新省思
·蒋公:何谓自由?如何争取自由!
·经典情诗100首
·潜规则: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
·香港的另一面:50年前震撼影像
·联军占领以后的平壤
·二战期间,日军为何没大量配备冲锋枪?
·昔年邓丽君慰劳国军旧照
·奇文共赏——林语堂酷译《美国独立宣言》
·“罪己诏”:帝王的自我批评文本
·希特勒报考维也纳艺术学院时的绘画作品(图)
·中国最牛的十个汉字:最色的汉字“姦”念什么
·中国醒来---我辈才是卑劣的罪人
·民国屐痕
·韩寒:上海是冒险家的乐园,却是人民的地狱
·关于宽容:陈独秀与胡适、毛泽东的故事
·硫酸不能烤蛋糕——如何教孩子再相信
·大学,如果没有人文
·文化,是什么?
·中国历代职官词典
·惊曝:毛新宇根本不是毛泽东亲孙子
·最后一任克格勃主席给中国的忠告
·鲁迅路口
·我看那些令人唏嘘不已的历史片断
·卧虎:新千字文---少些内耗,多些宽容
·在中国信仰
·伊朗巴列维国王改革失败的教训
·毛主席与毛远新同志谈批孔
·两次阵痛:民族问题,抑或民主问题?
·耶鲁大学校长的批评发人深省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中国十大名画欣赏
·从老照片看汪精卫 令人唏嘘不已
·难得一见的一战时期火炮
·中国人的生死观
·由“臣”到奴仆:漫谈古代君臣礼节的变化
·“问天下谁是英雄?”第三只眼睛看《三国》
·有一种历史,仅在记忆中播种
·那一年你打马西去
·昨夜话凄凉,今晚说妓女
·历代开国公主们的最终结局
·历代开国驸马们的最终结局
·桃花江上美人窝---细说西藏历史一百年
·民主是理性包容的生活方式——纪念「五四运动」八十五周年
·还是村长的强奸比较好
·《作爱的经济分析》---为性爱算一笔经济账
·二战时日本掠夺亚洲的黄金能买下整个世界
·宋江同志在梁山泊招安动员大会上的讲话
·新千字文 --- 一诺千金
·“去政治化的政治”与大众传媒的公共性——汪晖教授访谈
·中国正在崛起 美国尚未衰落
·苏共亡党15周年的历史评说
·胡耀邦逝世前半年的心态
·从来历史非钦定 自有实践验伪真
·研究文革就是研究今天
·解胡适“中国不亡,是无天理”
·缺钱的政府才民主
·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
·薄熙来缺乏变通 不该和胡锦涛对着干
·孔庆东:人民起义,先占何处?
·中国需要十三亿个尊重
·中国人为什么爱说谎?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总得有人当蒋经国
·母亲——本文献给政治运动中苦难的母亲们
·叶维丽:好故事未必是好历史——我看卞仲耘之死
·韩寒:散文一篇
·刘亚洲将军在昆明基地的一次震撼演讲
·一篇在国内被禁,在国外却火了的文章
·李吉明:袁腾飞“下课”,谁为教育示范?谁为教师楷模?
·麦田:警惕韩寒
·五岳散人:我们需要警惕韩寒吗?
·雪珥:被误读的晚清改革
·李普:还要走很长的路——一个老共产党人的真心话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刘青松:你爱国家,国家爱你吗
·雷颐:三十年前如此“批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西藏问题和圣火传递的思考

   

   写正文前,我想先引用三段话,分别是龙应台、胡适和鲁迅说的:

   民主是什么?民主就是发表了任何意见不怕有人秋后算账;民主就是权利被侵犯的时候可以理直气壮地讨回,不管你是什么阶级什么身份;民主就是不必效忠任何党,不必讨好任何人,也可以堂堂正正地过日子;民主就是打开电视不必忍受主播道德凛然地说谎;民主就是不必为了保护孩子而训练他从小习惯谎言;民主就是享受各种自由而且知道那自由不会突然被拿走,因为它不是赐予的;民主并非只是选举投票,它是生活方式,是思维方式,是你每天呼吸的空气、举手投足的修养,个人回转的空间。——龙应台

   争你自己的自由就是争国家的自由,争你自己的权利就是争国家的权利。因为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胡适

   群众,——尤其是中国的,——永远是戏剧的看客。——鲁迅

   毫无疑问,西藏3•14事件给2008北京奥运以及未来的国家统一都蒙上了阴影。关于暴力事件的起因,大陆和达赖方各执一词。我想,有一点应当注意到,那就是暴力程度激烈的藏区大都是失业严重的地区,如拉萨、安多、甘南等,而山南地区却几乎没动,这是为什么?中国大陆有一句话,叫全国支援西藏,支援了吗?支援了,而且数字巨大,上千亿元,哪为什么还出现暴力事件?从中应当反思些什么?中央政府给藏区的补贴是不是真正到了普通藏民手中?援藏的汉族干部与藏族干部和藏民之间的关系是否和谐?大量汉人来到藏区经营贸易是否符合公平竞争?是否对缺乏市场竞争意识的藏民的生产生活产生了负面影响?等等,这些应当是中央政府今后应当考虑的。

   网上有一个言论让我感到可笑,那就是认为达赖的转世灵童是要中央政府任命的,到时,如果达赖还反共,中央不同意达赖确定的转世灵童人选,而另选他人,则一切大事烟消云散。真的如此简单吗?我想说这话的人首先要学习一下西藏历史,学习一下藏传佛教知识再来发表类似的幼稚言论。达赖喇嘛不仅仅是一位活佛,他的地位是历史形成的,他是藏人世世代代信奉的神灵。绝大多数藏人一生不蓄钱财,而将其大部捐给寺庙,为的什么?求的是心灵的解脱。在把信仰视为高于生命的藏人面前批判达赖喇嘛就是诅咒他们世世代代信奉的神灵,这样的大批判只能让藏人从内心里远离中国,把达赖喇嘛推到对立面去似乎不是一个理性的选择。而那种拿达赖喇嘛的寿命来赌博的心理看起来很精明,实际上是在玩火,后果是失去民心。这不是战略考虑,而是玩阴谋诡计,不是大国风范。至于将头骨做成法器等问题根本就不值得讨论,稍有藏传佛教知识的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和万恶的农奴制不沾边。

   应当看到,至少在目前,西藏问题不是一个纯粹的国内问题。解决西藏问题的关键是真诚和尊重,尊重藏人的宗教文化,关心他们的生活,帮助他们发展经济,整顿吏治。达赖喇嘛更应当主动与大陆沟通,利用自己的影响压制藏青会等极端势力,否则,纵容藏青会的后果只能是断自己的退路。

   2008北京奥运圣火传递也很热闹,反正是有很多地方发生了麻烦,继而,有人在网上组织了什么保卫圣火传递运动(大体是这个意思,具体的名字忘了),还有什么抵制法国货行动。我看,有反对的声音很正常,要学会接受各种不同声音,因为在英美等国家办个活动反对派搞的活动更多,也未见星条米字旗铺天盖地,这实在不值得这么激动。其次,有个把洋人支持说明不了什么,反华的声音,很多属于意识形态是个人行为,没有那么多阴谋,用不着上升到“亡我之心不死”,嫉妒我“大国崛起”上来。第三,cnn等失实报道,我看并不代表所有西方主流媒体,更不代表广大人民,不代表该国政府,不要动不动就把全西方当敌人,打击面太大了不好。第四,北京办的是奥运会而不是全运会,而一些国人的愤怒和仇恨,违背了北京奥运会欢迎全世界参加的精神,南辕北辙。总而言之,负面的愤怒和仇恨情绪没有任何意义,冷静与宽容才是更可取的态度。

   奥运会不是哪个国家说争就能争到的,有点争论也是正常的,大国才会引起争论。如果是古巴、爪哇办奥运,我想一定没有这么多是是非非,因为人家懒得理你。所以,我们有些国人的心态也要调整一下,像个大国一样正常而自然,不要动不动就一惊一乍的,那种疑神疑鬼,敏感过度,总觉得别人要害自己,动辄拍案而起与他人操刀拼命的作法是小人心理、岛国心态。不计较小处得失,宽厚仁爱,亲和大方,自然和谐,这才是我们在奥运会上要展示给世人的炎黄子孙形象吧!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